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花都特工之王》第三章、飞来艳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时间回转到乘客刚登机的时刻。

    萧天明上机之后,很快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这是一个靠近机翼的位置,右手边就是窗子,透过玻璃窗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外面的景象,这一发现让萧天明觉得心情不错,这一路上,他可以透过玻璃窗欣赏非洲大草原的风光了,虽然他在大草原上生活了整整两年,但是身处草原和从高空鸟瞰是两种不同的感觉,他想要享受一下这种鸟瞰的感觉。

    萧天明很快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除了两套随身换洗的衣服之外,他根本就没什么行李,所以,他不用像其他乘客那样忙着装大包小包的行李。

    萧天明坐在座位上还没过几分钟,身旁就有一个柔媚的女声响起:“先生,我能跟您换换位置吗?我想坐在靠窗的位置。”

    萧天明回头一看,一个长着漂亮娃娃脸的白领丽人正俏生生的站在自己的身旁,用一种水汪汪的眼神看着自己。他打量了这个白领丽人一番,心里立刻给出了一个评价:童颜巨什么来着?哎呀,在非洲大草原呆久了,有些词忘了该怎么说了。

    当萧天明打量着薛如钰的时候,薛如钰也正在打量着眼前这个看起来有些玩世不恭的年轻男子,她的心里还打着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算盘。

    薛如钰觉得自己的这一趟非洲之旅简直糟糕透顶了,父亲将同南非合作的项目谈判工作全权交给了自己,就是希望自己将这个项目以利益最大化的方式拿下,但是那帮可恶的黑鬼,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变得如此jīng明,在谈判中简直是寸步不让。

    谈判维持了整整半个月,薛如钰最后拿到的合同条款仅仅是达到了最基本的预期,与她起初想象的高额利润有着天壤之别。薛如钰甚至可以想象到父亲在拿到这份合同时的失望之情,一直以来,父亲都对她这个独生女寄予厚望,希望她能够担负起领导集团的重担,但是这一次的谈判,她偏偏没有拿出让父亲满意的答卷。

    谈判结束,薛如钰只能乘坐国际班机赶回国内,她打算在飞机上用老方法发泄自己的郁闷之情来调整自己的心态。从小到大,薛如钰在自己的生活圈子里都是知名的大美人,有无数的富家子弟和年轻帅哥追求,她在不高兴的时候,就会施展自己的魅力,将某个倒霉鬼戏耍一番,等到对方对自己神魂颠倒的时候,将对方一脚踢开,让对方陷入生不如死的境地。她自己则会和闺密一起讨论那个倒霉鬼的惨状,以此为乐。

    这就是薛如钰特有的减压方法,她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快乐都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这一次归国之旅,她想再次故技重施,找一个陌生人担任倒霉鬼的角sè,狠狠地出一下心中的那口恶气,而萧天明,就是她不幸选中的对象,换座位只是她的第一步计划而已,接下来,她会像一只美人蛛一样,用虚假的甜情蜜意把猎物缠绕起来,等对方陷入情网之后,在冷漠的离开,让对方陷入痛苦的深渊。

    “你想坐靠窗的位置?不行,我也想坐这里,为什么要换给你?”因为很久都没有见到过黄种人美女,萧天明在看到薛如钰之后,不由得有些心动,不过这一点点的心动,根本不影响他做出自己应有的决断,他可不相信什么飞来艳遇之类的事情,作为特工,这种伎俩他早就玩得烂大街了,他看出薛如钰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是特工,不过他可不想让出可以观看美景的位置。

    薛如钰原本以为在自己的美sè攻势下,眼前这个年轻男子一定会乖乖的让出座位,成为自己掌心里的猎物,没想到对方根本就不吃自己这一套,她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会失败,哪里准备过什么换座位的理由,也许是突然的失败让她的脑子脱了线,她开口道:“我有晕机的毛病,坐在窗口透透气会好一点。”

    “什么?坐在窗口透透气?我说小姐,你骗谁呢?飞机的窗口能透气?拜托你撒谎能不能找个合理点的理由?”萧天明忍着笑意说道。

    薛如钰在心里哀嚎了不知道多少遍:老娘二十多年的光辉形象啊,这下子完全毁了,怎么会说出那么一个无脑的理由让对面这个混蛋来嘲笑自己?靠窗透气?也只有陆地的交通工具才会有这种情况吧?自己脑子刚才秀逗了吧。

    薛如钰心里虽然哀嚎着,可是嘴上却不吃亏,她冷笑着说道:“作为一个男人,当女人要求跟你换位置的时候,你应该拿出绅士的风度,而不是这样嘲笑一个女士的口误。我是想坐在窗口,虽然不能透气,但是能看到外面的情形,会让我心理上感觉舒畅一点,这样不可以吗?”

    萧天明带着一丝笑意看着薛如钰,说道:“这个理由倒是不错,不过,我还是不能把位置换给你。”

    “你!……”薛如钰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从小到大,她还没有在男人面前吃过这种哑巴亏。

    “小子,我给你五千块,你把座位让给这位美女行不行?”靠着走廊座位的那个龅牙男忽然开口道,他从一上来就一直贪婪的盯着薛如钰的身材看,现在可算是找到了表现的机会。

    萧天明看了这个龅牙男一眼,顿时乐了,他没有想到居然会遇到这种情形,换座位不成,还有人愿意出钱帮忙,他萧天明又不是没见过钱的穷光蛋,想当年他面对李政富五亿美金的收买都没有动心,现在怎么可能会被五千块轻易收买?他也不多做解释,嗤笑了一声之后,理也不理龅牙男,就把头转向了窗外。

    “一万,一万换你的座位,行不行?”龅牙男一咬牙,把筹码加到了一万块,在他看来,如果花了这一万块能够得到薛如钰的身体,也算值得了。

    萧天明嘴角的笑意更甚了,他觉得这次回国能够在飞机上看到这么一出好戏也算不错。

    “小子,你别给脸不要脸,一万块钱换你的座位是看得起你,小心你吃不了兜着走。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告诉你,老子……”

    “行了,你这个土包子暴发户,收起你的臭钱,信不信再说一句,老娘把你舌头给割下来?”还没等萧天明说话,薛如钰已经忍不住了,她觉得自己坐这趟飞机简直太倒霉了,遇上一个木头不说,还遇上了这么一个让人生厌的暴发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