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综琼瑶之妄情》87含香去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小孩独自坐在山崖之上,小小的身躯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脸也泛着青黄之色,一看便知是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无弹出广告小说 www.kaixinwx.com小孩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却由于坐的太久,又加上气力不济脚上一麻,人向前扑了出去,转眼整个人就半挂在悬崖之边。

    小孩奋力的抓着想往上爬,眼睛丝毫不敢往下看。可惜长期的饥饿让他几乎没有气力往1上攀,渐渐地,手在再也抓不住,随着‘啪啦啪啦’的声音小孩终于松开了手往悬崖之下坠落。

    就在小孩绝望的闭上眼睛等待着坠地之刻的剧痛与死亡之时,忽感一阵柔和之力包裹着自己。小孩睁开漂亮的紫色眼睛就看见一位白衣飘逸的老者在落地之前接住了自己。

    “小娃儿有什么想不通居然要跳崖?”

    小孩声音略带局促和一丝劫后余生的喜悦:“吾没有,吾只是失足。”

    “原来如此,小娃儿,老夫送你回家如何?”

    小孩闻言黯然的垂下了眼眸:“吾已经没有家了。”

    老者闻言温声道:“老夫因缘之下救了你,也算与你有缘,小娃儿,你唤何名?”

    小孩仰起头看着老者:“吾名,绮罗生。”

    老者点点头:“老夫看你骨骼清齐,很适合练武,你可有兴趣?”

    绮罗生闻言就要跪下拜师,却被2老者制止:“老夫授汝武艺,非是要汝拜师,不过是你我有缘,你又适合而已。此为武道七修中的刀谱,现在给汝。”

    绮罗生接过刀谱,还是坚持恭敬了磕了个头。

    一个月后,老者看完绮罗生舞刀之后对绮罗生说:“你的确适合练刀,老夫也要走了。待你学有所得之时,你可去叫唤渊薮看看,那里有汝之同修。”

    三年之后,绮罗生来到了这个叫唤渊薮的地方。绮罗生站在下面往上仰看叫唤渊薮,犹豫着要不要上去。他想看看老者所说同修,这几年自己一直独自练武,有些寂寥,可是上崖,他犹豫了。良久绮罗生转身要离开之时,身后传来一道甚为清冷的声音:“汝是何人?为何在叫唤渊薮之下徘徊?”

    绮罗生闻声而转,便见一个少年自崖上飘下来。少年站定,孤高清冷的蓝眸审视着绮罗生。绮罗生不以为意,美丽的脸上扬起温润的笑容:“吾名绮罗生,为武道七修之刀修。”

    少年闻言拂尘一扬,一道剑气挥向绮罗生,绮罗生手起射出一道刀气。少年冷着脸道:“果然是刀修,可惜还很弱。吾名意琦行,武道七修之剑修。汝既来到叫唤渊薮为何不上反而要走?”

    绮罗生笑容坦然:“吾习刀三年,功力不够,上不去。”

    意琦行皱眉:“只习刀三年?罢了,吾带你上去。”也不待绮罗生说话,便扣住绮罗生的腰,提气纵身。绮罗生被带离地面心中微微一颤,只抬头仰看越来越近的崖顶。

    到了崖顶,意琦行松开扣在绮罗生腰上的手。太瘦了!几乎没有重量!绮罗生走了几步见意琦行皱着眉站在原地便问道:“请问此地还有其他同修么?”

    意琦行闻言松开眉头,用依然清冷的声音回到:“自然是有的,此地现在还有一位戟修。其他同修外出修行,已不在叫唤渊薮。”

    “那那位戟修在哪?为何未曾看见?”

    意琦行想到那名不羁的同修眉间轻皱:“他外出了,吾想不久汝便会见到。汝既然来此,便安心在此修炼吧。”说完就傲然而去。

    绮罗生也不在意,缓步走遍叫唤渊薮后,选了一个地方开始席地打坐。

    “咦,啊呀呀,吾不过出去数日,叫唤渊薮上居然多了一名外客。意琦行汝何时转了性了?”

    只闻一声冷哼,一留衣似也习惯转而看向绮罗生:“啊呀呀,意琦行汝太认真了。这位小兄弟,汝是何人?可是意琦行强行带你上来的?莫怕,告诉吾,吾为汝撑腰。”

    “哼,一留衣,若再胡言,剑意琦行绝不留情。”

    绮罗生从地上站了起来略微仰头笑道:“吾虽是一带上来的,却非强行,一不过未曾征询吾之意见而已。吾名绮罗生,七修之刀修。”

    “咦,原来是同修啊,吾名一留衣。意琦行向来不会问人意见,汝习惯就好。”

    “一留衣!”一声重喝,孤傲的少年踏步而出,随之而来的还有数道剑气。

    “哎呀,好友,麦动气,吾不过说事实而已。”一留衣笑容不变,语气依旧轻佻,挥戟迎向意琦行。

    绮罗生面带笑容的站在一边看着两人剑去戟往,紫色琉璃一般的眼中亦透着笑意与温柔。自己不在是一个人,这样的感觉不差。

    绮罗生在晨光中挥舞着手中的刀,白影飘飞,刀气四溢。良久刀气平息,绮罗生迎着日出闭目而立。

    “汝几年不变的练,也不曾下山,汝不厌烦么?”

