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荒仙变》第二章 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许卓一步踏入石室内,看到其内空间并非是同外部所看时相同之大小。www.kaixinwx.com 无弹出广告文本小说站这里所闻药香更为浓郁。石室两侧墙壁上是两排高大的框格木架,其上有一些破旧书卷和器具,还有一些许卓不认识之物,上面全都落满了厚厚的灰尘。许卓转目又往石室深处看去。再看去的一瞬,其脸上的激动之sè慢慢改变,变成了...惊恐!

    他看到石室深处正zhōng yāng的位置,摆放着一尊巨大的三脚古鼎。三脚古鼎的鼎身上刻着复杂生涩的图案和文字,一种古老沧桑之意弥漫开来。浓郁至极的药香就是从古鼎内传出。

    许卓又低头看向古鼎下方,这一看之下,许卓顿时头皮发麻起来。

    只见地面上突然浮现起一条条刺眼的血红sè细线,其上血腥感之浓,让人一闻间阵阵作呕。看到那细线瞬间,许卓瞳孔猛然一缩,其脸sè惨白。这些细线在许卓看去的一瞬竟如同活了一般,密密麻麻在地面上从横交错的迅速蔓延开来。周围的地面上还森然散落着一根根白sè骨架。分不清骨架是人的还是野兽的,零零散散布满在三脚古鼎周围。

    那些血红sè细线蔓延速度之快,眼看再有几个呼吸就会蔓延到许卓脚下。许卓下意识伸手拿出镰刀自卫,身子迅速往后退去。许卓离石室的门本就不远,两步之下,许卓一只脚就要踏在石室门外的地面上。就在这一瞬间,那些地面的细线竟如蛇一般从地面上弓了起来,发出刺耳嘶鸣。在细线嘶鸣下许卓即将踏在地面的脚竟然顿在原地。三息后又恢复了活动,但就这三息中那细线便追赶了上来。其速度之快瞬间便扑向许卓。

    危机之中许卓向前抛出镰刀和一把匕首,希望能阻挡一下那带着血腥之感的细线。不想被细线弹开。许卓见不起作用,又拿出装水葫芦,和几件其它物品,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部的抛向那血红sè的细线。那细线凌空一抽,其它物品被弹飞,却见那葫芦在空中碎裂了开来,其内溢出的水洒在细线上,竟冒起阵阵白烟。那些细线顿时一阵扭曲之下,嘶鸣更为激烈。

    许卓抛完后也不看结果,一步便退出了这间石室。在退出石室的瞬间,许卓眼前景象猛然一变,竟和在进入石室前看到的景sè一样。也没看到那血红sè细线追出,石室内仍旧空无一物,看起来宽广无比,往深处看还是有些模糊。许卓再次往后退了几步,退到一旁岩壁上,胸口强烈的起伏着。许卓伸手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内心后怕不已。

    许卓不明为何在外面看到的景象,内部再看去时竟然完全不同。许卓平时不是那胆小之人,但想到地面上的森森白骨和那恐怖的细线,他心里也是发毛。许卓此刻有些自责,责怪自己太过的得意忘形了,在进入之前为何没有仔细观察一番,幸好自己反应还算快,不然自己的小命就葬送在里面了。许卓拍拍胸口,抬起眼谨慎的观察起这间怪异的石室来。

    在石室的门前的地面上,许卓再次看到石室内三脚古鼎下方那恐怖的细线。许卓内心一紧。虽说这细线并没有什么异变发生。但他还是下意识就想去拿镰刀。刚伸出手摸摸背篓,楞了一下。然后一阵心痛之感袭来。他背篓依然空无一物。不说其它,就单单那葫芦也很是另他心痛。这葫芦是许卓的爷爷在他小的时候曾与之物,其上被凝聚了荒气,装在其内的水喝了有强身健体之效。还有那镰刀和匕首也同样凝聚了荒气,用起来锋利无比。许卓苦笑着摇摇头,再次打量起那石室来。

    许卓发现,这石室外的细线并不像其内的细线,是那种刺眼的红sè,这细线而是土黄sè,和泥土的颜sè较为相同。所以在许卓进入石室的时候才没有发觉地面上的细线。此刻许卓突然灵光一闪,想起曾在部落一本古书上看到一种名为阵法的图画,现在回想起来,和刚才在石室内地面上,还有眼前石室门前的地面上看到的细线有些相似。

