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谍海王者》第六章 又有收获 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云生的这个方法是从后世听来的,说是把一个正常人关到全黑的屋子里,然后绑住手脚,打开手龙头模仿血液滴到地面声音,这样会使得人精神破裂,即使在这么意志坚定的人也会受不了,今天用的正是这种办法,刚刚李云生已经让人悄悄的进去打开水龙头,而武田家信的伤口并不大,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现在就看看这个办法能不能行了。
  等过了十几分钟之后,审讯室里面传出声音,看来武田家信终于受不了了,于是李云生和王民相互对视一眼,在次的走进了审讯室,一进审讯室后,李云生直接开口问道:“武田家信,你有什么要说的,你不说的话也不要紧,正好可以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这时的武田家信已经彻底没了精气神,听到了李云生的话语后,便虚弱的说道:“我还有一个线人,叫做邢家令,在你们的参谋本部任职,这真是最后一个了”。
  这个消息倒是不让李云生意外,如果不是位置重要的人物,武田家信也不会保护他,于是让人将武田家信带下去医治,千万不要让他死了,然后和王民一起前去找刘云天报告,
  等刘云天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心中也是吃了一惊,此前就曾怀疑军中有高层是日本间谍,不成想竟然是在参谋本部,而且竟然是邢家令,李云生不知道邢家令是谁,可刘云天却知道这个人物,此人是参谋本部三厅的少将参谋,虽然没多大实权,可也能够接触到不少机密,不过将军级别的人物,已经不是自己能够做主的了,于是让李云生和王民在此等候,刘云天自己则是去向处座报告。
  过了不到十分钟,就有人来通知李云生和王民去处座的办公室,一进办公室后,发现不只是处座和刘云天两个人,还有两个人也在,分别是情报科的科长姜云峰和副科长边云。
  见到两个人进来后,处座就面色严肃的开口说道:“你把之前的事情在从头到尾说一遍,不得有一点差错”。
  李云生就把自己的分析和审问的结果像处座又讲了一遍,之后又把手中纸片交给处座,这时一旁的情报科科长姜云峰说道:“处座,看来事情是真的,邢家令绝对是日本人的奸细”。
  处座听到了姜云峰的话语后,皱着眉说道:“我也知道邢家令是日本人的奸细,可邢家令的地位不低,想要抓捕此人,必须要向领袖请示,可现在证据不足,仅仅凭借一份口供,还有这几个字,我怎么去向领袖请示”。
  听到了处座的话后,办公室内的所有人都皱眉深思,现在的特务处还没有达到几年后的权势熏天,处座的地位还不是很高,所以这个问题不好解决,这是李云生就开口说道:“禀告处座,属下倒是有一个主意,可以拿到充分的证据”。
  听到了李云生的话后,办公室内的所有人都看了过来,而处座的眼睛也是一亮,连忙开口问道:“是什么主意,说出来听听,”这几日李云生的表现已经打动了所有人,所以处座对着李云生的主意抱着很大的希望。
  李云生急忙开口到:“既然是证据不充足,那我们就制作一份证据好了,武田家信刚刚被捕两天,邢家令未必会知道此事,我们可以制作一份军情文件,让邢家令得到这个消息,他一定会想办法弄到这份文件,然后给武田家信报信,只要我们将裁缝铺恢复原样,让武田家信传递这位文件,不就可以人赃俱获”。
  李云生说完以后,姜云峰马上说道:“处座,这个主意不错,此事就交给我们情报科处理吧,一定将证据拿到手,人赃俱获之下,处座也好向领袖报告”。
  姜云峰刚刚说道,刘云天就不冷不热的开口说道:“人是我们行动科抓到的,法子也是我们行动科的人想出来,你们情报科什么都没做,就想吃现成的啊,天下有这种好事么”。
  姜云峰听到刘云天的话后,笑着说道:“这种事情不是我们情报科擅长么,再说了,咱们特务处都是一家人,分什么行动科,情报科的,副座您说是不是”,姜云峰听到刘云天的说话后,就知道自己太着急了,吃相也有些难看,不过自己也是没办法,此前的失误,让自己在处座面前非常丢脸,要是在不想想办法,恐怕情报科科长的位置都坐不稳。
