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我的绝美阴妃》第八章:医院惊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个哭声是从门外传来的,起初我捂在被子心里一直念叨快点睡着快点睡着,睡着了就好了。

    可不管怎么样就是睡不着,那哭声太渗人了,越听脑海里越浮现一些看过的恐怖片画面。

    最后忍无可忍,我打开灯状着胆子吼了一声:“谁,谁在哭?要哭滚远点哭,别打扰老子睡觉,听到没有?”

    “呜呜呜”

    哭声依旧继续。

    我又壮上几分胆子,朝着门外走去,想要看看到底是谁在我家门口哭,吵的我睡都睡不着,本身睡眠就浅。

    我把门打开一看,就见门口坐着一个身影,背对着我,弯着腰身子埋在双膝之间。

    “你谁啊?大半夜的在我家门口鬼哭什么?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一看对方是人我就松了口气,刚才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有想过会不会看到一张恐怖的脸,不过打开以后一点也不害怕了。

    “我……我在找东西。”

    “你找东西就找呗,跑我家门口哭什么?”

    “我找不到了。”

    “你他妈找不到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还要睡觉,能不能上别处哭去。”

    他没理我,依旧哭泣着。

    “还来劲了是不是?”我气不打一处来,拉起袖子走上去喊道:“我限你三秒钟之内滚蛋,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那身影缓缓抬起身,顿时把我吓得不轻,他没有头,脖子那里光秃秃的,声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发出来。

    “我的头不见了,你有没有看到我的头?”

    “啊……”

    我猛的尖叫一声,一个挣扎从床上坐了起来。

    原来是个梦。

    此时外面已经天亮了,我身上出了一身汗,特别难受。

    我擦了擦儿额头的汗,心里想着怎么会做这么可怕的梦,随即下床洗漱。

    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就先跑附近的寺庙里去。

    今天是周末,来这里的游客挺多,我没有看风景的心思,快步来到庙里求了个护身符和一个平安符,平安符是挂床头的那种,护身符的挂脖子上的。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被一个声音喊住。

    “少凡哥。”

    又是白依依。

    我走过去打了个招呼:“好巧啊,你怎么也在这里?”

    白依依笑呵呵的说:“我来这里为我爷爷祈福。”

    “那挺好,一起走吗?”

    我看她已经完事了就随口问了一句。

    “好啊”白依依爽快的答应下来。

    今天的她穿了一身小白裙,披着长头发,还挺漂亮的。

    我两离开寺庙,走到山下的时候,这里来往的车辆太多了,差点走散,她直接抓着我的衣角,生怕跟丢了似的,我在前面走着,就像带了个乖巧的对象一样。

    走到路口的时候,一辆车冲过来速度非常快,险些撞到她,我下意识的把她拉进怀里喊了一声小心,看着那辆车远去,没好气的骂道:“真他妈没素质,开这么快急着投胎吗?”

    “对了,你没事吧?”我回头看了一眼白依依。

    白依依摇摇头说没事,然后又笑呵呵的说道:“这是你第二次帮我了。”

    “说这个干嘛”我笑了笑,带着她离开。

    在她的邀请下,我两先去吃了顿饭,然后陪她去医院看了一下她爷爷,是个白胡子老头,络腮胡那种。

    老人家气息很弱,说话的声音都不大,医院里面是白依依的母亲在照顾,我和他们聊了几句后就准备离开了。

    白依依给我送到门口,满脸笑容的说道:“今天我走不开,有空的时候再联系,到时候我去医院看看阿姨。”

    “好”我也没当回事,打个车就离开了。

    回到母亲这边,我心烦意乱的坐在凳子上,一直待到天黑,才打算回家。

    微信群里还是没消息,也不知道这第二轮游戏什么时候开始。

    我起身先去上了个厕所,里面就四个蹲位,我蹲第一个,方便完冲了个马桶,去洗手的时候里面突然响起冲水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

    刚才就我一个人进去的,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人?

    我可是特地看过的,里面确实没人。

    难道是我拉屎的时候,有人进去了我没注意到?

    在我狐疑的时候,一个老头从里面走出来。

    他站我旁边洗了把手,笑眯眯的问我:“小伙子,有烟吗?”

    我身上还有一包烟,只剩下一根了,我递给他,心里怪舍不得的。

    老头吸了一口,舒适的吐了口气,笑呵呵道:“你这小伙子人挺不错的。”

    “呵呵,你就别夸我了,房租费都交不上,人好有什么用。”

    老头摇摇脑袋:“不能这么说,你要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我知道他这是在安慰我。

    也没太多心思去说,洗完手出去后,突然看到一群人慌里慌张的跑向走廊尽头的病房,不一会儿,里面响起悲痛欲绝的哭声。

    有人去世了。

    医院这种地方有人来有人走,这是很正常的事,医生都已经见怪不怪了,我心里也没多大波澜,扭头就走。

    不过,路过病房门口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扭头往里看了一眼。

    就是这一眼,给我吓得差点喊娘。

    里面一群人围在一起,不过,我还是看到死者的样子了。

    这不就是我在厕所里遇到的那个老大爷吗?

    他……他死了,那刚才找我要烟吸的是鬼?

    不可能,这一定是巧合。

    说不定他们是双胞胎,对,一定是这样的。

    恰巧一个护士从我身边路过。

    我抓住她问:“你好,我问一下,里面这个去世的老爷爷是不是有个双胞胎兄弟?”

    小护士摇摇头说:“没听说过老爷子还有一个双胞胎兄弟啊。”

    什么??

    怎么会这样。

    我惊慌失措的跑回厕所,里面有人,但不是那个老头子。

    所以说我刚才真的见鬼了。

    妈的,在医院也能遇到鬼,我是有多么倒霉?

    逃离医院,我跑路边拦了一辆车回去,很快就到家门口了,我刚下车手机就响了起来。

    “妈的,谁大半夜给我打电话啊。”我被吓坏了,现在有点神经兮兮的,一听到手机铃声就吓了一跳。

    不过,当我看到来电人是谁的时候,整个人炸毛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