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7、棒子的相思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总不能这么埋汰你吧?”村长故意说道。

    “唉,还能怎么样?我只能忍着……”小娥又哭了起来。

    村长趁机抚摸着小娥的臂膀,那种滑腻腻的感觉让他感到浑身发热,而胯间的那话儿早已翘向了勒在腰间的裤带。村长今天出门的时候也穿着大短裤,他有意无意地触碰着小娥那葱芯一般嫩白的小腿,肌肤相亲的酥麻,让他快要到达发疯的边缘。

    ”唉,可怜的小娥,别怕,有我呢,我就算不当这个村长,也要替你出这口气,你放心好了!”

    小娥感激地说道:“村长,你真是好心人。要是真管用,我的苦日子就到头了。”

    村长连忙举手发誓:“我一定会替你解决道做到!”

    小娥破涕为笑,村长趁势一揽,小娥倒在了村长的怀里。

    “村长,你这是干嘛?”当村长的手掌突然按在了小娥那丰满的胸脯时,小娥惊叫了一声。

    村长连忙翻身跪在了小娥的面前。

    “村长!”小娥吓坏了。

    “小娥!我一直都很喜欢你!我和你一样,结婚这么多年,我老婆从来都不让我摸她,不让我亲她,我们夫妻早就名存实亡了,否则我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没有孩子啊!小娥你可知道我的苦吗?我这么多年来都一个人凄凄惨惨地过着单身的日子,直到你的出现,才让我感到活着有意义!小娥,我很喜欢你,做梦的时候都梦到你!你就像我的女皇一样,我甘愿做你的奴隶!”

    村长故伎重演,爬在地上,亲吻了小娥的脚踝。

    小娥左右为难,她一时失去了主意,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村长这炽热的“表白”,当听到村长和自己一样,一种同病相怜的感情逐渐占了上风。

    她傻傻地坐在原地,低着头一声不吭,村长亲了她的脚踝,然后又亲了她的小腿,嘴巴湿湿地朝她的大腿方向游了过来,她本想拒绝,但又下不了决心,况且村长的口活早已经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许久没有过房事的小娥也被这个男人的舌头弄的又痒又麻,身体也开始有了反应。

    村长没有放过一丝机会,他一边伸着舌头舔舐着,一边悄悄地抱住了小娥的小蛮腰。

    小娥连忙起身,想要挣脱村长的环抱,可是村长的双臂将她牢牢地固定在了原地。她想大喊,可又不敢,她想一脚蹬开村长,可又有些不舍,就在心情极度复杂矛盾的时候,村长的舌头已经游向了自己的肚脐眼,然后朝着小腹蔓延了下去。

    ”村长,不要这样。“小娥已经微微地喘了起来。

    ”小娥……我好喜欢你……我今天要让你……舒舒服服的……你相信我,小娥,我知道你一个人不容易,你老公又对你那么不好……“村长说完,起身放倒小娥,然后把手伸进了汗衫里面,而他的嘴巴也及时地堵上了小娥的两瓣红唇。

    村长满足地搓揉着那对异常饱满的馒头,时不时拨弄着顶峰的樱桃,片刻之后,樱桃就弹性十足,听话地挺了起来。

    小娥哪里能受的了这样的撩拨?她之前所有的经历就是被歹徒抠过下面,被老公从后面强势顶入,谁也没有亲过她的嘴巴,更不用说亲她的脚踝、亲她的小腿,亲她的肚脐眼了。

    她又是感到屈辱,又是感到快活,心里一团乱麻,脸上飞晕如火。她娇喘着拒绝,可是村长越来越大力地揉搓;她努力挣脱,可是村长压住了她的身体。

    她越是反抗,村长越是幸福,如同一只种猪,早已急不可赦。

    几番挣扎,小娥的汗衫纽扣已经脱落了几粒,一只雪白饱满的大白兔气势汹汹地从胸襟处突然跳了出来,晃的村长的双眼法发直,口水早就流出来了。他急不可耐地一把捏住,上下有致地又推又捏又拉又扯,搞的小娥如同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羊,绝望地轻唤着“不要啊不要”,而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扭动起来,小腹也一下一下地顶向村长的胯部。

    村长经验老道,一看就知道小娥已经被他弄服帖了,尽管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已经如同干柴,只等他最后的那把火将其点燃了。

    “小娥,我今天要让你痛痛快快地!”村长一边说,一边把手伸进了小娥的下身。

    “小娥,你的裤衩呢?”

