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懒人正传》第五章 若丹心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埋怨只是一方面,曾岚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把自己眼前的这个小姐给稳住啊。看着覃若丹笑吟吟和平常完全的不同的样子,曾岚是隐隐的感觉到不妥,这种不妥的感觉,就算是以前自己在热带雨林,那个危险的环境里面行走的时候,都没有出现过。虽然,他一时半会的也说不出来,这种不妥究竟来自哪个方面。

    曾岚试着又很平常的语气问道:“老朋友,你说这次举办这次酒会的那个主人,是你爷爷的老朋友,这个,我怎么没有听你说过啊。”覃若丹双眼一瞪,看着曾岚反问道:“你居然还问起我来了,你的这个天行集团董事长,怎么也没有听你说过啊?”

    覃若丹的这几句话,逼的曾岚方寸大乱,唯唯诺诺的答道:“这个…至于这个吗,你不是都知道了,上次的报纸也报道过。我以前是以为你对这个天行集团董事长不怎么在乎吗,你要是想知道的话,当初我们帮何璃姝的时候,我假扮成天行集团的董事,你就应该问我啊?只要你问了,我怎么会不告诉你。”

    覃若丹撅着小嘴,不满的说道:“不行,我就不喜欢自己问。要你告诉我才可以。”撒娇,耍小性子,本来就是女孩的专利。她这话一出,曾岚自然是不敢再说什么了。

    既然曾岚不说话了,覃若丹也有些无趣,转而开始打量起整个酒会起来。她的第一个看的方向,自然是自己爷爷的方向,可是,她一看,便扯着曾岚的衣服惊叹道:“那个姐姐好漂亮啊,大懒汉,你认识吗?”

    曾岚一眼看了过去,脸就马上变成了苦瓜形状。认识,这个怎么会不认识了。那个漂亮的“姐姐”正在他名义上的未婚妻,聂雪涵,和他身边的这个女孩一样。是他想赶紧逃离这个酒会的根源。其实,说到底,曾岚最想躲的,就是聂雪涵了。在电话里面说说,或者是提供帮助,这都没有什么了,可是,一旦说要直接的面对面的说话,曾岚就会感到异常的尴尬。

    见曾岚不答话,覃若丹提高了音量,几乎是凑到了曾岚的耳朵旁说道:“大懒汉,你居然敢不理我。你不是说了吗,我问你,你就会说的,现在你怎么不答话了。”

    曾岚敷衍道:“这个吗,我说也不太清楚,你何不去上前问问清楚了。反正现在她正在和你爷爷说话,你爷爷一定会介绍的。”

    不过,依照形势的发展,覃若丹显然不要过去问了。因为那个主人正带着覃若丹的爷爷,还有聂雪涵,正朝着他们的这个小角落里面走了过来。

    还隔的远远的,主人就远远的说道:“老弟,过来,让我来给你介绍一下。”主人都这样说了,曾岚当然不能驳人家的面子,只要硬着头皮走了上去。

    当曾岚从那个角落里面走了出来,出现在大厅这明亮灯光里面的时候。聂雪涵同时微笑了起来:“王叔叔,不用介绍了,这位就是天行集团的董事长,曾岚先生吧?”

    这下轮到主人吃惊了,飞云集团根植内地,天行集团则是把总部设在外埠。双方的交往应该是不多的,而且,这两个对于今年的社交届来说,都算是新人了。特别是曾岚,今天还是第一次出现在酒会上面,他们两个怎么会认识了?

