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放眼天下》第一百五十一章横空出世的音乐女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一章横空出世的音乐女神

    春风吹过,小屋之中原本的盎然春意淡淡逝去,刘揽月和叶天舒都赤luo着躺在床上。

    揽月媚眼如丝,青丝披肩,倚靠在天舒的胸膛之上,柔软无力,好像整个身体的力量都被瞬间抽去了一样,但是却更有一番风情。

    刘揽月皱着眉头感受着下面撕裂般的头痛,这种前所未有的疼痛是她从未有过的,但是蕴含在其中的那个幸福的感觉却让她将眉头舒展,充满眷恋的看着自己作为倚靠的男人,心里充满着甜蜜。

    “你醒了。”天舒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刘揽月,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怜惜,刚才两人在一起缠绵了接近一个小时,刘揽月毕竟是处子,哪里经受得住天舒这个战将的鞭挞,累的几乎是虚脱,奈何天舒这段时间因为远离家中几女,的确是憋得够难受的,而且他本人也比较规矩,不大喜欢那些专门从事这些行业的妇女,所以这次将多日来的**一起宣泄出来,那必然是猛烈无比,就算是到了刘揽月已经是无法承受,接近脱力,天舒的**都也只是宣泄了很小一部分,刘揽月也确实贤惠,之后竟然按照天舒的方法使用其他的方法,不顾自己内心的羞涩让天舒的**发泄出来,虽然动作极其的生涩,但是却是让天舒的心里感动万分,同时也让天舒更加疼爱了她几分。

    “恩。”刘揽月娇媚的看着天舒一眼,喉咙为震,答应了一声,但是却没有起来的**,她现在感觉整个骨头都散架了,天舒在这方面也实在是太强大了,当初赵若涵所言还真是不虚啊,将她折腾的一点力气都没有,要不是天舒当时知道她是第一次,怜惜于她,动作比较轻柔,那她恐怕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得不说刘揽月这一眼还是有着极强的诱惑力的,令得天舒原本已经是暂时平息了的**在这一瞬间再次的如同火山一般喷发了起来,直冲到脑门,他伸出那安禄山之抓,轻轻的按在了刘揽月的右边的雪峰之上。

    刘揽月顿时身体一颤,心中羞赧,咬牙切齿的说道:‘天舒,不要了,你已经折腾人家这么久了,不要再想动人家了。”

    天舒轻轻的将刘揽月的身体拉起来,抚摸着刘揽月披在肩膀之上的青丝,感受着其中的滑腻着,嘴角弯起一个弧度,笑着说道::“谁让我的揽月宝贝这么迷人呢。”

    “尽是油嘴滑舌。”刘揽月**了一声,白了天舒一眼,但是心中却也是极其高兴,哪有女人不为自己心爱的男人

    虽然外面温度不低,但是屋内却是开着暖气,一股股热流从暖气里传入两人的身体之中,却是让两人都感到身体热乎乎的,身体是越加的慵懒起来,一时竟然沉迷于温柔乡里面不肯起床。

    “这温柔乡果然是英雄冢啊。”天舒心中感叹了一声,每次和爱人在一起,原本走的还很慢的时间在这会儿可谓是风驰电掣,根本耐不住消磨,刚才两人已经在这房间里呆了接近三个小时,但是还是舍不得离开这暖玉温香。

    但是到了最后,两人还是收拾收拾,穿起衣服就起床了。

    门上的锁被天舒进来的时候给撞坏了,天舒也不等着度假村的工作人员来修,免得到时候还要多费唇舌,惹得人怀疑。

    作为一个全能手,天舒几乎是大到宇宙飞船,小到钟,锁的修理,几乎是无不擅长,这门锁也不算是什么高科技,自然也难不倒天舒。

    刘揽月在旁边只看天舒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几个小工具,只是上下齐手,不到十秒钟,就将原本已经差不多支离破碎的锁给重新组装好,这在她的眼中简直就是神来之笔啊。

    她现在越发看不懂眼前自己英俊潇洒到了极致的年轻人,这个将自己的心连带着身体全部占有的年轻人,似乎不管是什么方面,总是那么的出色,几乎没有他不会的,虽说学海无涯,知识是永远都学不完的,但是人力毕竟是有时限的,最多在一两个方面有所涉猎就算是不错了,这也就是现在所说的专业性人才,毕竟精于一道,或者是两道,将此道都发挥到巅峰,总是比似乎是全面性的人才,但是不管是那一道,都是半盆水的要好的多。