    当村长把手伸进小娥的裤子,一下子就摸到了那丛滑滑的水草。裤子里面空荡荡的,他的中指往里面一伸,就“噗兹”一下嵌进了那道泛着潮水的蜜缝。

    “村长,求求你了,不要……”小娥早已言不由衷。

    “告诉我,小娥,你的裤衩呢?”村长一边使劲的摩挲着小娥的私处,一边凑近小娥的嘴巴,淫笑着问她。

    “村长……”

    “告诉我,亲亲的小娥,裤衩呢?是不是早就想着让人弄呢?”村长不依不挠。

    “不是的……早上刚刚洗了,没来得及……”

    村长奸笑着,一只手依旧在小娥的裤裆里翻飞不已,另一只手伸下去解开了自己的裤带。

    “骗谁呢小娥!我知道你很久没有被男人弄过了,你那个畜生一样的男人又不知道心疼你,估计也满足不了你,于是你连裤衩都不穿,是不是每天出门的时候都希望有人搞你呢?”

    小娥又羞又气,然而下面的蜜缝里如同千万只蚂蚁乱爬,痒的她由不得自己,她只好轻轻咬着自己的下嘴唇,用压抑的呻吟声来回应村长的追问。

    村长一边褪去自己的裤子,一边含起小娥胸前那粒弹性十足的小樱桃,舌头如同一把灵巧的刷子,在小娥的红樱桃上荡漾起来。

    “啊,村长……村长……”小娥忍不住这番挑弄,浑身一股燥热,娇喘吁吁地扭着自己的饱满圆润的白屁股,身下的松软土地早已被她磨蹭出了一个小土坑。

    “村长,地下脏……”小娥挣扎着想要坐起来,村长急忙一把按住她那柔滑的香肩,朝小娥眨巴眨巴眼睛。

    “看我的。”

    村长脱下自己的外衣,垫到小娥的屁股下面。他看到小娥又白又大的双臀蛋子上沾上了土渣,于是忍不住替小娥翻了个身,先是用双手替小娥拍了几下,当他看到那片白花花的屁股沟沟里有几根光滑的毛发弯弯曲曲地伸出来时,他忍不住流着口水,跪在小娥身旁,双手用力抓挖开小娥的屁股蛋蛋,他一边抓,一边用自己的大腿内侧使劲夹住那根粗暴的红黑物件乱蹭一气。

    此时的小娥几乎是欲火焚身,虽然她非常不适应村长的唐突,几欲挣脱逃跑,可是经过村长的一番撩拨,她早已把自己的羞涩抛到了九霄云外。

    小娥内心深处的确也是这么想的,之所以出门不穿内裤,并非是因为早上刚刚洗过,她内裤多着呢!

    各种颜色的,各种款式的,城里女人有的花样,她也照样有。

    甚至她还有好几副绣着花朵的乳罩,那可是村里女人很少见过的东西!

    她心里早就琢磨那事儿了!每天晚上一个人躺在黑乎乎的屋里,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男人,每天早上起来,总是感到下身空虚。

    她有好几次想到那次厕所里的强暴,歹徒把手伸进她的下身,那种木木的疼痛对于现在的小娥来说实在妙不可言,让她回味了一次又一次。她甚至惆怅地想:

    要是那次在女厕所发生的事放到现在,那该有多好!要是现在有那么一个恶狠狠的少年,再来强暴一次她,她也不至于为此事而担忧后怕!

    村长他说的没错,小娥不穿内裤,的确是想着让人弄呢!

    可是想归想,现实当中想要找个自己中意的男人偷情,简直比登天还难,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没有多少男人的村落里。

    “村长,疼!”小娥被村长那双粗糙的大手给捏疼了。

    “疼了就对了!”村长奸笑着,朝她弹性十足的屁股蛋子上甩了几巴掌,然后及其粗暴地一把把她翻过身来,让她仰着面,正对自己,然后站起身来,将自己那紧紧夹着的大腿内侧一松,那根黑红色的物件一下子挣脱了束缚,像弹簧一样甩了出来,它扬起黑紫色的光滑头颅,雄伟地朝小娥展示着自己的鼓胀。

    “啊……”小娥檀口轻张,不禁失声叫出声来。

    “小娥,告诉村长,你想不想男人?想不想?”村长喘着粗气。

    小娥羞地不敢直视,轻轻地把头转向另外一边,娇喘着说道:“村长,您别这样……”

    “嘿嘿,我就要这样,一定要你亲口说出来!”

