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风住尘亦香》第七章 搬家风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周六一大早,尘香便收拾妥当,一箱衣物,一箱用品,一箱是妈妈以前的物品,一箱杂物。

    杨博却打来电话说自己有点事,不能过来了,离跞一会过去帮忙。两人就像商定好了似的,不情愿也是没有办法了。

    离跞倒也是快速,杨博刚挂电话,离跞就到了。

    离跞望望几只收纳箱说道:“就这些?都收拾妥当了?需要去你舅舅家走一趟么?”

    “不用,昨晚已经去过了。东西也都准备好了,可以直接过去。”尘香一边回答,一边准备去拎箱子。

    “行,你就在这等着。”离跞说道,并把尘香手边的箱子拎了起来,并再拎起一只箱子出了门。

    把箱子搬上车,再从车里搬到七楼新家,离跞都一手包办,尘香也乐得偷懒,真要搬起来,这些笨重的箱子自己未必能搬动的。再说了一会搁置东西也是有的忙。

    收纳箱全放在了客厅,尘香全部打开,放厨房的,浴室的,卧室的,一一归置。离跞大刺刺地坐沙发上,打开了电视。并大声的对卧室里的尘香喊道:“我不白当苦力的,你中午做饭吧,我要蹭饭。”

    尘香来客厅抱了衣服,边进卧室边回答:“没食材,要是可以劳烦你去趟超市的话,我很乐意下厨。晚上还可以叫上杨博梦萸一块来吃呢。”

    “你是在约我的晚饭?”离跞嬉皮笑脸说道。

    “不去拉倒,我一会忙完自己去。”尘香埋头将衣物一件件挂好。

    “去,去,看来梦萸讲得没错,真是一点不让人占口舌便宜。”离跞边说边起了身。

    “等下。”尘香追出来,拿了钱包,抽出三百元钱递给离跞。

    “付账是男人的事。”离跞瞪着尘香说道。

    “我只是觉得,觉得在我家请大家吃饭,理该用我的钱,不,不好用,好吧,我什么也没觉得。”在离跞的冷眼注视下,尘香渐渐没了下文。离跞满意的出了门。

    离跞回来时,尘香归置得也差不多了,正将母亲的绣具,绣品一一归纳并整齐的放进收纳箱,搬去了由储物室改装的书房里。离跞将食材放进了厨房,回客厅时,见餐桌上放了几本相册。随手翻开,大多是一位沉静微笑的中年女子,或者女子和不同年龄却同一孩子的合照。有梳着羊角辫的小丫头片子,有留着齐刘海的灵活小女孩,有扎马尾穿白t恤的活力姑娘。这应该是尘香和她母亲的照片了。离跞含笑自言自语道:“这简直就是尘香的成长史么。”

    桌边倒扣着一个水晶般透明别致的玻璃摆台,离跞拿起来,咋一看似一家三口在餐厅的照片,左侧坐着的是一个儒雅微笑的稳重男子,中间坐着一个俏丽的小女孩,边上是位年轻女子,一件果绿色针织衫,长发柔顺的坠在肩后,眼角眉梢尽是笑意,无疑这是尘香。画面静谧而美好,似情意浓浓的一家三口。这样开心得美丽的尘香从未展露人前。离跞紧紧握着摆台,心里空落落的。

    尘香刚好出来拿东西,见离跞手里拿着玻璃摆台,忙冲过去:“干嘛乱翻我东西,还给我。”

    “这么慌张干嘛?不过是张照片,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离跞冷着脸说道,并用一只手把摆台高举了起来,尘香绕过来,跳着脚却依然够不到,便说道:“要你管,总之你还给我。”

    “就不给你。”尘香越是着急,离跞的心里越发的闷。

    “你怎么就这么无赖?”尘香眼里竟有了雾气。

    “我无赖?我怎么就无赖了?你倒是说说看。”离跞把摆台换到了另一只手平举着。

    尘香立即绕到另一边,伸手想去拿,却敌不过离跞的劲。索性抽了手,却恨恨地瞪着离跞。

    离跞见尘香气愤急迫的样子,心里越发来了气,手一松,摆台掉在了地上,一声清脆的响声,玻璃碎片四起。

    尘香慢慢蹲下去,拾起照片,却不小心被碎片割伤了手。

    呆愣的离跞也不知自己为何要松手,见尘香的手有血滴下来,忙蹲下去拉尘香的手,“手割到了,有药箱吗?”

