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综琼瑶之妄情》5太后厌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请牢记 )    ( 请牢记 )君夜在后宫中独宠娴贵妃,偶尔在太后忍不住明示暗示时才宠幸一次令贵人其他宫妃几乎全成了摆设。www.kaixinwx.com 无弹出广告文本小说站慈宁宫中,太后一声叹息慈爱的看着君夜说道:“皇帝,哀家知道你喜欢娴贵妃,可是也不能如此冷落后宫诸人啊,这样如何为皇家绵延子嗣,为皇帝你开枝散叶?”

    “皇额娘,贵妃贤德,朕心甚喜,而且朕也没有只宠幸贵妃一人,皇额娘不必多虑。”

    太后闻言内心好比有一千匹的神兽飞啸而过(神马乱入了……):这也叫宠幸过其他人么?!你一个月进后宫15天,有14天全长在储秀宫,剩下一次令贵人,彤史上都没盖章!这能叫宠幸过其他人么!比起从前慧贤那个贱人还在时之还过分啊!太后暗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抑住咆哮的冲动,稳住了脸上慈爱之情说道:“想来后宫之中也许久未添新人了,好在选秀就要到了,届时皇帝挑几个喜欢的充实后宫也好让哀家多抱几个孙子如何?”

    君夜看着太后那眼中瞬间升起又瞬间消失的磅礴怒意笑道:“选秀在即,皇额娘的意思朕知道,朕想着后位玄虚已久,皇额娘又向来中意贵妃,贵妃亦深得朕意,不知皇额娘觉得怎么样?”

    太后看到君夜说道贵妃二字时眼中瞬间溢出的柔爱之意不禁心中一凉,现在宫权就被贵妃掌着,哀家连个边都摸不到,现在皇帝居然想要立她为后!也不知道这纳喇氏到底给皇帝下了什么迷药!不行!绝对不能让那个女人登上后位,否则哀家岂不是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了!想罢便开口说:“皇帝之意哀家知晓,不过贵妃毕竟初掌六宫事宜,难免有难以服众之处,何况皇帝立了贵妃为后,和敬心中难免……。”

    太后满意的看到君夜流入出了哀思之情,“也罢,皇额娘说的是,是朕思虑不周,便只进封娴贵妃为娴皇贵妃,位比皇后便是了,等选秀过后让礼部挑选日子再行册封之礼,选秀之事便让皇贵妃全权负责。”

    位比皇后?太后见皇帝之意已决,而纳喇氏到底没登上皇后之位也就不做过多纠缠点头道:“如此甚好。”

    “那朕一会便先让高无庸去宣旨晓谕六宫。”

    看着皇帝出了慈宁宫,太后想着不能让纳喇氏一人独大,魏氏看着似乎能用,没想到居然一点用都没有,都被抬上龙床了也没让皇帝宠幸!真真是个奴才,当不得大用!

    令贵人也满腹委屈和幽怨啊,人是被抬进了养心殿的侧殿,可是从来没见过皇上进来啊,皇上不来见自己,自己纵有千般手段也无处用去啊!至此更是心恨娴贵妃不提。

    皇帝虽未宠信于她不过好歹他总能见到皇帝。这次选秀也有钮祜禄家的,哼!娴皇贵妃?哀家看你独揽宫权能独大到几时!

    出了慈宁宫,君夜坐在銮驾上把玩着身上的玉佩,也不知工部那边对火器研究到哪里了,金川那边不断在挑衅,不知齐王和愉亲王在那边的战况如何了,“皇上,养心殿到了。”

    君夜下了銮驾便对高无庸说:“给朕更衣,随朕出去走走。”

    “嗻”

    高无庸从出了慈宁宫开始心中便掀起了惊涛骇浪,原来以为皇上独宠储秀宫那位不过是为了架空太后不让太后碰到宫权,现在看来不止如此,后位就此玄虚……,皇贵妃早已如同在火海上,自己冷眼瞧着储秀宫那位这些日子以来对陛下已然是情根深种了,若有一日陛下不再护着皇贵妃……徒自想着便觉一阵冷汗,陛下现在是越来越难以测度了!不管如何自己只要忠于陛下、伺候陛下就好,其余的都和自己无关。高无庸止住自己的揣测,上前为皇帝更衣。

    来到经过重新编制过的八旗军营,君夜略带审视的看着士兵们的操练,盘算着该什么时候让这支军队去金川练兵。和亲王看见站在边角的君夜连忙走了过去:“四哥,您怎么来了?怎么样按着四哥的意思,傅恒操练的这支军队还不错吧。”

    看着弘昼略带得意的笑脸君夜失笑道:“练兵的是傅恒他们,又不是你,你这么得意做什么?”

    “那四哥你看这兵怎么样?”

