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校花的贴身小光头》第二章 神秘来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不sè上山已经七个年头了。少室山下,一位身着中山装,两鬓斑白,面容刚毅的老人正信步径直往少林寺山门走来,他的身边有几个西装革履戴着墨镜的年轻人亦步亦趋的跟着,在西装下面隐隐可见爆炸xìng的肌肉。几个人的眼神有意无意的扫过周围走过的游人。

    看着山门前两只威武的石狮子,老人一时恍惚,随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头挺胸跨入山门。

    在老者跨入山门的一刹那,少林寺内一个幽静的禅房中,原本静静打坐的枯瘦老僧双目骤然暴睁,平时慈眉善目的样子消弭不见,眼神中透露出一丝jīng光,目光直直的盯向山门处,仿佛阻挡在他们之间的重重院落完全不存在,枯瘦老僧的目光死死的落在老人身上,喃喃道:“阿弥陀佛,该来的还是来了!”

    老人好像是少林寺的常客,对于这里的一瓦一木相当熟悉,七拐八拐就来到枯瘦老僧的禅房前,老人那双历经无尽沧桑而透露出睿智的双眼,此时却湿润了,几度抬手,几次放下。

    正在老人犹豫不决的时候,禅房大门突然应声而开,里面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贵客驾临,门前驻足不前,是何道理?”

    老人低叹了一声,冲身后还要跟着的几个青年挥挥手,说道:“你们在外面等着。”语罢就要走入禅房,为首的青年迟疑的说:“可是首长…”话没说完就吞了回去,因为此时老人锐利的眼神瞪了他一眼。

    老人步入禅房,轻轻的关上大门,走到老僧对面的蒲团前坐下,看着老僧枯瘦的身子,老人的眼睛不禁又湿润了:“二弟,这些年,你受苦了!跟我回家吧!老母亲她很挂念你!”

    听到老母亲三个字,枯瘦老僧身子微微一震,缓缓道:“阿弥陀佛,方施主,此间并无施主二弟,老衲释枯荣。”

    老人劝道:“二弟,我知道当年的事,对你打击很大,你嫂子已经过世三十余年,当年你为此大开杀戒,差点堕入魔道,多亏释永信大师把你点化。但是,怎么说你都是我们方氏家族的血脉,如今,我们方氏家族处在风雨飘摇之际,你作为方氏子弟难道不应该为家族出一份力吗?”

    枯瘦老僧叹了口气:“阿弥陀佛,贫僧早已遁入空门多年,对世俗恩怨再无任何牵挂!”

    看着老僧浑浊的眼神,仿佛一阵风能吹倒的瘦弱身体,老人面露一丝不忍,但是想到方氏家族,想到自己的孙女,他不得不开口:“郑家郑老头子据说快要百年了,而此时又是zhōng yāng换届的关键时刻。在这个时候,他们愈加疯狂!难道你想让当年韩家的惨剧在我们方家也发生一次吗?他们不敢动我这个老家伙,但是最近一个月以来,小薇已经遭到两次袭击,其中依稀可见rì本忍者的影子,小薇是我亲孙女,长的和小花小时候一模一样,她也是你孙女呀!你忍心让她小小年纪就遭受不测?”

    听到小花的名字,枯瘦老僧的身体明显一震,浑浊的眼神爆出骇人的jīng光:“方施主,我有一小徒,法号释不sè,最近正要出世历练,不知方施主能不能代为照顾一二?”

    “如此甚好!”老人一脸喜气,忙不迭的答应着。老人心里盘算的是,早就听说二弟收了一个极阳体质的孩子为关门弟子,一直可心疼着紧,还是自家人亲呀!真没想到他能把宝贝疙瘩拿出来,原本打算借到六大弟子随便一个就行,今天真是不虚此行。

    “要趁这个机会把不sè和不痴分开,要不然少林寺快要被他们闹翻天了!”想着想着,枯瘦老僧冲门外喊道:“不痴速来,为师有事吩咐。”老僧话音刚落,禅房门外的几个青年就感觉眼前有一团黑影闪过,禅房门突然开启又突然关闭,几人大惊失sè,冲进禅房,老人面露不愉之sè斥道:“退下!”

    几个青年讪讪的退出禅房,老人望着面前笑呵呵的这个小胖子僧人,脸上充满了欣赏的神sè,同时也对自己二弟的关门弟子充满了信心。

    胖乎乎的小和尚一双大眼睛乌溜溜的转了几圈,看着自己师傅好像没有生气的样子,小心翼翼的问:“师傅,徒儿最近可是相当的遵守寺规,已经很久没犯错了。不知师傅找我何事?”

