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校花的贴身小光头》第九章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方煜薇看着默默抽泣的乔安然赶紧安慰道:“安然!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你说是在家里憋得不行了,真的不知道是这个意思啊,要早知道我肯定会拦着你啊!”

    乔安然平时虽然大大咧咧,但是还从来没跟男生牵过手呢,今天居然下面都被看光了,能不难过吗?她强作欢颜道:“里面那人是谁啊,怎么在你家洗澡?居然骂我女流氓?我肯定不会饶过他!”

    方煜薇想了想说:“我最近不是老是受到袭击嘛,常叔不是也受了重伤吗?所以我爷爷就去少林寺找来这位不sè大师保护我,他是个和尚,出家人可是不近女sè的,别太在意了好吗?就是个误会。”

    乔安然气不打一处来:“就算是个误会,那他至于喊那么大声吗?和尚就都是好人吗?看他刚才sè眯眯的眼神,我一看他就是个花和尚!”

    本来还想为韩凯辩解几句的方煜薇突然语塞了,因为他想到刚才韩凯喝酒的事了,都说酒sè不分家,喝酒的和尚肯定会好sè吧?想到这,方煜薇马上和自己的好姐妹达成统一战线,一起指责韩凯:“恩!我也看他不像好人,我们以后一起对付他吧!”

    韩凯用凉水反复冲刷了好几遍,小韩凯才低下高昂的头颅,这是第一次看到女孩子下面呢!王寡妇当然不算女孩子了,那是成熟女人,连可可姐姐都没看过呢!悄悄的推开卫生间门,想要偷偷的留回房。

    可惜被眼尖的乔安然发现了:“我说不sè大师,既然你以后要来这常住了,那你也不过来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好歹也算这个家的半个主人,你不过来跟我认识一下?”

    韩凯习惯xìng的摸摸头,畏畏缩缩的走过来说:“你是乔安然小姐吧!刚才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谁让我没锁门呢!我的情况薇薇都跟你说过了吧?赶了一天路,还有点累了。我先回房睡觉了。”

    说完韩凯就想溜,开玩笑,便宜占足了,此时不溜更待何时?乔安然本来就一肚子委屈,听韩凯这么一说立马不干了:“哎呦,还薇薇,你这刚来一天用叫的这么亲热吗?什么叫刚才的事你就当做没发生?说的你好像很大度的样子?我看你是故意不关门的吧?你知道这个家里都是美女,谁进去你都不吃亏是吧?我说你就是成心的!”

    虽然韩凯很猥琐,很无耻,乔安然这么说可是真的委屈韩凯了,以前他再孤儿院还有在少林寺的时候,都是一群人一起洗澡,没有什么关门的概念,这次的事纯属意外,绝对不是他故意的。

    乔安然的指责让韩凯无从辩解,但是韩凯会是轻易认输的主吗?当然不是,他避开自己的错误不谈,狡辩道:“是!我没关门,可是我洗澡的时候跟薇薇和张妈都打过招呼了,而且我听她们说你明天才会回来,这才会没关门。所以你对我的指责不成立,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会回来,谈何成心的?莫非我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乔安然一听好像也是这个道理,于是就捏着鼻子认了倒霉,韩凯回到房间后,差点哈哈大笑,真是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啊。自己亲亲苦苦偷看可可姐姐洗澡,费尽心思都没看到下面。今天洗个澡,一个美女居然自己送上门让自己看,还别说,看这真人秀就是比看二师兄的金瓶梅好看多了,嘿嘿!

    想着想着,韩凯美美的睡了起来。而乔安然和方煜薇则一起嘀嘀咕咕讨论到半夜,制定了一大堆的防狼计划。

    第二天一早,习惯早起的韩凯就来到院子里,虎虎生风的练起拳脚,院子里的那条黑sè大狗低眉顺眼的对韩凯摇头摆尾。出来叫韩凯吃饭的张妈看到这一幕啧啧称奇,这黑虎平时可凶了,见到生人肯定会狂吠不止,甚至挣脱过几次铁链把小偷咬伤,就连乔安然小姐都是喂了它一个月的火腿,它才慢慢认可的,今天这是怎么?

    第十八章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打完一套拳法,深深的吐纳吸气,跟着张妈回了屋。在餐桌上,乔安然嘟着小嘴,气鼓鼓的瞪着他说:“是真大少爷啊,吃个饭还要人去叫,也不知道黑虎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怎么就不咬死你?”

    张妈笑呵呵的说:“都说狗有灵xìng,能认识自己家人,昨天第一次见小凯的时候黑虎就很热情呢!”

