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风住尘亦香》第一百一十二章 想要去旅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天下午,杨博便离开了山水秀丽的荥秀,一同离开的还有青青,青青家中三个弟妹上着学,奶奶和母亲身体一向不好,家中就靠父亲和青青两人支撑着,青青从原野豆蔻回来后,本也没打算在家待多久的,可是又放心不下远之,如今尘香住在了荥秀,青青自然是放心了,所以便听了尘香的劝告和杨博一同回了原野豆蔻。

    几日下来,尘香和学校的老师和学生们都混得熟了,有些大胆的孩子都喊她貊师娘,学校里其他的老师见了尘香也是嫂子长嫂子短的,尘香都大大方方的应了,倒是远之每次支支吾吾的想解释,可是越是解释,其他的老师就开始笑话远之不够尘香大方爽朗,一来二去,远之也不在解释,由着孩子喊尘香师娘,其他老师喊嫂子。

    乡间的生活自然是没有城里方便的,尘香每天早上都去小河洗衣,学校附近有菜园,都是村里村民特地种来供给学校老师们的,有时学生们也会自家里带些蔬菜肉食给老师们吃,学校一共也就五个老师,除了远之剩下的三个都是年轻的男孩,还有一个刚刚出了校园的女孩,他们大多是做不好饭菜的,平日里都是守着远之做饭凑合吃,尘香本就做得一手好菜,如今一混熟了,大家下班后自然而然的便来了远之的宿舍里吃饭,尘香见远之喜欢这种热闹,每日里更是将饭菜做得可口鲜美。

    ”嫂子,你要是早些来了咱们利民小学就好了,这样我每次回去,我老妈就不会抱怨我不留在城里的学校偏偏跑来山区。”教三年级的张老师边吃着饭晚边说道。

    “人家尘香姐姐来不来这儿,和你老妈唠叨你有什么关系啊,张啰嗦。”叫素琴的女教师笑着说道。

    “当然有关系了,并且是有很大的关系。”张老师停住话头,见除了素琴外众人依旧低头吃饭,似乎并不想知道他的答案,没了兴致,便也吃起了饭来。

    “什么关系?你倒是说啊。”素琴眨着眼追问道。

    “因为嫂子做的饭菜比貊老师做的可口多了啊,这样吃下去,不多时我就会被养得壮壮的,我老妈自然是没话可说的了。”张老师笑着说道。

    “说来说去,不就是绕着圈子讨好尘香姐姐么。”素琴不屑地说完,埋头扒拉起了米饭。

    “我说的是实话,对不对啊方军。”张老师朝另一外看似比他长一些的男生问道。

    “嗯,这一点的确是真的,素琴你就该跟嫂子多学学,以后才会讨得男孩子欢心。”方军一边说一边朝张老师挤眉弄眼。

    “在乎我的人才不会在意我会做什么,不会做什么,不在乎我的人,就算是讨得一时欢心也难以永恒啊,所以我才不要讨谁的欢心,只要我自己开心就好了。”素琴砸吧了一下嘴说道。

    “瞧,素琴才最是聪明豪爽。”尘香笑着说道,心中却不由得感叹起了梦萸和离跞,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如何了,如果梦萸能有素琴的思维,也许对于她和离跞来说都是一种解脱。

    “尘香姐姐、尘香姐姐?”

    “嗯?怎么啦?”尘香抬头见素琴正唤着自己,而坐在对面的远之也诧异的抬头看着自己。

    “我是想问你,明天周六了,孩子们要放假的,你陪我去趟市集可好?”素琴又重复道。

    “嗯,好啊。”尘香忙点头回答道。

    饭后,方军非要帮着尘香清洗厨房,尘香推脱不过,也只好作罢,便出了厨房,其他三人已经回了各自的宿舍,远之一人正在备课。

    “尘香,出去河边走走吧。”远之说道。

    “不用了,虽说天渐渐热了,可乡里夜间凉气重些,你还是留在家里备课吧。”尘香毫不犹豫的拒绝的远之。

    远之一怔,难道是尘香知道自己的病情了?

