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谍海王者》第十章 连夜审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云生先是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下,又将最近几天的行动做了一个汇报,随着李云生的汇报完毕,处座才开口说道:“非常不错,在任何线索都没有的情况下,就能想到这么多,真是我们特务处的人才”。
  李云生连忙说不敢,这时情报科的科长姜云峰就开口说道:“处座,既然人已经抓到了,还是连夜审讯的好,以免夜长梦多,如今日本人传递消息的频率很快,每天都有消息传送,如果今夜不能让抓到的人开口,那么很多间谍都会就此潜逃”。
  李云生一听,姜云峰说得有理,看来此人的能力也不错,倒不是个吃干饭的,只不过对手是日本特高科,他们已经在中国谋划了多年,而中国的特工起步较晚,所以才显得处处被动,于是李云生也开口赞同道:“是啊,处座,现在每日都有人传递消息,如果我们不赶快行动,那么明天一早,日本间谍就会发现,传递消息的茶楼出了问题,这些人无论是逃跑还是潜伏起来,都是一个大麻烦”。
  处座也是一个精明的人,也知道此时时间宝贵,这一次如果弄得好了,就可以将在南京的日本间谍收拾掉一大部分,毕竟最近一段时间,传递的消息太过频繁,应该有很多人参与,于是马上开口说道:“不错,就由情报科和行动科联合审讯,无论用何种手段,今晚一定要撬开他的嘴,”看着处座杀气腾腾的话语,李云生就知道处座的想法,就是不用管抓到间谍的死活,毕竟如果今晚不能审问出结果,那么明天一早,其他日本间谍就会逃跑,而抓到的人也就失去了价值。
  结束了会议以后,情报科的两长,再加上王民和李云生,全都去了刑讯室,进了刑讯室以后,只看到刚刚抓获的日本间谍已经被吊了起来,两名看守的刑讯科人员,一看来了这么多大人物,马上知道这件案子十分重要,就立刻准备好了各种刑具,李云生看着被吊起来的日本间谍,心里面想着,处座既然已经下了死命令,那么一定要在今晚取得口供,否则大家都得不了好,那么等着这个间谍的,一定是最残酷的刑法。
  李云生的想法没错,情报科的副科长边云马上吩咐刑讯科的人员:“把你们最厉害的手段都拿出来,好好招待一下我们的日本朋友,也让我们这位日本朋友见识一下中国人的好客,”边云现在的心情十分复杂,虽然案子有了突破性进展,大家都会好过些,可李云生表现的太过出色,这样就把情报科比了下去,以后情报科恐怕要低行动科一头了。
  边云的话音刚落,刑讯科的人就行动了起来,李云生以前看过王民的审讯,已经觉得很厉害了,可是和这些专业人士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这些专业人士根本不用什么皮鞭烙铁,而是直接上了针刑,就是把一只只钢针插入日本间谍的手指头中,刚刚插了一根钢针,日本间谍就痛苦的开口大叫,等把间谍的十只手指头插满了钢针以后,边云就冷笑的开口问道:“怎么样,我们的日本朋友,可愿意说些什么吗,都有哪些人给你传递情报”。
  日本间谍就像是没听到边云的话一样,还是低着头,根本一言不发,边云见此,又对着刑讯科的人说道:“看来是你们的招待不周啊,咱们的日本朋友还不开口,你们还要使出些厉害手段来”。
  两个刑讯科的人一听,又马上拿出了一种手段,就是把水烧开,然后浇到日本间谍的大腿上上,之后拿出了一把钢刷,对着浇过开水的地方刷了起来,连皮带肉的刷了下来很多东西,直到大腿漏出了白骨,看的李云生是胆战心惊,可这个日本间谍,不向之前的武田家信一样招供,可能是时间尚短,即使是惨叫连连,奄奄一息,也没有开口招供,李云生倒是有些佩服这个日本人的骨气,不过两国敌对,相互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所以这点佩服马上丢到了九霄云外。
  这时候,看到日本间谍还没开口,边云也有些皱眉,这样的死硬分子倒是不常见,于是对着两个刑讯科的人说道:“继续行刑,不用有什么顾忌,直到他开口为止”。
  两个刑讯科的听话此话之后,马上又使出了各种手段,倒是让李云生涨了一番见识,心中也拿定主意,自己哪怕是死了,也不能落到敌人手里,审讯进行了三个小时,这时的日本间谍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肉,人也已经奄奄一息了,两个刑讯科的人见此,就开口请示:“人犯已经到了极点,再继续行刑的话,恐怕就会死亡”。