    村长拍了拍自己那根上扬的物件,粗壮的物件随之抖动了几下。

    “想男人不?”

    小娥被村长挑逗得没了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应付道:“想……”

    “嘿嘿,我亲亲儿的小娥,跟我说说,你想男人的什么?”

    “村长,求求你了,别这样好不好……”小娥感到有些委屈,可是心里却又希望村长接着问下去。

    “说!想男人什么?快点说!你要不说,今天我就不伺候你了,让你馋死算了!”

    “小娥双手捂住自己桃花盛开的粉面,娇娇地应了一声:“想男人的那里……”

    “哪里?说清楚吗!到这份上了,你还知道害羞啊?快点!告诉我!想男人的哪里?”

    “想男人的棒棒。”

    小娥说完,把脸埋进了自己的胳膊弯。

    村长一听,口水就忍不住流了下来,他兴奋不已,上前一把撕掉了小娥的汗衫,那对水一样荡漾的白兔子就一览无余地跳起了欢快的舞蹈,他跨上小娥的胸脯,将自己的黑红色粗物埋进小娥那紧紧的乳沟,然后双手抓住那对白兔子的两侧向内使劲挤着,而他的坐在小娥肚子上的屁股就开始前后运动,情不自禁地做起了**的动作。

    他一边前后运动,一边看着小娥意乱情迷的脸庞。

    那双媚眼欲说还休,那小巧玲珑的鼻子挺拔俊俏,那只微微轻张的檀口一片殷红,尖尖的下巴时不时地朝上顶着。

    她无声地诉说着自己的渴望。

    “小娥,你别叫我村长,你叫我哥哥好不好。”

    “喝……奥……好……”小娥被村长的粗物弄的焦躁不已,连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

    “叫哥哥!”

    “哥……哥……”

    “小娥,想不想让哥哥干你?”

    “想……”

    “想不想让哥哥操你?”

    “想。”

    “想不想让哥哥插你?”

    “哥哥……快来吧……”小娥连脖颈都红了。

    村长得意的笑了。他从乳沟里抽出自己的物件,然后朝前面挪动了一下自己的屁股,正好坐在了小娥那对雪白的馒头上,他拿屁股画了几个圈圈,被小娥的那对柔软弄得无比舒服,于是赶紧右手捉着自己的粗壮的物件,开始敲打起小娥的两颊来,一边敲打,一边奸笑着挑逗起小娥来。

    “喜欢哥哥的棒槌不?”

    “哥哥,不要这样……”小娥嘴里说着不要,心里却对这根青筋毕露的棒槌爱的死去活来,似乎村长就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

    小娥淘气地鼓起自己的腮帮子,任由村长敲打着,那根让她梦魂牵绕的粗物就在眼前不到十厘米的距离晃来晃去,两颗包在皱巴巴的肉囊里的蛋蛋也跟着晃荡来晃荡去,让小娥的腰肢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活络如蛇,游走着,扭曲着,翻飞着,双腿也不由地上下互擦着,挤压着,伸展着。

    村长尽兴地玩了一会儿后,用黑紫色光头在小娥的樱桃小嘴上画起了圈圈。

    “今天哥哥满足你。”

    小娥终于放下了所有的顾虑和羞怯,饥渴地伸出了自己湿滑柔嫩的舌头,开始追逐起村长的那根棒槌,她时不时地舔中黑紫光头的脑袋,乐的村长嘿嘿地笑了起来,这笑声鼓励着小娥,让她更加大胆放肆起来。

    她一把抱住村长的屁股,一口把它吞进嘴里。

    “你个缺男人的小骚逼!还跟哥哥装!早就知道你想了,还跟哥哥装什么装啊。”村长骂了一声,索性朝前爬着,让小娥的脑袋正对着自己的胯部,自己的大腿面子恰好可以感触到小娥双峰的柔热。

    小娥显然是饥渴难耐了,村长感觉到小娥那温热湿滑的嘴唇紧紧地裹着他的物件套弄,让他感到一浪高过一浪的爽快。

    小娥的确是太久没有和男人温存过了,一旦卸下她的铠甲,击垮她的防线,她就完全成了村长胯下的奴隶。

    我们常常说甲拜倒在乙的石榴裙下,可是在这个深山中的小村落,女人照样也会拜倒在男人的胯下,只要男的能让她快活,能让她成仙,怎么着就行!

