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荒仙变》第六章 你家孔爷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sè骸骨不远处,半蹲在地上的许卓,双目死死的盯着黑sè骸骨。www.kaixinwx.com 首发--无弹出广告他手中紧握玉牌,嘴中已经念起口诀。随时可发动玉牌,其心脏怦怦跳动。

    时间一息一息流逝,许卓蹲在那里一动不动盯着黑sè骸骨。实际上他是不敢动。因他总感觉那黑sè骸骨在也在盯着他。其手中握住玉牌的手指,已然因用力太大而发白。

    当第十息来临,突然那黑sè骸骨双眼亮起幽光,一闪之下直奔许卓而来。他瞳孔一缩,那幽光速度太快,根本没有来得及作出反应,那幽光依然临近,一闪之下进入许卓体内。许卓身子一歪倒在那里。

    此时,距离那溶洞颇远的一片荒凉草地下,有无数漂浮的石块呼啸从中而行,其速度之快,所过之地掀起阵阵轰鸣。奇异的是这轰鸣之声在地面却是听不到丝毫。

    这片石块当中最大的一颗,内部有一盘膝而坐的老人。这老人双眼空洞,皮肤干瘪,没有丝毫生气。突然其双眼幽光一闪,空洞的双眼内露出迷茫之sè。随着其睁开双眼,他的身体慢慢改变,皮肤蠕动之下,慢慢又了水分,其苍老的面容渐渐恢复了红润。此时在看其双眼,其内有一丝睿智闪过,很快就化作浑浊。不多时这老者变化成了一个少年。看起样子,竟是在那溶洞内昏死过去的许卓。

    “九百九十八年!唉......比上次苏醒又迟了两年!”许卓叹了口气,其声音嘶哑透出苍老。这种声音从一个看似少年的口中传出,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咦?”许卓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体神sè露出疑惑。

    “你的身体怎会如此之弱?这么弱的身体,只能让我的修为发挥出不到一成!”他的声音透出嘶哑,好像都是在跟自己说话。随后在许卓身体内光芒一闪,在其前方一个透明的魂体慢慢凝聚,看摸样是一个老人,其神sèyīn沉。

    “咦?竟然是咒体,嗬,还有八荒封印?怪不得这么弱。不过,这倒是挺有意思!”他嘿嘿一笑,抬起右手猛然按在许卓胸口处。顿时许卓身体毛孔内喷出热气,皮肤泛起血sè,好似燃烧一般。片刻后毛孔内大量黑sè小虫被排出。此虫每个如发丝般粗细,有半寸长,此虫一现便要逃遁,被那老人手掌一挥之下,全部化作黑丝飘散。

    随后其手掌穿过身体,探入许卓的灵魂之中,猛然一抓,向外一扯。许卓身体激烈的颤抖,凄厉的从其口内传出。仿佛在这一刻,其身体有什么东西在撕咬一般。

    实际上的确是如此。如今许卓魂被那老人手掌抓住,一撕之下,一片巴掌大的魂体被生生从许卓魂中撕离出去,这种痛苦可见一斑,如今他口中嘶吼声更大。

    其实早在那老人的魂,进入许卓身体的一瞬,许卓便已从沉睡中苏醒过来。他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想要去移动身体,却发现身体无法动弹。

    此时许卓承受着那灵魂撕裂的痛苦。浑身冒出豆粒大小的汗珠,那痛苦让其意志顿时扭曲起来,险些要昏睡过去。许卓口中传出一阵低吼,全身青筋鼓起。强行抵抗那撕裂灵魂的痛苦。

