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终极神医》4、我是她哥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孙琳琳最终还是没能去上课,看着身边这个一脸憨厚但是不时瞄着路边女人裸露的大腿的家伙,孙琳琳就恨得牙痒。她选择了一个惨烈的方式来报复:直接步行回去。

    要知道,从信达诊所到孙琳琳家住处的月苑嘉园足足有三四公里的路程,孙琳琳明明可以开车载钟厚回去的,但是她没有。她用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就让钟厚兴高采烈的跟着她走了。“一路上很多店,一边走,一边可以采购东西。”孙琳琳是这样对钟厚说的。

    她同时也是这样做的,一路走来,钟厚身上已经多了不少东西。两个盆拿在手上,其中一个超大,可以用来洗澡了,孙琳琳说,这是给你洗衣服用的;一床被子拿在另一个手上,足足十斤重的被子,很大,十分不好拿,我们这里天冷,孙琳琳同学总是有很多理由;还有牙膏牙刷洗衣粉甚至卫生巾等等各类莫名其妙的东西都被孙琳琳放在一个大袋子里,她一脸无辜的看着钟厚,意思很明显,我是女同志,总不能叫我拿吧?好吧,我拿,可是钟厚只有两只手啊,虽然盆与被子都不重,但是很占地方,钟厚实在没办法了,一咬牙,把袋子咬了起来。

    叫你当我哥,看我不整死你。孙琳琳很满意自己给钟厚塑造出来的造型,瞧瞧,这一路上多少人在看着,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叫你当我哥!我让你丢脸,丢到你姥姥家。当事人钟厚却没有丢脸的觉悟,他走在路上,不时还可以观察一下美女,他做得很隐秘,但是却还是被孙琳琳敏锐的发现了。这个死不悔改的家伙,背这么多东西,还有这心情?看来还是整的不够啊,孙琳琳正想着怎么再捉弄一下钟厚呢,突然有个惊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琳琳。”

    孙琳琳一掉头,见到那两人,顿时小脸一白。左边一个眉清目秀,一张大嘴长得十分醒目,是孙琳琳对门宿舍的,叫安宁露,这人没辜负她的那张大嘴,十分八卦,但凡院系里有些风吹草动,她都会在第一时间知道并广为传播。当然,她一个人也完不成这样艰巨的任务,右边那个人就是她的得力助手,吴清雅,长着樱桃小口,却最喜欢推波助澜,煽风点火。完了,怎么叫我遇到这两人啊,瞄了一眼身边的钟厚,孙琳琳暗自叫苦,面无人色。

    果然,这二人先是跟孙琳琳寒暄一下,就把好奇的目光转向了钟厚。

    一个个嘴上客气无比。

    “哟,这小帅哥是哪的啊,都没见过。也不介绍一下,难道……”

    “就是,有这么好的男人还藏着,难道怕别人抢去么?”

    我们的钟厚想来很老实,也认为别人说的话没有水分。他一直以为自己很帅,却从没人夸奖,现在被两人女人一赞,心里别提多美了,他美滋滋的想,果然还是城里人有眼光,识货啊。再听过他们误解了自己是孙琳琳的男朋友,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心里很受用,但是面上还是得义正词严,撇清两人关系:“你们误会了,我是她哥哥。”他不张嘴还好,一张口,嘴里叼着的袋子就落到地上,里面的东西一下散落开去,其中一小袋子安舒卫生巾格外醒目惹眼。

    安宁露与吴清雅两人不动声色看了地上一下,默契的对视一眼,同时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两人打了个哈哈,说先不打扰你们两位了,就这么告辞离开。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孙琳琳欲哭无泪,好几次要张嘴叫住她们,可是话到嘴边不知道该怎么讲?说这个穿着古怪行为更古怪的人不是自己哥哥么?说他这样完全是因为自己捉弄的结果么?说那包卫生巾完全是个意味么?

    不会信的,她们不会信得,连自己都不会信。孙琳琳幽然叹息,无限惆怅。

    以前一直听别人八卦,那叫一个爽快,讲的人眉飞色舞,听的人妙趣横生。可是现在八卦就要落到了自己头上了!孙琳琳有了一个土包子男朋友?造型雷人,面目可憎。这标题不够醒目啊,不够彪悍啊。他们肯定会说,而且这男朋友还自称是她哥哥,哥哥啊,是哥哥与妹妹啊!啊,多么让人震惊,多么可怕!想象着自己即将面对的唾沫横飞的场景,孙琳琳脚一软,几乎晕过去了。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啊,不就是小小戏弄了一下钟厚嘛,怎么就被她们撞见了,怎么就演变成了这样一个结果呢?都怪他!孙琳琳看到还在收拾地上东西的钟厚,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她冲上前去,狠狠一脚踢了出去!顿时钟厚刚刚收拾好的东西立刻就又散乱的飞了出去。

    钟厚有些恼怒的看了她一眼,却看见她不知何时眼中已有了泪水,顿时心中一软,什么话也不说了。只是有些纳闷,莫名其妙的,自己怎么又得罪她了?还一副委屈的模样!有心想问出口,却不知道怎么去说,想了想,还是算了。在女人悲伤的时候,有些话不用说出,只是默默相陪就够了。

    也不知站了多久,孙琳琳才又开始走动起来。她一走,钟厚就动,她一停,钟厚就止步。两人这么走走停停,总算走到月苑嘉园门口。见钟厚木偶一样跟在自己身后,一副小媳妇似地受气模样,孙琳琳终于没忍住,一下笑出声来,不过随即就又开始烦恼了,明天自己去上课,该怎么办啊。

    见孙琳琳终于有了笑脸,钟厚心情好过了许多。他趁机大着胆子问了一句:“怎么一下子就发愁了?”

    还问!孙琳琳狠狠跺了一下脚,不就是因为你?可是,她怎么讲得出口这话。努力的牵扯出一丝笑容,孙琳琳摇了摇头:“没什么事。”跟你讲也是没用的,徒增烦恼罢了。

    “那就好。”钟厚傻傻一笑,似乎相信了孙琳琳的话。

    孙琳琳家在东面的一个角落里,是一个独立的二层小楼,孙琳琳明显没有尽到主人家的责任,随便把钟厚扔到一个客房里面,丢下一句你自己打扫整理一下的话后,就先回房间去了。明天怎么面对,这个问题像一块大石头压的孙琳琳快喘不过气来了,她现在可没心思去管钟厚,随便他折腾去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