    “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摔我的东西?”尘香拍开离跞伸过来的手,泪夺眶而出。

    “不就是一个相框吗?照片不还好好的?值得你这样又哭又叫的?”离跞说道。

    “你这种冷血的人当然不懂何为贵重。”尘香抹了泪说道。

    “我冷血?我看你是因为这个男人才恼羞成怒,近而迁怒于我吧。”离跞气结的说道。

    “自己摔了东西还能这么无中生有?不过,因为什么都跟你没关系,你走,我不想看到你这种自以为是的人。”尘香站起来冷冷的说道。

    离跞听尘香这样说,头也不回的摔门而去。

    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又那么悲伤。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又欲盖弥彰。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在心上,却不在身旁。擦不干,你当时的泪光,路太长,追不回原谅。你是我不能言说的伤,想遗忘,却忍不住回想。

    虽入了秋,近午的太阳依旧暴烈,离跞走到停车场,几十米的距离已汗流夹背。脑海里尽是上次大雨中自尘香手机里听来的铃声,如果伤不能言说,却又不可遗忘,那还能如何做呢?离跞紧锁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想起照片中那个儒雅的男人,心中的恼怒,现在更多的成了一种对于尘香的怜惜。

    尘香呆坐沙发上,离跞说得并不是没有道理。由始至终,貊远之对自己温和有加,照顾妥帖,却从无半点男女情意的举动。两人之间唯一的寄系便是朵朵吧。虽然从未告诉他自己家住那里,只要他肯,他一定可以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和这些年来的变化,可是他什么都没做,任由时光将过往一点一滴的沉没。上次墓地相遇,他说他也有自己的生活,不是不懂,只是不愿意去深想。独自一人紧握手间的感情,终究是徒劳。

    离开了便是离开了,碎了再也无可能复圆,日子终要继续。尘香起身清扫了碎片,转身去了厨房,打开冰箱,满满一冰箱的食物,水果。想起平日里高傲冷淡的离跞,心里起了愧疚,他应该很生气吧?

    尘香回身客厅,拿出手机编辑短信:对不起,是我言词不当。看了看,短短一行字,不知接下去该输入些什么。

    什么负荆请罪感人肺腹的话,自己是万万不可能讲得出口的,可不说吧,又表达不出诚意来。于是删了刚刚的短信,再输入却只剩下对不起三字了。太简单又删。复输入:对不起,言行不当是我的错,无缘无故摔别人东西却是你的错。

    对了,这才是自己的行事风格,对错分明,该赔小心时便得低头,对的也得坚持到底呀。尘香满意的点点头,便打算发出去,翻一圈通讯录也没找到离跞的电话。心里有丝莫名的失落,同一餐晚饭的杨博,都跟离跞互留了电话,而自己好歹和他同事了这么久啊。果然自己在他眼里就是可有可无的呆头鹅。多次相帮也不过是看在梦萸的份上吧。以前总担心他是高看了自己才会相帮,怕梦萸误会,便处处疏离。原来自己才是太自以为是的人啊。

    门铃响了,尘香自嘲的笑笑,估计是杨博来看自己收拾得如何了,便放下手机去开门。

    打开门,尘香愣住了,离跞正提着袋子笑呵呵的站在门外。

    “怎么,打坏了一件东西,从此不打算让我进门了?”离跞对堵在门口发愣的尘香说道。

    尘香侧身说道:“进来吧。”

    离跞进了餐厅,尘香转身关门,这高傲的家伙不是在生气吗?看来只有女人才会赌气不理人的,这些事男人是不是转眼就忘的?

    “对不起,不过不是因为我说过的话。”离跞将东西放在餐桌上说道。

    “等于没说。”尘香走到餐桌旁小声的说道。

    “先吃饭吧,折腾一上午,也该饿了。”离跞边说边打开外卖,将一份冬菇滑鸡饭推给尘香,自己打开一份黑椒牛腩饭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将桌上的一个纸袋拿起递给坐对面的尘香。

    “什么?”尘香放下勺子问道。

    “你自己不会看啊。”离跞瞪了眼尘香,继续埋头吃饭。

    尘香打开纸袋,是一个摆台,浅紫,水晶般的玻璃,除了颜色,大小和款式跟自己那个几乎一样。

    “碎了就碎了,又不是小孩子,打碎东西便要赔啊。”尘香将摆台放进纸袋说道。

    “谁说要赔你的?”离跞头也没抬的说道。

    “那给我干嘛?无聊。”尘香没好气的说道。

    “不是赔你的,但,是我精挑细选买来送你的。”离跞嘻笑着说道。

    “你不摔了东西,那里会送?所以说还是赔的。”尘香一本正经的说道。

    “赔和送是有区别的,呆头鹅。”离跞无奈的撑着额头说道。

    “我知道赔和送是有区别的,发生状况后,你买来的东西就叫赔,毫无状况发生的情况下,你买来的东西便是送。你是第一种情况,当然是赔了。”尘香说道。

    离跞抬起头,笑嘻嘻地望着尘香,既不争辩,也不回答。

    <em><em>关注官方qq公众号“” (id:love),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em></e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