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校花的贴身小光头》第八章 对着佛祖发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刘助理看到一家人融洽的样子很高兴,看到老爷应该放心了,他还担心韩凯不能融入到小小姐的家庭,看来治疗好常叔之后,让大家都接受他了,于是他笑着说:“今天家里多了一个人,应该高兴庆祝才对,张妈就别哭了,咱们吃饭了,这一路赶来,可把我累坏了!”

    张妈赶紧抹掉眼泪:“对对对,小刘说的对!我这是高兴的,高兴的呀!都别在这站着了,来来来,饭我早就做好了,快去吃饭吧!咱们边吃边聊。”

    五个人在餐桌上坐好,常叔红光满面的说:“雯雯,今个不但我的伤好了,而且家里还来了贵客,可谓是双喜临门呐!快去把你偷偷给我藏起来的酒都拿出来,今天我和小天小凯不醉不归!”(张妈叫张雯雯,常叔叫常发。)

    方煜薇故意嘟起嘴:“哎呀!常叔张妈你们俩就别在这秀恩爱了啊!让我们这些单身的人啊,真是羡慕嫉妒恨呐!”

    张妈笑骂道:“薇薇你这跟谁学的呀?都会打趣张妈了,看来乔小姐真的把你给带坏了呀!你说你就不能学点好。”张妈一边说一边去给常叔找酒去了,在常叔受伤的这些rì子,张妈偷偷的给他把酒都藏起来了。

    方煜薇吐吐舌头小声嘀咕:“关键安然得有点好让我学啊。”

    看着一家人其乐融融,韩凯仅剩下的一点点抵触心理也没有了,吃着常叔给夹过来的菜,韩凯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保护好这个家!

    打开酒瓶,深深的吸了一口酒香,常叔二话没说就给韩凯和刘天倒了满满的一大杯,方煜薇看着韩凯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她奇怪的问:“不sè大师可以喝酒吗?不是说和尚不准喝酒的吗?”

    “咳咳…这个,刚才刘助理不是说了吗?我师父让我还俗了,这不就可以喝酒了吗?”这个时候韩凯恨不得抱着刘助理狠狠的亲一口。

    方煜薇疑惑的看了看韩凯说道:“那你刚还俗,就能一口喝掉二两白酒而面不改sè?就是常叔这个老酒鬼都要分两次喝呢!你以前真是和尚?”

    我的那个去呀,这个小妞怎么这么聪明,事情分析的这么透彻,这可咋说呢?这下完蛋了,刚认识就给她留下不好的印象。正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常叔的声音传了过来:“薇薇啊,这韩凯内力非常深厚啊,我是自愧不如,而且他又是极阳体质,这点烈酒算什么呢!他要是乐意,一个人可以把我们家的酒全部喝光,小凯你说是吗?”说完他偷偷的朝韩凯挤了挤眼。

    韩凯立马领悟到常叔的意思:“是啊,薇薇,常叔说的极是,我这是体质问题,我对佛祖发誓!这真的是我第一次喝酒,我也是刚知道自己原来这么能喝酒,我还以为喝酒像喝水一样呢。嘿嘿…”

    看着一老一小两个酒鬼你一杯我一杯的干着,方煜薇疑惑的想到,真的是体质问题吗?常叔说是就是吧,他可是从来没骗过我呢!

    一会儿工夫,一瓶酒就见底了,刘天举起酒杯:“常叔,这些年,多亏你的照顾和提拔,我才会有今天的成就,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我先干为敬,一切都在酒里了。”说完刘天一仰脖子,一饮而尽。

    看着常叔也豪爽的干了一杯,刘天站起身来说:“时间不早了,直升机还等着呢,我的任务也完成了,常叔的身体也好了,我得赶紧回去了,老爷用我用习惯了,离了我他肯定不舒服。大家伙好吃好喝,就不用送我了。”

    送完刘天后,常叔看韩凯接近半斤酒下去,面不改sè,谈笑风生,不由得起了争强好胜之心,小样,我功夫比不上你,这喝酒还能喝不过?那我这一大把年纪真是白活了!最重要的是他还发现对方没有用内力化解酒力,所以他看韩凯是越看越喜欢,终于有人能陪他尽兴的喝酒了!

    于是常叔又开了一瓶酒:“小凯呀!酒逢知己千杯少,今天咱爷俩不醉不归。”

    韩凯心道,出来就是好呀!二师兄每次偷偷摸摸弄一瓶两瓶的酒,每次都和不尽兴,今天终于可以喝个痛快了,于是他豪气的说:“喝!今天一定要把您老陪尽兴了。”

    两个酒鬼开始你一杯我一杯的豪饮起来,一大一小两个美女好奇的看着两个人,方煜薇说:“张妈,看来这俩人卯上了呀,张妈你看谁会赢?”