    聂雪涵都已经说出来,曾岚也不躲躲藏藏了,他又恢复了刚刚进大厅时候的那种风度,微微的一躬身说道:“大哥,还是让我来介绍一下吧,你身边的这位,就是我的未婚妻,飞云集团的董事,聂雪涵小姐。”

    他这轻轻的一句话,不啻于在这个宴会厅丢下了个重磅炸弹。从刚刚进门开始,曾岚和谷靖峰,就一直是全场注目的焦点。头顶着天行集团董事长,再加上自身不凡的卖相。别人就是想不注意都不行,聂雪涵的情况,也和曾岚差不多,不过,她出现在这种场合的机会,可是比曾岚多上不少。所以,就算比介绍,大家也都认识了这位飞云集团的天之娇女,虽然飞云集团现在是遭受了挫折,可是做为一个数代从事航运事业的家族,除非它是彻底的倒下,是没有人敢轻视的。现在,就是这两个本次酒会上最耀眼的新星,居然是一对未婚夫妻。

    主人最早反应了过来,走过来,大笑拍着曾岚的肩膀说道:“我就说了,是哪家的姑娘,才能配的上老弟这种人才啊,原来是聂小姐。恩,不错,你们两个确实是郎才女貌啊。不对,应该说两个人都是才貌双全。”

    聂雪涵也是跟着说道:“我刚一进来,就听到王叔叔对一个年青人大肆赞扬,并且称那个人是自己的忘年交。我还以为是谁了,没有想到,居然是曾岚你。”

    而此时,紧跟在曾岚身后的覃若丹,听着他们两个的对话,如受重击,面色突然变的惨白。她不断的在心中低喊着,怎么会怎样,怎么会怎样的,这个刚刚自己还称赞漂亮的姐姐,居然会是曾岚的未婚妻。所有的事情,在覃若丹的脑子里面,好像是全部乱套了,她根本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是真的,可是,刚刚曾岚说的那个话,现在还在她的耳边围绕着,不曾散去。经过短暂的混乱以后,她开始问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会变成这个样子?不过就是知道了曾岚有未婚妻了,这关自己什么事,难道说……这就是小说中,电视中所说的那种喜欢,自己喜欢上曾岚,这个大懒汉了……

    想着,想着,她感到自己的眼眶有些湿润了起来。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背影挡在了她的前面,为她遮住了别人的目光,同时递过一张纸巾,小声的说道:“别担心,小懒不喜欢聂雪涵的。”

    接过纸巾,覃若丹抬着头,看着谷靖峰的那张俊脸,低低的说道:“你说什么,懒汉不喜欢那个漂亮的姐姐。”谷靖峰环顾下四周,见周围人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曾岚和聂雪涵的身上,便拉着覃若丹道:“跟我走,我对你说清楚。”

    曾岚对自己身后发生的这一切当然是不知道的,他自己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孩的身上。反正双方的关系都挑开了,他干脆大方的站在了聂雪涵的身边,轻轻的搂住了她的细腰,状似亲昵的凑到聂雪涵的耳边说道:“你这次来,也应该是为那个保险公司的家伙吧。”

    聂雪涵顺势小鸟依人的靠到了曾岚的怀里,低声答道:“当然了,不过,我不是和你说过了,你只要负责劫持人的情报就可以了,对付这个保险公司,不用你来插手,我们飞云集团自然有自己的办法。”

    曾岚暧昧的笑了笑说道:“情报的事情,你就放心好了,我已经交给关铁慕去做了,如果,你连关家都不相信,那我就不多说了。既然情报有着落,我自然也得找点事情做吧,我可是好不容易来次外埠,对于外埠这个最大交际场所,富华酒店,当然是要来看看的。”

    聂雪涵横了曾岚一眼,强硬的说道:“你怎么玩,我是管不到你的。不过,你绝对不能打扰我办事,知道了吗?”曾岚嬉皮笑脸的答道:“那是当然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现在你是我未婚妻吗。”

    等这小两口“亲热”完,主人才插上话说道:“你们两个小辈啊,既然都已经定下来了,还一个一个的来,是不是摆明了来给我们惊喜啊。”

    对于这种玩笑话,曾岚自然是应付的很好:“大哥,我和聂小姐,订的是娃娃亲,所以,大家彼此也只看过几次照片而已。要是说真人见面,这还是第一次。可能是我们看照片看多了吧,所以,一见面,我们就互相认了出来,这个,可不是存心的想不告诉大哥你的。请大哥多多见谅了。”

