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秦之称王称霸》第1章美女惹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脑瓜疼。伸手一摸,容若摸了一手血。
  胸口更疼。容若不仅摸了一手血,还摸到一个很大的伤口。
  容若想起来了:公交车上,一个女人突然疯了似的,一手去抢司机的方向盘,一手拿了一个沉旬旬的大包包去砸司机的脑袋。出于本能,司机一手去护脑袋,一手去护方向盘,车头一歪,车子便撞向大桥的护栏。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坐在车尾部的特种兵容若根本来不及有所行动,公交车就已撞破大桥上的护栏,直坠江心。
  一片尖叫声中,容若想去砸开车窗,给大家争取一个逃生的机会,却被一枚美女一头扎进怀里,死死抱住不放。
  机会稍纵即逝,容若只能和美女紧紧相拥,随车一起坠入江底……
  这是大难不死?美女呢?那可真是个绝色大美女,即使面对死亡,超级大美女在怀的感觉也是非常美妙的。
  目力所及,容若发现身边横七竖八的躺了不少人,看那毛茸茸的粗胳膊粗腿,应该全是男人。
  呃……这些男人怎么全部都光着身子,一丝不挂呢?刚才那个美女……美女不会也这样春光全泄吧?
  心里大惊的同时,容若早已翻身坐起。
  这一坐起,容若就惊悚爆棚了。容若发现自己全身上下也是赤条条的连根纱条都没有,刚才用手摸到的伤口,就在心脏的位置,是剑伤。
  不是车祸吗?怎么会被人在胸口刺了一剑?那些光身子男人,怎么也都浑身是血,受了为数不等的致命刀剑伤?以容若特种兵的经验一眼就看出这些人都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作为特种兵,容若是见过不少生死的,眼前的情形让容若最为惊悚的是,这些男人全是头顶束发。
  容若瞬间明白,自己这是穿越了。
  穿越就穿越吧,好歹还能再活一回,只是该死的杀人凶手,为什么杀了人,还要剥人家的衣服?剥就剥吧,怎么连条裤衩也不留一条?这荒郊野岭的,到哪儿去找衣服?这群该死的强盗,哪天是要落在老子手里,那就不是寸缕不留的事了,老子要剐得他们毛都不带剩一根的。
  出离愤怒的容若终于在一个死人攥得紧紧的手心里,发现了一团的黑色面巾。
  不管三七二十一,容若抓过面巾,就去裹身体的关键部位。
  “啊!”还没有完全遮好羞,容若就听到史上最恐怖的一声尖叫。
  容若之所以觉得这声尖叫太恐怖,是因为这是一个女人歇斯底里的尖叫。
  是自己半祼或者全裸的形象吓到这个女人了?还是这群死人吓到了这个女人了?
  容若抬头一看,不远处,紫衣一闪,带着尖叫,一个女子惊鸿一般落荒而逃。
  虽然只是远远一瞥,容若却已看见那是一个天仙一般的美女,飞掠的身姿,快如闪电,窈窕无双!
  容若心里是又惊又喜:绝色佳人,武林高手!
  惶惶而逃的紫色身影猛然刹住。
  紫衣之下,素手一扬。
  容若心里一凉:不好,暗器!美女惊惶而逃是因为看到自己的身体?这是羞愤之下,要杀人灭口?
  心神一凛,容若就要飞身避过。
  心念之下,容若却发现四肢无力,头晕眼花,胸前的伤口,又有殷红的血流了出来。
  卧槽,原主受伤的身体真是太虚弱了,根本无法应付眼前的危急。
  容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数道寒光,封定自己的全身各处要穴,如飞而至。
  今天是我的桃花劫吗?不久前因为一个美女失去了逃生的机会,这刚刚穿越过来,又要死在另一个美女的暗器之下?
  心念未完,容若却又闻到了一股浓浊无比的血腥味。
  “嗷!”一声狂吼,一阵腥风。
  虽然眼冒金星,特种兵的定力和敏锐还是让容若判定吼声来自左前方。
  一头吊睛白额大虎带着滚滚凶气,从山上窜了下来。张开的大嘴,真的就是一张血盆大口,满嘴利齿闪着冰冷的光泽。四肢粗壮,爪尖刺出趾外,虎足所过之处,地上留下一个深坑,粗长的尾巴,如同一把钢鞭一般甩过地面,寸草不留,沙石乱飞。
  带着腥风,带着狂啸,吊睛白额大虎已经到了容若面前。
  也许是容若胸前伤口处翻的嫩肉和温热的血刺激了白额巨虎的兽欲,又一声狂吼之后,白额巨虎抬起箕张的前爪直拍容若的胸口。
  这要是给老虎一爪拍中,完全就是五脏六腑俱碎的节奏。
  左有恶虎,右有暗器,不远处还有一个又羞又愤要置自己于死地的绝色美女,换了往日的容若,可以有脱险的可能,可现在的容若,似乎只有死路一条。
  突然有尖锐的破空之声,空气也跟着波动起来!
  容若知道,又一波暗器来了,而且力道和速度,是刚才的n倍。
  呃,美女,能不能不要和老虎联手?毕竟我们都是人类!
  苦叹未完,容若却发现,后发的暗器瞬息已至,竟然将先前的暗器全部打落!不只是如此,更有一道银光落在老虎的爪子上,一道落在老虎的颈项上,还有一道落在老虎的面额上,离老虎的眼睛只差那么一点点。
  老虎的身上,立即有三道血箭飞起。
  容若心中大喜:性命攸关的时候,美女终于站对队了!
  “嗷!”兽中之王的老虎哪里吃过这种亏,一声暴戾的嘶吼震得树叶唰唰落下一大片。
  美女的暗器实在是太快了,快到老虎根本辩不请暗器从哪里来,以为就是面前的容若伤了他尊贵的虎躯,凶性更炽,庞大的身体高高跃起,凌空扑下,足有容若拳头大小的爪子划过空气,发出尖锐的嘶啸之声,就要将容若扑在身下,直接撕碎。
  堂堂一个男人,容若真的不想让美女再救自己一次,可因为胸口一直在流血,身体却更加虚弱,根本连腿都无法挪动了。
  耳边又有呼啸之声,一阵疾风伴着数道弧形的寒光同时而至。是一波汹涌的掌力加数枚细长的柳叶飞刀!
  老虎庞大的身躯被掌力震得就是一歪,几把柳叶飞刀更是尽数插入老虎的腹部。老虎的腹部立即鲜血狂流。
  老虎黑黄相间的厚厚皮毛厚实又光滑,根本不沾一点血丝,鲜血顺着斑瓓的皮毛,一直滑到地上,碧绿的草,变成了黑红色。
  连连中招,老虎知道自己是遇上高手了,一声狂吼声中,满眼深仇大恨的看了容若一眼,窜回山上,这是要秋后算帐的意思。
  眼见老虎闪了,容若正要松一口气,一道紫光疾射而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