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荒仙变》第一章节 厄运之体第十2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通道出口那高台之上,隆坤已经在此等候了九个时辰。www.kaixinwx.com 首发--无弹出广告如今他坐在一个,由数十人组成的阵法zhōng yāng,这段时间之内,始终不见有人影从通道内出来。在他想来,那冒充使者之人,只不过是一个荒启中期之修。幕九青则是荒启后期,理应不会遇到任何危险。但为何迟迟没有归来,他也着疑惑,内心隐隐有些不安起来......

    就在其焦急的等待了九个时辰之后。那从未有异样的通道出口,突然有一个人影一闪,那隆坤脸上立即多了一抹喜sè,但就在他站起准备迎接之时,其脚步忽然一顿,神sè露出不善。

    因为他苦苦等待至如今,出现不是他的少主,幕九青。而是许卓。

    那个他内心认为,与他的少主幕九青相比毫无还手之力的人,竟生生的出现在他面前,这就意味着幕九青很有可能凶多吉少。所以在他看到许卓的瞬间,双眼露出不善。

    但随后其又看到许卓腰间的储物袋,其神sè骤然大变,露出骇然,无法置信之sè。

    “你...你...你!”他手指着许卓,蹬蹬蹬,他身子颤抖着退后数步。

    “你竟把幕九青杀了?”隆坤神sè露出惊恐,声音颤抖。当他看到许卓的神sè没有丝毫变化,极为镇定之时,其内心已然极为的确定,幕九青已亡。

    虽然刚才那储物袋足以说明一切,但其内心还是有些不信。所以他才故意说出刚才那句话,等待许卓的反应。如若许卓的神情有那么一丝一毫的反应,那么他会立即开启那阵法对其轰杀。因为这就说明此人是故作镇定,只是暂时摆脱了幕九青的追赶。

    但事实却摆在眼前,容不得他不信。隆坤内心苦笑,这次他保护幕九青不利,其族定然会受到上阶之族的严厉惩罚。

    隆坤能作为一族之族老,与其心xìng分之不开。他有着自知之明。一个能灭杀荒启后期之修的人,他惹不起。况且如今许卓的修为他看不透,但他却能感受到许卓身上隐隐散发而出的威压,却比荒启后期要强烈太多。

    许卓看着隆坤意味深长的一笑,他从隆坤表情里看出了很多东西。此刻其身躯暮然之下,踏出通道。

    “开启灭杀阵!”那隆坤苦笑着开口。即便他惹不起,但这是他唯一的选择,如果此时他不阻拦许卓,任其离去的话。那么等待他的将是更残酷的惩罚。

    许卓迈开步伐朝向那阵法走来。此时那阵法上数十人分别坐在阵法周围,阵阵光芒,在阵法中心凝聚。在光芒凝聚起来的瞬间,那周围数十人个个身体颤抖,仿佛开启这阵法需要付出极大的负荷。这数十人在颤抖之中,全身冒出汗珠,那凝聚而来的光芒瞬间,全部冲向阵法中心的隆坤。

    只见在隆坤身体之上,一把由光芒凝聚而出的巨剑暮然冲天升起。隆坤身子顺势站起,双手握住那巨剑骤然向许卓一斩而去。

    许卓站通道在出口不远处,抬头凝望那天空一斩而来的巨剑。其上一股许卓从未感受过的威压传来,带着灭杀一切之意直奔许卓。

    就在那巨剑就快临近头顶之时,许卓骤然抬起右手,伸出拇指,想着那来临的灭杀之剑一指按去。在按在那巨剑之上的瞬间,孔凌子荒魂境一击之力轰然爆发。随后便是一声巨响,动彻天地。

    那阵法周围的数十人,在这一瞬,一个个暮然喷出鲜血身子倒卷,神sè萎靡,倒在地上,有些则是直接昏死过去。还有那隆坤,其身子也是倒卷而出,口内喷出鲜血,其盯着许卓的双目露出前所未有的惊恐之sè。

    “半步荒魂!”

    许卓收回手臂,其身体之内的气血此刻剧烈翻腾,忽然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就要从其口中喷出,但被他生生压下。看其脸上依旧是那副淡淡的神情。仿佛之前那一击对他没有造成丝毫的损伤。其实他只是借助了孔凌子的一击之力,毕竟这些都是外力,太过依赖的话对其以后绝无好处。

    虽然这一击之力抵消了那巨剑的大部分攻击,可还是让他身体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但硬是被他将这伤势生生压下。

    许卓看着喷出鲜血身体倒卷的众人,一股霸道暮然从身上爆发。其身影一晃,一步迈出,瞬息直奔山门而去。

    隆坤没有在阻拦,他一开始就知晓,此人他无法阻拦得住。此刻看着其身影远去,隆坤苦笑,内心掀起复杂之感......

