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放眼天下》第一百五十章春意满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章春意满屋

    “好大。”这是刘揽月的第一个感觉,因为她的手竟然触碰到了天舒的男性特征之上。

    在现在信息爆炸的时代,即便是再纯洁的女子也不可能像古代的那些大家闺秀一样,一点都不懂男女欢爱之事,这是不现实的,这种社会风气所带来的潜移默化的力量是极其巨大的。

    刘揽月不但见过男体,就算是男性特征也是见过的,学生时代,总是再圣洁的女神也有和同学一起偷偷的租几部讲述男女之事的违禁片子,那时,是充满幻想的一个年龄,这不但是对当时,或者是对未来的幻想,也有对异性身体的向往和好奇。

    当时她们的心情是激动的,却又有一种羞涩,这种莫名的感觉,推动着她们去了解异性的身体特征。

    虽然曾经从赵若涵,林婉儿她们的嘴里冒出的只言片语得知,天舒在这方面的能力超乎常人的强,但是作为黄花大闺女的刘揽月却没有一种真正的直观概念,毕竟,真知总是需要实践的。

    但是这个时候根据那一瞬间的触感,刘揽月发现自己的爱郎那男性特征竟然是如此的雄伟,比之她以前所见过的片子里的那些男优们不知道要大了多少,简直是蚯蚓和巨龙的差别啊。

    她顿时又浮想联翩了起来,心道:“他那个这么大,我怎么受得了。”

    天舒对于每一寸肌肉的控制都已经达到了细微的程度,甚至可以说,就就算是敌人的长剑已经碰触到了他的身体之上,除非这使剑的人物是个绝世高手,不然,天舒都可以利用肌肉的收缩将之避开,肌肤的触觉之灵敏,甚至可以说已经达到了那种无以复加的程度。

    所以当刘揽月的手碰触到他的命根子上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看到刘揽月的眼中在那一霎那涌现出来的惊讶和羞涩,天舒的虚荣心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有句话说,男人可以说自己没能力,但绝对不会说自己不行。

    男人要是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揭穿自己不行,那绝对是一件极为尴尬,沮丧甚至是一辈子抬不起头来的事情。

    在这方面,天舒可以说是有着绝对的骄傲和自豪,看到刘揽月这惊叹的样子,一股子男子汉的豪情从心底激发了出来,令得天舒的精气神在这一瞬间又提升了一个高度。

    天舒抚摸着刘揽月后背的那只手一下子放到了刘揽月身上所披着的毛巾的接口处,轻轻的一拉,本身便系的就不紧的毛巾顿时就顺着刘揽月的身体滑落了下来,掉落到了地上。

    刘揽月遮掩起来的美妙身材又才一次浮现在天舒的眼前,因为羞涩的缘故,整个刘揽月的yu体都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红光,这种淡红色本来就是一种挑动人**的颜色,所以更为刘揽月增添了一份诱惑力。

    刘揽月在天舒解下自己衣服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他的打算了,心中有着一丝的彷徨和恐惧,但是却瞬间被忽如其来的激动给湮没了,这不本来就是她梦想着的吗。

    不知道多少个夜晚,她在梦中总是会出现一个男子和她缠绵,而这男子的脸蛋也和眼前这个英俊到了极致的男子吻合,现在这一刻可谓是梦想成真了。

    她心中有着不尽的欣喜和激动,但是却还是有种恍惚的感觉,好像自己是身在梦中,害怕下一刻眼前的这个男子就即将离去,她也回归了现实,再次回到那如同牵线木偶的生活。

    身体一轻,刘揽月发现自己已经被天舒横抱了起来,自己赤luo的身体和天舒的外衣的摩挲让她心底的热情再度的释放。

    “不要,天舒,现在是白天。”最终,心中还仅存的一丝矜持,一丝理智让她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

    但是配上她此时脸上娇艳无比的表情,却让天舒感觉这样的话语是那么的苍白无力,更是刺激了天舒心底的**,他看着刘揽月,露出那迷人却宛如恶魔的笑容:“我今天就是要白日宣yin。”

    说完,天舒不管刘揽月,反而直接抱着刘揽月向着床边走去,刚走了一步,天舒一嘴就吻在了刘揽月的胸前那突起的雪丘顶端的诱人玛瑙之上。

    在这一刻刘揽月整个人都颤栗起来,她以前在镜子面前,曾经一次次痴迷的观看着自己的圣女峰,她为它的挺拔而骄傲,曾经幻想过男子占有这对玉兔的情景,但是她却没想过自己的这对圣女峰竟然会在这一刻,以如此的羞人的方式被攻占了下来,她竟然连一丝反抗都没有。

