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谍海王者》第五章 又有收获 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就在处座和刘云天一起商议立功人员名单的时候,王民也来到李云生的办公室,手中还拎着一个皮包,一进来就把办公室的门关上,笑呵呵的说道:“云生老弟,我把咱们的收获给你送来了”,说完就打开了皮包。
  李云生往皮包里面一看,里面整整齐齐的几捆绿油油的美元,于是就开口说道:“怎么会这么多,你和弟兄们都拿多少”,心里却有些奇怪,虽然不知道这次的收入有多少,可王民拿来的也太多了吧,这个包袱里面一看就是三四万美元,在这个时代,这可算得上是一笔巨款了,要知道现在一盎司的黄金才不到二十美元。
  王民连忙说到:“我和弟兄们的都留下了,按照咱们特务处的规矩,上交了一半给处座和副座,剩下的咱们第三组分,从武田家信那里,就收出了价值十几万美元的现金和金条,还有徐红兵那里,也有着不少收入,由于这次的案子主要靠你才能够破获,所以按规矩,剩下的部分你拿五成,我拿三层,再给三个队长一成,分给弟兄们一成,这是咱们特务处的老规矩”。
  既然是特务处的老规矩,李云生也不再说什么了,于是就问王民昨天搜查的情况:“组长,从这几个人家中搜查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没有,我怀疑武田家信那里还有些问题,他未必会把所有情报都招供出来”,李云生心中想着,这个时候的日本****思想严重,而这些间谍都是受到严格培养的,应该不会这么容易把所有东西交代出来,而中国的特工才刚刚组建,根本没有和日本间谍打过多少交道,恐怕会被这些日本人轻易混过去。
  王民听到李云生的问话后,开口说道:“一组和二组那里我不知道,我们这边是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也没搜查出来,徐红兵那里倒是有些文件,不过都是党务调查处的内部文件,没有什么作用,你又想到了什么”。
  李云生开口说道:“组长你想想,武田家信招供的也太容易了吧,而且这三个人的地位虽然不低,可也高不到哪去,接触不到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这会不会是故意转移我们的视线,用来保护特别重要的人物”,由于此前武田家信招供的很快,李云生当时就感觉不对,毕竟从后世的历史得知,这时候的日本人,都被洗脑过了,怎么会这么轻易招供,后来昨晚仔细想了想,发现武田家信招供出来的三个人,地位都是不高不低,于是李云生就有了这番猜测。
  王民听到李云生的话后,仔细想了想,觉得不太可能,就开口说道:“云生,我觉得不会,昨天我和刑讯科的人一番刑讯,已经将武田家信打的不成样子,看到再不说的话,就会被我们活活打死,他这才勉强开口,既然已经开口招供了,怎么还会有所保留”。
  李云生听到王民这么说,便不再提及这个话题,毕竟这个时代的国人对日本人的了解不多,哪知道日本人的特性,就话锋一转的说道:“组长,我一会出去办点事情,再去武田家信的裁缝铺去看看,”还用手指了指桌子上的皮包。
  王民见到李云生的动作,颇为意会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那你就出去办事吧,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情,要真想去武田家信的家里,就过去看看,那里现在还有我们的人”。
  于是李云生就一个人开车离开了特务处,先是去了一趟德华银行,由于李云生知道中日之间还有几年的时间就要爆发大战,所以国内的银行很不安全,而英美的银行届时也会被日本人收缴,所以也不太安全,只有德国因为是日本的盟国,才会相对安全一些,虽然李云生的空间是最安全的,可毕竟还需要一个银行账户来做做样子。
  来到德华银行之后,李云生就开了一个账户,存入了一万美金,其余的自然是放入空间之中,之后便一个人来到了花园路,武田家信的裁缝铺,由于第三组留了两个人在这里看守,所以李云生进来后,两个人就看到了,急忙站起来,笑容满面的开口说道:“组长,你怎么来这里了,有什么事情吩咐下来就好”。
  李云生点点头说道:“没有什么事,就是过来看看,”一边说一边向后院的房间走去,两个手下也急忙跟了上去。
