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荒仙变》第八章节 幕九青第九22源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清源山上,山门内孔凌子所化青年许卓,被那中年男子带领朝内走去。www.kaixinwx.com 无弹出广告文本小说站

    “请问使者,视察规矩是否还如往常一样?”那中年男子在前方带路,恭敬开口。

    “上次的使者,以往都视察了些什么?”孔凌子背着双手,双目随意看了一眼高台,缓慢开口。

    “禀使者,照往常都有是先去矿区视察!”那中年男子眼神一闪,恭敬道。

    孔凌子脸上依旧带着高傲道。

    “那便去矿区!”其实孔凌子内心巴不得赶快去矿区,

    “是!”那中年男子恭敬成是,旋即转过身去,其脸sè露出yīn沉,手里有一块微小的玉牌被暗中捏碎。

    中年男子内心已然猜出,这使者分明是假的,因以往使者大都不会单独前来,且都是手持信物。一般也不会先去矿区视察......

    此时在距离此地不远的另一处山脉,此山是那开山族所在。此时在部族的一顶最大的皮帐之内,有一名衣着华贵的青年坐在正zhōng yāng的位置。在这青年的身旁还站立着一名老者。

    这老者是开山族之族老,名为隆坤。其身体矮小,一副皮包骨的样子。

    此时他站在这青年身旁,极为恭敬。随后其双手掐诀,向虚空一推。顿时那虚空一阵抖动,不多时,一幅画面便显现在虚空之中。

    画面之内,出现两个人。有一个青年,和一个中年男子。这两个人其一是孔凌子所化青年许卓,还有那身穿蓝sè衣衫的中年男子。这画面所描述的,正是在那清源山山门之前发生之事。

    “隆坤,这冒充我上阶部族使者之人,你可认得?”那衣着华贵的青年,手指着孔凌子所化青年许卓轻声道。

    “禀少主,从画像上来看,前几rì在孟轲之地被数族追杀之人,倒是和此人有些相像。但此人是荒启中期,则听说那人是荒启大圆满,这两人修为差距实在太大,不知是不是同一人......”隆坤双目微闪,神sè露出迟疑,恭敬道。

    “荒启中期?有意思!”那青年yīn笑一声道。

    “不论是不是,我幕九青倒要看看你是何方人物,竟敢冒充我上阶部族使者!”幕九青站起身走出帐篷,暮然往地面一踏,只见其身影化作一阵白烟,升空远去。开山族族老隆坤紧随其后。

    清源山,在此山一座山石搭建而成的高台之下,一条通道内,孔凌子被那中年男子带领,来到一间石室之内。石室之内有一张桌子和几条石凳。孔凌子此刻正端坐在正中间的石凳之上。那中年男子则站在一旁,神sè露出恭敬。

    “使者舟途劳累,请先再次休息片刻,我这就去拿账簿,以便使者查阅!”那中年男子弯腰抱拳,恭敬道。

    孔凌子摆了摆手,旋即那中年男子关上石门,退出了石室。

    石室门外那中年男子,双手抬起石室下方一按,顿时那石门之上立即出现一丝红芒,这红芒转眼布满整间石室。随后其yīn森一笑,看了一眼石室,转身快速上方高台而去。

    在那中年男子离开的不多时。青年许卓本在石室之内,可却一步之下出现在了石室外。

    “哼!他nǎinǎi的,这破禁制也妄想困住你孔爷爷?”此刻其脸上带着洋洋得意,身子一晃,朝通道的深处疾驰而去。他能感觉到深处有非常浓郁的灵源气息。

    通道内孔凌子一路疾驰,无所顾忌。他只感觉越往通道深处,那灵源的气息越是浓郁。因此其内心也越是兴奋。

    这通道一路上四通八达,若是许卓在其内,定然会每到一处分叉口都要观察一番。不过这孔凌子却是不同。每每到一个分叉口,就见身子一晃直奔其中之一的深处,没有半点犹豫。

    就在这孔凌子快要接近通道下一个分叉口之时,突然其脚步一顿,双目微闪。身子一晃掉头,向后方疾驰而去。

    在孔凌子离开不久,前方那分叉口处突然虚空光芒一闪,从其走出两个人影。这两人是从开山族部族之内赶来。正是开山族族老,隆坤。和那衣着华贵的青年,幕九青。

    “少主,那人刚才的确来过此处!气息还有残留!不过此人倒是机灵,竟发现了我们。”隆坤微微一笑道。

    “哼!此人不敢面对我们,怕不是那荒启大圆满之修。或者其根本就不是荒启大圆满之修!”幕九青双目微冷,看向孔凌子离去之处,一步迈去。

    一时间在这四通八达的通道之内,追捕与被追捕的游戏,逐渐展开帷幕。

    孔凌子在通道内疾驰,内心却有些按耐不住。此时的他没有灵源,再加上这幅身体,现在隐隐能发挥出,不到荒启后期的实力。刚才在他感觉那两人,一个是中期,另一个则是后期。此时他只能选择躲避,从另一条入口去寻找灵源矿。

