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亿万》第四十章 意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当然参悟造化的高手出手也是能把一个人的灵魂印记加上本源全部给磨灭了的,那人就是死的不能再死了,轮回都是没有可能的。

    荆尧制作这个草木戒指的时候把自己的灵魂印记放入了里面一丝,还注入了灵魂本源,若是荆尧死掉的话,这灵魂印记的阵法是会破碎掉的,现在没有碎掉,本源也还在里面安安静静的放着,这种情况不言而喻。

    三千规则若是真的出手磨灭荆尧的话,顺带荆尧的灵魂本源也是会磨灭的,这不带商量的。

    现在这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唐怡不清楚,只知道荆尧没有死掉,那么一切就皆有可能。

    “荆尧三人没死。”唐怡喃喃的说道。

    “他们三人没有死掉?”老狮子双眼猛然一下子瞪大放光着jīng光道。

    “这是荆尧的灵魂印记。”唐怡伸出手臂,让老狮子等人看着那草木戒指说道,随后手掌一翻,手里又突兀的冒出来了两团小型的防御阵法,里面放的是一个小型的盘古与鸿钧,与真正的盘古鸿钧二人一模一样,不过就是小了点,“这就是大哥,二哥的灵魂印记。”

    “这禁止是什么意思?”老狮子疑惑道。

    “别着急,我用这‘窥天探地**’来看看荆尧三人到底在哪里,现在到底做着什么事情”,老龟抚摸着洁白的胡须说道。

    “那快点啊,别磨叽。”老狮子急忙催促道。

    老龟半点话语都没有说,手脚不停的在来回舞动着,好像是古代那时候的巫师的祈祷,祭祀一般,动作看起来虽然滑稽,但是表情却是神圣,虔诚。

    天空中不知名的力量汹涌而来,全部集中在了老龟双手不停划动的地方。

    老龟的脸庞上面不知道何时已经是汗水满布了,胡子就好像一块布一样,只要一拧,里面将会出现大量的水。

    那不知名的力量终于集中到了一个顶点。

    轰---

    声音就好像是火药爆炸一样。

    老龟双手按在了爆炸的地方,爆炸的力量全部集中在了一起,汇集成了一片镜子,里面出现的人赫然是那荆尧。

    画面中的荆尧正在一个战场之中,手中的长剑正在不休的舞动,来一个人杀一个人,整个人就好像是从血池中出现的一样,狰狞无比。

    战场当中战鼓齐擂,喊杀震天,里面的人个个不畏生死,都在英勇杀敌,断肢残体,白白的脑浆随处可见。

    鲜血都汇成了血河,冰冷的鲜血想让人呕吐,但是对于战场上面个个士兵来说都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对这样的情景已经麻木了。

    “杀!保家卫国!杀!捍卫我们无敌的荣誉。”

    “战!掠夺一切,战!这世界的一切都是我们的。”

    “死战!为了自己后面的父母妻儿们,胜利必将是属于我们的!”

    “若是有人先攻入城内,里面的一切都由他优先挑选!女人,财宝!都在后面的这座城里,只要你们有那个实力,这世界都是你们的!”

    ------

    画面陡然一转,画面中出现的是盘古。

    盘古出现的竟然是一片巨人的世界!

    里面的人个个都有几百米米,高的有那上千米!身上全穿的是兽皮,健壮的身躯,看起来如同高山,铁塔般的震撼人心。

    几百米竟然都是未成年的巨人,高达几千米的全部都是成年的巨人。

    盘古正在来回的躲闪着路边的人们,若是有一个不小心,盘古绝对会被踩成肉泥。

    那些巨人绝对不会注意到他们的脚底还有着小人的存在。

    盘古也不敢大吼一声,让这些人停止走路,不然他绝对会被当成异类抓起来的!

    盘古终于找到了一个无人的地方,身体竟然在慢慢的变高,变大。

    慢慢的成长到了几千米的高度,和这里的人们一般无二。

    若是有人可以探视到盘古的肌肉骨骼的话,可以明显的看到盘古的肌肉骨骼没有了以前的健壮。

    若是盘古以前的骨骼肌肉是钢铁的话,现在只不过是废铁而已。

    盘古从新走进了这一个部落里面,来来回回的看着各处,一句话也没有说。

    盘古现在是在探索着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言多必失,只能慢慢的融入这个部落里面,才能慢慢的知道自己想要的资料。

    -------

    画面在一转,画中出现的是鸿钧。

    鸿钧正在盘膝而坐,面前的大殿上面坐着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士,下面有着上万多人,都是和鸿钧一样的人,都在聆听老道士的讲道。

    大殿建立在一座万丈多的山峰上面,整片山峰被云雾遮挡,若隐若现,好不神秘,看起来真如道家圣地一样。

    鸿钧看起来在里面没有半点不耐烦的样子,正在认真的倾听当中。

    画面中突然出现了几道亮光,老道士起身恭迎,笑嘻嘻的。

    让下面的许多人都傻了眼了,这老道士平常都是高高在上的样子,没想到还会对人笑呵呵的。

    那几道亮光停下,里面出现了几个俊男靓女,浑身气势看起来如同高山一般,气势磅礴,又如长江黄河,浩浩荡荡。

    老道士说了几句话,一甩手,地面上出现了几个蒲团。

    老道士面对着下面呵斥了几句,让下面的弟子不在囔囔。

    几人坐上蒲团上面,就和老道士面对面的谈起了什么,下面的弟子每句话都在仔细的听着。

    双方像是在辩论着!

    -------

    蓬~~~~~!

    老龟手中的镜子突然消失不见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