  刘云天听到姜云峰的话后,倒是不好再说什么了,不然会显得自己不团结,也有些小肚鸡肠,而且姜云峰虽然不是自己的人,可也相处了很长时间,自己也不好太过逼迫,于是便开口说道:“处座,既然姜科长请命负责此事,那我也就不争了,不过首功可是我们云生的,要是没有他,我们根本发现不了此事”。
  处座听到刘云天松口,心中也是一松,毕竟两人都是自己的老部下,真的起了争执,他也不好办,刘云天虽然占理,可姜云峰的难处自己也很了解,所以心中还是想给他一个机会,于是笑着说道:“这是自然,无论如何,首功都是云生的,等此事完结,我亲自给云生请功”。
  之后几个人就开始研究,如何能让邢家令成功的盗取情报,最后决定启动军委会的内线,找一个三厅厅长不在的时间,去给三厅的厅长送文件,届时邢家令一定会行动。
  于是第二天,就有一个三十几岁的少尉军官来到了参谋本部三厅,到了厅长办公室后,敲了敲门,发现里面没有人,便在办公室外面等候,这时对面的门开了,出来一位五十几岁的少将军官,此人正是邢家令。
  邢家令今天一早就来到参谋部,虽然他没有实职,可军衔很高,所以他的办公室就在厅长办公室的对面,此前三厅厅长出去的时候,邢家令就知道了,可这事很是常见,所以邢家令也没多想,过了一会邢家令就发现,有人拿着文件来到厅长办公室,心中就是一动,马上出来了,并对着少尉开口道:“你找谁,来这里有什么事情”。
  少尉军官看到一个将军向自己问话,马上敬礼回答:“属下是军委会二厅的人,奉命来给参谋部三厅送文件”。
  邢家令马上知道这份文件很重要,不过却不动声色的开口说道:“厅长出去了,要很久才能回来,不然你先回去吧,等下午再过来”。
  少尉军官听到了这番话后,一脸的为难,对着邢家令开口说道:“可下午我还有别的事,而这份文件很重要,这可如何是好”。
  邢家令见此非常高兴,本来还打算等这个军官打算回去的时候,自己再开口把文件留在这里,可现在看少尉军官的模样,是下午还有事情,那自己开口留下文件就顺理成章了,于是装作想了想的样子,开口说道:“既然你下午有别的事,那你就把文件留在我这吧,我是三厅的参谋,等厅长一回来,我就把文件交给他”。
  少尉军官听到此言,就一副意动的样子,仔细看了看邢家令的军衔,又仔细看了看邢家令的样子,然后开口说道:“那如此就麻烦将军了,文件就先交给将军”,说完就把手中的文件递过去。
  邢家令见此心中高兴,想不到事情如此顺利,在少尉军官走了后,便把办公室的门锁死,然快速打开文件,拿出了一部微型相机,对着文件拍起了照片,之后又把文件原样装好,打算之后交给三厅厅长。
  邢家令刚刚把文件装好不久,就听到了敲门声,打开门一看,竟然是刚刚的那个少尉军官,只见少尉军官一脸为难的说道:“将军,你还是把文件交给我吧,我下午再来一次,不然让我们科长知道了,会处分我的”。
  邢家令听到以后,心中很是庆幸,觉得要不是自己动作迅速,还真拿不到这份文件,不过却表现出一脸烦躁的样子,不耐烦的说道:“真是麻烦,早知道我就不多事了,”于是回了办公室,拿起办公桌上的文件递给少尉军官。
  少尉军官接过来以后,看到文件完好无损,便放下心来,对着邢家令道谢之后,就离开了参谋本部,看到少尉军官离开,邢家令便回了办公室,到了中午之后,就离开了参谋本部,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在一张桌子上冲洗之前拍下的照片。
  等到照片冲洗出来以后,邢家令仔细一看,发现是南京周边部队的调动,以及将要驻防的地点后,心中就是一惊,接着就是大喜过望,如此重要的文件竟然出现在自己的手中,不过参谋本部三厅,本来就是负责这些事的,军委会向三厅送这样的文件到很正常,不过倒是便宜了自己,这份文件的价值不低,自己又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佣金,不过邢家令还很谨慎,马上开始压制激动地心情,等回复正常后,就把桌子上的东西装在一个文件袋里,然后出了门,打算给武田家信送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