    但是似乎天舒是每一道都很精通,而且技艺都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就拿刚才她所见到的这修锁的技艺来说,就同样是如此。

    她们刘家有一个门客,是一位传说之中的神偷,曾经有过潜入日本天皇宫的经历,还从天皇的一位嫔妃的一个房间里面偷出来一件首饰,后来贩卖的时候被发现,被黑市的负责人给出卖,被日本当局派出一些高手通缉,不得已才投靠刘家。

    其开锁和修锁的技艺可以说是出神入化,甚至可以说是此道的巅峰了,但是在刘揽月看来,却还逊色眼前的叶天舒几筹。

    最可怕的是,天舒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她简直无法想象,在这短短的二十年的时间里,或者说只有十几年的时间里,天舒是如何将这些足以让一些人专研一辈子都无法获取其奥妙的技艺给专研到如此境地,可以说是个个巅峰的呢。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种超乎常人太多的天才吗?

    以前的刘揽月是不相信这个世界是真的有天才的,她也曾经见识过科技大学少年班的那些所谓的天才,但是在她看来,这些人只不过是在一些方面比之常人有天赋罢了,她相信,要是真正的想要去超过其中一些人,她只要努力一些,同样可以做到。

    但是在此时,刘揽月却相信了,毕竟事实已经在眼前的,天舒本身便是军科院的大校,在这样一个年纪能在军科院混上大校军衔,他为华夏做出的军事事业做出的贡献那也就可想而知了,虽然天舒有着不俗的家世,但是军科院那些老古董可不是一般的倔脾气,不管做什么都极其的较真,那位袁上将甚至敢跟总书记顶牛,恐怕一些潜规则对他们还真是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天舒升迁所积攒的功绩必然是实打实的。

    这已经说明了天舒在科学技术方面所表现出的绝世才华,这足以让那些在科研室里面度过一生的老科学家汗颜啊。

    偌大的一个鼎天集团的崛起,在这十几年的时间已然是爬上了世界顶峰,成为一个足以左右整个世界经济,在金融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超级航母,这背后无疑是有着眼前这个男人的影子,这已经足够让人知道他在商业上的才华到底达到了何等的程度,就算是那些纵横商界几十年的商业大亨在他面前也要黯然失色。

    武功就不用说了,这无疑是最为艰难的,修武之路甚至可以说是登天之路,其他的事情或许可以取巧,但是在修炼武学上却是无法取巧的,需要一步步的打熬筋骨,这一条路充满着荆棘,要想披荆斩棘,走到哪已经如同仙神的武道高手,这其中所要受的苦难却是惊人的大,而天舒则在弱冠之龄,就已经威震天下,纵横海内,鲜有敌手,他的武学之天赋自然是难以想象,让人叹为观止。

    在天舒离开京城的这一段时间,刘揽月曾经到天舒的别墅去拜访过几次,算是睹物思人,想要在里面闻一闻天舒的味道,让自己埋藏在其中的那一缕相思宣泄一些出来,但是却在那栋别墅里遇到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女人,一个美丽足可以和她争锋的女子,要说一年前这个女子或许还籍籍无名,刘揽月不知晓此人是谁,但是五个月前,在世界三大音乐厅其中之一的卡内基音乐厅上演的一场个人独奏晚会却让这位美丽的女子真正的名震整个世界,一场比之华夏的朗朗和李云迪横空出世之时还要狂暴的音乐风暴横扫了整个世界,这个女子从此被整个华夏古国的民众称之为“音乐女神”,弥补了华夏现代没有杰出的女钢琴家出现的遗憾。

    或许一般人不知道在卡内基音乐厅演出代表着什么,但是刘揽月却是很清楚的。

    毕竟刘揽月是按照精英模式培养的,琴棋书画,算是样样精通,钢琴也是从小就学习的,只是并不将其作为主要的方向培养,所以和那些所谓的大师相比明显还差了许多,但是这不妨碍她对这个著名的音乐大厅的了解。

    该音乐厅是由美国钢铁大王兼慈善家安德鲁?卡内基于第一座大型音乐厅。一开始大厅的名字仅是简单的“音乐厅”(建筑正面华盖上方有“音乐厅由安德鲁?卡内基出资建造”的字样),后来在纽约音乐厅公司(大厅最初的管理机构)董事会成员们的劝说下,卡内基同意用他的名字命名,大厅于1893年正式更名为卡内基音乐厅。