    “所以好友便时不时的下叫唤渊薮去外面的世界行走一番么?”

    “啊呀呀,吾辈习武,自当要随时锄强扶弱,行侠仗义咯。在叫唤渊薮可做不了这些。”

    “那好友打算何时再下叫唤渊薮?”

    “这嘛……等意琦行寻剑而回后把,吾好奇何剑能入得了这位剑宿大人的眼。”

    “哈,自然是能与他匹配之剑。”

    “绮罗生,汝废言了。”

    “咦?难道不是好友汝先废言的么?绮罗生只是勉为其难配合一留衣好友汝啊。”

    “绮罗生,这算是冷笑话么?”

    “当然不是,这叫幽默感。”

    “哈,这幽默感真冷。”

    “好友的这句夸奖,绮罗生就收起来了。”

    一留衣无奈的翻了翻眼,当初到底是谁觉得这小子内向羞涩来着的?魂淡!心中腹诽了一番道:“说起来,好友汝也不曾有佩刀,汝打算何时去寻适合自己的佩刀?”

    “这嘛……”

    “很难回答么?”

    “无,不过是吾还未想过而已。”

    “那好友汝便好好想想吧。”

    冷凝的气息突现,一道清冷肃然之声响起:“古岂无人,孤标凌云谁与朋。高冢笑卧,天下澡雪任琦行。”随声而来的是一抹孤高绝傲的身影,身后斜背着一把剑,赫然是下崖寻配剑。

    一留衣调侃道:“剑宿大人终于回来了,啊呀呀数日未见,剑宿大人越发高高在上了。”

    意琦行轻轻瞥了一留衣一眼淡淡道:“数日未见,汝也越发的无正形了。”

    绮罗生看了看意琦行身后的剑:“看来剑宿大人是找到适合的佩剑了。”

    意琦行闻言只是皱眉:“无,此剑不过勉强,此剑剑名澡雪。”

    绮罗生笑道:“天下能入剑宿之眼的剑几乎是无,此剑想来也已是不凡了。”

    “吾以有剑,汝何时寻刀?”

    “哎呀,这个问题吾已经问过了,绮罗生说一还未想好。”

    意琦行的蓝眸冷视着绮罗生:“汝之刀法已成,合该去寻一把佩刃了,吾期待刀剑之会。”说罢不待绮罗生反应掌一挥,便把人往外推。绮罗生无有防备,被意琦行的掌风扫出了叫唤渊薮。

    “哇,意琦行汝这样好么?就这样不打招呼把绮罗生扔了下去。”

    意琦行淡淡的道:“又摔不死,何况,一来叫唤渊薮后就从未下过山,汝不觉奇怪么?”

    一留衣眨眨眼,一脸惊奇:“汝是说一?”

    “吾什么都没说。”说完也不理一留衣径自走了。

    绮罗生脚踏地面稳住身形后略微无奈的扶额,自己居然就这样被赶下叫唤渊薮了么?要让我出来寻刀直说便是,自己又不是不从。居然直接用挥的……真真是无语啊。

    于是绮罗生开始了一路寻刀一路顺手行侠的日子。蒲一日来到一竹林处,翠竹碧嫩,绮罗生突生了舞刀的兴致。以扇代刀,舞袖翩然,刀气精纯,却不伤翠竹一丝。

    “嗯?好醇和的刀气。”来人因好奇轻步入了竹林便见一片红白飘飞,身姿飘渺之态。更见以扇挥刀灵秀非常,果真是好刀式。正在赞叹之余,面上拂过一阵风,但见打开的折扇直指颈项。

    “阁下何人?”

    因无杀气,来人也不看指在自己面前的折扇只打量着绮罗生半晌:“汝无刀。”

    绮罗生挑眉,收了折扇:“然也。”

    “吾有刀,绝堪匹汝。”

    绮罗生讶异再次问道:“阁下美意,然缘何?”

    “汝刀甚艳,足堪一配,吾名九代师。”

    “铸刀名匠,九代师?”

    “然也,”

    绮罗生脸透愉悦:“如此,多谢。”

    九代师点头:“随吾来,吾为汝量身铸刀。”

    数日之后,一柄寒刀交到了绮罗生手上,刀锋雪亮,仿若能透出血展之后的艳光。九代师言道:“此刀便是汝之佩刀,由汝命名。”

    “吾观此刀恍有艳色,色之最艳者,江山也。此刀便名江山艳刀吧。”

    绮罗生带着佩刀别过九代师,欲回叫唤渊薮,却一时兴起转道去了洛阳,此时节,正时牡丹争艳之季。

    绮罗生一身白衣,头缠红巾,袖染牡丹,嘴角含笑端是一派艳丽清华之色,惹的周围赏花之人频频侧目。绮罗生仿若未觉,只观群芳。忽觉一股熟悉的气息,绮罗生举目而探,便见不远之处一抹熟悉的孤傲人影站于花丛之旁。绮罗生欣喜而笑,举步而往。

    绮罗生望着意琦行消失的方向站

    作者有话要说:防盗,实在对不起早起看文的亲们,若造成阅读不便,吾在此致歉,碰巧阅读到的亲请多包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