    主人爽朗的笑了笑:“没事的,你们年青人吗。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两个多聊会吧。”说着,便要拉着覃若丹的爷爷走开,可这时,曾岚却是必恭必敬的对老人家鞠了一躬:“覃爷爷好。”

    覃爷爷笑着拍了拍曾岚的头说道:“好了,你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吧。我们这些老家伙会自己找事做的。”说完就走开了,可主人却诧异的看了看覃爷爷还有曾岚,赶紧凑到覃爷爷的身边问道:“老覃啊,你和我这个小兄弟是什么关系,你怎么会和他认识的。”覃爷爷只是笑而不答。

    还好,覃若丹早就被谷靖峰拉走了,要不然,给她看见曾岚居然和自己的爷爷认识,那她又不知道该问些什么了。可现在,聂雪涵可不管这些,她直接吧曾岚拉到了角落里面,小声的叮嘱道:“你好好的在这里呆着就可以了,我去找那个经理。”说完,就把曾岚一个人撂在了这里。

    等聂雪涵走了以后,曾岚才发现,开始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谷靖峰,还有覃若丹怎么都不见了。他四处看了看,也没有找到他们两个的身影。正好又看到聂雪涵堵住了一个明显发福的中年人,在那里说些什么,曾岚是看过资料的。那个中间人,就是他们这次来酒会的目标,保险公司的经理。既然谷靖峰,覃若丹都不在身边,他实在是闲的无聊。所以,也不管聂雪涵的警告了,快步走了上去。

    此时,在宴会厅,一个挑出的小阳台上。谷靖峰正直视着擦着眼泪的覃若丹,郑重的说道:“在我告诉你这些事情之前,相应的,你也要回答我的问题。我需要知道你心里真正的想法,要不然,就算是你知道了这些事情也没有用。”

    听到谷靖峰的话,覃若丹很坚决的答道:“你问吧,我一定会回答的。”

    谷靖峰,缓缓的说道:“首先,你要问问你自己的心,你是不是真的喜欢小懒。我要你说实话,一定要是你内心最想说的话。”

    自己心里最想说的话,覃若丹有些犹豫了。她自己都有些看不透自己的内心,她说不清楚,自己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没错,在曾岚身边的时候,的确是很开心,很高兴。只要是有女孩在他身边,她总是会觉得心里酸酸的。任何和他有关的事情,自己都有兴趣去知道,去了解。可这个,真的就是喜欢吗?从没有有过经验的女孩,迷糊了,她不知道。

    谷靖峰从覃若丹脸上的表情,就知道女孩内心的挣扎,他细细的说道:“你自己仔细的想想,和曾岚在一起的感觉,问自己,究竟是不是愿意和他在一起。这些东西,你必须要想清楚,只有这样,才能让你不在迷惘。”

    覃若丹默默的听着谷靖峰的话,不一会,她抬起头,好不畏惧的看着谷靖峰,语气中不在彷徨:“我想的很清楚了,我喜欢曾岚。”

    谷靖峰松了一口气,带着歉意对覃若丹说道:“对不起了,我刚刚那样的逼你。可是,作为曾岚的兄弟,同样,作为你的朋友,我不想你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受到伤害。而且,曾岚的身体,你也清楚。只有一个意志坚定人,我才放心让她接近曾岚。经过这两年时间的考验,我觉得,你就是那个人,让你跟着曾岚,我放心了。”

    同样,覃若丹也是全身轻松了,每次面对着曾岚那种莫名其妙的情绪,总算是找到了解释,自己的心情也好多了。她不是不聪明,只是有时候看不清自己的内心,如果不是谷靖峰这样的逼她,还不知道她哪天才能真正的开窍。

    谷靖峰憋出了覃若丹真正的心意,才给覃若丹正确的解释:“小懒和聂雪涵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他们两个人都只是家族订下来的。以后,我们会找时间解除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