    卡内基音乐厅的建筑采用意大利的文艺复兴风格,并有号称世界一流的音响设备。音乐厅建成后的首演式上,是由柴可夫斯基这位在整个音乐史上都是极其著名的音乐家,担任客座指挥,吸引了全纽约的名门雅士前去观看,据说当年参加首场演出的观众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才得以步下马车进入大厅,由此可见当日演出的盛况。多年以来,纽约爱乐乐团一直在此演出,指挥家包括托斯卡尼尼、斯托科夫斯基、布鲁诺?瓦尔特以及伯恩斯坦。能够在这里演出或登台亦成为跃登古典与流行音乐乐坛成功的标志。

    曾经有一个笑话来形容这个号称世界前三的音乐大厅,问:“我怎么才能去卡内基大厅?”

    答:“练习,练习,再练习。”虽然只是一问一答,但是无疑其中却流露出无比的深意,也展现了在这个音乐大厅演奏所需要的难度和它在人们心中的地位。

    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它足以让一些籍籍无名的音乐人一步登天,跻身于音乐大师的行列。

    虽然这个著名的音乐厅这些年也是波折不断,但是因为社会各界以及音乐界人士的帮助,不断的重修,一直到现在,不知道多少位音乐巨子在这里宣布了自己的成功。

    比如安东尼?列奥波德?德沃夏克在这里演奏了《第九号交响曲“自新大陆”作品95》,理查德?施特劳斯在这里演奏了著名的曲目《家庭交响曲》,还有阿诺德?勋伯格,艾灵顿公爵等等一大批在整个世界的乐坛都留下了丰功伟绩以及坚实脚印的音乐家在这里被戴上了神之光环,留下了一个个传奇。

    就是在华夏被誉为两大钢琴王子之一的李云迪也是在这里登顶,让整个世界瞻仰到他的荣光,但是他实际上是沾了那个著名的乐团,柏林爱乐乐团的光,因为李云迪本身便是这个是这位音乐大厅的负责人曾经在学院听过这位女子的音乐之后,这个同样在音乐界有着广阔人脉和极大名声的著名人物大惊失色,称其为天籁之音,三天后便对其发出了邀请。

    果然,当真是一遇风云变化龙,这个女子震惊了全世界,让整个西方再度将目光和焦点放到了华夏,这个被称之为神州,从古至今便隐藏着无数奥秘的地方,这个不知道孕育出多少位足以改变世界,让世界颤抖的先贤的国度,在这一刻,整个世界音乐界都明白了,从这个土地之上在这一刻出现了一位金凤凰,一位让整个世界都震惊的凤凰。

    当时虽然很惊讶这位著名的钢琴家怎么会出现在天舒的家里,但是她还是友好的和这位风靡整个世界的钢琴神女打了招呼。

    两人友好的交谈了起来,从这位新晋的音乐女神的口中,刘揽月发现这位年纪刚刚二十出头的女钢琴家在谈起天舒的时候眼神之中尽是崇拜和敬仰,而且还是以老师的身份称呼。

    从这位踏入音乐神坛的女子的口中,刘揽月知道了改变眼前的这个女子,让这个女子技艺突飞猛进,踏入神坛的竟然是似乎是这个似乎和音乐根本拉不上关系的叶天舒。

    甚至,这个女子还十分严肃的告诉她,天舒的钢琴技艺远远在她之上。

    作为一个曾经学过钢琴的女子,刘揽月深知将钢琴这门乐器真正的演化为一门艺术有着多高的难度,可以说是穷极人的一生,而超脱这艺术,达到极其高深的大师境界的无疑都是真正在钢琴上有着非凡天赋以及加入了自身的勤奋和汗水的超卓人物,几乎是百万人之中都无一个,毕竟现在的整个世界的音乐大师也不过只有几百个而已。

    像是朗朗,李云迪以及那个女子也都在整个境界,虽然他们在功力上和那些已经享誉世界几十年的资深大师相比还是有着一定的距离,但是已经是走在世界几十亿人的前列了,技艺还要在她们之上,那是多高,刘揽月当时心中唯有惊骇,那岂不是已然是宗师境界,大师已经是音乐殿堂的骄子,而宗师甚至可以说是神话,这在整个音乐史上也就那么一些而已,比如贝多芬,比如李斯特,这些人物即便是在几百年之后,甚至是几千年之后,事迹都是挂在人们嘴边,为人们所传诵的,而天舒竟然和这些超卓人物站在一条水平线上,那他,也同样是神话。

