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星际之永生计划》第四百五十六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芋头糕的做法并不难。芋头去皮洗净切块,然后加盐加胡椒粉放盆里备用,腊肉也需要洗净切丁,与此同时,把粘米粉和生粉加水搅和成糊状。开火放油下蒜爆香,之后直接炒至芋头变金黄,再放入腊肉丁翻炒,放少量盐和糖收汁取出,再将其和之前弄好的米糊混合搅拌在一起,放入盆中隔水用大火蒸。
  老式灶台的火候很难控制,还需要时不时添加柴火,量大量小都有讲究,好在宁长生到底不是真正的在城市长大的女孩,对火的把控很好。大概大火蒸煮了半个小时,芋头糕才算出笼。
  看到新鲜出炉还冒着蒸腾热气的芋头糕,镜头后面的摄影师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说来也奇怪,明明宁长生用的食材都特别简单,动用的调味品看起来还很劣质,但是最后做出来的东西却让人特别有食欲,芋头的焦香和粘米粉的米香,混合在一起散发出一股柔和却浓郁的食物香气。再淋一把小葱,那味道,香飘十里。
  等芋头糕稍凉些后,宁长生拿起了原主人留下的大菜刀准备切成小方块摆盘送出去,工作人员咽口水的声音实在太大了,她都没办法装作没看到了,只能分成两份,一份留下给工作人员,一份给昨天的邻居。
  只是拿起刀的时候,宁长生隐隐感到不对劲,就好像突然掉进了一个幽深的山洞里,耳朵里空空的,周围的声音不自觉地变远了。
  可是在放下刀,一切的意象也就随之消失了。
  显然,这种奇异的感觉是这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农家菜刀带来的。
  她干脆放下了温热的芋头糕,拿起了菜刀仔细端详起来。
  厨房的灯光很昏暗,节目组不得不额外添加了一些临时灯具,不过即便如此,厨房的空间也没有外面透亮。
  然而让人觉得奇怪的是,无论灯光如何,菜刀落在人眼底都是一样的,有灯光它是如此,没有灯光依旧如此,裹着厚厚的锈色,一副蒙尘的模样,看上去十分不起眼。
  可是往往越遮挡,越能说明它的珍贵之处。毕竟普通的刀具可不会诱导旁人,让大家忽略它。
  宁长生突然笑了一下,犹如严寒乍暖,让身旁的摄影师惊了一下。
  他们不知道宁长生为什么笑,但是从视觉效果上来看无疑是惊人的,一个清清冷冷的人忽然一笑,就好像忽的往平静的湖面狠狠地砸下一块巨石,叫他们又惊又奇,好像目睹什么珍奇之花骤然绽放似的。
  就见宁长生随后弹了弹刀面,恢复了原本切芋头糕的动作。
  这会儿郭成也晃晃荡荡地从外面走了进来,端起了崔宛之特意给他留的清粥,大口大口喝了起来,一边喝还一边嫌弃道:“这清汤寡水的,过不了多久准把我饿瘦。”
  郭成一看就是上了年纪的老人,高越可不敢真去叫他做事,宁长生也没交代让他做什么,所以其他人都当郭成是吉祥物养着。他晚上也没跟着摄影,早早地回到了节目组特意找好的给工作人员住宿的地方,白天睡到自然醒才出来找吃的,很是潇洒。
  崔宛之照顾了郭成挺久,也知道对方刀子嘴豆腐心,便宽慰道:“郭老早上好。这可是宁小姐自己做的,在别的地都吃不到。再说早上吃清淡一点正好。”
  郭成听了没说话,他也只是习惯性抱怨一下。别的不提,就厨艺来说,宁长生的手艺绝对是顶尖的。虽然她也不会那些繁复的刀功,可有的东西不需要精雕细琢,去除了炫技而寻找食材的本味,复归素朴,反而能在平中见奇,常中有鲜,就已经是顶顶好吃的饭菜了。
  “咦?”正吃着,郭成突然停了下来,嘴里发出了疑问。
  旁边的崔宛之见了便问道:“怎么了郭老?”
