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碧溪传人之邪体》第八章 羽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刘启超引气入体所表现出的惊人天赋,令吴老道笑得脸上的褶子都展开了。不停地说着自己慧眼识人,捡到宝贝了。
  据吴老道自己说,他当年半天引入的天地灵气还不足刘启超半个时辰的量。从修道的初始成就来看,刘启超已经远远超过自己的师父。
  然而引气入体不过是修道的第一步,将天地灵气通过全身的毛孔引入体内,仅仅是漫漫修道路的起始。
  常人即使再资质平庸,这人间境第一阶也最多不过半年便可修炼达到。然而这天地灵气斑驳复杂,并不能为人体所直接使用,所以便有了第二阶的内容——炼气。
  在法术界中,并不是谁吸收灵气的速度快,就一定道行高,否则岂不是满地都是高人?
  斑驳复杂的天地灵气需要修道之人以功法祭炼,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这中间功法和修道之人天赋的差距便显露出来了。尽管天地灵气真正能吸收使用的,有一定的比例。但高阶功法和天赋异禀的修道者,能够更好地提取灵气。短时间内看不出来,可一旦随着道行的增加,不同功法不同天赋的修道者实力的差距便会日益凸显。
  云翠山的《混元一阳诀》,按吴老道的说法,也是术道有名的高阶功法。这是碧溪一脉的祖师,已经达到阴阳交汇,力证混元的传奇人物碧溪散人所创。此人也是当时法术界鼎鼎有名的人物,斗过千年厉鬼,镇过飞天僵尸,擒过邪道魁首。云翠山碧溪观的威名不亚于现在的佛道五巨头。
  可惜的是,自碧溪散人羽化之后,门下弟子再无能达到那个境界的,历代掌门之中,最强的不过阴阳六重天。随着时间的流逝,碧溪一脉也和曾经显赫的众多宗派一样逐渐衰败,没落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不过刘启超的出现,似乎应征了玉阳子的临终遗言,吴老道坚信这个半路出家的小子能再度振兴碧溪一脉。至少目前来看,他没有令吴老道失望。
  吴老道对刘启超几乎是倾囊相授,上午照常挑水劈柴,习练武艺。下午教其道术,打坐冥想,画符掐诀摆阵。晚上还得给他讲法术界的规矩,正邪两道的宗派世家,有名的独行侠,隐居深山的散修。杂七杂八的,甚至连医术、儒家经典和一些手艺都要学。
  对此刘启超颇有微词,他曾不满地说道:“师父,学武学道甚至学医我都能理解,但为啥还要背四书五经?我又不考科举啊。还要那些手艺为啥也要学,我没见过哪个道士还要会泥瓦打洞,建屋修房的。”
  结果不言而喻,他又被吴老道一记旱烟杆打在额头上,只是今时不同往日,这一击除了在他额头留下些许红印并没有其他效果。当然,刘启超还是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脑袋,朝后一窜。
  “平日里教你的东西都他娘的忘了?术道有一脉分支叫做儒修,他们在俗为儒生,在法为术士。既养浩然正气,又借鬼神之力,他们是最能影响天下的术道中人。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连他们的功法都不知道,又怎么和他们斗?”吴老道面色严肃地说道:“记住,如果你只想这穷乡僻壤做个大仙先生,只学武术和道术足以,但你要是想振兴碧溪一脉,日后成为一方魁首或者真正的高人,就不能让自己有短板。”
  “扬长不避短,这是为师送你的五个字。”
  就这样春去秋来,时光如白驹过隙,眨眼间四年过去了。这一日,是吴老道的生辰。他破天荒地没让刘启超早已练功,自己一大早便下山让雇农准备鸡鸭鱼肉,又去村口沽了二斤酒。
  这让刘启超颇为惊讶,在自己的印象中,师父是滴酒不沾的,他最常说的话便是“喝酒容易误事”。实际上吴老道原本也不好抽烟,只是他年轻时与人交手,被人打出严重的内伤,不得已之下才经常抽这以药材制成的旱烟。
  到了晚饭时分,刘启超看着桌上满满当当的菜肴,眉头不着痕迹地皱了皱。吴老道并不是十分奢侈的人,他穿的衣服总是缝缝补补,平时的食材都是山下雇农提供,从不乱花一文钱。
  “来,启超,咱师徒俩走一个。”吴老道举起酒杯,面色温和地笑道。
