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碧溪传人之邪体》第七章 踏入术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云翠山生活了大半年,刘启超有了明显的改变。原本面黄肌瘦的他,在良好的伙食以及规律的劳作下,变得魁梧壮实,浑身的肌肉充满了力量。更重要的是,原先因为寄人篱下,辗转飘泊的懦弱胆怯都消失不见,整个人都带着一股精气神。
  吴老道看着焕然一新的关门弟子,眼中尽是欣慰,他敲了敲旱烟杆,对着正举石锁的刘启超说道:“启超,过来。”
  “什么事师父?”百余斤的石锁被刘启超随意放下,地面却无一点裂痕。
  “你来云翠山也快大半年了,有什么收获吗?”吴老道看似随意地问道。
  刘启超皱眉想了想,将自己的所想所感都一一说出。听得吴老道连连点头,最终一拍掌心,笑道:“嗯,很好,看来这些天的苦你没白吃。你现在已经可以跟为师学习道术了。”
  “什么,这是真的吗,师父你没骗我吧?”刘启超满脸惊诧地问道。
  吴老道罕见地没有嘲讽他,略带艳羡地说道:“不愧是青煞镇顶相,虽然从小流浪,寄人篱下,体质一般,又没经过正经的训练,更是错过了习武的最佳时间。可短短一年不到,便打下根基,学会了为师所教的所有武艺。真是天赐之相啊!”
  这已经不是刘启超第一次听到青煞镇过这句话,一心想要收自己为徒,只是后来因为大意死于红衣恶鬼之手。
  “师父,这青煞镇顶到底是指什么,我都听了好多回了,就是不知道是啥意思。”
  吴老道忽然神情有些恍惚,他想起了当年自己的师父玉阳子羽化前对自己说的话:“得道,我们碧溪一脉自你师公那代便开始没落,当年淮南陈家与咱们云翠山联手去探一座千年古城,结果几乎全军覆没。到头来只有为师因为在外侥幸活下来,为师前几日耗费最后的寿元求得一卦,你牢记两句话‘青煞镇顶,碧溪当兴。’”
  “这世上总些人得天地垂青,集阴阳造化,获得奇特的体质或者面相,这类人无论是习练武功,还是悟道参禅,都远比常人要快。而你这脸上的青斑,就是这些奇相中的一种,唤作‘青煞镇顶’。”吴老道抽了口烟来掩盖自己刚才的恍惚,“别看那些凡夫俗子都以为你长得丑,可你这长相在法术界中不知多少人苦求不得呢!全真教邱不知道长曾将这些奇相和奇特体质列出,写成一本书,其中青煞镇顶在奇相榜中排行第三,与紫云祥天并列。拥有青煞镇顶相的人,驱邪镇鬼不陷其身,洞天晓地不折其寿。就算命中大劫临头,都能逢凶化吉,招来救星。”
  这一席话听得刘启超恍然大悟,怪不得当初红衣女鬼几次三番想害死自己,自己都在千钧一发之际逃生,怪不得谢家灭门那夜只有自己侥幸存活,怪不得最后自己能拜入道门,红衣恶鬼也被师父降服。刘启超从未如此对脸上有这块青斑感到庆幸。
  “好了,说了一大通话,接下来为师便要教你学习道术的第一步,但在这之前为师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你今日若学了便算正式踏入术道,进入法术界。走了这条路,就只能走到头。踏入术道又退出的,不能说没有,但即使有下场也不是很好。这点为师必须和你说明。”吴老道面色肃然,从未有过的肃然。
  刘启超闭上双眼,他想到了到处乞讨忍饥挨饿的日子,他想到了狰狞可怖的红衣恶鬼的模样,他想到谢氏一门在那夜的无助和凄惨,等他再次睁开双眼,刘启超已经没有了犹豫。
  “嗯,看来你已经有所决定了。”吴老道收起烟杆,从怀中掏出一枚朱砂笔。“那为师便教你学道的第一步——开灵觉!”
  “但凡生人,一般都有六感,形、声、闻、味、触和第六感直觉。然而我们修道之人却拥有着这七感——灵觉!”吴老道握着朱砂笔在刘启超的青斑上绘制着符咒,刘启超清楚地感受到这次的符咒和当初在谢家的完全不一样。
  “上古巫门鼎盛时期,几乎人人天生都开启着灵觉。即使是不修法术的凡人都开启着灵觉。”
  “师父,灵觉到底有什么用啊?”刘启超发现这次画符,青斑似乎并没有发烫,故而开口问道。
  吴老道一边握笔在他脸上绘符,一边喘息着答道:“灵觉可以感应阴阳,一切的术法,包括巫门的巫术,道士的道术和和尚的佛法,都要开启灵觉才能修行。就好像一个储水的大缸,只有打开缸盖才能灌水,而开启灵觉就是打开缸盖。”
  “那师父开灵觉大概要多久啊?”刘启超看着收起朱砂笔的师父问道。
  吴老道先是一愣,旋即说道:“已经好了。”
  “嗯,已经好了?”刘启超有些惊奇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绘在青斑上的朱砂符咒全不见了。“这就好了?”
