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明末阴雄》第一章 重获新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坐在床上,感受着眼前一盆炉火带来的温暖和光明,王梓霖一脸茫然。
  王梓霖出生于西元一千九百九十一年,西元两千零一十三年,王梓霖二十二岁,大学市场营销专业毕业,和无数年来的广大应届毕生不同,并没有陷入求职困局,毕业即失业的状态,而是很快找到了一份和自己专业对口的工作,微电子信息服务公司的销售,简单点说就是帮公司卖机器的。
  做销售的自然离不开喝酒,喝酒对于销售来说是相当重要的一项技能,首先喝酒能快速增进自己和客户的感情,显得自己豪爽、实诚,客户自然也会对自己更加信任,再一个就是酒后吐真言,很多话清醒状态下不方便说,酒桌上都能说出来,至于是故意透露的还是无意说出来的就不重要了,万一是不好的事情,可以一句酒后不清醒说的话做不得数就揭过去了。
  王梓霖开始时不愿意喝酒的,因为自小就不喜欢喝酒哪怕是啤酒,所以刚开始的工作相当不顺利,由于业绩不行,上级已经有了想辞退自己的意思,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王梓霖只能硬着自己的头皮开始练习喝酒,慢慢的就越来越能喝,业绩自然也有了起色。
  事情有好有坏,喝酒固然能让工作进行的顺利,但对身体的伤害也大,从事销售工作四年了,王梓霖因为喝酒喝进医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以说习以为常了。
  两天前公司聚餐,几个做销售的同行一桌,自然是要拼一拼酒量的,王梓霖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酒,怎么回家的也记不清了,只记得第二天醒来上腹部很难受,王梓霖觉得不算大事,用不着去医院,喝了点胃药就不管了。
  刚好今天周六休息,王梓霖觉得不能浪费这美好的假日时光,于是打开电脑,电话喊上两个好友就开撸,三人水平都差不多,所以决定今天渡劫一波,成功以后就是白银大神,不成功则继续当青铜渣渣,由于游戏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来自腹部的不适感被忽视了。
  到了下午,王梓霖感觉上腹开始疼痛,而且越来越严重,甚至腰背都开始疼痛,王梓霖感觉有些严重,立马打车去医院,在出租车上开始呕吐,出租师傅人挺好,看他病的严重直接扶着他去了急诊,经过一系列的检查,诊断结果为急性重症胰腺炎。
  检查结果出来之后,王梓霖松了一口气,炎症而已,就算是重症炎症那也是炎症,没什么大不了的,办理了住院,按照医嘱吃药,输液后感觉疼痛减轻了不少,经过一天的治疗,王梓霖感觉好得差不多了,决定办理出院。
  至于主治医生说的最少要住院治疗半个月,不能进食,只能肠外营养治疗,而且急性胰腺炎可能致死,在它看来都是为了吓唬他让他多住院几天好多赚点钱,一个炎症需要住院半月,说出去鬼信,所以王梓霖坚决要出院,在一份文件上签字证明自己本人要求出院后,医院给他办理了出院手续。
  回到家后一小时,王梓霖突然感觉腹痛又开始了,而且程度相当剧烈,感觉肚子里面好象有气体滚动似的,然后全身出冷汗,四肢无力,忍受着剧痛,王梓霖拨打了120,然后躺在地上等待救援。
  这时他想起了主治医生说的那句话“急性胰腺炎有着高达10%的死亡率”,这令他恐惧不已。
  渐渐的王梓霖意识开始模糊,他感觉自己失去了身体的控制,自己感觉不到温度和重量,身体开始自己移动,然后又仿佛被拉入一个黑暗空间,但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自己仿佛是在身体之外观察自己的躯壳,然后以前所经历过的事情一幕接着一幕出现在自己眼前,仿佛自己正在经历那件事情,忽而又感觉看到了穿着白色衣服的医生,忽而有感觉看到一道微弱的白光,慢慢的这道白光开始渐渐地黯淡下去,最终剩下的就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王梓霖本已失去的意识再次复苏,睁开眼睛,居然在一次看到了光明。
  那濒临死亡的感觉是如此真实,王梓霖感觉自己就像真的死了一次样,死里逃生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妙,就像对于一个憋尿的人找到厕所放水完毕的感觉一样。
  王梓霖虚弱的坐了起来,然而看到的景象让他愣住了,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锦榻,棉被,木床,类似蒙古包的帐篷,床前放着一盆炉火,旁边挂着一幅铠甲和一套衣服,低头一看,自己赤裸着上半身,有几道触目惊心的伤疤,但并不感觉疼痛,有着媲美运动员的肌肉,而且腹痛的感觉也没有,感觉这身体并不属于自己一样,王梓霖惊疑不定。
  王梓霖强撑着虚弱的身体下床,披上放在床头的不知道什么皮子的大衣,穿上从未见过的靴子,走到那副铠甲旁边,摸了摸发现并不是自己大学时期暑假去横店游玩时候看到的道具铠甲。
  头盔圆顶平边,盔面画着六个类似李靖的简单画像,顶部是一尊镀金的道教仙人雕像,雕像头部伸出一根细杆挂着红缨,头盔两侧各一个布片垂下来。甲胄是由很多片甲叶组成,每片甲叶都很严实的贴在一起,胸前有两个很大的铁盘子,应该就是护心镜,肘部也是由胸腹部一样的甲叶组成。旁边的衣服则是鲜红色,中间有一个方形的补子,绣着一只老虎,看起来很是威猛。
  作为一个看过一些网络小说的人,王梓霖觉得自己很可能是穿越了,毕竟几分钟前那濒死的感觉是如此的清晰,很可能是自己因为急性胰腺炎复发且没有得到及时抢救已经死亡了,然后穿越到这不知道什么时候的古代来了。不过还不错,看起来穿越后的身份不算太差,起码不是囚犯或者小兵。
  作为曾经死过一次的人,王梓霖现在格外珍惜现在的生命,失去了才知道珍惜,还好上天还给了自己一次机会,那么这一次自己就要好好地活下去。
  当务之急是要搞清楚现在自己所在的年代,地点,自己的身份,于是王梓霖就开始在帐篷内寻找有用的线索,不然贸然出去容易出意外,很快他就找到了一块类似于电视剧中令牌一样的牌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