关灯
护眼
字体:
《碧溪传人之邪体》第一章 弃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刘树林自打懂事以来就没见到过父母,听周围的叔叔婶子说,自己是一天夜里在树林被镇上的老刘头捡到的,当时的刘树林还是个在襁褓中的婴儿。
  至于刘树林为什么会被被抛弃,其实很好理解,因而他右半边脸上被一大片青斑似的的胎记覆盖,看上去奇丑无比。
  老刘头六十多岁的人,因为穷没有娶妻生子,看到这弃婴便抱回自己栖身的土地庙,细心抚养。老刘头没上过私塾,肚子里没点墨水,心想既然是在树林里捡到这孩子的,就叫他刘树林吧。
  就这样刘树林和老刘头相依为命,在青山镇靠乞讨为生。直到他六岁那年,老刘头身染重病,一命呜呼。
  青山镇原先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镇,只是十多年前北疆蒙真草原的天狼帝国悍然挥师南下,兵分三路,势如破竹,直逼京师汴州。其中右路军由天狼帝国的三皇子嵬名武统领,大将嵬名烈为先锋,抢掠京畿东道、淮南道。尤其是京畿东道的治所齐州一带,三百里内家破人亡,人畜一空,只留下僵尸累累和断壁残垣。
  后来天狼军三路会师大夏京都汴州,围城八十日,终因勤王义师群集,加之城坚难下,亲征的天狼皇帝嵬名宙宣布撤军,大掠而去。
  青山镇虽然也在京畿东道,却因地处偏僻,隐于群山之中而侥幸逃脱了兵乱之劫。附近幸存的百姓全都逃到青山镇。人口的大量涌入,倒使得青山镇繁华热闹了许多。
  也正是这样,在兵荒马乱的现在,刘树林才能靠吃百家饭活下来。只是有一点,逐渐长大的他想进镇当个伙计或者找份工做,但当人家老板看到他半边脸,个个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
  无奈之下刘树林只能靠打短工为生,放牛、割麦、劈柴挑水,什么脏活累活都干,只为了求口饭吃。
  就这样刘树林浑浑噩噩地度过了十六个春秋,转眼间到了腊月,由于时近新年,各家的杂活变得繁多,刘树林自然也忙得不亦乐乎,他只希望能攒点钱,置办件新衣裳。
  镇东头的谢家是青山镇有名的大户人家,家中良田千亩,牛羊遍地,光雇佣的长工就几十个。据一起来的短工说,谢家原本不是青山镇的,是为了躲避仇家才搬过来的。
  刘树林满脸不屑,说道:“谢家这么大的势力,连镇上的丁举人都卖谢家面子,有谁敢和他们家作对?你这不是瞎扯么。”
  “刘树林,你小子还是没见识啊。”那短工噗嗤一笑,转头四顾,见没人低声说道:“谢家是有钱,可比他家厉害的多了去了。你知道丁举人为啥对他家那么客气么,那是他想纳谢家小姐做小!我在丁举人家里打短工的时候,可是无意中听到丁举人骂谢老财是个铁公鸡、土鳖。人家根本瞧不起谢家!”
  刘树林打小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镇后的群山,在他眼里镇上的丁举人是世上最有学问的人,比起孔圣人就差一点,而谢家自然也是世上数一数二的富人,不然能雇这么多人做工么?因此他对同为短工的张铁柱的话,根本就是不屑一顾。
  见刘树林不信自己的话,张铁柱也不生气,嘿嘿一笑,转身离去做事,留下刘树林呆呆地站在原地。
  冬天的日头很短,刚到酉时已经看不到太阳,刘树林吃完晚饭便回到谢家的柴房准备休息。谢家家主谢厌伟虽然家财万贯,却没有寻常地主的抠门吝啬,像这种忙时,给他家打工的,顿顿有肉,白面馒头管够,甚至还有酒。在这里,刘树林仿佛置身天国。
  为了节省时间,短工都被安置在谢家几间平常无人住的厢房内。而刘树林因而长相的缘故,没有哪个短工愿意和他一间,他们常取笑说“宁可遇鬼也不愿和刘树林一间屋,太吓人。”无奈之下谢厌伟只能让他独住柴房。不过对于常年露宿街头和住在破旧土地庙的刘树林来说,柴房是他住过最好的地方了。
  刘树林刚准备推门进入柴房,就看到谢家家主谢厌伟正负手路过,他连忙上去行礼。谢厌伟身材修长,胖瘦适中,虽然年过五旬,脸上依旧保持着年轻时的俊秀。他穿着一身半旧的家居常服,并不像其他财主那样穿金戴银,只有头上的一根玉质发簪还算名贵,即使这样他依旧透露出一种常人没有的雍容。
  谢厌伟随口问了刘树林几句家常,便欲转身离去,就在这时他忽然停下脚步,沉声说道:“今晚你最好不要出去,就呆在柴房,不管外面发生什么。记住了没?”