  “有点不大对呀。”他表情有些凝重,直接放下了碗筷,往屋子里走去。
  “等等,郭老,您不能过去……”
  按说工作人员是不能随意闯进镜头的,这样会给后期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然而郭成行走间气势十足,别看平时病怏怏的,真遇到事儿了脸一板,眉头一皱,没人敢上前拦他。
  “有情况。”郭成直接进了厨房,正要说些什么。。
  然而宁长生却朝他微微摇头,反而举起切好的芋头糕,道:“知道你想吃芋头糕了,喏,给你。”
  说完,她便把手上的一碟方方正正的奶白色糕点递了过去。
  郭成接收到宁长生的信号只好沉默,好几秒后才恢复了神态,抓起一块芋头糕放进嘴里。
  “芋头糕是什么地方的习俗?”好友离开后,郭成只能缩在京城,已经很久没有外出了,后世的一些新风俗他还真不知道。
  “南方人过年吃芋头糕,寓意步步高升。”
  宁长生也是从原身的记忆里才知道这东西的,毕竟原身是个好吃嘴。
  “哦,拿这东西送人也还可以,不过对方不一定欢迎你。”他意有所指地道。
  宁长生则无所谓地歪了歪头,道:“我就是去感谢对方送的菜而已,别的和我们无关的,我不会管。”
  摄影师眼里,宁长生和郭成就是在打哑谜,大家都听不大懂。只是昨晚失眠的廖姐听到这段对话猛地抬起头,眼皮不住地跳。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可别出事啊。”她右眼皮一直猛跳,原本她也不信这些老土的说法,但是经过昨天,廖姐莫名有些怀疑了。
  明明隔得很远,宁长生却好像长了顺风耳一样,忽然目光就越过人群看向了总导演旁边坐着的廖姐,并朝她笑了笑,似乎在安抚她不安的心。
  没等廖姐反应,宁长生就已经开门走出去了。
  邻居家的房门还是古旧的木板门,就跟还活在另一个世纪一样。或许因为家里有白事,他们过年也就没贴春联,屋外很冷清,配上低矮的泥瓦房,很是萧条的感觉。
  宁长生淡淡抬头一扫,发现了木板门的角落还结了蜘蛛网,她眨了眨眼,神情古怪地看向了身旁跟拍的摄影师。
  后者一脸的茫然,就见宁长生敲响了房门。
  木门敲击后有一种闷闷的声音,也不算小,可是门后久久没人过来开门。
  宁长生见状喊了一声,“你们好,我是新来的邻居,谢谢你们昨天给我的菜,我做了芋头糕,想端点给你们尝尝。”
  蜀地是没有过年吃芋头糕的习惯的,但是宁长生好意送过来,后面的人也不可能拒绝。
  ‘嘎吱’一声,房门打开了,露出了昨晚看到的那位年轻人的脸。
  年轻人像是没睡好的模样,整张脸都是惨白的,或许是不习惯镜头,他和宁长生打了招呼后就一直埋着头说话。
  宁长生往院子里瞥了一眼,五六张桌子整整齐齐地摆在坝子中间,旁边是新垒的灶台,火烧得正旺,主人家似乎正在做菜,可惜除了年轻人,院子里没有第二道身影了。
  宁长生便问道:“你们家摆宴吗?客人都到了?”
  年轻人忽的紧张起来,摇头道:“没,不是。”
  但他看到了院子里的桌椅,目光飘忽地道:“他们还有一会儿,你们要进来坐坐吗?”
  这是句客套话,然而宁长生却像不懂一样,点了点头,“好啊,想看看大家过年怎么弄。”
  说完,她便走了进去。
  年轻人见阻止不及,朝落在后面的摄影师不尴不尬地笑了笑,很快就追了上去。
  “我爸妈还没醒,你要是没吃饭的话,我可以给你煮点面。”
  见宁长生慢慢走动着,欣赏着房子里的一切,脸上没有露出半点嫌弃,反而不时赞同地点着头,年轻人倒是恢复了之前的友善态度,道:“我们家比较穷,希望你别嫌弃。”
  “有什么好嫌弃的,有吃有喝,还有房子挡风遮雨,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样就挺好的。”宁长生答道。
  “就是,我也觉得。”年轻人眼睛因为宁长生的话亮了起来,随后赞同地道:“外面的人太复杂了,又蠢又坏,还是留在家里好。”
  宁长生没有到处乱走,反而选了张空的椅子坐了上去。不过坐的时候她感觉到身上隐隐有些凉,伸出手扇了扇,倒是好了许多。
  “你这儿的椅子挺旧的呀,古董吧?”宁长生突然说道。
  年轻人正在烧热水想给宁长生泡个茶,听到这话点了点头,“对,这是我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椅子了,除了它,周围这些家具都是,可看年生久,我们还是很爱惜的。”
  年轻人家的桌椅板凳都不是新时代的作品,少说也有几百年历史,不过它们长得都很拙朴,像是从山上随便找的木板拼成的家具,没有那种精雕细琢的装饰感,和厨房里那把刀有种异曲同工的妙处。
  宁长生点了点头,夸奖道:“挺好,木头的料子很难得,还保存了这么多年,要是卖出去估计能卖很大一笔钱。”
  “谁说要卖了?”