    张妈毫不犹豫的说:“肯定是你常叔了,他从六岁就开始偷常管家的酒喝,为喝酒没少挨揍,这可是一个酒jīng沙场的老酒鬼了,小凯功夫再好,总归他还是个孩子呀,年龄摆在那呢!”

    方煜薇道:“年龄小怎么了,我赌韩凯胜!张妈要不咱俩打赌吧?”

    张妈好奇心也来了:“打什么赌?”

    “要是你赢了,你说什么我都听什么,让我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假如我赢了,您早晨可别让我喝牛nǎi了,我正减肥呢!”

    “我的小祖宗,你已经够苗条了,还减肥?”

    方煜薇嘟起嘴:“您赌还是不赌吧!你看人家乔安然多苗条,身上没有一点赘肉,我小肚子上还有一点肉肉呢!”

    张妈不以为然道:“薇薇啊,你这体型正好呀!别像乔小姐一样,太瘦弱了,像一阵风就吹倒了。不过这个赌我可以跟你打,我对你常叔有信心。”

    于是一大一小两个美女眼巴巴的看着两个酒鬼,看谁先倒下,每次常发摇摇yù坠的时候张妈就捏一鼻子汗,当然韩凯意识不清的时候方煜薇也会担心。最终两个人同时趴倒在桌子上。

    张妈失望的说:“这老常太让我失望了,亏他还自封酒仙,连一个小孩都喝不过,算我们不输不赢吧。”

    方煜薇轻笑道:“张妈!你错了,我赢了,我说小光头,你别装了,赶紧起来吧,你趴下的时候我可是看你眼珠子滴溜溜转了好几圈呢!”

    韩凯讪讪的摸摸头爬了起来:“我这是给常叔面子,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喝不过一个年轻人,那多没面子啊,我真不是要故意欺骗你们的啊。”

    “切!”方煜薇气呼呼的哼了一声,心道,这个小光头太坏了,居然装醉想让我赢不了啊!

    韩凯心中郁闷的想着,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刚才看到常叔倒下,自己灵机一动想道,方叔醉倒肯定是张妈扶回去,要是我趁机也醉倒,那岂不是要小美妞扶我回去?想想小美妞娇弱的身子扶着自己的样子,韩凯真的一瞬间醉倒了。居然被看穿了,这小美妞不简单啊!

    于是他只好讪笑的帮张妈把常叔扶回房间,张妈收拾完之后给韩凯安排了一个客房,韩凯的房间在二楼,跟方煜薇的房间挨着。韩凯环视着自己的房间,在舒适的大床上一躺,舒服的快要睡过去了,掏出刘秘书给他留下的银行卡,韩凯心中暗道,明天要去买两节世俗的衣服,要不穿着这僧袍去上学太无厘头了,还是洗洗睡吧,折腾了一天,真的有点累了呢!

    于是韩凯拿着张妈给准备的浴袍和洗刷用品就往卫生间走去,看着这个豪华的浴霸,韩凯心中暗道,有钱人真是会享受啊,自己这十八年真是白活了。边想边打开热水美美的洗了起来。

    吃完饭的方煜薇看到浴室被韩凯占领了,原本打算洗澡的她只好看起了喜羊羊和灰太狼。正看到热闹的地方,自己家大门响了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亲爱的薇薇!我回来啦!”

    方煜薇正看到关键时刻,头也没有回就说:“安然你回来啦!不是说明天回来的吗?怎么今天就?”

    “在家太没意思了,没人陪我玩,我就提前回来喽。可憋死我了。”一边说一边解着自己的腰带,一边往卫生间冲刺过去,而方煜薇以为乔安然是说在家憋死了,加上正看到关键时刻呢,根本没发现乔安然往卫生间跑去。

    正在美美的洗着澡的韩凯,突然听到彭的一声,卫生间门被撞开了,一个美女风风火火闯了进来,一进来就把自己的裤子褪到腿弯,不巧的是这个浴霸周围的玻璃是透明的,韩凯看到了外面的乔安然,乔安然当然也看到了里面的韩凯。

    “阿弥陀佛!女流氓呀!救命啊!”韩凯赶紧捂着小韩凯可怜兮兮的直勾勾的看着乔安然,韩凯的第一反应是,又是一个小美人啊,身材可真是苗条,小腿真白,如果说王寡妇的下面是一片丛林,而这个小妞的下面就是一撮小草,真是柔嫩啊!可惜就是胸小了点,不过据二师兄说,现在不就流行平胸美女吗?饱受不痴大师荼毒的韩凯瞬间想到了这些。

    乔安然此时才反应过来,尿意早就消失不见,看着里面那个小光头sè眯眯的眼神。赶紧提上裤子掩着嘴跑了出去,让乔安然气愤的是,居然是对方先喊!自己是个女孩子都没喊,他居然喊自己女流氓?你可是捂得严严实实的啊!明明是本美女被你看光了!这口气一定不能忍。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