    但是看到天舒脸上此时露出的痴迷之色,她的心有着说不尽的满足,一股股热流在身下汇聚,她发现自己竟然在这一刻,湿润了。

    天舒将刘揽月平放在床上,温热的大手不停的抚摸着刘揽月那美丽而不可估量的yu体,一寸寸,一丝丝都不放过,看着那迷人的雪丘在他的手中变换着各种形态,他心中呼喊道:“这个女人就要属于自己了。”

    这种感觉有着骄傲,有着欢喜,更有着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恐怕就在昨天,他也没想到会在今天占有这个美丽的女人,虽然也幻想过拥有着这个女人的感觉,但是他整体上还是比较抗拒和刘揽月拥有着这种不可分割,合二为一的关系的。

    但是没想到,刘揽月的一席话竟然让他恍然大悟,不仅仅改正了他一直以来矛盾的性格,还为他指明了未来的道路,让他原本已经微微停滞的武道之路再一次变成通途,更让他看到了步入天下巅峰的希望,他心中激荡了无尽的豪情:“只要心之所向,纵然前路有刀山火海,猛虎豺狼,我也要以本身之力量,本身之智慧令其破灭,打开一条通天之路,我的目光所向,唯有巅峰,当站立在真正的人生巅峰,世界巅峰之时,我当停下脚步,俯视着那苍茫大地,放眼整个天下,到那时,试问谁是我之敌手,这,便是皇者,今生,我欲成皇,谁敢阻我,谁能阻我。”

    实际上,天舒的这种思想已经是一种妖魔的思想,这也是古代许多武学的流派被称之为魔教的原因,这便是因为这些流派不如一些所谓的正道大派收徒严格,良莠不齐,鱼龙混杂,其中一些险恶之徒,做事比较随心,为了自己的私欲做下一些恶事,将整个教派的风气都带坏了,随着他们做的恶事越来越多,久而久之,名声也差了起来。

    当然,这也是他们本心所向,很多时候做事都是光明正大的,不像是一些被称之为正道流派的弟子,做事下三滥,都在暗地里捅刀子,一个个道貌岸然的。

    但是相对的,这些邪道宗派的高手在同等条件下,反而要高出这些正道人士,迫使正道人士必须要集合在一起,才能抗衡单凭人数都要比正道少很多的邪道高手,这也正是因为这些邪道人士固守本心造成的,这也算是一饮一啄,却是无法估算到底是失去的多,还是得到的多啊。

    也幸亏天舒心底算是比较善良,在前世即便是在那么险恶的环境之中还依旧保持心底的一丝纯真,一丝善意,不然就凭天舒的能力和未来的科技,要是去行恶,那给社会造成的危害恐怕远远超过战争狂人希特勒了。

    在知道自己以后的路之后,天舒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按照本心,接受刘揽月的爱,因为他本身便是爱着眼前这个一直在他的背后付出爱情的女子的,只不过一直因为各种顾忌在逃避这段感情罢了。

    回忆着和刘揽月一直以来的点点滴滴,天舒感受着其中那浓浓的爱意,天舒脸上露出温和的微笑,他打定主意今天要好好的爱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子。

    嘴亲在了她的额头之上,天舒的嘴唇一直往下移动,眼睛,鼻子,嘴唇……,几乎不放过她的每一寸的肌肤,这样一路下来,一直到了刘揽月那双迷人的**之上。

    天舒的轻轻的将她的腿抬起,嘴唇在她的腿上流连忘返,即便是她的迷人的小脚丫,他也没有放过,那白皙的足踝,晶莹的脚趾,都蕴含着无限的风情,简直是无一处不美,那细致的动作,眼中的痴迷,好像是在亵玩一对美丽的艺术品一般,回味不穷。

    天舒三下五除二的将衣服脱了下来,露出健美的足以让无数少女尖叫的体魄,即便是刘揽月,看到如此阳刚的**之后,眼中也忍不住痴迷,她也没有想过,男子的**还可以这么的好看与迷人。

    轻轻的分开刘揽月的**,她知道最为神圣的一刻就要到来,顿时闭上了眼睛,整个身体也僵住了,腰部微微弓了起来,轻轻的说道:“天舒,你轻点,我是第一次。”

    一阵痛呼,一声龙吟,最终春蚕化蝶,刘揽月顺利的从一个少女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竹屋里在这一刻*光无限。

    还有六千字是一个大章,十一点之前肯定上传,正在码着呢。

    !!!!!!!!!!!!!1!

    !最!!小!!!!!!6!

    !新!!!!说!!!!!

    !!!最!!!!网!!.!

    !!!快!!!!!!!!!

    !!!!!!!!!!!!!!

    [奉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