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校花的贴身小光头》第三拾五章 为美女警花驱毒歹徒57第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只见小光头脸上露出一丝着急的神情:“确实很危险,不过还有一线生机,小僧随师父学医多年,略懂一点医术,不如让小僧救治一二?”

    帅气的jǐng察正犹豫呢,吴姿容已经醒了过来,听到了小光头的话,赶紧说:“东方永平,你在犹豫什么?文静可是你表妹!她要是出了点啥事看我能饶过你?先生您快点救治吧!”

    原来帅气jǐng察叫东方永平,跟上官文静算是远房亲戚,当然是比较远的亲戚,他们之间也不应该有什么交集。但是双方的父亲是一起上过战场的生死兄弟,感情那是相当的铁!所以给两个孩子定了娃娃亲。

    叫东方永平的帅气jǐng察心中暗暗嘀咕,我才不要什么表妹,我要的是我的女人!自己还没碰过她呢!想到一会这个小光头会碰自己的女神,心里就非常不爽!脸上勉强的挂出笑容说:“先生,那拜托你了!一定要要救下我的未婚妻!”

    吴姿容不高兴的说:“东方永平,你自我感觉也太好了吧?文静什么时候成你未婚妻了?好像是你一直赖着她,她碍于伯父的面子上不想给你难堪。你别拿着鸡毛当令箭了好不好?现代是什么社会了?法律规定婚姻zì yóu,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候了。亏你还是jǐng察呢!”

    东方永平被吴姿容说的脸sè铁青,但是他不敢发作,因为这个女人不只是一个女明星这么简单。吴姿容和上官文静之所以会成为闺蜜。也是因为两家是世交,吴姿容的父亲吴刚官居少将,是某军区军长。

    小光头听到冷妞名花有主,心里非常不爽。再听吴姿容这么一说,他心里立刻敞亮多了!一脸正气的说:“两位请安静点,不要打扰我,我要动用真气替jǐng花逼毒,不管发生什么事,千万别打扰我。否则jǐng花xìng命必然不保!”

    看小光头这么严肃,两人不敢再斗嘴,噤若寒蝉的任由小光头施为。小光头装模作样的运气一番,然后伸出手在上官文静身上急点。很有弹xìng嘛,跟长腿校花王欣的触觉差不多哎,不像我家薇薇软绵绵的。小光头得意的想道。

    在急点的过程中,小光头光明正大的抚过一些,他比较感兴趣的部位。当然了,在有观众的情况下,他也只敢装作无意的碰一碰酥胸,阿弥陀佛,原本以为和乔安然一样是一个平胸美女,原来jǐng服下面很有料呀!嘿嘿…

    这么好的机会,要不要来点亲密接触?小光头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大胆的念头!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仿佛是雨后chūn笋,怎么也压制不住。恩恩!必须有人给jǐng花吸出毒血的嘛!这么重要的任务当然要内功深厚的不sè大师来完成!

    于是他一脸正气的对吴姿容说:“这位女施主,麻烦你把这位jǐng花的jǐng服脱下来,我要帮她吸出毒血!”

    东方永平当即不干了:“这位先生,这个就不劳驾您了,我可以为我未婚妻吸出毒血!”

    小光头很神棍的说:“可以呀!既然施主这么有心,那小僧正好乐的清闲呢,不过这毒血可要化劲巅峰以上的实力才能化解,要不然定然会毒发身亡!”说完小光头心中暗道,你这个小白脸,让你不好好练功,整天沉迷于酒sè,恐怕连暗劲都不到吧?

    东方永平缩了缩脑袋,美女固然重要,然而自己的小命没了,再多美女也享用不到呀!

    吴姿容鄙视的看了一眼东方永平,大声说:“原来是位小师傅呀!我愿意替她吸出毒血,虽然我没练什么功夫。她是因为救我才变这样的,即使是我死了,也不会让她有什么意外!”

    小光头做出一副悲天悯人的神态:“阿弥陀佛,女施主的心意让小僧佩服万分,不过怎么可以让女施主以身犯险呢?还是小僧来吧!”

    在刚才小光头涉险的时候,明明知道他很厉害,不会有什么危险,可是两个小妞都在替他担心,这不jǐng察一控制局面,她们就央求常叔带她们过去。

    看到小光头在上官文静身上乱点,然后有意无意的抚过她的酥胸,乔安然惊讶的问:“原来这就是点穴功夫呀!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方煜薇疑惑的皱皱眉头,上次常叔伤的那么重,这小光头也只搭了搭脉,这次怎么?哼!果然是sè鬼!臭和尚!sè和尚!

    方煜薇装作无意的问:“常叔,救人需要这么麻烦吗?”

