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第2252章 惩罚规则,三无政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众人听石墨晨问,一个个面面相觑。

    “说吧,我不知道规则,怎么玩?”石墨晨耸耸肩,一脸的淡定。

    众人看着石墨晨,纷纷心里叹息了声。

    同样是从孩子过来的,可每个人的人生都不同。

    有人从出生,就已经站在了别人无法触及的高度,而有些人,纵然努力一辈子,仿佛也只能原地转圈儿。

    “想要更好的生活,只有你们自己去争取……”

    耳边,仿佛还有着当初他们被捡回来时,那些人给他们说的话。

    是!

    想要好的生活,他们需要不停的训练自己,不让自己淘汰的同时,时刻警戒自己的位置别人超越……

    “无节操、无规则、无下限……”有人大着胆子说道,“只要将你打趴下就可以!”

    “你们这么多人,还都比我大……以大欺小不合适吧?”石墨晨一脸无辜,“我还只是个孩子!很小的孩子……”

    “……”

    众人默!

    在墨宫,谁不知道小少爷虽然小,可不管脑子还是身手已经很好了?

    他这样示弱的卖萌,真的好吗?

    “你们十多个人,打我一个孩子,你们良心不会痛吗?”石墨晨微微憋着嘴角,“就算将我打趴下了,你们有想过后果吗?”

    众人再次面面相觑,脸上刚刚的坚定,已经有些人被疑虑取代。

    “墨宫呢,虽然是听石头的,可石头听谁的?”石墨晨问道。

    众人视线都落在了石墨晨身上,一切尽在不言中。

    石墨晨轻笑,那一脸无害的样子,哪里还有刚刚和石少钦对峙时候的平静?

    “所以啊,有时候呢,做事要想一下后果……”石墨晨说着,轻轻点着下巴,那一副我会报仇的既视感,毫不遮掩的在脸上写的清清楚楚。

    这话一出,有一半的人已经心里开始打了退堂鼓。

    这次不同于陪练,是切切实实的打,还是这么多人一起上……真的不需要考虑后果吗?

    石墨晨笑着看着众人,将视线所及的人的表情和犹豫,全部看在眼里后,一副无奈地探手摆开架势说道:“开始吧……早完事早休息!”

    那天。

    除了石少钦,和石墨晨亲近的人,比如石玦郗、卿卿、卡尼、席城等人……都在练习室外等着。

    一个个脸上有着担忧,却又没有办法阻止。

    练习室里传来打斗的声音,夹杂着痛闷声……不管是谁发出来的动静,都让外面等待的人一个个心惊胆战。“不行不行,我得赶紧去准备一些药物什么的……”席城说着,鼻子猛然一酸,一边急忙往外走,一边红着眼眶喃道,“tar哪里受过这样的苦,等下出来,也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那么好看可爱的小脸…

    …他才那么小……”

    卿卿双手紧握在胸前,看了眼离开的席城后,视线又落在了练习室的门上。

    tar,你是最强的,卿卿知道,你是最强的!

    卿卿想着,闭了眼睛,开始祈祷。

    石玦郗和卡尼也是一脸的沉重,可是,他们也能理解,石少钦这次的怒火。

    玩失踪,还是启动了星影来一起玩失踪……事件真的很严重。

    tar随着年纪增长,如果不压一下他的气焰,后面如果得到了更多的能力,很容易变得不可一世……那样,绝非好事。

    不管是还是墨宫,不管是萧暮还是石少钦,给tar训练人,是为了帮他成就更高的阶梯让他前行,而不是让他直接站到顶端后,掉下来。

    一个小时左右的打斗,让等待的人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当练习室的门打开,外面的人一拥而上的急忙进了练习室……

    只见,练习室入眼处一片狼藉,地上到处都是血迹斑斑!

    “tar!”卿卿看着趴在地上支撑着双手想要起来,却怎么也起不来的石墨晨,当即眼泪就掉了下来的急忙上前。

    “卿卿,不要动tar!”卡尼反应迅速的急忙说道。

    卿卿也才反应过来,看着仿佛奄奄一息的石墨晨,眼泪流的更汹涌了。

    石玦郗环视了一圈儿,陪练的孩子有几个也同样起不来,剩下的人,多多少少身上也挂了彩……可也有几个人,除了有些疲惫外,仿佛并没有被攻击。

    这几个,要么是一直躲在后面没有进攻,要么……是这些人里的佼佼者。

    石墨晨被匆匆赶来的席城带走,急忙送去了诊疗室。

    看着已经昏迷了的石墨晨,席城的心也酸涩了起来。

    怎么说,他也是将tar从鬼门关救回来的人,这会儿看到又陷入危险的tar,那鼻子酸胀的,如果不是怕耽误治疗,恐怕都能哭出来。

    “满意了?”石玦郗看着石少钦的背影,声音淡淡地问道。

    石少钦微微向后侧睨了眼,没有说话。

    “少钦,tar还只是个孩子……”石玦郗拧眉。

    石少钦视线落在窗外,看着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海面,声音幽幽,“你见过孩子离家出走,却知道自己无法走太远而找到最能得到帮助的方法同时,揣测着大人的想法吗?”

    石玦郗嘴角翕动了下,想说什么,可到底没说。

    tar会变成这样,那还不是和你教育和让他接受的知识有关?

    怪谁?!

    “玦郗,爱……不是纵容!”石少钦说出这话的时候,满眼的心疼。

    tar受伤,没有人能疼过他。

    可是,他没有办法!

    tar这次必须要受到惩罚,那已经不单单是小恶作剧,性质已经很恶劣了。

    他得让他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

    洛城国际机场。

    顾北辰有些疲惫的下了飞机,看着熟悉的城市,他突然暗暗自嘲了下,去了停车场。

    手机在刚刚上车的时候,震动了起来。

    顾北辰拿出,见是简沫,轻笑的转了车载模式后接了电话,“你时间算的这么准?”

    “那是当然……”简沫有些小得意的笑着说道,“我刚刚从超市买了菜回来,你如果路上不耽误,估计正好赶到家吃饭。”

    “这个点应该不堵车,一个多小时差不多就到家了。”顾北辰启动了车笑着说道。

    “唉,你说我们都老夫老妻了,怎么你走了几天,我还挺想你的?”简沫轻叹一声,仿佛很有感触。顾北辰墨瞳渐深,身上的疲惫被简沫的话驱散了几分的说道:“不想才奇怪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