  宁长生刚说完,没多久房子里便传来了一阵吼叫,透着中老年人的愤怒,吼完又剧烈地咳嗽起来。
  年轻人赶紧解释道:“阿爸,人家只是为我们考虑,没有坏心的。还送来了一碟芋头糕,里面还放了腊肉呢。”
  说完,他看向宁长生,“抱歉啊,我爸很喜欢这些家具,不舍得卖出去。以前有人过来想强行买,给我们村带来了很多麻烦,虽然最后他们被赶出去了,可是大家也累着了。你别在我爸面前说这个就可以了。”
  屋里的人喘了几口粗气,像是在压抑自己的怒火,好一会儿才道:“是阿来他们家的腊肉?”
  “我闻着应该是,特别香。”年轻人说道,随即还抽了抽鼻子,有些垂涎。
  “还等什么,快给我拿进来,我要吃!”里面的人急急地催促道。
  芋头糕虽然有些凉了,但是味道还很浓,可这一家人却是对里面的腊肉感兴趣,这让宁长生有些好奇。
  年轻人看了宁长生一眼,对她抱歉地道:“我阿爸不喜欢见生人,麻烦你在这儿等一下哈。”
  宁长生善解人意地点了点头,也没为难人家,反正她想看,不一定非要走进去。
  听到这话,年轻人朝她送来了感激的表情,这让宁长生多少有些不自在,感觉欺骗了小朋友,但是她还是将神识探了进去。
  内屋黑黢黢的,进门是一口大大的木柜,上面放了一堆的杂物,再旁边摆了两张横放的木床,右侧的木床一侧还有面立着的柜子,很上世纪的感觉了。不过房间里也很神奇,屋梁上用木板架了个跃层,跃层里放了两口红木棺材,这算是整栋房子里最新的东西了。当然,棺材里是没有人的,宁长生很确定。
  只是房间的墙上挂着白布,显然是家里遇到白事了。
  “嗯,还是阿来家的腊肉好吃,可惜以后都吃不到了。”房里的人如是说道。
  他嗓门不小,至少宁长生和身旁的摄影师都听到了。
  宁长生眨了眨眼,开口问道:“我们拍摄大概只需要一周时间,很快就可以把房子还回去了。”
  然而房里却穿出一阵冷笑,“房子是会来了,人可说不定。”
  “什么意思?那对夫妻遇到什么难题了吗?我们节目组在外面还是有点能量的,如果遇到事儿了说不定我们还能帮上忙。”宁长生装作好意地说道。
  “你们?呵,帮不上忙。”说完,他像是不想再搭理外人,直接对年轻人道:“你把盘子放回去,阿来家的东西一个都不能少,原封不动还回去,知道吧?”
  “我知道的,阿爸。”
  宁长生就见年轻人飞快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还飞快地带上了门,感觉到自己不受欢迎,宁长生也没久留,便对年轻人道:“我也该回去了,需要收拾下行李什么的,后面有人要过来做客。”
  年轻人也就拿着盘子跟在宁长生身后,准备送她回去。
  到了宁长生住的地方,年轻人犹豫了一下,道:“阿来嫂家的东西不能随便动,用了什么记得放回原位,不然它们回不去会很多事儿的。”
  说完,他也不顾宁长生听不听得懂,飞快就往回走。
  宁长生若有所思地看着年轻人的背影,没有说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