    韩凯心中暗暗嘀咕,昨天黑虎热情吗?那个龇牙咧嘴的样子,要不是我偷偷用真气给它梳理了下身体,恐怕我和这个小飞机场的待遇差不多吧?但是他嘴上赶忙说:“张妈说的极是!人家黑虎也比某些人有礼貌多了,这才是一家人,某些人知道谁才是客人,谁才是主人了吧?”

    乔安然一听不干了,她漂亮的大眼睛滴溜溜一转,说道:“薇薇,这个花和尚果然是个坏痞子,昨天刚占完我便宜,今天又占你便宜!”

    方煜薇疑惑的问:“怎么就占我便宜了?”

    乔安然露出夸张的表情看着方煜薇:“薇薇,他说他是这个家的主人哎,他什么意思啊!这个家的主人不就是你未来的老公喽?你说他有没有占你便宜啊?”

    看着方煜薇看向自己的眼神越来越不善,韩凯心中呐喊,完蛋了,昨天好不容易在小美妞心里留下点好印象,被这个飞机场三言两语就给破坏了,太可怕了,真是得罪什么都不能得罪女人啊!

    于是他不敢再顶嘴,低头闷头吃饭,开玩笑,再顶嘴估计要被俩妞制裁了,大丈夫不吃眼前亏,反正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咱们来rì方长嘛,恩恩!好和尚能屈能伸。

    得意的看着韩凯,看到他不再狡辩,只是闷头吃饭,乔安然也感觉没趣,转头对方煜薇说:“薇薇,今天可是我雪姐的生rì宴会,你就陪我去吧。”

    方煜薇眉头微微皱起:“安然,你这不是为难我吗?雪姐是岭南傅家大小姐,她的宴会我怕那些苍蝇也会去,他们是肯定会去的,我就不去了吧?让常叔跟你去吧。”

    乔安然不依了,撒娇道:“我的好薇薇,求你了,你对我最好了,难道你想让我自己被那些苍蝇sāo扰吗?帮我分担一下下嘛,再说这不是有姐夫吗?让他去当挡箭牌,他刚才可是说自己是这个家的主人了!那必须要为你出一份力嘛!”

    我们可怜的韩凯同志真是吃个饭都躺枪,方煜薇轻轻的锤了一下乔安然:“你个死妮子,就知道乱说,什么姐夫啊,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说完作势yù打,乔安然笑着躲开了,一边跑一边说:“薇薇,你没反对我可就当你答应了啊!”

    身体较弱的方煜薇追不上乔安然,只好拍着自己的小胸脯,大口的喘着气说:“真是怕了你了,我答应你就是了。”

    乔安然一听方煜薇答应了,高兴的跳了起来,转而她的眉头皱了起来,绕着韩凯转了好几圈。韩凯被她看的发毛,弱弱的问:“姑nǎinǎi,我脸上长花了吗?”

    乔安然摇了摇头说:“这个形象不行啊!今个你可是重任在身的!走,去给你置办一身行头,你这副打扮,别让人误会薇薇的男朋友看破红尘了呢。”

    “男…朋友?不是开玩笑吧,阿弥陀佛,小僧还没谈过恋爱的。这样不好吧!我看你们另请高明吧?”

    乔安然又好气又好笑:“哎呦!你就别占了便宜还卖乖了,要是薇薇放出话去,想做他男朋友的能从上海排到běi jīng,你居然还在这推三阻四?”

    看到方煜薇也面sè不善的看向自己,不sè大师脸sè一肃,正sè说:“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能为薇薇排忧解难,小僧就面为其难的答应了吧。”

    半小时后,范思哲专卖店,换了一身休闲装的韩凯迎面向两位小美女走来,乔安然不解的看向韩凯:“你谁啊?你直盯着我们两位大美女干什么?虽然你看起来很清秀,很帅气,可是本美女喜欢成熟稳重型的,至于我旁边的这位美女,你就更别打什么心思了。”

    韩凯无奈的翻了翻白眼,说道:“姑nǎinǎi,是我啊!”

    乔安然竖起耳朵,听着熟悉的声音,努力睁大眼睛,绕着韩凯转了好几个圈圈,直到把韩凯都快转晕了,才喃喃说道:“啧啧,真是没看出来呀,换了一身行头,完全变了一个样,还别说,真没看出来,我们的花和尚还是个清秀的小帅哥呢!恩恩!不错,这个形象应该可以胜任薇薇大美女的男朋友了!花和尚,要是你今天表现的好,我就考虑一下是不是原谅你昨天对本美女的无礼!好好加油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