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穿越之我是慕容复》7脑残粉对脑残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请牢记 )    ( 请牢记 )慕容福一觉醒来,猛然一起身,才发现是在自己的床上,便知道是回了燕子坞,心中大大松了口气,遂又躺了起来,懒洋洋的在床上叫着,“阿朱,阿碧,我要吃饭,好饿啊……”

    “你可总算醒来了。开 心 文 学 Www.kaixinwx.com”他叫唤了半天,没想到却是段誉端了一碗粥过来,当下愣住了,下意识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昨日王夫人把我们放了出来,等汇合了阿朱阿碧二位姑娘,我们便到了你家。”段誉一边说着,一边却是抱了他扶起来,端着碗做到他床边,“你饿了吧,这是刚煮好的燕窝粥,我喂你吃?”

    慕容福本来想说我手又没有断干嘛要你喂,可是这些天被阿碧伺候惯了,刚才又睡醒,懒洋洋的浑身不想动弹,于是便坐在那里张大嘴让段誉喂,而段誉似乎也挺高兴,竟然没半分不耐,一边喂着他,一边把昨晚上的事情讲了一遍。

    原来昨晚上他在船上晕倒之后,阿朱阿碧便被人送了回来,为了安全期间,曼陀山庄的人还派了个文文弱弱的小丫鬟跟着监督他们,没想到等离了曼陀山庄,那小丫鬟把脸一抹,竟然是王语嫣假扮的。原来她翻窗子从屋里头逃出去救了阿朱阿碧,三人本打算想法子去找慕容福,却没想到王夫人命人来送阿碧阿朱出去,于是阿朱帮王语嫣扮成一个小丫鬟,跟着他们一同逃了出来。

    接着段誉又说道他们回到阿朱住的听香水榭围了一堆寻仇的人,然后王语嫣是如何道破众人机关,而包不同又是如何打跑了那些人,心中头大不已。他本来想过安生日子,可如今看来却是他不惹麻烦,麻烦倒是主动惹上了门。

    “阿朱姑娘说,王夫人那么不通情理,竟然伤了你,拐走她女儿做赔偿也好。”段誉笑着说道,然后又想起什么的靠近他低声叮咛,“只是这话千万可别让王姑娘听到了,我瞧着她心性单纯,是一心一意的关心着你,若是知道你家里人存了这心思,定然要难过了。”

    “我又不是傻子,怎么说给她听。”慕容福哼了一声,想起段誉这话里头的意思,疑心他又在打王语嫣的主意,顿时挺住了口,一双眼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将段誉看的毛骨悚然,忍不住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看我做什么?”

    “你对我表妹倒是怜惜的很。”慕容福话里有话的说道。

    “我不止对王姑娘,对你家阿朱阿碧也很怜惜啊。”段誉本能的回答道,然后见着慕容福的脸色更难看了些,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忙补充说道,“我,我对你更是怜惜啊。”

    这话一说出口,见慕容复勃然变色,他才察觉到这句话却是说的更糟糕了,顿时慌了神,见着慕容福骂了句无耻,推开他的手便朝面朝里侧的躺着了,赶忙放下碗在旁边,扶着他的肩低声下气的赔罪道,“你不要误会,我对王姑娘阿朱阿碧都没什么非分之想,我不过是拿他们当妹妹。”

    “你的妹妹可真够多的。”慕容福冷笑了一声说道,心想段誉这话还真没说错,除了阿碧之外,另两个竟然还真是他妹妹。

    “你若不高兴,打我骂我就是,千万别生气行不行?”段誉在他背后好声的央求着,“那几位姑娘,我是因为她们都对你顶重要的缘故才跟她们亲近的,若非如此,我定然是看也不看他们一眼的。”

    “说的倒是好听,若她们三人跟我没有一星半点关系,你说不定眼珠子都黏在上面舍不得摘下来的。”慕容福又不是小姑娘,哪里会信他这种鬼话,当下只觉得气得更狠,心道段誉这货处处跟自己作对,处处抢自己的女人,若是留在眼前实在碍眼,不如赶出去以绝后患。

    他心里头这么想着,便撑着身子起来想要下逐客令,没想到刚一使力却发现双臂酸软,头晕眼花,胸口涨闷,竟然就那么跌在了床铺上,顿时心中大惊,“我这是怎么了!”

