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娇妻撩人:柯家二少很害羞》第二百二十四章 周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深哥当时是靠着全额奖学金进去的,他在高中的时候是全省第一名,考入上樱戏院的时候是全国第一名的成绩,他大四四年的学费都是免费的。”

    “那深哥....怎么会?”

    “根据资料,他在毕业之后进入了一家大公司当节目助理,后来接手一档收视率低的节目,将它做到了很好,就那个时候很火的‘超级大追踪。’

    “然后他就突然不干了。”

    “我和宜阳在路上算了一下,他离职的时间恰好是古景程自杀的时间。”

    明熙望了望他们,朝着两人道:“我觉得他辞职可能是为了古景程,古景程自杀之后二年,深哥面试上了罗云庭的公司经纪人,并在一年后分别找到我们四个人。”

    “将我们凑到一起,便一直到了现在。”

    宜阳接着道:“我和明熙怀疑,是罗云庭有问题,所以深哥才会到罗云庭的公司里面来。”

    “以便于他找到关于罗云庭的证据,可是当他发现之后,他自己也被罗云庭发现了。”

    润龙顿了顿,他朝着两人道:“罗云庭是罗家的三少爷,罗家又那么有钱,历经三代之久。按说他家不会冒险做这种事情的吧?”

    “那万一是罗云庭自己要做的呢?”

    宜阳道:“罗云庭是私生子,罗家现在当家的是罗云庭的大哥,你觉得罗云庭能有多少钱拿着?若是他想要花钱,却又拿不出钱的时候,有人给他指了一条路,你们觉得他会怎么样?”

    宜阳的脑洞越开越大,他朝着他们接着道:“我想,罗云庭一定和古景程有关联,说不定就是罗云庭害的古景程呢,为了掩盖他洗钱的目的,古景程发现了他在做什么......”

    “糟了!”

    明熙突然站起身来,他仿佛想到了什么一样,很是焦急的道:“完了,你们还记不记得写周云的那篇文章?”

    润龙和宜阳俱都楞了一下,这二天的事情太多,他们都快忘了那篇文章了。

    润龙抬眸看了看明熙,他道:“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了?”

    明熙朝着润龙道:“那篇文章写着,周云为获取钱财而接‘水剧’。”

    “罗云庭想干什么?”

    “他想陷害周云!想让周云当这个替罪羊!想把周云抛出去挡枪。”

    明熙的语气有一些激动,他被这个设想所吓到了。

    然而目前看来,现实正在慢慢符合设想。

    三人面面相窥,俱有些惊异。

    “那.....那周云岂不是,岂不是会很危险?”

    罗云庭接到周云没有回家的消息之时,他心里便突然慌了起来,他脑子里面乍现出一道闪光,他的目光之中透着一丝狠辣。

    电话里面的人听着他在说话,心里有些疑惑,他顿了顿,朝着电话那头道:“你们先回来吧。”

    既然周云不在家,那么他们呆在那里也就没有什么用处了。

    还不如叫他们回来,让他们去找到周云。

    罗云庭挂了电话便将这个消息又告诉季宇航,季宇航微微一愣,他似乎是没有想到会如此一样,他的手缓缓的转动着桌子上的高脚杯,嘴唇微微撅起,眼里透着一丝漠然。

    他仿佛是要说话,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被罗云庭刚刚出口的话给逼了回去。

    罗云庭现在疑神疑鬼,他朝着季宇航道:“该不是你想要做什么的吧?”罗云庭越想越觉真实,对季宇航突如其来的敌意和不信任感令他感到自己现在十分的不安全。

    “你是不是带走了周云,想用他来威胁我?”季宇航被这突如其来的恨意和不信任弄得有些心灰意冷。

    他望着那晶莹剔透的高脚杯,朝着罗云庭道:“他能带走什么?你先派人去找找,但是不能冲动知道吗?”

    “云庭,你不要这么急,现在最重要的是林深,千万不要让林深醒过来知道吗?”