    不多时,孔凌子逐渐走过数十个分叉口,寻找那离灵源矿最近的通道。如今他又临近一分叉口,在其中一条通道内,感受到了那极为浓郁的灵源气息,其内心立即露出兴奋。就在他将要迈步的一瞬,他脚步一顿,旋即掉头往另一个方向遁去。

    “他nǎinǎi的,真是yīn魂不散!”孔凌子疾驰中愤怒开口。

    在孔凌子离去后,隆坤与幕九青,从旁边一条通道内一步迈出。看着孔凌子离去的地方,脸sè顿时yīn沉起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这种情况发生了不下十次。每次都是就差几息的时间,就可追上孔凌子,但就这几息,这让两人颇为无奈。幕九青冷哼中瞬息追去。

    孔凌子此时内心与那两人倒是很相似。每次快要接近灵源矿时,就会有那两人出现。其内心有些憋屈,有种抓狂之感。

    “把身体还我,修为不要散。我来避开这两人!”在孔凌子疾驰当中,体内许卓的魂突然传出意志。

    那孔凌子一愣之下,旋即感受到许卓魂内传来的那股坚定,冷静之意。二话不说,抬起手掐出一个印决往许卓魂内一指,顿时许卓魂内上次那被孔凌子魂血沾染之处传来一阵涟漪,这涟漪瞬间布满在许卓魂内。

    在这涟漪布满许卓魂内的一瞬,许卓内心立即感觉,身体的cāo控之感又回归到自己的意志里。

    许卓紧握了一下拳头,立即感受到如今这副身体传来的阵阵力量之感,和无比的轻盈,还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许卓内视了一下身体内部,发现如今其心脏之处,有数百条金黄sè血脉,一眼看去密密麻麻,遍布全身上下各处。

    在许卓沉浸在身体zì yóu的欣喜之中时,突然其心头立即浮现出一股危机。随后只见其身影一晃直奔远处而去。在他身后不远处,两个人影幻化而出,旋即立刻追来。

    许卓疾驰中,面无表情的回头看了那两人一眼,感受到那两人的修为。其中那老者的荒启中期之修,而那青年则是荒启后期之修。那股危险便是从那青年身上传出。

    许卓双目一闪,突然脚步微顿,然后向后一退,看似在后退,但其身子却是急速向前奔去,与那两人瞬息拉开了距离。

    这步伐名为逆影,是许卓在那石龟记忆中看到。虽然简单,但只因以前刚入荒道修为不够,所以无法施展。如今施展开来,其速度果然比刚才快上不少。但在那石龟记忆之中,有一个大能施展此术,其身下无尽山河倒退,一步就可迈出万里......

    隆坤与那幕九青此刻颇为诧异,刚才还在前方不远处的人影,竟转眼间消失不见。那隆坤倒还好。尤其是那幕九青,此刻其内心立即愤怒起来。在他感应刚才前方那人不过荒启中期巅峰罢了,自己是荒启后期难道还追他不上?但刚才那人的突然消失,却无声的给了他一巴掌,这让他如何不愤怒。

    只见幕九青如今脸sè越发的yīn沉。旋即手掌一翻,一粒绿豆大小灰sè的丹药出现在其手中,随后一口吞下。只见其身影逐渐模糊,速度暴涨开来。

    “隆坤,吩咐下去,开启此地出口封锁大阵,你亲自去镇守此阵!”幕九青的身体,在速度暴涨之中即将要消失的刹那,其声音快速传来。

    此时在通道内疾驰的许卓,凭借这孔凌子魂中对灵源矿的感应,正快速的向那里接近。突然一股危机在其前方浮现,许卓立即顿足,同时修为凝聚,一拳向前轰去。只见前方露出一把长剑,与许卓的拳头碰撞在一起。

    在这碰撞之下,许卓的身子顿时蹬蹬蹬,退后几步。在许卓退后的一瞬,其前方立即虚空一晃,一个狼狈的身影,被许卓一拳从虚空内逼出。许卓则借助这一退,身子一转,往反方向极速而去。

    那从虚空逼出之人,正是那衣着华贵的幕九青。此刻其内心翻腾,他非常明白荒启中期与后期的差距。但刚才许卓的一拳,竟把他从虚空逼出,这让其内心如何不心惊。但他的脸sè却越发的狰狞,身子一晃,一道残影顿时消失在原地。

    此刻许卓脸sèyīn沉,在其拳头上出现了一道伤口,显然是刚才那把长剑所致。他双目露出冷冽,快速行进中,手掌暮然向地面一按,之后一连按了九次,地面上顿时出现了九个不同位置的禁制。

    此禁制,名为九连环。只要触发其中之一,周围那几个都会瞬间爆炸开来。且这是九种不同属xìng的爆炸。

    许卓后方通道之内,只见一道道残影在其内急速潜行。留下道道残影之人,正是那吃下了丹药从而速度暴涨的幕九青。

    此刻在他前方不远处许卓正缓慢的前行。在幕九青看到许卓的一瞬,其脸上露出狞笑,手中张剑一甩,身子暮然消失,旋即出现在许卓身后,手持长剑一剑刺去。

    在那长剑离许卓后脑还有一寸之时,许卓骤然转身,突然脚步微顿,向前一迈,其身子瞬息往后退去。

    退后中,其脸上露出冷笑,口吐一字。

    “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