  由于此前已经搜查过了,所以房间里面非常混乱,李云生仔细观察一下,没有发现什么线索,于是李云生就在房间中做下,仔细的低头沉思,此前王民说是武田家信受不了严刑拷打,害怕死亡才招供的,可李云生还是感觉武田家信是用这三个人来转移视线,毕竟这个时候的日本人军人害怕死亡的不多,何况是受过严格训练的间谍,而且武田家信恐怕也能猜到,特务处是不会将他拷打致死的,毕竟活口总比死人重要的多,之所以招供出来三个目标,恐怕是为了保护重要人物,这样还可以不用受刑。
  仔细的想了想,李云生感觉自己想法没错,可现在武田家信受刑严重,肯定是不能不继续刑讯了,而现在连王民都认为武田家信全部招供,即使好了也不会继续刑讯,而自己又不擅长刑讯,这么才能打开这个僵局呢,这时候,李云生发现房间的角落里面有一个火盆,里面还有一张没有烧完的白纸,于是心中一动,就上前拿出来观看,白纸基本已经烧光,剩下的部分勉强能看出(十一师调往贵阳,二十九)几个字,其余的什么也没有。
  看到了这几个字以后,李云生就知道自己的想法完全正确,武田家信一定还有一个重要的线人没有招供,而且这个线人的地位绝对不低,于是马上回到特务处,直接来到了王民的办公室,一进办公室,发现王民正在那里喝茶,于是便走到办公桌前,开口说道:“组长,你看看这个”,送完就把纸片递了过去。
  王民看到李云生过来,就放下茶杯,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到李云生的话,接过纸片一看,也没看出谁没来,于是开口问道:“云生老弟,有什么话就直说,这是什么东西”。
  李云生连忙开口说道:“组长,我刚从花园路回来,这是刚刚在武田家信的房间,从一个火盆里找到的”。
  王民诧异的说道:“就这么几个字,能看出什么,看你一副神秘的样子,难道从这纸片上看出什么来了”。
  李云生看到王民还是没有想明白,于是便直接说道:“组长,这应该是武田家信收到的情报,没有完全的烧光,从这张纸片的残余内容来看,应该是十一师和二十九师的动向,也许还有别的部队,这应该是部队的调动,这种机密我们抓获的几个人都接触不到,那么就说明,武田家信肯定还有线人没有说出来,而且这个线人的地位,一定比之前说出来的几个人要高,否则武田家信也不会如此保护他”。
  李云生说完之后,就见王民马上起身,开口骂道:“他奶奶的,这个小日本,倒真是滑头,一番拷打之下,竞然还不老实,我们马上再去审讯”。
  说着就连忙起身,像审讯室走去,李云生也马上跟上,等到了审讯室,王民就让人把武田家信带过来,由于人是王民抓住的,又因为武田家信此前已经交代了,所以刑讯科的人也没有废话,直接把人带过来了,李云生一看武田家信的样子,就知道此人受过严刑拷打,这时王民便开口骂道:“好你个小日本子,竟然给老子耍花样,竟然还留了一手”。
  然后就让人把武田家信吊了起来,手中又拿起鞭子,对着武田家信就是一阵鞭打,听着武田家信的惨叫声,王民才感觉痛快一点,这才开口问道:“说吧,还有什么没交代的,把事情都说出来,大家也好省事”。
  只见武田家信虚弱的说道:“我知道的都已经交代了,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们还让我说什么”。
  王民见到武田家信还不老实,又要上去拷打,这时李云生过来拦下了他,毕竟要是再打的话,真是会死人的,那事情就不好办了,然后开口说道:“武田家信,你看看这上面写的什么,”说完便拿起手中纸片让他观看。
  武田家信看完之后也不说话,李云生又开口说道:“这里面是中国军队的调动,而你交代的三个人都无法接触到这种机密,这一定是一个地位颇高的人提供给你的,所以你才会这么费尽心机的保护他,不过不要紧,既然你已经落到我们手里,那么这个人早晚会落网,而我们也有的是时间,慢慢陪你玩,我还听说有一种刑罚,就是将人的血管割破,让血一点点的流出来,而人却不会死亡,今天我就在你身上体验一下”。
  于是便让人把武田家信的手腕割破,让他亲眼见到自己的血流出来,之后又让人蒙上他的眼睛,之后众人便离开了审讯室,审讯室本来就是不见天日的地方,里面还一片漆黑,如今武田家信又被蒙住了眼睛,所以更是一点光也看不到,只有血液落地的声音,在静悄悄的审讯室内格外格外响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