    小娥的小嘴被村长的物件撑的满满的,在急速的套弄唆吸中,“噗兹噗兹”的声音如同天籁之乐,让小娥和村长都达到了兴奋的巅峰。

    快要窒息的小娥终于扛不住了,伸手摸了摸自己奇痒难耐、洪水泛滥的蜜缝,几乎用一种嗲得让人浑身发麻的声调呼道:“哥哥,哥哥,下面痒。”

    村长满头大汗地翻身坐起,看了一眼小娥白皙的大腿内侧,只见小娥的那片水草早已狼藉,那道粉嫩的窄门微微外翻,新鲜湿滑的肉肉若隐若现,一滩亮晶晶的鸡蛋清顺着屁股沟子流到了村长的外衣上,居然湿了一大片!

    村长擦了擦口水,不禁骂到:“你这个小母狗!”

    听到“小母狗”,小娥不仅不气不恼,反而“腾”地坐起身来,一把揪住村长的粗根,二话不说就要牵向她那湿漉漉的芳草丛中。

    “欠操的小母狗!小娥你说你是不是欠操的小母狗?”村长眼睛不满血丝,像头野兽一样地质问小娥。

    小娥一手扶着自己那挺拔的双峰,一手牵着村长的粗物,汗水涟涟、娇喘吁吁地嘤咛一声:

    “哥哥,操死我这只小母狗!”

    这句话如同兴奋剂,让村长瞬间血脉喷张。他一把举起小娥的双腿,两只小巧玲珑的脚丫子于是就朝天顶着,然后双臂卡住小娥的大腿,让她保持双腿开叉的姿势,看到那道咕咕流水的丛林蜜泉,他再也把持不住,一声不吭的挺枪直入,无比顺利地塞进了小娥的身体。

    “小娥双脚的十个指头不由自主地一阵内抠,浑身轻轻地颤酥了一下,然后睁着那双欲说还休、迷离冒水的媚眼,饥渴地盼望着村长的疯狂撞击。下面虽已充实,但酥麻痒涨的感觉却愈发的强烈,这种要命的感觉让她不停地扭着线条优美的腰肢,似乎无论如何也无法找到一个满足的方向,只有不停地盘旋、吞吐、移动,才能让她获得彻底的充实一般。

    村长先是狠命地抵向小娥的体内,他挤压的太用力,以至于让小娥的身体朝前移动了数厘米,随后,他缓缓地向外抽着,而小娥似乎十分害怕村长的撤去,挺着自己的下身,无望的寻找着那根**的魔物。

    村长依旧缓缓地抽出,然后缓缓地深入,直到他用尽力气,到无法继续为止。就这样**了几十下,小娥逐渐变成了一个可怜楚楚的天然尤物,两粒殷红的樱桃早已坚挺在饱满雪白的双峰上,细腻的脖颈,桃花泛滥的面颊、微张喘息的小嘴,含情脉脉的双眸,这一切让村长都感到了空前的快意,他突然停下来看着小娥那无敌的媚态,轻轻地说道:

    “小娥,说哥哥操我!”

    “哥哥快操我。”小娥像说梦话一般重复道。

    “说,哥哥,操死我这只小母狗!”

    “操死我这只小母狗!”

    小娥话音刚落,村长下身突然发力,接连不断的“啪啪啪啪”声加上无比有力的重重撞击,让小娥一阵接着一阵的眩晕,似乎整个人都飞舞在白云深处。

    “操…死…我…这…只…小…母…狗…,操…死…我…这…只…小…母…狗…”

    在接下来的欢快冲击中,小娥一直重复着这句话,一刻不停地吐出一个又一个的字,这让村长彻底变成了一头疯狂的畜生,两只手死死地抓着小娥的胸脯,下面不要命的捅着,直到小娥既痛快又欢快地尖叫一声为止。