    “不碍事,大夫只说你旧伤未愈,不能动怒,稍微休息两天便好。”段誉从后面一把搂住了他,将他置在怀中,握着他的手慢慢的将真气输入怀中。

    若是正常点的习武之人,遇到这情景,定然对输气就自己的人感恩戴德,但可惜慕容福不懂武功,也不晓得真气有多宝贵,而段誉也是不通武学,只在机缘巧合之下得了一身内力,觉得分一星半点也不心疼,所以两人都将此事视为平常。

    等着输了一盏茶的时间,段誉觉得怀中人的呼吸平缓了些才住手,而慕容福则是躺在他怀里头,眼睁的大大的看着头顶的幔帐,“我不要你救”那句话却是怎么都说不出来。

    他虽然自私,但是却也没有凉薄到不要脸。

    “你很喜欢王姑娘?”段誉在抱着他小声的问道,慕容福听着觉得有些可怜,但是表妹是决计不能让人的,于是他狠下心来,叹了声气对段誉说道,“段誉,我一见你就很喜欢你,若是你想要其它东西,哪怕再珍贵我也会眼睛都不眨一下的送你,但是表妹不行。我跟她自幼青梅竹马,情投意合,虽然没有定下正式的婚约,但早已视对方为此生挚爱,我是万万不能将他割舍的。你,你去喜欢别的姑娘好不好?要不然我将来再为你找其它的漂亮女子,要不然,她还有个表姐妹,跟她长得也极为相似,待我伤好了之后,我陪你去找她表姐?”

    慕容福想着段誉反正是以貌取人,只要给他一个跟李沧海差不多的女人八成就可以了,所以猛然想起来李秋水去做了西夏王妃时还生了另外一个孙女,顿时打起了西夏公主的主意来了。

    段誉听着慕容福说一见到自己就喜欢,心中雀跃不已,但又听到他说起跟王语嫣情投意合,心里头苦涩的不是滋味,及至听到他要陪自己去另访佳人,心里有又是酸楚又是欢喜,过了半天才说,“我不跟你抢王姑娘就是,你也不必去给我找其它人,若我有喜欢的,我自己会想办法,你就好好的在你家里养伤,少让人担忧才是正经。”

    “好。”慕容福听到他说不抢王语嫣,终于松了一大口气,这才放松了身子躺在他怀中。这样安静数刻,才又察觉到腹中仍是空空,便喊了段誉,“我好像又饿了,那个,你能不能再拿点粥来?”

    “好。”段誉见他又想吃饭,忙将他放好,把碗重新端来喂饭,这次慕容福脾气好多了,也跟他有问有答。

    “我家里头的人没有赶你走?”慕容福记得包不同几个人脾气都颇为古怪,应该做不出什么留客的举动,段誉今天还耗在这里,实为难得。

    “为什么赶我走?包三哥跟我一见如故,阿朱阿碧两位姑娘又待我若至亲,我眼下无处可去,便请求借宿在你庄上,他们都十分欢迎呢。”段誉理所当然的说道,然后仿佛想起什么,抬眼可怜巴巴的看着慕容福,“你该不会敢我走吧?”

    “一见如故?”听到他跟包不同一见如故,慕容福倒是忍不住笑了起来,等笑过之后才摇摇头,“我一个人住在这里也孤单的很,难得有个人陪我,怎么可能会赶你走。”

    这倒是是实话,燕子坞的人并不多,慕容复性子冷清,像是阿朱阿碧这种侍婢都是住在其它地方的,四个家臣也另有家业,虽然常供驱使,却也不日日住在这里,所以偌大的庄园除了仆役就没有其他人,他有时候连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若是段誉不抢王语嫣,那他倒是个极好的作伴对象。

    段誉从慕容福这里听到留意,心中当下喜不自胜。他在大理是天之骄子,每个人都喜欢他宠着他,纵然平日有些胡闹,但也无损那些关爱。平日说喜欢他的人不在少数,他受之坦然,并不觉得有什么心动心悸,可这里头,慕容福夸他一句好,他觉得比别人夸他十倍百倍还要受用。

    段誉将先前听到他跟表妹的情投意合扔到脑后去,只一心一意的在那里喂粥,跟他说起于包不同等人的见面来,慕容福这才为什么他能讨得包风二人的喜欢了。原来原先的段誉跟着包不同相看生厌,是因为段誉讨厌慕容复,所以言辞中对慕容复颇为不屑,包不同他们这种脑残粉自然要跟段誉这种路人黑不欢而散了。可换了这里的段誉,只觉得慕容复是天上地下最好的,跟着包不同在一起三句话不离慕容公子如何如何,一片赤诚之心完全压倒了包不同他们这些死忠的脑残粉,让包不同迅速把他视为了自己人。这道理就跟你若是遇到哪个心疼孩子的家长,你夸那孩子聪明伶俐,比夸大人还令家长欢欣百倍是一样的。所以昨天夜里,包不同不但没有赶段誉走,还主动给段誉治脚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