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明末阴雄》第五章 粮草是个问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应元,你知道你父亲现在在哪里吗”孔有德只能用其他的话题转移李应元的注意力,有些时候人就是爱瞎琢磨,琢磨着就琢磨出事情来了,所以不能让他在一件事情上想太久。
  孔有德前世的时候对明末的历史了解有限,只知道孔有德叛乱的时候有耿仲明的参与,还有一个李九成,而且李九成恰好是眼前的骑兵千总李应元的父亲,但是自己看花名册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李九成名字,所以就有些奇怪。
  “家父一个月前奉孙军门的命令,前往宣府大同一带购买战马去了,现在估计刚到边塞,希望他路上不要出什么事情”李应元对父亲有些担心,他知道自己的父亲好赌博,就怕自己父亲一时忍不住拿着买马的银子去赌博了,赢了还好,要是输了买不到足够的战马,孙军门就算人再好,也不得不给予惩罚。
  “话说,九成兄弟带了多少亲兵去的啊,听说陕西山西一代流贼闹得凶,兵带的少了怕是不安全啊”孔有德并不知道李九成现在是个什么官职,只能套一套李应元的话,免得以后出岔子。
  “有劳将军挂念家父安危,应元替父亲谢过将军了。家父去的时候带了五十亲兵护卫,也都是从东江带回来的老人,山陕那些流贼,欺负平头百姓还行,要真是遇到家父,怕是要给家父送上一份功劳了”说起自己的父亲,李应元还是有些自豪的,李九成虽然好赌,但是打仗的本事也是没的说,不然也不会在东江熬到参将一职。
  一般总旗以上的军官都有自己的亲兵,又称家丁,都是一支部队里面战斗力最强的兵了,家丁的军饷都是由将领个人掏腰包,而且比普通士兵高出很多,以家丁只对将领个人效忠。
  所以自从毛文龙被袁崇焕矫诏诱杀之后,各个军头都大力发展家丁,之后就极少出现武将被文官或者皇帝诛杀的事情了,因为家丁只效忠将领本人,无论是文官还是皇帝,在得到自家将军许可之前,都无法对他们施加任何影响。
  官职越高亲兵也越多,就拿孔有德自己来说,自己有六十名家丁,而李应元只有二十名家丁,看来李九成和自己一样也是个参将,怪不得原来时空中,孔有德耿仲明的叛乱中,会出现李九成的名字,看来三人的官职都是参将啊。至于像吴三桂那样豢养两千家丁,已经是快到崇祯自缢煤山的时候了。
  两人边走边聊,聊天过程中,孔有德获得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全军拔营启程的时候,孔有德的亲兵头子李养性,就已经派出了十名亲兵,骑马先行一步了,一是为了在前方寻找几处合适的扎营地点,以供将主选择,毕竟三千人的军队,营盘选择很重要,若是小了则会很拥挤,若是大了则会过于分散,万一发生突发情况,命令很难传达各处,所以必须提前侦查挑选。
  而且还不能离水源太远,士兵一天不吃饭只是战斗力稍减,但是一天不喝水,机会就没有战斗力了。被诸葛亮挥泪砍了脑袋的马谡,就是因为街亭之战的失败才死的,而街亭之战的失败,就是因为马谡扎营地点选择错误,直接扎营在山上,张郃率军赶到后,直接围山,断了马谡下水取水之路,蜀军缺水战斗力大幅下降。
  正常来说,山下军队攻击山上的军队,一次就击破防线几乎不可能,但是这种不可能就在街亭发生了,张郃一次进攻就突破了蜀军防线,街亭失手,诸葛亮的第一次北伐彻底破产,可见水源对于军队来说多么的重要。
  那十名亲兵的第二个任务,便是拿着登莱巡抚衙门开出的公文,去前面的商河县,找到商河知县,知会一声,大军将要过境,并且准备好大军所需粮草。
  全军拔营启程的时候,孔有德的亲兵头子李养性,就已经派出了十名亲兵,骑马先行一步了,一是为了在前方寻找几处合适的扎营地点,以供将主选择,毕竟三千人的军队,营盘选择很重要,若是小了则会很拥挤,若是大了则会过于分散,万一发生突发情况,命令很难传达各处,所以必须提前侦查挑选。
  而且还不能离水源太远,士兵一天不吃饭只是战斗力稍减,但是一天不喝水,机会就没有战斗力了。被诸葛亮挥泪砍了脑袋的马谡,就是因为街亭之战的失败才死的,而街亭之战的失败,就是因为马谡扎营地点选择错误,直接扎营在山上,张郃率军赶到后,直接围山,断了马谡下水取水之路,蜀军缺水战斗力大幅下降。
  正常来说,山下军队攻击山上的军队,一次就击破防线几乎不可能,但是这种不可能就在街亭发生了,张郃一次进攻就突破了蜀军防线,街亭失手,诸葛亮的第一次北伐彻底破产,可见水源对于军队来说多么的重要。
  那十名亲兵的第二个任务,便是拿着登莱巡抚衙门开出的公文,去前面的商河县,找到商河知县,知会一声,大军将要过境,并且准备好大军所需粮草。
  走了快两个时辰的时候,孔有德看到前方有五骑归来,应该是之前派出去的亲兵,于是下令全军停止行进,等到来人走到前方二十几个步,五人集体下马,单膝跪地,为首的一名亲兵拱手道“参见将军,属下有负将军所托,未能完成催粮任务,请将军责罚”
  “到底发生了何事,你具体说来”孔有德担心这商河知县又不肯为自己筹集粮草,那样的话自己就会有大问题。
  “回禀将军,那商河知县派衙役在城门口搜查过往行人,我等要进城拜见商河知县,那衙役不肯让我等进去,说是最近又有白莲教妖人作乱,怕我等是奸细,只派了一人去县衙通传,那小厮说知县大人日理万机,忙于公务,没有闲工夫见我等几个小兵,我等为了不给将军招惹麻烦,没有硬闯,所以连商河知县的面都没见到”这名亲兵面带愠色的说道,这年头连一个小小的衙役都不把自己当回事,自己还不能把他怎么样,万一惹恼了知县,一通弹劾下来,自己将军又会有大麻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