    “没事的,现在天色还早着呢,备课的事也不急,明天做就可以了。”远之试探道。

    “也不行啊,你不能感冒着凉的。”尘香看到远之的迟疑,明白远之有了些猜测,便故意说道。

    “感冒算什么呢?再说了你没来的时候,我天天晚间都是要出去在河走走的。”远之的心里笃定了一些事,可他还是不愿意让尘香知道自己的病况,便否认道。

    “好啊,去吧,等一会,我去拿件衣服。”尘香说着转身进了房间。

    尘香再出来时,方军也忙好了厨房的事,三个人一起离开,方军回了自己的宿舍,尘香的一手里抱着一件米色的休闲针织衫,一手挽上了远之的手。

    远之诧异了一瞬后,不动声色的蹲下~身子假装系鞋带而松开了尘香的手,尘香也不介意,两人沿着一条小道,一直走到了桥边。

    “我每日就在那洗衣服呢。”尘香坐在桥边的石墩上,指着不远处的几块大石说道。

    “你当心些,这河水深着呢。”远之坐在另一个石墩上笑着说道。

    “这样的生活可真好,我希望一直这么过下去呢。”尘香一脸憧憬地说道。

    “你回去一样可以做做饭菜,清洗衣服。”远之说道。

    “你为什么就是要赶我走?你明明知道的,我说的是这种类似男耕女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宁静生活。”尘香绕过身前的一个石墩,走到远之的身旁坐下,握着他的手说道。

    “尘香,我不需要你的愧疚,更不需要你因为愧疚而给予的陪伴。”许久后,远之松开尘香的手说道。

    “为什么你觉得我为你做的一切就是因为愧疚呢?什么是爱?什么又是情?爱情难道就一定是两个人心花绽放、永不更改吗?爱是心动,也更是坚守、付出,你的骨血早已融入我的身体中,难道你觉得我今生还能将别人刻入骨血之中么?”尘香的泪缓缓而下。

    长久以来,远之都似一座坚定不移的山,听到尘香的一番话,任他钢铁身心也画作了绕指柔,他伸出手,紧紧的拥住了尘香。

    “所以在有限的时间里,让我们好好的、快乐的渡过每一天,好吗?”尘香的泪滑进远之的颈脖间,她声音柔缓的说道。

    远之没有回答尘香,身子却微微的僵硬了一下,转瞬恢复如常。

    也许在先前,尘香真的是抱有一种赎罪弥补的心态来面对远之,可是当她说爱是坚守,付出时,远之为她所做的一切都一幕幕的呈现在脑海中,她才惊觉现在是该她坚守和付出的时候了。

    “有过一次遗憾,我不想再有第二次,远之。”尘香松开了远之,起身立在桥上说道。

    “我们回去吧。”远之也起了身说道。

    “我们再去其它医院查查好吗?成都不行,还有上海、北京啊。”尘香突然抓~住了远之的手说道。

    “检查终归是一样的,只是治疗方案不同而已,我不想折腾了,我自己心中是有数的。”远之淡淡地说道。

    “我们结婚吧!”尘香急急地说道。

    “尘香,其实结婚证不过是困住那些对爱没有信心的人而已。就像你说的,我的骨血都已融入了你的身体里,我相信就算我不在了,你依旧会永远的记得我,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呢?”远之轻笑着说道。

    “不管何时何地,你的身上都流着我的血液,这是多么特别的存在啊,这对于我来说便是最幸福的事了。至于其他的事,我不想要,也不想让那些世俗纷扰了这份特别的情怀。”远之望望沉默不语的尘香继续说道。

    远之的话,尘香似懂非懂,在她认为弥补就是给予对方想要的,可是她没想到一个人的思想与感情都是会变会升华的。

    “嗯,你辞了工作吧,我们去草原,很久以前你就说过想去宽广的草原,感受一番那里真正的蓝天、白云、绿草和羊群,对了你不是会骑马吗?我也想学。”尘香的心有些慌乱,便喋喋不休起来。

    “好。”远之淡笑着和尘香并排往学校走去。

    “去了草原后,我们去云南可好?那里的丽江古城、玉龙雪山,还有云雾缭绕、飞瀑散花的苍山洱海 等等,我们都一一去感受一番吧。”提到游玩,尘香开始了不止不休的絮絮叨叨。

    “好。”

    “你别光是只说好啊,你倒是想想还有那些地方可去,总不能全让我一个人订吧。”尘香有些不满地说道。

    “你以前不是说过想去乐山大佛和九寨沟么?”远之笑着将尘香的发拢到耳后说道。

    “对啊,我怎么能忘了这些地方呢。”尘香仰起头望了望远之,敲了下自己的额头说道。

    不知不觉间,夜色渐重,银白色的月光朦朦胧胧地洒在地上,一草一木间,四处偶尔有蟋蟀的叫声,浓郁的油菜花香气弥漫在空中,尘香抬头望了望空中,深深呼吸着周遭的香气,她渐渐停住了口中的话题,在这份安详与静谧中慢慢沉住了心中的燥乱与忧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