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碧溪传人之邪体》第十一章 斗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师父,师父!”一个高瘦的年轻道士面色惊慌地指着门外大喊道。
  千鹤道长微微皱眉,刚想呵斥弟子几句,就看到门外黑雾缭绕,几乎占据了所有视线。
  “咚!咚!咚!”诡异的脚步声从庭院传入小花厅,仿佛行刑前的鼓点,一下下敲击在众道士心头。
  “不要慌,这小花厅布下了法阵,邪祟轻易进不来。”千鹤道长语调沉稳地说道。
  要说在同罗观,千鹤道长的威严还是有的,看到自己的师父这么冷静,众道士也渐渐冷静下来。
  “师兄,这邪祟究竟是什么来头?”同罗观监院罗大春,也就是千鹤道长身边的中年道士低声说道。
  千鹤道长眉头紧锁,用无奈的语气说道:“我岂不知了解邪祟的来源最为重要,是超度还是镇压,是和谈还是武斗,全要靠邪祟与苦主的关系来定。可是……”
  罗大春虽说是道士,但早年也在红尘中摸爬滚打了数十年,哪能不知道像季兴瑞这种官宦富商,不说外面的关系有多复杂,就算是这内宅里又有多少不能明示于人的龌蹉腌臜事呢!想让他乖乖说实话,难!
  千鹤道长看到黑雾只是在庭院内缓缓蠕动,并没有入侵小花厅的企图,就贴到罗大春耳边低声道:“据季家主私下对我说,他的一个小妾因为与下人私通,被发现之后畏于家法,就上吊自尽了。可能那个小妾不甘心,就变为恶鬼来复仇了。”
  “事情就怎么简单?”罗大春显然不能接受这么敷衍虚假的借口。
  “哼哼!我要信了,和外边那些愚夫愚妇有什么区别?想骗我,门都没有!”千鹤道长冷笑不止,颔下长须无风自动。“季兴瑞绝对说了谎,贾鹏符的师门虽然是不入流的野路子,但他本人的道行和见识都不下你我,甚至还略胜一筹,一个新亡的吊死鬼能让他直接拂袖而去?”
  贾鹏符就是济州城最有名的先生,不仅精通风水命理,就连驱鬼镇邪也是不在话下。在京畿东道也算小有名气。
  “只怕这邪祟是季家祖上惹下的孽根,或是季兴瑞本人造的孽,总之这邪祟没那么简单。”千鹤道长也说不准邪祟的来历,只能估摸着猜测道。
  罗大春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闭上了嘴。
  一时间小花厅又恢复了寂静,唯有屋外的黑雾是愈发浓郁,几乎看不清三尺开外的景象。
  “嘭!”屋外陡然传来一声巨响,惊得众道士身躯一震,紧接着小花厅原本粉刷一新的墙壁忽然闪现无数血手印。
  “天眼,开!”千鹤道长大喝一声,施展出天眼通,而罗大春也快反应过来,和一些道行较高的弟子陆续打开天眼,剩下实力不济地只能靠柚子叶来分辨阴阳。
  可是……
  “怎么会这样!”一名道行还算不错的年轻道士失声道。
  不只他如此失态,就连罗大春也是面色大变,语带惊慌地说道:“师兄,这……”