  吴老道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想要怎样?电闪雷鸣还是天降祥瑞?还没睡醒呐!就算普通人开灵觉也只要根据命格体质,挑个时辰让师父画个符,施个法就行了。像你这样的青煞镇顶,连时辰都不用挑,直接画道符了事。”
  “可我一点感觉也没有啊,和之前没什么区别啊。”刘启超鼓起勇气反驳道。
  “嘿!你个小兔崽子,开灵觉又不是学会什么绝世神功,没什么感觉很正常。”吴老道翻着白眼,“告诉你,开了灵觉只是漫漫修道路的开始,以后有你的苦果子吃。”
  “对了,师父。如今我灵觉已开,下一步该怎么做?”
  吴老道捋着胡须,指着刘启超问道:“还记得你识字之后,为师教你的第一首诗么?”
  “当然记得!”
  “那好,你再背一遍给为师听听。”
  “人间百鬼始修仙,地灵天神十年限。
  虚灵三境真气变,始得阴阳半重天。
  九重交汇凝混元,一朝破碎成圣贤。
  一门一重阎罗殿,五重门外化真仙。”
  “嗯,不错,你知道这首诗讲的是什么吗?”吴老道问道。
  刘启超老老实实地答道:“弟子不知。”
  “好比官场朝堂,既有一品宰相,又有九品巡检。咱们术道中人虽说自称脱离俗世,可有几个真能免俗呢?有人之地,便有纷争,解决纷争的方式,除了靠嘴说,更直接就是比谁的拳头大。两国之间是比谁的军队更强,而咱们术道中人,比的就是道行。”吴老道面色肃然,认真地讲解道:“虽说道行不完全等同于实力,但毕竟是衡量一个术道中人本领的重要的标尺。”
  “那师父,我现在是什么道行?”刘启超迫不及待地问道。
  吴老道冷冷地答道:“你连最低的人间境一阶都不算。”
  “我不是开了灵觉吗?”刘启超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不甘心地叫了起来。
  “开了灵觉只是踏入术道的第一步而已,人间百鬼始修仙。所有人开灵觉之后,便会修习一种功法,从最基础的引气入体开始,慢慢修炼。等到真气达到一定程度,便可以晋升百鬼境。”吴老道点燃旱烟,放在嘴边吸了一口。“所谓地灵天神十年限是指术道中人修行的第一个分水岭。术道中人若不能在十年之内,从地灵境突破至天神境,这辈子修为基本都会卡在那儿,不能寸进。”
  “而若能道行达到天神境巅峰,便有机会感应日月星辰,借星体之力突破至虚灵三境。虚灵三境分为日月星三境,每境又分为虚、半、满、凌四个小阶。到了凌日境巅峰,术道中人可以真气分化,根据修行的功法将其衍变为适应自身的独特灵力。这便是阴阳天,阴阳天分为九重。每一重天都会将自身真气转化为灵力,直至第九重阴阳天。术道中人便可感应天地,借天地山川阴阳之力,化九重灵气力证混元!”
  讲到这里,吴老道便闭口不言,只顾自己抽起旱烟。正听得入迷的刘启超那肯罢休,他急切地问道:“不是还有三句话的吗?那三句是什么意思?”
  吴老道皱着眉头说道:“法术界已经百余年没有人能晋入那个境界了,至少明面上没有。年轻人不要好高骛远,你现在连人间境一阶都不算,还是赶紧学会引气入体是好。”
  任凭刘启超怎么软磨硬泡,吴老道就是不肯讲出最后三句诗的意思,他只能作罢。
  “启超徒儿记住,人间境第一阶,讲的是引气入体。为师现在将本门的功法《混元一阳诀》第一层仔细讲解给你听,你要记牢!”吴老道盘坐在一个蒲团上,刘启超对面而坐。
  《混元一阳诀》其实刘启超在识字之后便通篇背过,当时还是吴老道挥着旱烟袋逼着他背的,背不上就不许睡觉。搞得刘启超现在想忘也忘不掉。
  “记住摒心静气,抛弃种种杂念。运转功法,打开全身毛孔,接引天地灵气。放心去做,为师会在一旁为你护法。”吴老道的声音若有若无,只是刘启超已经听不到了。
  刘启超盘坐在蒲团上,按照师父所说的,运转功法,接引灵气。不过一袋烟的工夫,吴老道便感应到周围的天地灵气正疯狂地向刘启超体内涌入。
  吴老道瞬间警觉起来,当年他在师父玉阳子的指导下,花了大半个时辰才打开全身毛孔,至于安全地引入灵气,那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的事了。现在自己的徒儿居然这么快就能接引灵气,做师父的自然是高兴,可这灵气涌入的架势也太……
  他全身紧绷,一旦刘启超出现痛苦或者不可控的迹象,吴老道会立刻动手救助,虽说很少有人在接引天地灵气这环出岔子,但他可不敢拿自己的宝贝徒弟当实验品。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涌入的灵气终于开始减缓,最终归于寂静。在吴老道略带担忧地目光下,刘启超睁开双眼,吐出一口浊气。
  吴老道一把抓过他的右臂,三根手指按在他的脉门,皱眉探察时许。忽然朗声大笑:“哈哈哈,果然是青煞镇顶,碧溪当兴!老夫捡到宝贝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