    “嗯,在练一段日子,等工部的火器有了改进后就可以去金川练兵了。对了,有空进宫去看看太后。”

    “臣弟知道,臣弟最近在咸安宫里发现个可造之材,嘿嘿……皇兄啊,臣弟想着让他来帮帮臣弟,改天带来让皇兄见见。”君夜闻言笑了笑并无做声。再看完训练后,便针对现况和傅恒他们商议了下,做了改进之后便离开了军营。

    看天色似乎还很早君夜便临时起意去了咸安宫。咸安宫中正在授课,君夜往殿中看去一眼便看见了和珅,嗯?和珅的弟弟也入咸安宫了么,不错。见和珅与和琳都在正在认真听学翻阅便离了咸安宫。

    是夜,养心殿中君夜拿起黑色封面的折子坐了下来,高无庸知道,那是暗卫的秘折。折中是关于和珅的内容。哈,果然是个赚钱能手,不过几月功夫便有如此进项,看来这个和珅即便比历史上的年轻了一些,手腕却也是丝毫不逊的,既然你想入宫做侍卫那便随了你的意思好了。“高无庸,钮祜禄·善保既然已经承袭了他父亲的三等轻车都尉,那便把他调进宫中任三等侍卫吧。不必调到朕的身边,其余的你看着办。”

    高无庸应声想到:看来这个钮祜禄·善保果然得陛下看中,咱家在这上面也不能马虎了。

    话分两头,这边善保坐在书房内拿着账册想着那个改变自己窘境生活的男人,那个男人……不知何时才能见到他,不知自己何时才能达到他所说的优秀再能再遇见他。善保想起初见的情形,那时他还没走近便被那个紫色的身影吸引了目光,那人坐在简陋的桌子前慢条斯理的用着馄饨,当时自己便知道此人绝非凡俗。自己与摊主对话时那人不经意的目光扫过自己时,自己控制不住的紧张。当那人与自己说话时望进的那双不曾透光的凤眸之中,当时的心便忍不住的一颤。当自己接下那人手中的银票时,那人脸上透露出的一丝赞赏让自己惶恐。当那人拒不透露姓名时自己的心是有所失落的。那人之语自己犹自谨记,只不知现今自己这番的努力除了想要保护和琳,出人头地、不在被人所欺凌之外是不是还参杂了其他什么……

    正当心绪纷乱之际,和琳推门而入:“哥,你在想什么想的那么入神?”

    善保回过神来道:“和琳,你找我有事么?”

    “嗯,我想找哥哥商量下,我以后想从军。”

    “从军?”善保沉吟道:“皇上前不久刚改过军制,你若想从军为兄也不反对,不过你现在还小,等日后你武艺有成哥哥便送你入伍好么?”

    和琳闻言欣喜道:“好,到时候我和哥哥一文一武看谁还敢在欺负我们!看不起我们!”

    善保闻言不禁一阵心酸,拉过和琳说:“好!那和琳便和哥哥一起好好努力,日后谁也不能在看不起我们!”拉着和琳,善保想着自己连日来为入宫做侍卫之事奔波,想来也该有个结果了,只要能入宫……。

    门外的刘全听着屋内的对话欣慰的想到:现在家中近况已经逐步好转,两位小主子又如此上进,老爷泉下有知也该含笑了。

    翌日清晨,善保便接到了任命自己为三等侍卫的诏令。

    养心殿中议政中:傅恒递上奏折:“皇上,这是兵部刚刚上呈的折子,莎罗奔不断在挑衅四川边境,齐王与愉亲王进兵弹压却尽皆战死。”

    “出兵?朕的旨意是守关,自主出兵损兵折将,如今竟还战死了,朕是不是该彰其忠君之心啊?”

    傅恒道:“皇上息怒,现今最主要的是稳定边关。”

    “春和,他们能出战了么?”

    “启禀皇上,新编制的八旗军士已能出战。”

    “嗯,那你便和阿桂带着他们去金川那边练兵吧,你暂时总览四川军务,火器营也带着,朕不求立胜,但是兵你要带出来,往后朕会随时给你补充兵员。”

    “奴才遵旨。”

    弘昼说道:“皇兄,愉亲王和齐王虽然不遵圣意,但是已经战死,而且现在府中也都只余一个孤女。皇兄您看如何?”

    “两位王爷既然为国捐躯,朕自当要抚恤,既然是他们留下的唯一血脉便接进宫中好生教养吧,也总不负他们一片忠心。”

    “皇兄圣明。”

    君夜挥挥手道:“好了,你们都下去吧。”“臣等告退。”

    君夜喝了口碧螺春拿起旁边粉色的折子打开,赫然是此次选秀的绣女名单。君夜看着上面的名单不可置否的笑了,后宫总要有几个身份贵重的妃子才好玩不是,呵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