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我的绝美阴妃》第七章: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眼前的刘磊有影子,又被人撞了一下,他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所以真正死了的是啊义。

    我有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连忙拿出手机给村里的刘婶打电话,一接通刘婶就问我:“小凡啊,你妈妈怎么样了?”

    “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刘婶,我问你个事儿,啊义他是不是出事了?”

    刘婶那头听我问这个,叹了口气说:“原来你还不知道这件事啊,啊义他确实是出事了,一个月前,刚好是你母亲住院的那几天,啊义在学校跳楼自杀了,你说这好端端的一个娃,怎么说自杀就自杀了呢,唉。”

    刘婶后面那句话我没听太清,满脑子都是啊义已经死了,所以真正骗我的是啊义,我在跟一个鬼打电话,发消息……

    这要说出去谁相信?

    我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都发生变化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魂存在,这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挂了电话后,刘磊拍拍我肩膀说道:“今天晚上不会有任务了,去吃饭吧,我请你。”

    我如同行尸走肉一样跟着刘磊来到之前那家饭店,在里面吃了点家常小炒后俩人就分开了。

    我往家里走去,快到家的时候,在一条十字路口看到一大群人围在一起。

    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往人堆里钻,顿时吓得不轻。

    这里发生了特别严重的车祸,被撞的人至少飞出去七八米远,脑袋摔在围栏上的时候,由于惯性太大,直接将脑袋从脖子那里割下来了,尸体摔坐在地上,就这么靠着围栏,脑袋滚到了一旁去。

    血从光秃秃的脖子上喷出,流了一地。

    看到这一幕,我下意识的想到了在破旧教学楼里面遇到的那个道具。

    哆嗦了一下,我在心里默念:无意打扰,见怪莫怪,无意打扰,见怪莫怪。

    随后离开人群就往家里跑。

    一进门就把门锁好,灯打开的瞬间安心了不少。

    昨天晚上到现在为止,发生的事一件比一件离谱,我揉了揉脑门感觉一阵头疼,不管了,先去洗漱一下,然后睡觉吧。

    脱了衣服,打开花洒感受着热水的冲刷,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神经不再紧绷了。

    我往头上打了不少泡沫,再伸手去拿毛巾的时候,半天没摸着。

    奇怪,我不是放旁边了吗?

    泡沫太多的原因,我睁不开眼睛,只能闭着眼摸索。

    突然,我摸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

    一根,两根……好像是一只手。

    就像冰箱里拿出来的一样,没有半点温度。

    “啊”我吓得尖叫一声,两只手不停的抹掉泡沫,再一看,哪里有什么冰凉的手,毛巾就放那里呢。

    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拍了拍胸口想道:难道是我最近精神压力太大,已经出现幻觉了?

    一定是这样。

    我加快速度,赶紧洗完澡,给头发随便吹了一下,正准备出去的时候,房间里突然砰的一声响了起来。

    这又给我吓了一跳,原来是杯子从柜子上掉下来了。

    该死的老鼠,等母亲恢复以后,一定要换个房子。

    这里环境差,蟑螂和老鼠还多,要不是为了省钱,谁愿意住这种地方?

    我拍着胸口,扭头继续对着镜子吹头发。

    这一回头,就看到镜子里闪过一个人影。

    速度很快,一下子从我身后闪了过去。

    “谁?”

    房间里有人。

    这次我确定没有看错,的确有人从后面闪过。

    “谁在那里?”我状着胆子走出去,朝着每一个角落检查一遍。

    但是,并没有找到刚刚那个一闪即逝的人影。

    奇怪,刚刚明明看到的,怎么又没了。

    难道又是眼花?

    一次是眼花,两次,三次,还能是眼花?

    我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了。

    我突然想到今天那个胖子说的话,他警告我不要什么人都往家里带,难道,他知道些什么?

    靠,早知道当时就要个联系方式了。

    当时觉得他是个神经病,现在却觉得他就是个大师,肯定知道些什么。

    我站在原地发了一会儿呆,正准备躺床上休息的时候,又看到那个人影了。

    就在窗户那里。

    这房间的窗户是不透明的那种,从外面看不到里面,里面也看不到外面,只能看见一个轮廓。

    妈的,什么时候出去的?

    我门不是已经锁好了吗?

    “谁在哪里?”我怒喝一声。

    “是我,刘磊。”

    刘磊?怎么是他?

    刘磊在外面说道:“我看你最近心不在焉的,怕你有什么问题,想过来看看你。”

    “我能有什么问题?”我没好气的走过去把门打开。

    刘磊进屋后,神色紧张的对我说:“少凡,你有没有感觉怪怪的?”

    “什么怪怪的?我看你就怪怪的。”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指,你有没有觉得家里好像来过什么人一样?”

    被他这么一说,我顿时觉得背后发凉,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就觉得有这么一回事,刚才我洗澡的时候,还看到有人在我房间里跑动。”

    刘磊一听,脸色更难看了,拉着我说:“少凡,我心里有点不舒服,啊义一个月前就已经死了,你却和他打过电话,还聊了天,我觉得,你一定是被脏东西缠上了,听我的劝,搬家吧,再去庙里求个护身符,这样安全一点。”

    没想到刘磊大老远跑过来就是因为担心我,我心里还挺感动的。

    当下点了点头说:“明天我就去求个护身符,至于搬家这种事,我现在也没那么多钱,再说了,找不到这么便宜的房子了,重新租的话,要交至少三个月的房租,还要交押金,折腾不起啊。”

    这边的房子就是这样,坑的要死。

    刘磊叹了口气:“随便你吧,只要你不害怕就住在这里,不过,你一定要去庙里求个护身符,这样那些脏东西就害不了你了。”

    “好,我知道了。”

    刘磊在我这里待了一小会儿就走了,我把门锁好后,躺床上一闭眼就睡了过去。

    可能是太累了吧,连玩手机的心思都没了。

    睡到后半夜,我被一阵哭声弄醒了。

    呜呜呜~

    真的有哭声,还是个男人的哭声,我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惊恐的看向声音来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