  刘启超越发感到不对劲,自己的师父是个什么样的人,经过四年多的相处他多少有些了解。
  练功传道之时是绝对的严师,自己稍有差错非打即骂,从不手下留情,甚至有一次把自己的肋骨都踹断三根。结果修养几日后又逼着自己练功。
  在平日生活中,他又是个父亲一样的老者。帮自己缝补洗衣,生病时喂药喂粥,即使是那次踹断自己肋骨,他还在自己辗转呻吟时试图用道术来逗乐自己,忘记痛苦。
  但吴老道从未有过这么温和的笑容,他笑的时候也多半是在嘲讽自己或者冷笑。
  刘启超有些受宠若惊地举起酒杯,和师父碰了碰,仰头一口干了。一开始还没什么,没过多久一阵火辣辣的感觉自喉咙传到胃里,刘启超只觉得自己舌头被细针乱扎,整个头“轰”的一声直欲炸裂。
  吴老道笑眯眯地看着徒儿面露窘态,自己则举杯碰唇,轻轻地抿了一口,又夹了筷子菜,送入口中慢慢咀嚼。
  “看来为师这喝酒的本事没能教你啊。”吴老道笑道。
  刘启超有些不服地反驳:“师父你不是说你滴酒不沾吗?怎么还会喝酒的本事。”
  “有些事需要天赋,这喝酒就是其中一项。”吴老道又抿了一口,说道:“启超啊,你来咱云翠山也有四年多了吧。”
  “是啊。”刘启超老老实实地答道。
  吴老道放下酒杯,语重心长地说道:“这些年为师会的东西都教给你了,你可以出师了。”
  “真的吗?”刘启超有些不敢置信。
  “嗯,《混元一阳诀》你已经练到第三重境界,也算小有成就。只是此心法是由易而难,越往后修行越发艰难。而且《混元一阳诀》的特点是‘逢三进一’,每隔三重就会出现一个分水岭,过得去则道行天翻地覆,过不去则修为寸步难进。”吴老道脸上涌出一团红晕,略带醉意地说道:“你身负青煞镇顶的奇相,修道天赋异禀,但万勿恃才懈怠,须知学道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至于为师传授给你的武艺,你也已经练的精熟,只是仍缺火候,尚需真刀真枪的厮杀方能有所提升。”
  刘启超忽然感觉双眼有些湿润,四年间与师父相处的一幕幕浮现在自己的脑海,如走马灯般一一闪过,他已经隐约猜到了什么。
  吴老道似乎变得唠叨起来,“为师今年九十有七,至今未曾婚娶,没有子嗣。你师公当年就收了两个徒弟,结果一个还折在红衣恶鬼手上。对了,为师已经将红衣恶鬼超度了,你可以放心了。”
  红衣恶鬼被超度了?刘启超先是一惊,旋即大喜。随着修为的增长,刘启超是越发感受到当年将谢家灭门的红衣恶鬼有多么狠厉!如果没有拜入云翠山,没有师父的保护,即使自己是青煞镇顶相,也多半活不到今天。这些年自己也不是没有尝试过做法超度她,可每次都以失败告终。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刘启超也逐渐忘了这件事。
  没想到师父居然已经无声无息地将红衣恶鬼超度了,可是师父是怎么做到的?这时刘启超才恍然想起这四年来,师父似乎除了过年为自己置办新衣,从未下过山,尤其是这两年几乎一天有六七个时辰在道观里打坐,现在想来应该是在用道法强行化解她的怨气,从而最终达到超度的目的。
  “为师本应九十而终,但为了等待能振兴我门的弟子,强行向地府借寿三年,直到四年前才遇到了你。可没想到你十六岁命中注定有一大劫,为师为了保住你命,不得已又向来生借寿四年。如今大限将近,为师也该做些交代了。”吴老道露出从未有过的慈祥,他温和地说道:“本门人才凋零,你师叔霍得真没收过徒弟,为师原先收了个徒弟,可惜心术不正被逐出山门,如今碧溪一脉唯一的传人就是你了。待为师羽化之后,你便是碧溪一脉的掌门。”
  “能教给你的,为师都已经倾囊相授,只是这借寿之法不能传给你。借寿本就是逆天行事,今世借一年寿来生就会多一道坎。非是为师藏私,而是此法后患极大。”说到这里时,吴老道已经有些气喘。
  “师父……”刘启超此时早已泣不成声。
  “别说话,为师大限将至,有些事情需要跟你交待。”吴老道微微咳嗽了几声,低声说道:“记住,大殿祖师像下面的供桌后,有一处暗格,在里面藏有个锦盒。锦盒中存有为师送给你的几件东西。”
  刘启超发现自己师父脸色越来越差,刚想开口询问,就看到吴老道一阵颤抖,“该死,忘了告诉你秘库的下落,秘库就在天心阁……”
  吴老道还没说完,就身子一颤,歪倒在椅子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