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穿越之我是慕容复》58最近更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段延庆这一招来的突然,慕容福本来是旁观,哪里想着就忽然被战火烧身了,当下第一反应便是护住身边的女孩子。开心文学 www.kaixinwx.com阿朱有王语嫣倒是不用操心,阿碧离得远些也好,站在他旁边的钟灵却是吓呆了,慕容福当下来不及细想,抱着钟灵避过段延庆,却不料被剑风所伤,在着脸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慕容公子,”钟灵见着他脸上的血珠,吓得都快哭了,慕容福来不及安慰,将着她推至段正淳怀中,却是顺手抄了段正淳腰间的佩剑,与着段延庆站了起来。

    要凭内力,慕容福未必会输于段延庆,但是要论临敌经验可就差远了。比武打斗时并不是单凭等级就能压人,段延庆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那应变之术远高于他们这群小子,这也就是段誉比他武功高出许多却一时将他无可奈何的原因。

    若是换了平常,遇到这等对手慕容福是能躲多远躲多远了,但是这会儿有着慕容博那个大山在头顶压着,他却是知道自己现在每打的一架都弥足珍贵,经验多一分便有多一分的好处,所以也拼上了命。

    段誉本身就火大,待着慕容福转过身来,见着他脸上的血痕,当下更是疯了似的一样追着段延庆打。他的内力本来就比段延庆高出许多,这样一来,段延庆却几乎是危在旦夕了,慕容福当下暗叫了一声不好,却是整个人都挡在段誉面前,阻止着他杀段延庆。

    “你这是做什么!”段誉见着慕容福站在自己前面,顿时束手束脚了起来,他的六脉神剑还不能收发自如,当下为了不伤到慕容福,顿时停住了。

    “我的仇我自己报,不劳你费心。”慕容福淡淡的说道,却是一脚将着段誉踹出了战圈。

    段誉心急如焚,却又不敢擅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与段延庆打的辛苦,回合之间又挨了几件,终于忍不住对着王语嫣喊道,“你就不去帮帮忙?!”

    慕容福对他凶,对着王语嫣却一直是宠溺有加,所以段誉这会儿也就只能指望她了。

    王语嫣在旁边看的入神,被着段誉这么一喊,偏过头瞧了一眼,却又转过去看着慕容福扔了剑抄了把刀的在对段延庆狂劈,淡淡的说道,“死不了的,你急什么。”

    段誉看着她这幅事不关己的样子,掐死王语嫣的心都有着,想着亏得慕容福对她这个表妹呵护有加,关键时候她竟然如此冷血。

    “你不要去,去了表哥会生气的。”王语嫣却是闹不懂段誉在紧张什么,在她看来,慕容福的内力和轻功比着段延庆高出一截,若是打不赢了,自己跑开总是没问题的,表哥现在与段延庆缠斗,分明是拿着他试招。段延庆的经验越丰富,与着他的益处便越大,受了几处小伤却能将着所学练得通透,这已经是极其划算的事情了,为什么要阻着他。

    “你,”段誉站在那里气的直咬牙,但是被王语嫣拦着,便也只好不做了。

    王语嫣向来是燕子坞里头的标识,若她不动,那不管形势多狼狈,想来也是不要紧的,所以连阿朱阿碧都不急了,只在一旁窃窃私语的观看。

    段延庆不知道慕容福在搞什么鬼,他本来当慕容福还是当初那个软柿子,曾想着抓了他当人质,但等着一接触才发现慕容福很不好对付,剑法稀松平常却总有惊人的妙招,关键时候总能扭转乾坤,于是也不敢再靠近,只是远远的用着段家剑与他对敌,间或用一阳指偷袭。

    这么打了一会儿,段延庆却发现自己愈发的吃力了,随着慕容福身上的伤势加重,他的剑法越愈加流畅了起来,顿时心中大叫不好。这小子说不定开始只是在藏拙,若是自己再恋战却是着了他的道儿,所以索性一拐杖劈向慕容福已经受了重伤的肩头,然后趁着慕容福被震落了剑,捂着肩膀半跪在那里时逃遁了。

    在查看慕容福的伤势和追段延庆之间,段誉当然毫不犹豫的选了前者,当下心疼蹿了出去半跪在慕容福旁边连声问道,“阿福,你怎么样了?”

