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穿越之我是慕容复》6虎口脱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请牢记 )    ( 请牢记 )跟王夫人见面果然是不太愉快的事情,冷嘲热讽之后,慕容福知道阿朱阿碧都被她关在了花肥房做准备做花肥,而王语嫣也被她软禁起来之后,只能拼尽全身力气才让自己不要气得浑身颤抖。开心文学 www.kaixinwx.com

    “我说过,我曼陀山庄不是你慕容家的燕子坞,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你那丫头既然不听警告,自然得付出点代价。至于你,”王夫人喝了口茶,淡淡的说道,“我就看在你舅舅的面子上,暂且放你一马,你走吧。”

    “舅舅还有面子么,”慕容福实在是忍不住了,冷笑一声道,“我以为十六年前就被你丢尽了呢。”

    “你,”王夫人抓着杯子的手骤然紧了,盯着慕容福的眼睛忽然就狠戾起来。

    王语嫣今年十六岁,十六年前,自然就是王夫人跟段正淳勾搭上的时间了。对于这事情,慕容福不知道慕容复是否知情,只是他却是清楚的很。男欢女爱是人之常情,他也不觉得有什么,但那时李青萝已经嫁到王家为人妇,若她真是心有所爱,大可离了婚去跟段正淳欢好,可她偏偏又要面子,做不下那未婚先孕的事情,便背着丈夫或者是当着丈夫的面跟着段正淳私通。

    实际上,慕容福怀疑李青萝丈夫的病死,本来就不正常,要知道丁春秋可是用毒的高手,琅嬛□里又有许多武林典籍,谁知道那里有没有不知不觉致人死地的方法。

    丈夫死后,她一个人把山庄名字改为慕容山庄,遍植茶花,用这举动说明对情人的相思,简直是把王家的面子放在脚底板踩,所以慕容夫人不跟她撕破脸才怪。

    “表妹是无辜的,这事情所以母亲一直不愿说破,我也只装作不知,”慕容福讥讽的看着王夫人,压着火气慢慢的说,“舅母不是寻常人,我们也不敢随意招惹您,只是做人既然做得出便要输得起,这么多年绑着所有人为你受累,也忒难看了些!”

    “你好.xzsj8.大的胆子!”王夫人听着这话,怒的拍桌而起,一巴掌扇在了慕容福的脸上。她是李秋水的女儿,虽然不怎么喜欢学武,凌波微波这种功法还是略知一二的,那身形十分之迅速,几乎是一眨眼就到了慕容福跟前。若是先前武功全盛的慕容复或许还能侥幸躲过,但是现在这个毫无武功的慕容福,根本就是砧板上的肉,只有任人揉捏的份儿。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以为江湖人胡乱的吹捧你几句,就有本钱到我这里撒野了。”王夫人一巴掌不解气,噼里啪啦的连扇了四,当下就有点结巴。

    “会六脉神剑,自然是大理段氏的人。”慕容福知道王夫人这反应并不是被武功震撼,失神无非是那个段字,顿时冷笑了声走过去扶住了段誉,“这般年纪,大理段氏中唯有镇南王段正淳有子嗣,所以非镇南王世子莫属,舅妈这么聪明的人还猜不出来?”

    王夫人站在那里,看着段誉的眉目,依稀只觉得仿佛看到了段正淳年少时,有些心神荡漾,但更有痴恨埋怨,最后却是咬牙切齿的生了杀心,目露凶光的盯着段誉。

    她知道段正淳有儿子有老婆,但多次出入大理,却从来都不敢去看一看。想到自己为那负心汉守寡十多年,而如今他儿子竟然都这般大了,顿时怒从心起,恨不得把段誉一刀刀的剐了。可是,就在她要动手的时候,却听到慕容福凉凉的说道,“大理段家可就这根独苗,若是舅母成心想要给王家招灾,那尽可毁去,我想到时候镇南王亲自上门寻仇,定然很是有趣。”

    王夫人听到这话,心里却是凉了半截,暗想道,“我若真杀了他儿子,段郎虽不至于杀我,但他定然一辈子都不会开心,不会见我,更不可能跟我欢好,我,”

    “罢了,你们走吧。”想到此中,王夫人意兴阑珊的挥了挥手,吩咐慕容福带段誉离开。她知道慕容家这小子向来刁钻,此次竟然都把段誉领到了她府上,多半也是知道那些旧事,想要趁机寻便宜的,留着夜长梦多,趁早打发走才好。

    “把阿朱阿碧给我,没了那两个婢子,你让我们怎么离开。”慕容福挂记着阿碧阿朱,不可能自己一走了之。

    “若不想走,那便留下便是!”王夫人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要挟,顿时怒气十足的说道。

