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碧溪传人之邪体》第十四章 夜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几分捉鬼降妖的本事老朽不知道,但这两个小子是聪明人。”忠伯扬着长寿眉,淡淡地说道。
  季兴瑞饶有兴致地问道:“哦,如何见得?”
  “老朽虽说已经竭力隐藏了自己的气息,藏在不显眼的帘幕后面,可他们两人却时不时盯着帘幕看一眼,老朽便知道自己暴露了。”忠伯捋着垂到胸口的白须,说道:“而且老朽在那柄策天剑和血经下面的锦盒里各贴了一道灵符,如果他们真的要拿走两件法器,就会触发灵符。”
  季兴瑞眉尖一跳,说道:“什么符咒,我怎么不知道?”
  “是老朽自作主张了,这些日子江湖术士来得不少,可真有本事的还真没几个。于是老朽想试试看,他们能否看出这些猫腻。还真没让老朽失望。”忠伯干笑一声,说道:“如果他们当场提出锦盒中的问题,并指出老朽的所在,那只能证明他们两个小子是有点小聪明的,但气量不过如此。可他们偏偏没有,说不定他们能解季家这次危难。”
  季兴瑞眉头拧成一个“川”字,许久才叹息道:“希望如此吧……”
  不得不说,季府确实富丽堂皇,连供客人居住的厢房都颇为华丽。每件用具都价值不菲,刘启超刚放下行李,还没来得及躺下休息一会儿,就有位不速之客到了。
  “怎么是你?”刘启超有些惊愕地说道。
  “怎么不能是我?”陈昼锦嬉皮笑脸地挤进房间,随手把门关上。
  刘启超眉头微皱,试探性地问道:“你真的是淮南陈氏家族的子弟?”
  “相同的问题我也正好想问你。”陈昼锦面色一正,沉声道:“你真的是碧溪一脉的掌门?”
  “当然,我师父是上任掌门吴得道,我算是他的关门弟子。”刘启超似乎想到了什么,从胸口掏出一枚精致的玉佩,举到陈昼锦面前,说道:“这是碧溪一脉的掌门玉佩,如果这样你还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陈昼锦仔细地观察了玉佩,过了很久才摸着下巴说道:“确实是碧溪一脉的掌门玉佩,和秘库典籍里所画的一模一样啊。”
  刘启超敏锐地捕捉到什么,秘库,这个胖子居然能进入秘库?看来他在陈氏家族的身份不一般啊。
  “对了,你还没说你的身份呢。你真的是陈氏家族的子弟?”刘启超把掌门玉佩塞回胸口,看似随意地问道。
  陈昼锦面色古怪地看着刘启超,在后者逐渐快要忍不住爆发时,才从腰间取下一块玉牌,递给刘启超。
  “这是?寄魂牌!”刘启超眉尖一挑,惊呼道。
  吴老道曾对刘启超说过,茅山能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二三流宗派一跃成为如今佛道五巨头,这寄魂牌秘法可谓功不可没。
  茅山一脉信奉“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理念,其藏经阁中不光存放着本门道法典籍,还有大量他派功法,甚至包括一些民间巫术、旁门左道和邪法。为了防止门人滥用邪术,茅山弟子在入门拜师之后,会有三到十年的考核期,这段时间除了一些粗浅武功,茅山弟子是什么也学不到的。
  可是对于术道之人来说,时间比黄金还珍贵,为了弥补茅山门人与其他宗派弟子的差距,茅山第五十七代掌教天阳真人,融合风水、符箓、奇门遁甲三大流派的理论,自创出“寄魂牌”秘法。
  取门下弟子心头热血,滴在特制的玉牌上,然后以秘法制成寄魂牌。接着根据弟子的生辰八字和命格,将寄魂牌放在相应的山川之内,汲取天地灵气。这样茅山弟子的魂魄可以和天地沟通相连,借法天道的威力比其他道派更强,甚至修炼的效率也大大超过其他宗派。
  只是这寄魂牌唯一的弱点就是如果主牌被人破坏,那么这位弟子就会术武皆败,功力尽散。
  而淮南陈氏家族不知和茅山达成了什么交易,竟然也学会了这寄魂牌的秘法,并开始在嫡系子孙中大力推广。这或许就是陈家能在二十多年前再度振兴的原因吧。
  刘启超看到这寄魂牌时,可谓异常震惊。陈氏家族虽说学会了寄魂牌的秘法,可似乎有点缺陷,始终没有能大规模地使用。只有嫡系的子孙才有资格使用。
  眼前的这面玉牌晶莹剔透,是上品的和田玉,正面在云纹白鹤图之间用朱砂写着“陈昼锦”三个大字。
  “嘿嘿,想必你现在信了吧。这寄魂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仿造的。”陈昼锦嘴角上扬,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刘启超微微点头,刚想说什么,就被粗暴地打断。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为什么我看到策天剑会失态吧。”陈昼锦摆摆手,说道。
  “策天剑?你知道那柄短剑的名字,难道那柄剑是你们陈氏家族的?”刘启超一连三问。
  陈昼锦拧着眉头,沉声道:“你猜的不错,策天剑确实是我陈家的,从某种角度来说,和你们碧溪一脉也有关。”
  “和我们也……等等!难道是?”