    半柱香的时间流逝。如今一个微小的封印,被那老人从许卓魂中拽出,抓在了手里。许卓全身肌肉顿时松懈下来,身体一歪倒在地上。其脸sè苍白,看来那痛苦把他折磨的不轻。

    “小子,是谁封印了的魂?害的你家孔爷爷刚苏醒便要消耗修为。”那老人声音此刻不在是沙哑,而是尖锐,其语气内带着抱怨。手中的封印,被其一捏之下,化作粉尘。

    此刻许卓浑身无法动弹,双眼冷冷的看着那透明的老人,没有言语。

    眼前之人似乎没有要伤害自己的意思,但肯定有着其的目的。魂中的八荒封印,自己从未听说过,也不知晓是不是以前就存在。还有那咒体也是如此。

    那老人被许卓冷冽的眼神盯着,神sè露出尴尬道。

    “咳...咳...你别这么看着我啊,你的魂又不是我封印的。这八荒封印,是从你还是胎儿的时候,被封入其魂中的。那时候我又不认识你,干嘛要封印你的魂呀?”那老人说完眨眨眼睛,看向许卓,发现其眼神更冷。

    “真的不是我!”那老人脸上露出委屈。许卓一愣,这老人如今的气息与之前判若两人。他内心猜测,那封印应该不是这老人所为。或许...跟自己父母失踪有关......

    那老人见许卓神sè缓和,立即神sè一正道:“要是早知道你魂中有八荒封印,我绝不会选择你!”

    许卓的看着那老人,眼神依旧冷冷的道。

    “那八荒封印有何作用?黑sè小虫是何物?”

    那老人见许卓开口说话,顿时jīng神一震。摆出一副仙风道骨,高深莫测的样子。

    “被封印者世代无法修荒!至于那黑sè小虫,只有被种下蛊咒之人,体内才会诞生这种虫。这黑sè小虫极为喜爱吞噬先民之血,你体内的大半先民之血,都已经被吞噬......”这老者说着,眼睛一转道。

    “小子,借你身体一用如何?”那老人说完,也不等许卓回答。其魂一晃进入许卓体内,修为散开,cāo控着许卓的身体往前一踏,骤然消失在了原地。

    在石块穿行而过的地面之上,那老人cāo控着许卓的身体一步迈出。此刻许卓,样子已经变为了一个极为俊美的青年。可却还是可以认出,这就是以前的许卓。

    此时许卓站在原地,望着四周绕了绕头,似在在寻找什么,体内传来那老人的声音。

    “他nǎinǎi的,那破石阵把你家孔爷爷带到了什么地方?”随后其看向东方,双目一闪一步踏去。

    灰石族,一个依山而居的族群。族群之中,布满了各种立起的灰sè巨石,这些巨石有高有低,在每个巨石的顶端,都有一个兽皮搭建的帐篷,密密麻麻之下尤为壮观。

    此时,其中最高的一个巨石之上,传来一阵急促的哨响。顿时下方那些巨石的帐篷内,一个个身穿兽皮的灰石族人从其内走出。

    这是此族最高级别的jǐng报。从此族建立至今,这种jǐng报一共想起过二次,第一次响起是有天人入侵,第二次,是数百年前部族中突然来了一老人,盗走了其族传承之物的一部分。

    那次失窃,令其族一些经历过的人,如今都是心有余悸。更是在此事之后,直接导致其族从一个大型部族变成小型。如今其族好不容易从小型部族,又成长到了中型,不想族中又响起了这种jǐng报。顿时让其族人一阵慌乱。

    在此族中一个最高的巨石上,一个老者的声音从帐篷内传出。

    “灰原,发生了何事?外面为何如此慌乱?”其声音透出威严。立刻其帐篷被掀开,走进来一个中年男子,此人脸上带着惊慌道。

    “族老,不好了,数百年那盗走灵源之人又回来了!灰原族长已赶去保护灵源!”

    “什么?哼...上次让他侥幸逃了,如今自己到送上门来!”这老者神sè一变,旋即又露出yīn森之意。其身子站起,一晃消失在帐篷内。

    灰石族zhōng yāng一座唯一的屋舍中,青年许卓从其内冲出,其手中抓着一块闪闪发光的灵石。起身后,一群灰石族的族人手持弓箭,愤怒追来。

    “哈哈,诸位多谢了,他rì孔某定来拜谢。”说完,其身子一溜烟的功夫就要远去。突然在其前方,一个老者从虚无中一步迈出。这老者正是此族的族老。

    “族友既然来了,就多待会在走吧!”那老者一现,一眼便认出这就是数百年前盗窃灵源之人,虽然样子不同,但气息绝对不会有错。其手中拿出一把灰sè的石扇。双手一扣,此扇打开了七成,往前一挥,一股灰sè之风凭空出现,吹向许卓。