    慕容福松开按着肩膀的手,只是看了一眼那伤口,便脸色煞白的转过头了。倒不是说他弱到见了血就晕,只是那血肉模糊的伤口也太狰狞了一些,他看了之后觉得更疼了,所以索性扭过了头假装那些不存在。

    段誉见着他那白玉般的手指.xzsj8.间一片模糊的血痕,比自己受伤了疼万分。这人往日一点小擦破都咋咋呼呼的喊半天疼,这样子却是前所未有的重伤了,所以当下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直接一把抱起了慕容福,急匆匆的对着赶过来的段正淳说,“爹爹,你这里有没有干净的房间,给阿福治伤要紧。”

    段正淳好久不见儿子,瞧着段誉武功大有长进,既是骄傲又是自豪。见着打退了段延庆,正要过来跟段誉说话,没想到段誉抱着个男人跟他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当下就愣在原地了。他瞧着慕容福的伤口虽然看着厉害,但不过是些皮肉伤而已,江湖中人哪个不挨过十刀八刀的,根本没什么要紧的。不过转念又一向,段誉向来是个呆子,若是看重什么,那是惜之若命,大惊小怪也都不奇怪的了。他向来见惯了儿子种种形状,当下却是顺从的朝着湖后的小屋喊道,“阿星,借你的房间一用,这里有位小兄弟受伤了。”

    段家父子不觉得这画面怪异,慕容福却有些不好意思,当下一掌拍在段誉肩头,逼着他吃疼的放下自己,然后走到段正淳跟前提着气佯装无所谓的拱手行礼道,“段王爷不必如此折腾,些许小伤不碍事,我此番前来是送令公子回家的。段贤弟跟我一见如故,不知不觉在我庄上便住得久了些,所以回家怕你责怪,特别求了我送他过来。还劳烦您看在我的薄面上,万勿怪罪他才是。”

    段誉没想到慕容福冷不防会说这话,听着他三言两语将着两人数月来的情谊撇的一干二净,当下愣在了原地,整个人仿佛痴了一样。

    慕容福见着他这样子,心中虽然也难受,脸上的笑容却仍然风淡云轻。

    他等了那么久,哄着他,吊着他,给他甜头却又气着他,让他忐忑不安,为的就是此刻的绝情。

    段正淳见慕容福长身玉立,风度翩翩,未听声便已对其有了三分好感,在听他说话间对段誉的关爱,顿时大为感激,当下也是一拱手,“公子不必客气,你既然跟誉儿为兄弟,那边叫我一声伯父便是。我这痴儿平素行事都呆呆的,在你家盘桓这么久,有劳你照顾他,却是给你麻烦了。不知该如何称呼你?”

    “在下姑苏慕容复。”慕容福笑了笑,转过头看段誉,叹了声气说道,“段誉,他很好的,这些日子是我拖累他了。”

    他那个好,说的惆怅万分却又恋恋不舍,段正淳听着虽觉怪异,也只当他是分别不舍,而段誉却是目中有水光闪动,委屈的想要去抓他的手问既然你说我好又为何不要我,但慕容复早一步的避过,只任着他可怜兮兮的站在那里。

    段正淳听着他自报是姑苏慕容复,当下吃惊的站在那里,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个慕容复,却是跟到他听得传闻不一样。他虽然不是顶尖人物,但是也瞧得出来慕容复刚才胜鸠摩智胜的十分辛苦,招式之间笨拙凝涩,仿若新手,但内力和气度却又是高手无疑。

    慕容福见状,还当他是想起了鸠摩智借六脉神剑一事,当下微微一笑的拱手赔礼道,“家父先前与鸠摩智立下的约定本是玩笑之语,没想到却连累贵公子,实乃抱歉。幸好最后公子无恙,要不然我可就要内疚死了。”

    段正淳之前知道慕容家想要段氏的六脉神剑,对他还是心生警惕,担心他刻意与段誉交好骗下剑谱。这会儿见着慕容福道歉,于是又觉得自己小人之心了,顿时尴尬的回礼,“这是那番僧所为,怪不得你们。誉儿娇生惯养大的,去受些苦头也好,若不是有着一番际遇,他也不会有这般身手。”

    慕容福笑了笑,肩上的伤疼的厉害,他不打算在这里废话下去了,当下客气了几句,指着钟灵说,“前些天见着令嫒寻兄去了姑苏,才意识到段贤弟在我那里盘桓已久。他也知晓自己太不懂事,不敢回来,于是我只能陪着他跑这一趟,如今将令嫒与令千金送来,我也算了了一桩心事,就此还与段伯父告辞了。”

    他这番告辞,却是看也没看段誉。

    “你要到哪里去?”段誉见他要走,当下情急,却是顾不得失态的拦住了去路。

    作者有话要说:咳,我们家阿福会成为一流高手的。

    段誉木有表妹冷静,就是所谓的关心则乱了。所以表妹也会认识到她自己的感情的,以后大概也会明白段誉的那种慌乱吧。

    ╮(╯_╰)╭不过现阶段,段誉在表妹心目中还是处于被鄙视的对象。

    哈哈啊哈,虐小攻的话总会很爽,不知道为毛。

    ====================

    这只是篇小白文,要真看不下去弃文好了。唉,也没什么好说的,一天几块钱我图个自己开心都不行么。我一直都觉得攻够宠了,但素显然还不够,大家果然更喜欢原来那种橡皮人似的你打一下还探过去让人打第二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