    再加上今天的这件事情,她深深的为身边叶天舒的神秘而困惑,但是却更为的着迷。

    谁不想自己的爱人更加的优秀,虽然现在的女性地位不断的提高,也有着许多的女性已经成为了这个社会的精英和顶梁柱,不像是在古代,完全是男人的附庸,没有一点的主动权,但是她们的骨子里还是有些柔弱的,需要一个更为强势的男人作为倚靠,才能在更大的风浪之下安然无恙,立足于不败之地。

    刘揽月也同样如此,叶天舒的家世足够强势,可以说就算是整个世界都寥寥无几,但是对于刘揽月来说,最重要的还是爱人的自身能力,毕竟打江山易,守江山难啊,后辈子弟没有能力,不管是多么丰厚的基业都将付之于流水。

    天舒无疑是让刘揽月满意和自豪的男子,甚至在心里,一向自傲的刘揽月都有了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牢牢的抓住天舒的胳膊,刘揽月陪伴着天舒走了出去,鬼影正在门外懒洋洋的晒着太阳,即便此时门外的太阳已经是落到了西方,夜晚也即将来临。

    度假村里依旧是人来人往,因为周家的婚宴还没有结束,在晚上还是有着一场的。

    天舒原本和刘揽月准备参加完这一场之后就离去的,哪知出了这种事情,现在晚宴已经是开始了,所以他们也不好告辞,只好明天再走。

    晚宴是在度假村唯一的一个高层建筑里举办的,这建筑有八层自然也算是高层建筑了。

    这高层建筑实际上是多功能,综合性的建筑了,各种活动都有开放,这次度假村一方开放了底下三层,分为酒宴和赌场。

    虽然赌博在华夏明显是违法的,但是在真正的社会高层眼中,这根本不是问题,只好好好的打通关系,赌场还是可以明目张胆的开放,特别是在这种豪华的场所,不然为什么一般禁赌都是禁的那些小赌场?

    天舒带着刘揽月和周家以及周家的亲家的几位老人打了一声招呼,陆老看到天舒,依旧是笑呵呵的,好像之前的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从未发生过一样。

    和刘揽月吃了一些东西,天舒感到着实无聊,便下了一层,来到地下一层的赌场。

    这建筑虽说是八层,但是实际上也只是六层的高度而已,因为他有着两层是在地下室,用作赌场之用,毕竟即便是打好了关系,但是一些忌讳还是需要的,不能太不顾及影响,该隐蔽的还是得隐蔽。

    作为全能手,天舒的赌术自然也是登峰造极,对赌场也是极其的了解。

    现在整个世界赌场最流行的莫过于梭哈了。

    梭哈,英文名ShowHand,又称沙蟹,学名FiveCardStud,五张种马,是扑克游戏的一种。以五张牌的排列、组合决定胜负。游戏开始时,每名玩家会获发一张底牌(此牌只能在最后才翻开);当派发第二张牌后,便由牌面较佳者决定下注额,其他人有权选择「跟」、「加注」、「放弃」或「清底」。当五张牌派发完毕后,各玩家翻开所有底牌来比较。

    先发给各家一张底牌,底牌要到决胜负时才可翻开。从发第二张牌开始,每发一张牌,以牌面大者为先,进行下注。有人下注,想继续玩下去的人,选择跟,跟注后会下注到和上家相同的筹码,或可选择加注,各家如果觉得自己的牌况不妙,不想继续,可以选择放弃,认赔等待牌局结束,先前跟过的筹码,亦无法取回。

    最后一轮下注是比赛的关键,在这一轮中,玩家可以进行梭哈,所谓梭哈是押上所有未放弃的玩家所能够跟的最大筹码。等到下注的人都对下注进行表态后,便掀开底牌一决胜负。这时,牌面最大的人可赢得桌面所有的筹码。纸牌种类:

    梭哈游戏用的是扑克牌共52张牌。在民间因为不容易出好牌,也有去掉234567的简易玩法。

    现在还有一种七张牌的梭哈,

    这种梭哈是五张牌梭哈的变体,大约诞生于20世纪初,因为上述其四明一暗的方式暴露过多信息,同时由于不易成牌,容易作弊等缘故,七张牌梭哈更为流行,并且在美国德州扑克诞生前是最为流行的玩法,而至今该玩法还有众多玩家,在WSOP等世界级大赛中也有其项目。

    !!!!!!!!!!!!!1!

    !最!!小!!!!!!6!

    !新!!!!说!!!!!

    !!!最!!!!网!!.!

    !!!快!!!!!!!!!

    !!!!!!!!!!!!!!

    [奉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