    两个人同时跌入云端。

    村长“哼”了一声,然后下面的粗物像机枪一样射出了数十枚子弹,而小娥只觉得整个身体要腾空而起,蜜缝里连续喷涌出浓浓的液体。

    米浆掺杂着鸡蛋清,随着村长抽出他那根开始发软的棒槌,“哗啦”一声从幽泉中喷了出来。

    溅在了村长油光闪亮的毛发上,溅在了屁股底下的外衣上,溅在了小娥的大腿内侧,溅向了周围的土地。

    村长随后软软地爬在小娥的肚皮上,兀自喘息着。

    小娥在及其短暂的眩晕之后,幽幽的眨着眼睛,眼睛半开半合,如梦如痴。

    她一脸满足。

    小娥提着篮子走在回家的路上,另外一只手使劲拉着汗衫两襟。

    五个扣子只剩下两个。

    小娥其实一起身就后悔了,她看到村长提着裤子钻进郁郁葱葱的玉米地里消失不见,只有声音飘了过来:

    “小娥,想哥哥的时候就言传,哥哥提供上门服务。”

    **过后是满足,满足的感觉也很快就退潮了,她有种被人欺骗的感觉。

    “村长根本就是为了干我!”她一个机灵,猛然间醒悟了过来。

    出了玉米地,她左顾右盼,直到确认周围无人之后,才悻悻地朝家走去。

    自从和小娥亲嘴后,棒子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要么上课走神,要么盯着女同学乱看。他像入了魔,一刻不停地寻思着那天和小娥的点点滴滴。

    自己为什么会尿?小娥为什么亲我?我下面为什么会硬?

    一连串的问题让他觉得无比困惑。这还不算,最让他苦恼的是自己总是控制不住的朝男女之事想去,他没有任何相关的经验,最大的尺度不过是看到电视里面演的亲嘴,那还是《梅花三弄》里面难得一见的经典镜头,在当时已经算得上是千年不遇了。

    一到晚上,只要屁股挨到床,他就忍不住要套弄自己的下体。时间一长,整个被子和床单上都是僵硬的白斑。

    有一次棒子母亲过来给他换洗衣服,不经意间被她瞅见了,母亲冷冷地盯着棒子,让棒子感到羞愧难当,心虚不已。

    好在母亲没有说什么,棒子想,母亲一定知道自己干的丑事了。

    这只能让他更加心虚,更加自责。

    到后来,他开始偷偷地拿母亲堆在洗脸盆里面尚未来得及洗的内裤,把它拿到自己的被窝里,点着蜡烛仔细地盯着遮羞布处那黑乎乎的垢污,把自己的鼻子凑上去嗅来嗅去,那种怪怪的味道让他下身肿胀异常,让他辗转难眠。

    再到后来,他偷偷地钻进女生厕所,专门找那些沾满黑红色经血的卫生巾,偷偷裹进塑料袋后装进自己的书包,只有四下没人,他就拿出来贪婪地看,或者贪婪地嗅,或者伸出舌头舔。

    最后,他总是躲在墙角,掏出胯中的宝贝一阵狂撸,直到米浆喷射到卫生巾上为止。

    这完全是一个恶性循环。

    时间一长,棒子渐渐失去了原先的朝气,整天懒洋洋的,精神萎靡,连走路都病怏怏的。

    棒子的父母忙于农活,没有发现儿子的异常,而棒子更是羞于启齿,这让他的精神压力越来越大,以至于到后来,他连学校都不想去了,三天两头生病,最后就病倒在床上,一躺就是半个月。

    乡村医生换了一个又一个,谁也没有查出棒子的病症,只好每次留下十几粒食母生,让他健健胃,吃好喝好些。棒子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套弄自己,一旦套弄结束,他又立即后悔不已。

    这种梦魇般的生活让他生不如死。

    最后,他觉得自己真的快要死了。

    小娥和棒子是邻居。

    她听说棒子得了重病,于是在一个明媚的下午,提了十几个鸡蛋前去探视。

    推开房门,看到满头大汗的棒子急忙往自己被窝里塞进去一团东西。

    具体是什么,小娥没有看清楚。

    “棒子,病好些没?”小娥担忧地问。

    棒子有些惊慌失措,应付道:“嫂子,你咋来了?”

    小娥一屁股坐在他的床沿上,一脸关切:“你怎么了?到底哪里不舒服?我听你爸妈说,你病的很重。嫂子拿了几个鸡蛋,给你补补。”

    棒子欲言又止。

    小娥看到棒子神情憔悴,眼圈发黑,整个人瘦了一圈。

    高速首发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本章节是7、棒子的相思病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center>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