  “嗯,季兴瑞说他是从一个盗墓贼手上买来的,而这个盗墓贼是在瀚海大沙漠的一具尸骨身边得到的。”陈昼锦揉着太阳穴,显得十分苦恼,“策天剑本是我四太爷的贴身兵刃,当年陈家和碧溪一脉联手去探寻瀚海深处月狼蛮族的拜月古城……”
  “等等,月狼蛮族?拜月古城?我怎么从没有听过?”刘启超额前流下一丝冷汗。
  陈昼锦先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面色阴沉地说道:“看来你师父很多东西都没有告诉你啊,也是。每次我向族人询问当年的详情,他们总是吱吱呜呜地敷衍我,我爹也从没提起过这事,还是我在秘库里的文档藏到了一点蛛丝马迹。”
  听到这里,刘启超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没错,连这种密档都能查阅,这个叫陈昼锦的胖子绝对是陈家的嫡子,他父亲很可能某一实权长老或其他重要人物。
  “月狼蛮族是一个灭亡已久的塞外部落,鼎盛之时曾占据蒙真草原的北部不过后来被其他部落围攻,损失惨重,最终放弃大批草场。退入他们的起源地,位于瀚海大沙漠中的拜月城,从此没有人再见过月狼蛮族。”陈昼锦面色阴沉地摸着硕大的鼻子,“直到三十年后一支迷路的商队偶然间才发现,早已空无一人的拜月城。”
  “然后呢?”刘启超问道。
  “然后?”陈昼锦长叹一声,“当年两家联手去探查古城,结果几乎全军覆没。我们陈家精锐弟子死伤过半,四个族老折了三个,其中包括我的太爷爷。四太爷一直生死不明,那位侥幸逃脱的族老说他当时并没有陨落。今天我才知道四太爷终究还是没能逃过一劫。”
  “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师父从不和我说。”刘启超迫切地想知道真相。
  陈昼锦耸了耸肩,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之所以带了那么多高手,跨越数道前往瀚海沙漠。和所谓的‘邪体’是有关的。”
  “什么,邪体?”刘启超心头猛跳,他陡然想起吴老道留下他的那卷竹简,唯一可以看懂的两个字就是“邪体”。可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怎么了?”陈昼锦见他忽然面色一变,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刘启超敷衍地答道,虽然陈昼锦是淮南陈家的人,但毕竟与自己不相熟,竹简的事还是暂时不要让他知道的好。“你知道邪体到底是指一个人还是一种邪祟?”
  陈昼锦一摊手,无奈道:“不知道啊,我知道的未必比你多太多。邪体这两个字还是我爹喝醉之后,我趁机问他的,结果一觉醒来他又不承认了。不过我估计着拜月城绝对是个凶地,很多人都不敢靠近当地十里内,据说那里经常出现奇奇怪怪的妖物。”
  从陈昼锦这里,刘启超并没有得到什么实质性的情报,不过仔细一想也对,他虽然是嫡系子孙,可毕竟年纪轻轻,这么重要的秘密估计也不会让他知道。
  “只是没想到碧溪一脉居然还没有东山再起,实在令我有些惊讶。”陈昼锦的这句话确实刺痛了刘启超的心。
  他也和陈昼锦一样苦笑道:“淮南陈家毕竟是千年世家,即使在拜月城损失惨重,根基仍在,没过几十年又再度兴盛了。不像我们碧溪一脉,先是精锐尽折,又有仇家上门,连祖上留下的秘库都不知所踪。”
  “嘿嘿嘿,有刘兄这样的人才担任掌门,碧溪一脉必定再度振兴啊。”陈昼锦盯着他脸上的青斑,眼带艳羡地说道:“青煞镇顶,多少人想要却得不到的天赐之相,法术界历代此相所有者无一不是术道巨擘,最差的也是一方魁首。”
  “你半夜不睡觉,跑到我这儿来,恐怕不单是为了确认我的身份吧。”刘启超微微笑道,对他的恭维并没有太过在意。
  陈昼锦一竖大拇指,夸赞道:“聪明,除了想确认你的身份,如果有可能了解一下你对当年劫难的知晓程度,我半夜到你这儿还为了和你商量怎么对付这季府的邪祟。当然,如果你是冒牌的江湖混混,就没有这个必要了。”
  讲到这里,陈昼锦和刘启超同时眉尖一挑,刘启超嘴角上扬,“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与其在这里坐着谈论,不如出去会会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