  刘树林感到莫名其妙,但还是摸着脑袋答应了。谢厌伟这才皱着眉头徐步离去。
  “为什么今晚不许出去呢?难道谢老财家里要祭祖?”刘树林脑子里胡思乱想着,躺到临时搭建的木床上,拉过破旧的棉被,连衣服都懒得脱,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睡梦中刘树林来到一家饭馆,桌上七个盘子八个碗,鸡鸭鱼肉样样都有。他像疯狗一样扑去,狼吞虎咽之下将桌上的饭菜全都吃光。可是等他咽下最后一口饭菜,刘树林忽然感到浑身发凉,身体仿佛被冻僵了,不能有丝毫动弹。一股阴冷的气息迅速袭向刘树林,他只觉得一只无形的手紧扼住自己的脖子,令刘树林无法呼吸。
  刘树林拼命想掰开那只无形的手,却发现怎么也无法动弹,眼前的景象逐渐模糊起来,刘树林的脸逐渐变成青紫色,显然即将窒息而死。
  就在刘树林眼前一黑,快要魂归九泉之时,他脸上的那块青斑倏然发烫,紧扼住他脖子的那只无形的手陡然松开,那股阴冷的气息也迅速退去。刘树林捂着脖子疯狂地咳嗽一阵,借着透窗而入的月光,他清晰地看到自己的脖子周围有个狰狞的紫黑色手印!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做梦魇着了?不对啊,刚才发生的事好像是真的。”刘树林满头冷汗,不敢置信地喃喃自语道。
  掀开破棉被,刘树林快速穿上鞋,就要开门出去,然而等他把手放在门栓上时,他又想起了谢厌伟离去时再三警告的话语。
  刘树林犹豫了。
  在这穷乡僻壤的青山镇,鬼神之说甚为流行,刘树林自然也不能免。从刚才的情况来看,显然不是常人能做到的,刘树林想起了以前听说书先生讲过的冤魂恶鬼,害人性命的故事。
  谢家家大业大,怎么会有冤魂恶鬼存在呢?刘树林搞不明白,但他隐约感到那股阴冷的气息并没有完全离开,似乎还在某个阴暗角落。想到这里,刘树林收回想要开门的手,准备回床边等天亮。
  可是他刚回头,门外忽然传来敲门声。
  “咚咚咚——”
  敲门声很规律,三下一回。虽然不算用力,但在这寂静的夜晚却显得格外刺耳。
  “谁啊?”刘树林心头一惊,故意大声喊道,意图让不远处厢房里的短工听到。
  然而并没有任何人回应,反而引得敲门声更加急促,刘树林感到一阵心悸,连忙用身体堵住门,大声喊道:“你是谁啊,这么没礼貌,我早就睡了!有事明天再说吧。”
  敲门逐渐变成拍门,到最后直接成了撞门,刘树林用尽全身力气抵住大门,不知为什么,他总有种感觉,一旦门被撞开,后果不堪设想。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的力道逐渐减弱,最终消失殆尽。刘树林刚想喘口粗气,只觉得背后一阵巨力传来,整个人被轰出去一丈多远。
  “啊!”刘树林来不及去感受背脊的剧痛,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想去堵住门。但一阵怪风吹来,柴房的破门洞开。刘树林感到那股阴冷的气息再次袭来,这次没等无形之手抓住他的脖子,刘树林脸上的青斑就阵阵发烫,阴冷的气息如积雪遇火,再度迅速消退。
  刘树林不敢再呆在柴房,夺门而出。屋外出奇的安静,甚至连虫鸣声都听不到。刘树林心里一阵发凉,他先去附近短工居住的厢房,却发现空无一人,但被窝还带着余温。显然床上的人还没离开多久。
  “张铁柱他们都去哪儿了?”刘树林只觉得自己的双腿阵阵发软,摸索着走出厢房。
  远远地,刘树林看到前面的走廊上一队人缓缓地走动着,从衣着上看,最后一个人正是张铁柱。
  “铁柱,等等我呀!铁柱?”刘树林赶忙大声喊道。
  然而那队人并没任何反应,依旧保持着队形,缓慢地向前走动。
  刘树林喘着粗气赶上队伍,面露不满地拍了拍张铁柱的肩膀,说道:“好你个铁柱,居然不等我,叫你也没反应,能耐大了是吧?”
  张铁柱低垂着头,继续向前走去。刘树林这才发现不对劲,张铁柱的身体为何如此冰冷。
  这时圆月从乌云中浮现,借着明亮的月光,刘树林清楚地看到张铁柱面色惨白,七窍流血,更重要的是,他走路是脚尖着地的!不光如此,整队人也就是所有为谢家做活的短工,全都是如此。
  阴冷的气息从四面八方袭来,刘树林看到所有短工都头颅向后,冷冷地看着自己。刘树林不由得眼前一黑,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他看到的是队伍最前面站着的是一个长发覆面,身着红袍的诡异女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