    清源山山门出去不远处,许卓身影疾驰之中,一口鲜血在也忍不住的喷出。此时他体内伤势有些严重,他须尽快找一处地方恢复。

    他双目一闪,朝远处一座高山奔去。

    在邙山山顶处,有数课参天古树拔地而起,一根根粗壮的藤条,顺势从古树蔓延而下至山崖深渊之内。此时在深渊之内的一处山洞之中,许卓盘膝坐在一间室之内。这山洞,正是许卓之前无意间发现的那间存在了古鼎的山洞。

    许卓此刻的样子已经变成了原来那个身体瘦弱,面目清秀的少年。他从清源山来到在此地依然过去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其体内伤势依然好了一大半。修为已然变成了荒启三层的巅峰,只需一丝就可突破迈入第四层。

    这一rì许卓睁开双目顿时一阵jīng光shè出。紧握了一下拳头,感受到体内明显变强的力量,其眼中露出坚定之sè。

    随后站起身,打量一下那三角古鼎。虽然许卓不知此鼎作何用处,但必定不会是凡物。许卓也问过孔凌子却也无法得出答案。许卓两个月之前刚回到此处时依然试过,无法进入其中,无论他如何努力那鼎内的传送阵都无法开启。储物袋也是无法将其收走。

    略一沉吟,旋即他苦笑着瑶瑶头,看向那古鼎后方的墙面,此刻那墙面已经恢复如初,那石门一侧油汀也已经熄灭。

    许卓走进再次将那油汀点燃,顿时古鼎后方的墙壁之上一条通道出现。但却没有香气飘来,反而有阵阵腥臭。

    “咦?”在那通道出现的一瞬,孔凌子轻咦了一声。

    “好像感受是古族的气息?”孔凌子呐喃道。

    许卓双目jīng光一闪,内心有所猜测。身子一动往通道深处疾驰而去。

    轻车熟路,许卓在看到那地下庞大的溶洞,双眼落在那巨大平台上的瞬间,其身子暮然一震,呼吸急促起来。那巨大的黑sè骸骨......消失了。

    溶洞上方密密麻麻垂下的根茎和地面的草药都已经干枯。阵阵腥臭传来。

    “古族神通,寂灭之决!”那孔凌子声音传出,露出惊讶之sè。

    “这里怎么有古族神通,古族难道还没灭绝......咦?我为何知晓古族?”孔凌子眨眨眼睛,神sè露出疑惑。

    许卓内心震动,脑海里回想起在五方界之中,曾梦到的画面,那巨大修士就是古族。许卓双目一闪,盯着孔凌子。

    “祝容!”许卓厉声道。孔凌子则没有丝毫的反应。许卓渐渐皱起眉头,对其内心的猜测有了改动。

    许卓双目盯着下方溶洞,纵身跃下,找到自己那背篓收进储物袋,但那最重要的玉牌却不见了。就在许卓焦急寻找之时,突然那平台之下一个黑sè影子,直奔他而来。

    这竟是那消失黑sè骸骨,他现在大小就如正常人一般,手中拿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牌。

    许卓看到那黑sè骸骨的刹那,双眼瞳孔猛然一缩,身子急速向后退去。

    只见那黑sè骸骨身上散发出浓浓的腥臭,一些粘稠的液体从其身上低落,所过之地的一切,瞬间变成了黑sè被腐蚀的干干净净。那黑sè带着极为浓烈的腐蚀气息,发出一声尖啸,扑向许卓。

    “厄运之体”孔凌子惊呼一声。

    “这是何物?”许卓眉头一皱,神sè冷冽下来,看向孔凌子。

    那黑sè骸骨临近散发出一股幽怨之意。但他隐隐感受那黑sè骸骨似乎和孔凌子关系太大,而且孔凌子身上也没有那股幽怨之意。至于为什么他会从地消失,出现在孔凌子沉睡之处......有人故意而为?那他目的又是什么?许卓心中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这是古族幼体,一种极为稀有的幼体。古族,自古以来其族人就非常稀少,且孕育下一代的时间很长,往往有族人死亡之时,才会有新族人诞生。但不每个新生的族人都是正常的,因为一些不明的原因,新族人会出现变异......”孔凌子神sè一正快速说出,随后其神sè又露出疑惑。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懂得这么多?

    片刻后他仰天大笑一声,眼中顿时露出自豪得意之sè......

    “孔凌子,散出你的全部修为!”许卓前行中暮然一顿,转过身去,手掌一抓,一阵紫芒出现在其手中,向着那来临的黑sè骸骨一掌按去。

    “九丝冥!”这是许卓以孔凌子的荒魂境的修为,来施展这九丝冥。顿时那紫芒竟化作实质,九道紫sè禁制齐齐奔向那黑sè骸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