    “按书上所说,阵法有多种。防御,攻击,隐蔽......隐蔽!”许卓双目jīng光一闪。

    在他想来眼前地面上的应该就是起隐蔽作用的阵法,因为从石室外面看去其内宽广无比,实则里面却是很小,而且...许卓感觉后背渐渐起来凉意。这布下阵法之人也确实歹毒,想必其内部那座阵法不用想,那就是起攻击作用的。看看那些森然的白骨和恐怖的细线就可想而知。

    许卓内心则暗自庆幸,幸好自己还算反应及时。不过令许卓头疼的是,启灵草还有自己的物品该如何从其内取出。虽然不知是不是启灵草。但闻其药香应该是见罕见的灵药。不然也不会有人费这么大的周折,在这悬崖峭壁的山洞中布下这等恐怖的阵法。况且还有自己的物品。想起物品许卓又是一阵心痛。

    突然许卓内心猛然一震。想起那葫芦碎裂一瞬的情形,葫芦里的水洒在细线上竟冒起了白烟,那细线分明扭曲的顿了一下,如若不是那一顿恐怕自己也难以逃出。如此说来那细线惧怕水?不对应当是惧怕葫芦里的水!因葫芦凝聚了荒气。如此也不对,那镰刀和匕首也同样凝聚了荒气,触碰下那细线也没有丝毫惧怕之意,反倒被弹开。难道是因镰刀和匕首之上,凝聚的荒气过少的缘故?许卓渐渐皱起了眉头。

    “是不是惧怕一试便知!”许卓站起身朝石室走去。

    许卓走到石室门前,从怀里拿出一块玉牌。这玉牌有巴掌大小,看起来晶莹剔透。其中一面上刻着一个墨字,另一面刻着一些复杂符文。这玉牌也同样是许卓的爷爷曾与。曾与时并告知许卓,除非危机时刻不得使用。玉牌其内凝聚了一些只有修荒之人才可施展的术法。原本这玉牌可施展十次,但许卓刚拿到手时因好奇用掉一次。至今仍令他记忆犹新。

    阳光透过树叶只间的缝隙,照耀在丛林的地面上,斑驳树影随着微风轻微晃动。突然一个黑影迅速的从树影间穿过,几个跳跃间便消失在眼前,停在远方一处小山丘上。这时才看清,那是一只长有两个尾巴的蓝sè双尾豹,其速度极快,嘴中一口锋利的毒牙,两条长尾说明已经是成年,而且其上也都有剧毒。此时在那在树影旁的草丛中,一个少年正暗中观察着那远处山丘上的那只双尾豹。这少年正是年幼时的许卓。

    在观察少许,许卓便闭着双眼,手中拿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牌,双手掐怪异的手势,嘴里念着玉牌上的符文,这玉牌顿时冒出阵阵彩光。许卓刹那间猛然睁开双眼,抬起手握住玉牌,一指前方山丘上的那只双尾豹。只见那双尾豹一声哀嚎便倒在地上。与此同时,许卓心中一阵欣喜,刚想站起身去查看自己的战果,突然眼前一黑也倒在地上。不过并没有昏迷,只是感觉浑身使不出一点的力气,头脑有种晕眩之感,好像刚才那一击把浑身的力气全部都吸走了一样。

    此时许卓内心焦急,这附近野兽众多,刚才那双尾豹的哀嚎若是引来其他野兽,自己这小身骨都不够它们塞牙缝的。不过现在身上也使不出丝毫的力气,也只好听天由命。

    幸好那双尾豹叫声不算大,也没有野兽被吸引过来。过了半晌许卓的体力总算恢复了一些,便站起身立即跑过去查看那只被击中双尾豹。只见地上有一个深坑,深坑中那只双尾豹就剩了一堆焦黑的骨头......

    因得知了这玉牌的威力,使用起来也是有利有弊。此后许卓轻易就在没有使用过玉牌,平时也被他贴身藏在怀里。

    刚才在石室内的危机之时,许卓也根本来不及使用玉牌,且不说这玉牌开启需要时间,对那细线有没有作用也是两说。有作用倒也可,如若没有作用,那岂不是找死的行径。所以许卓轻易不会尝试。眼下所说也只是尝试,但看到葫芦碎裂时的情形,许卓倒还是有几分把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