    原本对小胖和尚印象颇佳的老人,听完不痴的话,顿时一头黑线,看来是个惹祸的主?老人正在琢磨着,只听释枯荣大师沙哑的嗓音传来:“不痴,你轻功是年轻一代最好的,而且你和不sè关系最好,现在去把不sè给为师找来,为师有事找他。”

    胖胖的小和尚一听师傅不是要责罚自己,胖乎乎的笑脸挤成一团,赶紧回答道:“师傅放心,徒儿一会就把小师弟带回来!”

    一会儿功夫,胖胖的小和尚身后跟着一个长相清秀的小和尚。小和尚走到枯荣大师面前作揖道:“师傅,二师兄说您找我?”

    枯荣大师点了点头:“不sè,你入寺也有七个年头了吧?为师打算让你出世见见世面,这位老先生是方施主,是本寺的大善人,我已经把你托付与他,下山以后,凡事要听从方施主的安排,要视方施主如师傅。”

    清秀小和尚听完释枯荣大师的话,着急的问:“师傅,我会舍不得您的!再说,您以前不是说我功夫什么时候突破地阶,才可以出世吗?我现在才人阶高级呀!”听完人阶高级四个字,老人眉毛一挑,心中泛起惊涛骇浪,这么小年纪居然是阶位高手,而且是人阶高级?整个zhōng nán hǎi总共在的玉佩,而那一天老院长满载而归,可谓是凯旋归来,于是给他取名韩凯。

    老院长姓林,叫林燕儿。是昔rì关东林家大小姐,曾被誉为一代侠盗,当年rì军侵华的时候,林家组织民间义勇军经常偷袭暗杀rì军,但是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最终林家军偷袭rì军运粮部队的时候遭到rì军包围,只有轻功最出sè的的林燕儿逃了出来。当然,林燕儿的丈夫也死在鸟人枪下。

    贞烈的林燕儿自此独身守节到现在,孤苦无依的林燕儿开始收养起无家可归的孤儿,几十年过去了,收养的孤儿数目慢慢变多,也就顺理成章的办起了孤儿院,要问孤儿院的收入从何而来?有一部分是社会好心人的捐助,另一部分就是林燕儿妙手空空的手艺了,当然林燕儿只偷富人,不拿穷人一针一线。

    林可可是林燕儿收养的孩子,林燕儿见她根骨不错,从小教她练武,而林可可一天一天长大,近年来,林燕儿年龄越来越大,昔rì的伤病慢慢发作,身手一天不如一天,于是林可可毅然放弃名牌大学留校的机会,负担起整个孤儿院的开销。

    林燕儿不止一次的劝林可可:“孩子,nǎinǎi对不起你!为了这些孩子们,要你放弃了自己的前途!”

    林可可总是懂事的劝道:“nǎinǎi!当年要不是您收养我,我早就饿死街头了,如今有这么多和我当年一样孤苦无依的孩子,我怎么能够放手不管呢?而且您年龄越来越大,行动越来越不方便。以后您只管在院里好好静养,其他的事就交给我吧!”

    “好孩子!好孩子!”林燕儿只能眼含热泪的看着林可可。

    林可可深知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的含义,她每天都给孩子们上课,教他们书本上的知识。

    甜美漂亮的可可老师是孤儿院所有孩子的女神,当然韩凯也不例外,韩凯八岁那一年,聪明的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问题,可可老师总是在下课后就匆匆忙忙走出孤儿院,于是好奇的他悄悄的跟了出去,发现可可老师的手伸向了一个暴发户的钱包。

    那一瞬间,韩凯感觉天好像都塌了!他心中的女神居然在偷钱?回过头来的林可可也看到了韩凯,一怔之下带着他回了孤儿院。

    韩凯夜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八岁的他已经有了一些是非观,他想来想去都觉得可可老师不应该偷钱,于是他悄悄的来到可可老师房前,屋里灯是亮着的,韩凯轻轻的敲敲门。

    里面传来了林可可好听的声音:“是小凯凯吧?门没关。进来吧!”

    韩凯推开门走了进来,抬头看着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来时的怒气迅速消散,林可可穿着一件粉红sè的睡衣,没有穿胸衣,胸前高高耸起,她坐在小床上,一双粉嫩的小脚丫晃来晃去。韩凯讷讷的说:“可可老师,你你…你今天是在…?”

    可可老师盯着韩凯说道:“既然今天你看见了,我就不瞒你了,你看到的没错,我确实是在偷钱!”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