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碧溪传人之邪体》第十章 季府闹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说季老财家里又来了个道士?”
  “嘿嘿,这世上为了钱不要命的人真不少,季府已经死了四五个来捉鬼的和尚道士先生,居然还有人敢来!”
  “听说这次来的道士可是茅山下来的,道行高的得很!光徒弟就那么多,肯定能镇的住鬼。”
  “嘿,人多有什么用?不过是多死几个吧。”
  “也是,上次来的那个和尚把大半个庙的人都拉进季府,敲锣打鼓地了大半夜,结果还是被鬼给开了瓢,死得极惨。可人家道长是茅山下来的,应该能行吧?”
  “茅山?嘿嘿嘿,不是三哥说你,这‘茅山师傅’我不知道见了多少,现在那些走江湖的道士哪个不自称是茅山的?可真正有本事的又有几个?”
  “那倒是,哎呦,天不早,我得回去了。”
  济州城里一个小面摊,对话的两个中年汉子结账匆匆离去。角落里,一身青色半旧道袍,背负长刀的青年微微一滞,旋即把目光投向不远处
  与这个面摊一街之隔,是城中富户所居住的坊隅。透过脸上的青斑,刘启超可以清楚地看到那片区域紫金之气弥漫,吴老道曾对他说过但凡官吏富商,大多带着富贵之气,在天眼中就是呈现出紫金色,而且官位越高,家财越多,颜色越深。
  这些人寻常的恶鬼冤孽是没办法直接动手杀死的,连接近都很难。
  然而在一片紫金贵气之中,却有团浓郁无比的黑色怨气,如同清水中的墨汁,刺眼无比。不断蠕动翻腾,吞噬着周围的瑞气。
  “看来真有冤孽作祟啊。”刘启超低垂着头,喃喃自语道。
  本来他是想去淮南陈氏家族看看的,吴老道曾说过淮南陈家多次与云翠山碧溪观合作,只是最后一次失手,两大势力关系很好。
  但刘启超旋即一想,现在陈家已经再度兴盛,而碧溪观则衰败如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光凭自己的道行和势力,恐怕陈家不会把自己放在眼里,甚至会连带着碧溪一脉都被看轻。
  不,不能这样。刘启超在思索了一夜之后,决定北上。
  于是他离开齐州,过青州,来到济州。济州北面是京畿东道的北大门——镇戎关,过了镇戎关再向北便是京畿北道境内。
  京畿北道是大夏国境内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一道,虽然不如淮南江南富庶,但位置极其重要,其北部便是接壤天狼帝国的边关,东北紧连燕云道,西部是京畿西道,南部是京城所在京畿道,而东边与高丽帝国隔海相望。
  法术界在京畿北道也是势力复杂,佛道术巫都有一席之地,正邪两道互斗纷纷。无数高手在这里交汇,众多天材地宝也在这里出现。
  小小的云翠山是培育不出翱翔九天的雄鹰,这里才是刘启超迫切需要来的地方。
  机遇和危险并存,这点吴老道生前曾多次与他强调。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饭,想要提升道行,就得承担相应的危险,除非你数十年如一日的枯坐冥想,否则想要在实战中晋升强大,就必须做好心理准备。
  因此刘启超准备前往京畿北道,没想到还没出镇戎关,就遇到这事。
  “小二!”刘启超叫住了在邻桌正准备收拾碗筷的面摊小二。
  说实话,面摊小二是十分畏惧这个面带青斑的青年的。看他长相凶神恶煞,身形健硕,还带着兵器,虽说穿着道袍,但怎么看怎么像强寇胜过道士。
  可是如今这世道,做点小本生意不容易,面摊小二只能强压着心中的恐惧,挤出一丝笑容,问道:“客官,您有什么吩咐?”
  刘启超这一路上见惯了别人对自己的恐惧,也不生气,只是看似随意地说道:“听说你们这儿有个富户家里闹鬼,这事可是真的?”
  面摊小二退后几步,脸上闪过一丝惊惧,转眼又看到刘启超身着道袍,心说:又来了个要钱不要命的主儿,八成从哪儿听到消息,想到季家骗点银钱,可惜就怕你没命花啊。
  但他嘴上却说道:“是啊,据说一开始只是有仆佣半夜起身看到有白衣女鬼在院子里飘,好几个仆佣都看到了,说是白脸红眼舌头有三尺来长,闹得沸沸扬扬,结果季家老爷亲自出面严禁下人讨论这事。但没多久季家的小花厅,大白天的墙上竟然全是血手印。”
  “嗯,是白衣女鬼么?”刘启超低声自语道。
  吴老道曾说过身着红衣而死,且生前心怀怨念,十有八九会化为恶鬼,而且这种恶鬼要比普通的恶鬼更加难缠。寻常恶鬼在杀掉仇人,了解因果之后可能怨气大散,容易超度,但红衣恶鬼恰恰相反,它会凶性大发,继而为祸一方。
  当年谢家所招惹的红衣女鬼就是在灭了谢氏一门之后,仍对侥幸逃脱的刘启超不放手,一心要置其于死地。若非吴老道出手相救,并用四年时间以道法强行超度,不知还会出现什么惨剧。
  “季老爷认为是下人故意做的,一怒之下将府上的出入小花厅的丫鬟仆人一一审问,但没有丝毫结果。季老爷只能让人把血手印洗了了事。”面摊小二显然对这事也是有所关注的。
  事实上对于这些市井小民而言,大户人家的琐屑小事都能让他们津津乐道半天,更不用说事关鬼神,闹得满城风雨。
  “直到后来连季老爷本人都在夜里隔着窗户,看到有白衣女鬼飘在半空,这才察觉家中是真的闹鬼了。紧接着半夜里家具无故自己移动,门窗自开自合都算是小事了。季府为了防贼而养的十几头狼狗一夜之间全都暴毙,据说是七窍流血,还都留着泪呐!”