    “好啊,若是舅母不在意,那留着何妨。”慕容福一屁股在旁边的小凳上坐下,淡笑着说道,“舅母如此挚爱山茶花,不惜用人命血肉浇灌也只望让它长得更加动人些,这等贤淑温雅,我定然要广为传颂,要让那惜花之人也知晓知晓,好让他明白他错过了何等好女子。”

    “你,”王夫人虽然口中口口声声恨段正淳,但是她心里头却是爱那男人至极,这番听着慕容福意有所指的说着惜花人,又看着段誉在旁边傻不愣愣的看着,便知慕容复这是在□裸的威胁着她了。

    这世上的事情她少有惧怕,但惟独畏惧段正淳不在爱她,用厌恶恐惧的眼神看着她。纵然她杀了再多人,在别人面前有多蛮横狠毒,却总希望在那个男人眼中,自己仍然是最美好最温柔的,宛如当年他送她白茶花那样。所以这会儿听着慕容福这话,气得牙咬的咯咯作响,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舅母若不想走漏风声,杀了我便是。这太湖宽阔无垠,倒是埋尸的好地方。”他温文尔雅的一笑,然后拊掌故作惊讶的说道,“哎呀,只是我家里头那些家将仆臣都不怎么听话,若是在外头不小心跟人说漏嘴了什么,那可就糟糕了。”

    “来人,给我把阿朱阿碧那丫头带来,”王夫人此时却是再也听不下他说半句话,猛地一拍桌子唤了侍女过来,然后一指慕容福和段誉,“把他们给我绑了扔到码头小船上去,等他那婢女来了,立刻驱逐出岛。若是下次再敢踏足我这里,在码头上就给我砍了双手双足喂鱼去。”

    “是。”婢女们应声而去,慕容福也懒懒的起来欠了欠身,“不劳舅母费心,我自己去码头便是。”

    王夫人不想看他,他也不想再见王夫人,两人两看相厌,还是躲开点的好。

    慕容福扶着一瘸一拐的段誉上了船,等着王家的婢女都离开之后,这才低声问答,“人都走了吗?”

    “人都走了。”段誉坐在慕容福身边,不知道他这么问是何意,还想要再说话,却只见听了这话的慕容福就跟忽然被抽了气的皮球一样,整个人都瘫倒在他身上了。

    “慕容公子,你怎么了?”段誉见状大惊,一把抱住了慕容福,慌乱的抓过他的手把脉,却越查越心惊,虽然他对医术不是很精通,却也察觉得的到他脉象乱的可以。

    “那贼婆娘对你做了什么,还是趁机给你吓了什么毒!”段誉抓着慕容福紧张的询问道,却看到慕容福疲倦的蜷缩在他怀中不愿意抬起头,“我不知道,只是一直难受的紧,从刚才就眼睛黑的什么都看不见,全凭一口气撑着。”

    慕容福估计是因为之前那个走火入魔的后遗症吧,能把原版的慕容复弄得嗝屁的伤,应该不是太好治的,他休养了几天就出来晃荡,觉得不舒服也是正常的。

    “有武功就是好啊,若是我刚才能打赢她,二话不说的教训那臭婆娘一顿,看她还敢那么嚣张。”慕容福晕晕沉沉的趴在那里,感觉到段誉的手很暖和,忍不住在上面蹭了蹭,闭着眼睛喃喃自语,“好累,我睡一下,等阿朱来了你记得告诉她,我吃鸡腿……”

    “慕容公子,慕容公子,”段誉叫了两声,船舱里黑乎乎的,他也看不清慕容福的脸,只感觉到怀中的人蹭了蹭他的小腹,却是没有再回应。他坐了半天,才敢慢慢的从他脸下取出一只手,从衣带上抠下一颗夜明珠来,拿到了慕容福脸跟前照了照。

    血!看到那唇边那不慎引人注意的血丝,手吓得一抖,将珠子掉在了船舱里。

    “慕容复?”段誉小声的叫了句,没有回应,他有些害怕的将手放到了慕容福鼻子前,感觉到了那平稳的呼吸之后,才放下心来。

    有武功真好。段誉想着慕容复那羡慕的口气,借着船口那一点黯淡的月光,慢慢的帮慕容复抹去嘴角的血迹。他从小就不喜欢武功,就算是被鸠摩智一路上从大理抓到了姑苏,也没有想过去把六脉神剑练练好自己逃走之类的。他一直将人生当做一场游戏,不管遇见了什么,遭遇了什么,都是好玩的事情。

    可是,看着那个人就这么闭着眼躺在自己怀里,段誉忽然觉得一点都不好玩了。若是他会武功,若是他跟那大和尚一样厉害,若是他能一巴掌打飞那臭女人,刚才他是不是就不用一直把自己挡在身后保护着自己,是不是就不用被那个女人打,是不是不用强撑着病体跟人针锋相对?

    段誉的手指.xzsj8.停在了慕容福那苍白的有些脆弱的嘴唇上,无意识的描摹着它的形状,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恨起自己往日的贪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