    罗云庭对季宇航现在的态度感到不满,但是他又不能真的做什么,他心底微微的颤了颤,朝着季宇航道:“行。”

    他不再和季宇航说,找了一个借口便挂了电话。

    周云没有回到家,那么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罗云庭突然站起身来,他打算亲自去资料室一趟。

    资料室里面放账本的地方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要去看看资料室里面的账本是不是还在,或者是不是有人动过手脚。

    现在的资料室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个守在门口的管理员。这个管理员看见罗云庭来了,立马就站起了身,朝着罗云庭道好,罗云庭点了点头,便径直走了进去,连头都没有回。

    那管理员有点好奇的探探头,却什么也没有说。

    罗云庭径直的走向放账本那个架子上面,他取出一个档案袋,翻出在文件夹着的一个档案袋里面的东西,他翻出来看累了看那个档案袋。

    他赫然发现袋子的密封处有被人撕开的痕迹,罗云庭阴沉着脸,他打开文件夹,发现账本已然有着被人翻动过的痕迹。

    他的脸沉得表情不带着一丝一毫的感情,他狠狠的望着账本,从牙齿缝里面挤出了两个字来。

    “周云!”

    他走出资料室,立马便叫了张部长过来。

    张部长来的时候,脸上还挂着笑意,他以为罗云庭找到他是好事情,却没有想到会是看见罗云庭阴沉着脸,他望着张部长,冷冷的开口道:“你知道现在明熙他们那群人在哪里吗?”

    张部长微微一愣,他望着罗云庭,有些说不出来。其实他根本不知道明熙他们在哪里,也没有关心过。

    他只是把他们丢到一边就不管了,反正林深已经死了,他们也不可能翻什么浪。

    在张部长看来是这样的。

    张部长喏喏的出口,他望着罗云庭道;“我.....我”

    罗云庭也知道张部长的性子,他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罗云庭冷冷的道:“你知道,账本被人动过吗?”

    张部长微微一愣,他啊了一声,朝着罗云庭道:“什么啊?”

    罗云庭看着他,将账本仍到他的面前,冷冷的道:“你自己看吧!”

    “我那天让你去资料室看,你到底有没有去过?”

    张部长微微一顿,他目光之中露出一丝疑惑的表情来,他有些讪讪的看着罗云庭道:“我,我去了。”

    张部长望着罗云庭,他慌忙的接过罗云庭扔过来的账本,看了看账本,心里掀起惊涛巨浪。

    罗云庭朝着张部长道:“你好好的把这件事解决了,必要的时候要干干净净的。”

    张部长喏喏应了下来,他讪讪的问道:“那这账本,怎么办?”

    罗云庭看了看他道:“烧了。”

    他心里一惊,有点讶异的看了看罗云庭。

    然而罗云庭什么都没有说,他朝着张部长挥了挥手,示意张部长下去。

    张部长转身离开。

    张部长手里紧紧的捏着账本,他的目光有些狠辣和恼怒。

    其实他心中一直很不服罗云庭,但奈何罗云庭家中颇有势力,也颇有些钱,甚至于张部长还要仰仗罗云庭行事。

    他看着账本,心中有些遗憾,他知道如果烧了账本,林深他们就找不到最切实的证据,但是同样的,罗云庭也就能随意行事,甚至是可以将自己推出去。

    但是如果他偷偷的藏着这账本,如果以后真的有什么事情,他完全可以拿着账本保护自己。

    他转过头,想了想,将账本放进手提包里面,走出了公司里面。

    明熙望了望宜阳,他又看看润龙,朝着他们道:“罗云庭那边怎么样?”

    润龙望着明熙,他道:“我上次回去,公司里面没有人过来,他们应该是没有想到,只是我觉得周云没有回家被他们发现了,肯定会怀疑到我们的身上。”

    明熙望着润龙,他朝着润龙道:“我们可能要小心一些了。”

    润龙轻轻的点点头,他朝着明熙道:“这几日我们都要在一起,随时保持联络,如果一个人在一天之内没有联系到彼此,就报警吧。”

    润龙又道:“咱们还得想有一个办法,来确保自己的安全。”

    几人想了想,又说了一会儿。

    明熙便被医生叫走,林深的情况,他们需要和明熙做一个详细的介绍。

    宜阳被自己的父亲叫了回去,他和润龙约定半个小时联系一次。

    润龙便守在监护室外面,他看着林深,林深依然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上面,他脸上现出一丝担忧,他望着林深,心中涌起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宜阳刚出了医院便感觉到不对劲,他望着四周,周围一切如常,仿佛并没有什么变化。

    宜阳从小就练武,虽然不如他的那些师兄精通,但是却也是有基础的。

    他想了想,转头进了一条巷子,巷子里通道纵横杂乱,他用极快的速度走着,余光扫过,便看见几条人影紧紧的跟着自己,穷追不舍,

    宜阳横穿竖穿,企图这样甩掉那群人。

    身后的人猛然一蹬,几步跳至宜阳面前,宜阳踉跄几步,稳稳的站着,怒斥一声道:“你们是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