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秦之称王称霸》第2章呷飞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带着淡淡的熏衣草香,一件紫色的披风落在容若的面前。
  见自己衣不遮体,美女以衣相赠?
  “美女!小姐姐!”容若一连换了几个叫法之后,才找到了当下最准确的措词:“啊,姑娘!多谢救命之恩,赠衣之情。”
  “哼!”一声冷哼,美女俏丽的身影消失在一片翠色之中。
  容若的心里忽然涌出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不会吧,这么俗,一见钟情?容若自嘲地一笑,以最快的速度用披风将自己包裹好。
  容若在披风的衣兜里摸出一个小瓷瓶,打开一看,里面有些白色的粉末。良药还是毒药?容若的脑子里瞬间转了十八个弯,得出一个结论:美女既然从虎口下救了自己,就没有再害自己的道理,一定是治伤的药。
  容若立即往伤口上倒了一点点白色的药粉。一股清凉的感觉迅速漫延开来,剧痛也有所减轻。
  原来是最好的疗伤药!这美女,人美心也美。
  心里美滋滋的容若忽然就有了想法:救命、赠衣、留药,哪一个都是大恩,不能不报,可是现在自己连衣服都穿的人家的,拿什么来报?古人好象非常流行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的报恩方法,要不自己也就以身相报?
  容若觉得这个想法不失美妙之处,可也知道眼下如果急急的赶去以身报恩,下场绝对不会比刚才的那只老虎好到哪里去。
  君子报恩,不在早晚之间,这个地方有凶手,有老虎,绝不是久留之地,还是尽快离开为好。
  容若走了没有多远,就听到有声音远远传来:“阿渲妹妹,你这是怎么了?受伤了吗?”
  妹你个头啊!容若继续走自己的路。
  “阿渲妹妹!”热切的声音很快就到了身后。
  这速度,绝对又是一个高高手。
  下一刻,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站在了容若的面前,那一脸的精明,完全就是标准的地主家小儿子:“啊!你是谁?你怎么穿着紫渲的衣服?你把紫渲怎么样了?”
  容若心里一喜,原来自己的救命美女叫紫渲!
  容若还没来得及回答,地主家小儿子却突然一招鹤爪锁喉。
  地主家小儿子的脸上,写满了羡慕、嫉妒、愤怒和恨。
  拚尽全力,容若脚下一错,地主家小儿子双爪落空。
  “哼,我小瞧你了。”地主家小儿子的双臂忽然暴涨几寸。
  容若却是再也提不起力来。
  “说,你到底把紫渲怎么样了?”地主家小儿子的一双手死死扣住了容若的双肩,势大力沉。
  “你希望我把紫渲怎样?”容若轻轻地翻了地主家小儿子一个白眼。
  “我当然希望你没把紫渲怎样了。”地主家小儿子死盯着容若的眼睛。
  “那不就得了。”容若拂了拂地主家小儿子的手:“我遇到强盗和老虎,紫渲救了我,然后她便回家了,啥事都没有。”
  “我信你个鬼啊!紫渲一点事都没有她的衣服怎么会在你身上?色胆包天,竟敢对紫渲动歪心思,看我不把你的一颗色心摘下来当下酒菜。”地主家小儿子一掌切向容若的胸腹之间。
  掌风如刀,容若胸前的披风碎成条条缕缕,露出胸前的伤口。
  地主家小儿子的脸色不由一缓:“剑伤?紫渲是不用剑的,果然不是伤在紫渲手下。”
  容若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没有说话。
  “等等!”地主家小儿子的眉毛却又拧了起来:“那紫渲的衣服怎么会在你身上?”
  为了紫渲的名誉,容若觉得这个必须立即解释清楚:“天杀的强盗,把我的衣服都抢光了,紫渲只好将自己的披风给我……”
  “啊,你……。”没等容若说完,地主家小儿子就是一声尖叫:“那就是说……你的光身子,紫渲她……,不行,污了紫渲眼睛的身子,必须立即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话音未落,改掌如钩,地主家小儿子五指直插容若胸前的伤口,完全就是一招要命的节奏。
  地主家小儿子的这话要是传出去,紫渲可就无脸做人了:“你想多了,我是有内衣的,只是给万恶的强盗划得快要烂了,紫渲这才让我换了她的披风。”
  “哼,我不相信你!”地主家儿子一声冷哼。
  “这个?”电光火石之间,容若的脑子里转了九九八十一个弯:“你不信我,你还信不过紫渲吗?紫渲她怎么可能去看一个男人的光……”
  “你给我闭嘴!”地主家小儿子一声狂吼:“再多说一个字,信不信我立即割了你的舌头?哼,紫渲冰清玉洁的人儿,我是相信的。”
  地主家小儿子开始脱衣服。
  这是又要送自己衣服吗?解衣以活友,是古人的人生信条?可自己和地主家小儿子这关系……应该不在朋友之列吧?
  没等容若想完,地主家小儿子吼了一句:“赶紧的,把紫渲的衣服换下来。”
  紫渲衣服上的香气虽然好闻,可毕竟是女人的衣服,自已穿着不太好,容若立即到路边的小树林里换了衣服。
  “把紫渲的衣服给我。”地主家小儿子看着被容若抱在怀里的紫色披风说。
  “这样不好吧?我是要还给紫渲的。”容若觉得这是以后见紫渲的借口。
  地主家小儿子却是出手如电,一把夺过衣服:“你就拿来吧!”
  容若的嘴角扯出一个冷笑:“紫渲是你媳妇吗?”
  “会是的。”地主家小儿子把披风叠好,塞进怀里,转身就走。
  会是的,那就是说眼下还不是了!容若心里一乐,哈,想得美,没你的什么事了,紫渲我已经内定。
  “那就麻烦你还给紫渲的时候,替我说一声谢谢,告诉紫渲日后我一定会当面去谢她的。”容若在地主家小儿子身后喊了一嗓子。
  “你最好收回刚才说过的话。”地主家儿子转身瞪了容若一眼:“日后你要是敢踏进昔雀山一步,我莫隐寒非打断你的腿不可。”
  打断我的腿?哼,莫隐寒,就你今天这种非常不友好的表现,下回再见,要打也是我打你好不好!
  重重地呸了一口之后,容若转身离去。
  几天后的黄昏,容若走近一个山口。
  容若忽然听到一串痛苦的嘶吼声,听着有几分象人声,又有几分象野兽的咆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