  在他们的天眼中,除了浓郁如墨的黑色怨气,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千鹤道长脸色也不好看,不过他毕竟是一观之主,倒还稳得住,冷静地分析道:“不要慌,就算真身境的恶鬼也能从天眼里看出来,这肯定是有些奇特的邪祟罢了。”
  世间邪祟千奇百怪,种类繁多,民间小户限于财力,往往使用一些特殊葬法,从而造成一些比较奇特的冤魂恶鬼。这也是有的事。能躲避天眼的巡察,这也算说得过去。
  罗大春有些紧张地凑到师兄跟前,低声问道:“师兄,只怕这邪祟不止是奇特,而是……”
  “我岂不知,恐怕这单生意没那么简单,连贾鹏符都不肯揽的活儿,果然是块烫手的山芋。”千鹤道长一边用天眼观察着血手印,一边用深沉的语调说道:“也不知道季家到底招惹到什么祸害,连天眼都看不出。”
  墙壁上狰狞的血手印在天眼中却是另一番模样,黑色怨气凝结成手印的模样,不断地翻滚蠕动。小花厅虽说布置了重重法阵,仍阻止不了血手印的出现。这让同罗观的一众道士颇为惊恐。
  “吱——”一只惨白的手倏然从黑雾中伸出,轻轻放在大门上,布满门板的黄符发出淡淡的金光,然而那只手只是微微一滞,便转向下一扇门板。
  “师兄,这是鬼是妖?还是行尸?”罗大春迫切地问道,他的天眼根本看不出那只手的主人是什么邪祟。
  千鹤道长也是冷汗直流,他同样分辨不出,但他仔细一想,说道:“应该是鬼……”
  可还没等他解释原因,就觉得右边一阵寒风袭来,千鹤道长悚然转身,却发现那里的窗户大开,浓郁的黑雾疯狂地涌入。
  “怎么回事?那边我不是贴了镇邪符的!”千鹤道长厉声喝道。
  然而并没人回应他,一众道士似乎被人掐住脖子,面色涨红地呃呃直叫。唯有千鹤道长与罗大春不知是道行较高,还是离法坛最近,所以并无异样。
  “师兄,现在怎么办?”罗大春焦急地喊道。
  “你到底是怎么了?今天这么多废话,赶紧救人啊!”千鹤道长纵身跃下法坛,双手掐诀按在一名弟子额头,那名弟子很快从窒息中恢复过来,咳嗽着从地上爬起。
  千鹤道长旋即飞身到下一个弟子面前,依法解救,而罗大春也依葫芦画瓢,为弟子解困。
  忙活了小半个时辰,所有同罗观弟子才被全部解救。千鹤道长面沉如水,捋着长须沉默不语。
  罗大春只得自己带着徒弟把那扇窗户再度关好,并贴上灵符。
  “我记得明明亲手贴了镇邪符,怎么还是被邪祟钻了空子呢?”罗大春有些疑惑的嘟囔道。
  千鹤道长眉头微皱,说道:“看来是我低估这冤孽了,原本我以为它能有幻身境就不错了,没想到居然能破掉师弟你的灵符,攻入这小花厅。又能蒙蔽咱们的天眼,在这重重法阵下留下无数血手印。为兄估计这邪祟起码替身境的道行,甚至完全可能到真身境的地步!”
  “不会吧,若无滔天之冤,不逢四阴之事。寻常恶鬼要修炼到真身境,没有几百年根本做不到。这季家发迹能有多久?要是得罪的是人,雇几个高阶杀手不是更好?”罗大春反驳道。
  千鹤道长先是一愣,旋即皱眉说道:“师弟说的也是,但这邪祟万万不可小觑。虽说刚才只有我俩没着道,但那些弟子都有祖师爷庇护,居然也轻易被制住,要仔细了!”
