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终极神医》10、钟老公,还是钟老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提前求下鲜花收藏~有你们的支持我会更用心的写,多谢大家了。

    ————————————————————————分割线——————————————————————————————

    夏洛身体大好,夏长风就把她接回去住了,几人送走夏长风父女,回到了信达诊所说话。不知觉间一折腾,已经是七八点钟了。孙信达看着钟厚,乐呵呵的,越看越喜欢:“钟厚果然得到药神真传,今天那针用的让人看了还想看啊。”

    厉仁远跟着附和:“就是,能把针用到这种举轻若重的程度,除了天赋之外,十几年的苦功是跑不了的,钟厚也不知道出吃了多少苦头才练出来。”

    钟厚一听厉仁远说话,大生知己之感,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钟厚从小就被他爷爷训练,那个苦楚不用提了,提起来就泪汪汪啊。钟厚正在这边回忆伤心往事呢,边上冷不丁有人说话,孙琳琳一脸赞叹:“针用得真好,跟东方不败似地。”

    钟厚讶异的看了孙琳琳一眼,难道这世上除了我爷爷还有用针这么犀利的人,那我哪天得去拜访一下:“东方不败是谁啊,很厉害么,我什么时候去请教一下。”

    孙琳琳翻了翻白眼:“真是土包子,连东方不败都不认识。”

    钟厚也不生气,呵呵一笑:“我平时一般很少出门,不认识也正常嘛,快跟我讲讲,那个东方不败究竟是什么人啊,你这么推崇他,肯定很厉害吧,真想跟他好好切磋一下针法啊。”钟厚脸上露出一丝向往之意,高手寂寞啊。

    孙信达咳嗽一声,瞪了孙琳琳一眼:“钟厚你别听她瞎说,东方不败是书里的人物,你想切磋也不行啊。对了,我已经在江都大酒店定了包间,我们这就过去。好久没跟任远在一起喝酒了,今天不醉无归啊。钟厚酒量怎么样?一起陪着我们喝点吧。”

    “我酒量就一般。”钟厚憨憨的一边说话,一边跟在几人身后走出去。

    停车场。

    孙信达刚打开车门,孙琳琳就准备往副驾驶座上跑,却被厉仁远一把拉住:“琳琳啊,我坐前面跟你爷爷说会话,有事情要商量,你坐后面好不?”

    孙琳琳看了钟厚不情不愿的向后座走去,虽然钟厚的神针绝技很耀眼,中医方面实力也很强,但是孙琳琳就是对他没任何好感。小时候的阴影太强大了,一直像一个乌云压在心头,最关键的是他的土包子形象还出现在了两个八卦女人面前,这怎么能让孙琳琳对他产生好感呢。

    女人大多还是喜欢脸蛋的,第一印象很重要,钟厚的土包子形象太失败了,难怪孙琳琳一直瞧他不上。

    几人很快就来到江都大酒店,进入包厢,无巧不巧的,孙琳琳又被安排到了钟厚旁边。孙琳琳轻轻哼了一声,坐到钟厚边上,她心里郁闷之极,听他们说话聊天,完全不插嘴,菜一上来之后就埋头大吃起来。什么?淑女风范,需要么?在钟厚面前完全不需要啊。

    钟厚看孙琳琳狼吞虎咽,好心提醒了一句:“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孙琳琳顿时噎住了,有些欲哭无泪了,原来我这表情落到你眼里就是抢食啊?

    见孙琳琳吃瘪,厉仁远一笑,年轻真是好啊,随心所欲,肆无忌惮。不过钟厚这孩子真是不错,老实可靠,既然孙老爷子有心撮合,自己也得加把劲才行。厉仁远与钟厚碰了一杯酒,问道:“钟厚,你工作的事情有什么打算没?”

    钟厚听了一愣,说句实话,他还真没什么打算,投奔孙爷爷是第一步,第二步是什么,他还一直没想呢。钟厚就把求救的目光看向了孙信达,看看他对自己有什么安排没有。

    孙信达含笑道:“怎么?仁远对钟厚工作很上心啊,按我的意思就是让钟厚在信达诊所帮我治疗病人,他医术这么好,刚好帮帮手啊,我年纪也大了,近年来有些力不从心。琳琳她爸妈对医学没兴趣,琳琳呢,对医术有兴趣,只是暂时还没学到家,唉,这信达诊所以后都不知道要交给谁了。钟厚啊,你好好努力,说不定信达诊所以后就是你的了。”孙信达开始打趣钟厚。

    孙琳琳一听这话脸都白了,爷爷这意思分明是让钟厚入赘啊,这怎么可以?她赶紧插嘴:“嘻嘻,爷爷这么早就开始想撂挑子了?那可不行,您是老当益壮啊,再好好坚守几年,等我学成了,保证把我们信达诊所的招牌支起来。”

    孙信达看了孙琳琳一眼:“等你中西合璧了,估计爷爷都不在了。我觉得还是钟厚靠谱一些,钟厚,好好干。对了,琳琳,有这么一个高明的老师在你面前,你要抓住机会啊,没事多请教请教,成天琢磨一些邪门歪道,那可不好。”

    孙琳琳被孙信达这么一说,嘴撅得老高,她狠狠的瞪了钟厚一眼,脚下还悄悄施展了绝技——踩你一脚。钟厚啊的一声,痛得险些跳起来。

    “怎么了?”孙信达关切的问道。

    钟厚无奈的看了孙琳琳一眼,在她威胁的目光中不得不隐瞒了真相:“没事,刚才想起一个东西,激动,所以叫出了声。”

    孙信达点了点头,更是满意:“钟厚就是好学,吃饭还想东西。对了,任远,刚才你说有什么安排来着。”

    “是这样的。”厉仁远夹起一筷子牛肉,缓缓咀嚼完,才继续说道:“中医学院那边有门课叫中医综述,难度很大啊。我们是准备把中医各方面的知识大概整合到一起,让学生们能有个初步了解。现在有困难,每个老师擅长的都不一样,在药方方面有研究的,病理不擅长,病理突出的,对针灸却了解很少。现在学生啊,要求很高,老师教不出东西来,他们不买账,这里面很烦的,现在是我这个院长在兼着这门课,我也有事情做,总不能一直兼下去吧,这不,钟厚来了,我觉得他就很不错。”

    孙琳琳正吃菜呢,听到厉仁远要让钟厚去教中医综述,手一抖,一个狮子头就掉到了地上。她下学期要学的一门课程就是中医综述啊,不会这么巧把,让他做我的老师?这什么世道啊,爷爷让他做我老公,厉伯伯让他做我老师。这不可以啊,这绝对不可以啊,孙琳琳目光呆滞,愣愣的看着钟厚,一个劲的为他打气,拒绝,赶快拒绝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