  刑讯科的人说完以后,就等着边云拿主意,这时候边云也有些骑虎难下,在用刑的话,人犯估计就会死亡,那么此案的线索也就断了,可要是不继续行刑的话,撬不开人犯的嘴,那么到了明日,很多的日本间谍就会发现异常,而处座又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得到消息,于是就用眼神看向姜云峰。
  而此时的姜云峰也拿定主意,毕竟人犯死了就一点用处也没有,可不再继续用刑的话,根本得不到消息,李云生一直在观察日本间谍的动静,发现此人已经存了死志,想让他开口很难,所以只能用攻心的手段,而且这个时代不怕死的人很多,可他们会不怕无休无止的折磨么,李云生有些不信,而且李云生发现,此人的目光有了些涣散,又见到姜云峰和边云都拿不定主意,于是就开口对着日本间谍说道:“看来今天是不能审问你了,不过我们的时间多的是,以后可以慢慢玩,现在我们已经确定,在参谋部和后勤部,就有你们两三个人,明天就会逮捕他们,这就已经足够了,不过今天你的表现让我十分生气,所以我决定,等抓到了那两三个人以后,就准备一封你的悔改书,并将他登报,到时候不知道你所效忠的国家,会如何对待你的妻儿”。
  李云生说完以后,就对着刑讯科的人吩咐道:“把我们的日本朋友带下去医治,千万不要让他死了”,然后转身就走,并用眼神示意其余的三人跟上,李云生这时候也是在堵,赌这个日本人不想受到无休止的折磨,并且放不下国内的妻儿,毕竟只要抓到了这条线上的几个人,再将这个日本间谍的悔改书登报,那么日本特高科就会以为此人叛变,而日本人不仅对待敌人狠毒,对待自己人也非常狠,一定会收拾此人的家人。
  日本间谍听完李云生的话后,情绪稍微有了一些波动,看到李云生他们真的走了,于是就虚弱的开口说道:“等...等一下”.
  听到日本间谍开口后,李云生在心里松了一口气,毕竟此人真不开口的话,处座那里还真不好交代,毕竟处座是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此人开口的,而一旁的姜云峰和边云也相互对视了一眼,都理解了对方的意思,知道事情已经有了转机,不过他们二人并没有说话,打算看看李云生如何做。
  只见李云生回过头来,微笑的对日本间谍说道:“看来我们的日本朋友是想要说些什么了,这样就对了,大家配合一下,我们得到自己想要的,而你也不用在受苦了”。
  这时日本间谍小声的开口说道:“如果我全部交代了,你们会怎么对我”。
  李云生一听就知道此人心里已经动摇了,于是马上趁热打铁,对日本间谍保证道:“如果你交代的全部事情,我们可以放了你,并且给你一笔钱,让你安全地离开,而以你的本事,想要悄悄地找到妻儿,应该是不成问题,到时候留在中国也好,移民他国也好,好好过你的美妙生活”。
  李云生的话语有一定的鼓动性,而日本间谍经过一番拷打之下,已经身受重伤,意志也不像最开始那么坚定,终于开口交代,日本间谍交代自己叫做藤原家生,是日本特高科的老牌特工,是专门派到南京来的,打探国民政府对待热河战事的态度,并且严密注意中国军队的动向,由于现在热河一带的战争非常激烈,所以军部命令特高科加紧情报的传递,而藤原家生已经到了南京城两个月,手中有着十二个情报员,不仅仅潜伏在参谋部和后勤部,还有军政部,以及驻守南京的部队,随着藤原家生的交带,李云生就拿笔记录着,直到藤原家生交带完毕,李云生才停止记录。
  而在旁边听着姜云峰和边云,为此却心惊不已,没想到这一网的收获这么大,心中却在思考着对策,想着如何在此事上分一杯羹,虽然主要的功劳都是李云生的,可情报科这次也要有所作为。
  李云生停下笔之后,又问了藤原家生一句:“只有这些么,在南京城还有没有没别的潜伏人员,以你们日本人的作风,不会仅仅只有这么一点人”。
  藤原家生说道:“应该是还有其他的人,不过他们与我不发生交集,只有这些情报员才是我自己掌握的,其他小组的情况我也不了解,不过这些人都是特高科交给我的,他们可能还会与其他的小组有联系”。
  李云生一听,这应该是实话,毕竟日本间谍小组都互不统属,不过这次能这么多收获已经不容易了,而且抓到了这十几个人以后,顺藤摸瓜之下,应该还会找出其他人来,于是整理了手中的口供,和其他人一起去向处座报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