    青年许卓脸sè微变,他还记得数百前此扇让其苦不堪言。

    “还是不必了,在下还有事,就不劳烦族友大驾相送,孔某告辞!”青年许卓微微一笑,双手抱拳,身子一晃之下,急速向后方天空而去,避开那灰sè之风。

    “无耻之徒,看你今rì如何逃脱!开启护族大阵!”那老者神sèyīn沉,向身后一声大吼。

    此时在灰石族的半空中,一层无形的屏障凭空出现。在下方数百十个灰石的族人,盘膝而坐,围成一方阵法。那灰石族的老者站立在阵法中心,其双手掐诀,暮然向着天空,那正在急速而走的青年许卓一指。

    青年许卓身子一顿,其脚部立即开始石化,转眼之下遍布下半身。

    “最讨厌这无耻的阵法了,看你家孔爷爷怎么破了它!”青年许卓手掌一翻,一个核桃大小的青sè珠子出现在其手中。其咬破食指,流出却不是鲜血,而是魂血,那老人的魂血。随后往那青sè珠子之上一抹。顿时那青sè珠子光芒四shè。一股细小青烟从其内冒出,直奔那老者身下阵法而去。此时他身体已经完全石化。但在那青sè珠子光芒一闪之下,身体便恢复如初。

    荒启境每一层中间,都存在着巨大的实力悬殊。灰石族的族老,那老者是一个荒启境第十一层的荒士,其已然可以成为部族之中的族老。族老在一个部族之中极为尊贵,是部族之中的核心力量。也是部族之中修为最高之人。

    但如今,在他看到青sè珠子的一瞬,身子居然吓得一个哆嗦。刚才他分明从那青sè珠子上,感觉到一股及其强大的威压,这威压让其身子立即颤抖,竟如如面对其先祖一般。

    在说那股青烟,此刻没入那老者身下的阵法中心。顿时其内轰鸣不断,那老者首当其冲,大口鲜血从其口内喷出,身子蹬蹬蹬蹬,退后十几步。四周数百灰石族族人,更是在这一瞬齐齐口吐鲜血,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青年许卓此刻神sè露出得意,快速收起那青sè珠子,转身直奔天际而去。其实他是心虚了,那青sè珠子虽然威力巨大,但如今的他也只能使用它一次。

    青年许卓奔向天空,张开双手向外一撕,顿时,天空那无形屏障瞬间出现一条裂缝,青年许卓一步迈出,瞬息远去了。

    那老者看着青年许卓离去的背影,神sè露出复杂。其身后站着一个中年男子,这男子便是灰石族族长,灰原。

    “族老,那青sè珠子怎会出现他手中?难道他是......?”灰原神sè带着疑惑,轻声开口。

    “应该不会有错,只有那个族群之人才能驾驭妖冥珠!此人修为不过荒启之修,应该是受过重伤。但却不是我们这种小小部族可以招惹......希望此人不会计较......”那老者神sè惊慌,内心苦笑不已。其实刚才那口鲜血是他生生从口中吐出......

    在距离那灰石族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上,青年许卓的身影从虚空一步迈出。看了看灰石族方向,见没有人追来,便松了口气。

    “哈哈,还是你家孔爷爷厉害,随便拿出个珠子便把他们全镇住了!”青年许卓神sè露出得意。随后拿出从那灰石族盗来的灵源,双目盯着看了半响,旋即一口吞下,神sè露出满足之感。

    “这玩意就是好吃,不过......这也太少了,那灰石族这么小气,竟把如此美味的灵源分开放,害得我找半天才找到一块!”青年许卓咂咂嘴,神sè不满的道。

    这话若是被那灰石族族老听见,这次不用他生生吐出鲜血,恐怕鲜血会从其口中直接飙出。

    因为,那些灵源,足够其部族内所有人修行上百年的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