  “师兄说的是,凡事小心为上,绝对错不了。”罗大春眼睑低垂,恭声道。
  “众弟子都打起精神来,邪祟一击不中,必然还会再次动手,凡事……”千鹤道长刚鼓舞弟子几句,就被一声惨叫打断。
  一名罗大春的徒弟面色惨白,双手死死地抓挠着脖子,但又怎么也碰不到。仿佛有人在他背后用麻绳狠狠地勒着。
  “孽障休得猖狂!”罗大春见徒儿危在旦夕,陡然一声大喝,飞身拍向那名弟子。
  “师父……救……救我……”年轻道士脸上已经变成酱紫色,嘴角止不住地吐着白沫,舌头伸出老长,却仍然无法呼吸。
  罗大春挥手在他身上点了几个穴位,又贴上一道灵符,年轻道士似乎有些好转,脸色总算有了血色。
  “咔!”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一声骨骼断裂之声,年轻道士的头颅陡然下垂,只留些许皮肉与身体相连。
  周围的小道士都纷纷弯腰呕吐,他们平日哪见过这些场面,见自己的师兄弟如此凄惨地死在自己面前,哪还控制地住!当下就有大半年轻道士四散而逃,冲进黑雾弥漫的庭院。
  原本贴着灵符的各扇大门也被粗暴地推开,小花厅顿时阴风四起,黑雾缭绕。
  “蠢货!你们这样根本就是在送死,人在一块儿阳气足还能有点活路,现在外面什么情况都分不清,像瞎眼的苍蝇一样到处乱跑死得比谁都快!”千鹤道长怒骂道,但他没有去救那些弟子的意思。
  现在这种情况他自己都没有信心能活下去,更不用说管那些寻常弟子了。
  不过总算还有三个弟子没有被恐惧冲昏头脑,仍然站在千鹤道长周围。千鹤道长顿时满意地点点头,说道:“临危不乱,好,你们三个跟着贫道,贫道保你们的安全。”
  那三个弟子自然感激涕零,纷纷低头行礼。
  “走吧,师弟,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啊。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走出这片黑雾,只要活下来就有机会报仇。”千鹤道长拍拍罗大春的肩膀,沉声道。
  不知是因为爱徒惨死还是别的,罗大春一直阴沉着脸,他本就一副凶煞相,现在更加令人畏惧。那三个弟子只得紧跟在千鹤道长后面,试图离师叔尽可能远些。
  小花厅阵法被慌乱的同罗观弟子所破乱,失去了功效,千鹤道长只能带着残存的弟子离开这里。
  屋外黑雾弥漫,三尺之外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千鹤道长一手握住铜钱剑,一手紧扣八卦镜,浑身筋肉紧绷,注视四周各个角落。
  “啊!”还没有走几步,走在最后的一个弟子就发出一声惨叫,颓然地倒在地上,满脸是血。额头整个凹进去一大块,仿佛被人用重锤敲击而死。
  其他两个小道士都倒吸一口凉气,要知道人的头骨是全身最坚硬的部位,可这小道士整个额头都凹进去了,岂是人力能做到的。
  千鹤道长在转身的刹那间看到了一抹白影闪过,而罗大春脸色几乎阴沉得能挤出水来。
  “呼——”一阵狂风搅动着黑雾,千鹤道长只觉得眼前一阵漆黑,就算打开天眼,除了黑色的怨气什么也没有。
  “啊!”“啊!”又是两声惨叫,千鹤道长知道今夜只怕要折在这里了,索性原地不动。
  “师兄,小邱他们,唉!”罗大春也挂了彩,额头流着鲜血,他撕下一片道袍,草草包裹了一下。
  “只怕今天咱师兄弟都得折在这儿了。”千鹤道长拍拍自己师弟的肩膀,叹息道。
  罗大春也不回答,只是低垂着头,似乎是放弃了。
  等等!为什么师弟的身体这么阴冷?
  千鹤道长悚然一震,他想起了许多诡异的地方,罗大春今夜忽然变得啰嗦,那扇被邪祟入侵的窗户是罗大春负责贴灵符的,那个率先惨死的弟子也是罗大春去救的,刚才三个弟子在自己背后被杀死,也没有看到罗大春。
  千鹤道长依稀想起自己的师弟亥时去了趟离小花厅有些远的茅厕之后,就变得有些不对劲。
  难道!
  千鹤道长咽了口唾沫,刚想闪身离开,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仿佛被人点了穴道,怎么都无法移动,只能看着“罗大春”低垂着头,伸出十根细长惨白的手指,缓缓向自己走来……
  而此时真正的罗大春正满脸鲜血,四肢无力地被吊死在茅厕旁的一棵柏树上。随着微风缓缓摇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