    常叔眼神闪了几闪,含糊的说:“这个…救人的情况不一样嘛!这位美女jǐng察是中毒,我的那个是内伤,不能相提并论的。”

    方煜薇怀疑的瞅了瞅常叔,没再说话。常叔心道,小凯你真是sè胆包天啊,再这么弄恐怕我就替你圆不过去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居然当着两个小美妞的面,这么光明正大的占其他美女的便宜,真是…真是我辈之楷模呀!哎,我什么时候能牵到雯雯的小手就知足了!

    小光头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在东方永平吃人的目光下,果断的把他光溜溜的小脑袋凑了上去,轻轻的吸了起来。真是香啊!小光头心里美美的想道。

    上官文静感觉胳膊上好像有只蚊子在叮咬,这种痒痒的感觉让她提前醒来。原本不sè大师的小手段足以让她继续昏迷二十分钟,受到痒痒的感觉刺激,这才两分钟,她就悠悠转醒。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突然一个锃亮的小光头出现在她眼前,而且他居然在做这么无耻的事情!于是她狠狠的一巴掌扇了过去。

    这要是正常状态,小光头是如何都不会中招的,可是此刻他的心神已经完全失守,沉浸在美人玉臂那美好的触觉中。

    就这样,毫无防备的小光头被一巴掌打懵了,接着一只小尺码的军靴踢到了他的屁股,小光头迷迷糊糊的被踢了个跟头。

    乔安然不乐意了,一下子冲进了jǐng戒线,大声质问:“我家小光头好心帮你驱毒,你怎么恩将仇报呢?”

    乔安然的话让上官文静想起了刚才的事,好像…刚才自己是中毒了,要不然也不会没有力气反抗歹徒,可是刚才自己的一巴掌一脚,明显是巅峰状态!看来这个女孩说的不错!

    感觉自己是有些冲动的上官文静讷讷的说不出话,东方永平看到自己的心上人陷入困境,赶忙跳出来严厉的说:“这位小姐,jǐng察执行公务,请你让开。否则我告你妨碍执法!”

    小光头原本就对东方永平很不爽,刚才被美女一脚也踢出了火气,虽然小僧是占了点便宜,但是小僧确确实实是救了你嘛!至于这么小气吗?

    憋了一肚子火的小光头,看到东方永平威胁乔安然,当时就不能忍了,嗖的一声冲过去,一边冲一边喊:“好狗不挡道!”

    东方永平躲闪不及,被撞倒在地,小光头无辜的说:“哎呀!你这人怎么挡路呢?然然走吧,别跟这些人生气,都是些恩将仇报的人,原本以为漂亮妞都像我家然然和薇薇心肠这么好呢!呸!”

    东方永平一听这话,怒火蹭蹭的往上冒:“小光头刚才是故意的!居然敢袭击执法人员,跟我走一趟!”说完他掏出了手枪,对准了小光头!

    乔安然看到东方永平掏出手枪,脸上没有一丝惧怕,直接挡在小光头身前,大声斥责:“拿枪指着手无寸铁的老百姓,算什么?有本事你就是抓罪犯!”

    东方永平得意的指了指三个蒙面人说:“看,这不就抓了三个吗?”

    乔安然翻了翻白眼:“见过无耻的,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那三个人明明是我家小光头制服的!你要带走他行啊,先打死我吧!”

    东方永平眼中凶光一闪:“小妞,不要激我!你现在是妨碍我执行公务,说实话我真的有权先斩后奏!”

    吴姿容简单的给上官文静包扎了下伤口,好奇的看向和东方永平起争执的女孩,哎?这不是乔安然吗?可不能让她吃了亏,这个东方永平之前在特种部队服役,就是因为暴力执法被勒令退军。他可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的!

    于是她淡淡的说:“东方永平,你开枪吧,那个女孩是乔氏大小姐,乔安然知道吗?她父亲可是你父亲的财神爷哦!”

    东方永平心里咯噔了一下子,我靠,父亲曾经多次提及这个爱国商人乔津帆的名字,听说他一次xìng给部队捐款十个亿研发高科技武器。惹了这个小妞,父亲肯定不会饶过我的。

    东方永平也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主:“原来是乔小姐,既然乔小姐保他,我就放过他这一回!”

    乔安然的力挺让小光头很吃惊,在他心目中,自己几次占她便宜,她肯定恨死自己了!想不到关键时刻,她居然这么维护自己!

    小光头一把拉住还要不依不饶的乔安然,认真的看着她说:“然然,我很感动!从今天开始,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正式上升到和薇薇同样的高度!”

    乔安然狠狠的掐了小光头的软肉一下,气愤的说:“原来之前在你心里,我是没地位的呀!哼哼!枉我还把你当成亲人!气死我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