  刘启超听得微微皱眉,狗能见鬼这是很多村夫都知道的事,狗要是无故死亡还留着眼泪,说明附近有威胁主人的东西存在。看来季府里闹事的不是一般的角色啊。
  “季老爷没办法,只能派人去请先生,没想到州城里最出名的贾先生到季府逛了一圈,直接丢了句‘血劫难辞,自求多福’,就拂袖离开。季老爷听了之后,脸色大变,开始不停地找和尚道士,结果这不找还好,这一找啊,可捅了大篓子了!”
  刘启超本来还在思索贾先生说的八个字是什么意思,这时他松开眉头说道:“捅了什么篓子?”
  面摊小二见周围没人,索性坐到他身边,有些颤抖地低声说道:“据说进去的和尚道士没一个能活着出来的,都是被人蒙着白布抬出来的。而且没多久季府每到半夜子时左右,就会传出很惨的鬼哭声,听得人瘆得慌。所以现在到了酉时,都没人敢在季府附近走动,惠民坊的其他富户都逃到亲戚家暂住,不敢留下家里。”
  刘启超偷偷递出一小串铜钱,说道:“烦劳小二哥告知在下,季府的所在。”
  面摊小二瞅着没人,飞快地拿过钱串塞到袖中,低声说了句:“就在隔壁街的惠民坊,占了几乎半条街的那栋宅子,对了,他们家大门前面有两尊青色石狮子。”
  说完这些面摊小二又去忙别的了,刘启超摸出几个大钱,起身而去。
  “啧啧啧,挺好的一个小伙,可惜了。”面摊小二收起大钱,转身进了屋。
  作为济州数一数二的富商,季家的财力可不是小小的青山镇谢家可以比拟的,光是季家府宅就占了州城要道朱雀街的大半。季家现任家主季兴瑞可是御赐六品主事衔的官办商人,齐王爷和京畿东道镇守太监的座上宾。
  刘启超很容易就找到了季府的所在,因为实在是太明显了。雕梁画栋,亭台楼阁,让他不由得感叹这些商人的富有,与季府相比,青山镇的谢家简直就和自己以前住的土地庙没什么区别。
  不过刘启超并没有立刻进去的打算,他听到了一众道士的诵经声,他可不想和同行因为抢饭碗而发生冲突。因而在附近徘徊了半晌之后,刘启超便离开了朱雀街。
  千鹤道长是济州三惠山同罗观的住持,早年曾在茅山待过一阵,属于带艺投师的外门弟子。后来来到济州在三惠山建了同罗观,打出的旗号就是“茅山弟子”。这些年来茅山异军突起,一统江南东道诸多道门,势力之盛直追道家祖庭所在的龙虎山与昔日太宗御赐“道门第一”牌匾的武当山。故而很多曾在茅山待过的游方道士都自称“茅山弟子”。
  季家家主季兴瑞派人来邀请自己到府驱邪镇鬼,着实让千鹤道长有些吃惊,他早就听说季府闹鬼之事,请了法师都没用,反而死的死,疯的疯。在他看来,以季家的势力,就算请来崂山掌教或是泰山岳尊观住持,普济寺方丈都不在话下,为何他会请自己来,难道是因为自己是茅山弟子?
  想到这里的千鹤道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季家管家的邀请,带着一众弟子和法器便浩浩荡荡地来到季府,准备大展身手。
  时至深夜,千鹤道长与一众弟子在季府小花厅摆下法坛,一应香烛笔墨,黄符铜剑是样样俱全。千鹤道长一身金丝大红鹤氅,通天冠逍遥履,腰悬一枚上品和田玉佩。端是一副仙风道骨模样。一众弟子也是穿戴整齐,严阵以待。
  “天干气躁,小心火烛,三更!”更夫的报更声自墙外传入,小花厅并不属于内宅,季府亲眷早被安排躲入内宅,不得出门。
  千鹤道长刚想开口说什么,便看到法坛上的两根蜡烛忽然冒出一尺来高的绿火,紧接着整间小花厅的烛火都变了颜色,连庭院走廊的灯笼都发出团团绿芒。在惨绿的烛火照映下,一众道士显得阴森可怖。
  “住持……”
  “师父……”
  众道士慌乱惊恐地呼喊道。
  “都给贫道闭嘴,为师平日是怎么教你们的,这点小架势都怕了?都给贫道念清心咒。”
  要说千鹤道长在弟子中还是很有威严的,一众年轻道士纷纷凝神念起了法咒。
  “师兄,我看着季府上的邪祟来者不善呐!”千鹤道长身边留着八字须,方脸厚唇的中年道士沉声道。
  千鹤道长冷冷一笑,在惨绿烛火的映照下森然说道:“无妨,比这还凶狠的邪祟也不是没见过,贫道倒要看看它有什么本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