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秦之称王称霸》第4章遣散众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容若,容若,你怎么了?”太子用手探了探容若的鼻息:“容若你怎么突然就晕过去了?荆拓朔、晏懋,你们快来。”
  帅哥与丑弟闻声飞掠而来,探看了一下就:“太子殿下不用着急,容公子身受重伤,气血两虚,很快就会醒过来的。”
  这哥俩,帅的叫荆拓朔,丑的叫晏懋,忙着给容若就是一阵渡入内力。
  等容若悠悠醒来之后,太子忙说:“容若,你还是不要骑马了,让荆拓朔和晏懋抬你回去吧。”
  “那就有劳二位了。我是拚着一口气来见殿下的,其实我早就坚持不住了。”容若显得非常虚弱地说。
  容若虚弱不假,容若晕过去却是他装出来的,为的就是让人给抬着走,不然自己骑着马,他都不知道哪里才是他应该回的家。
  太子骑着马,荆拓朔和晏懋抬着容若很快就进了城。
  “一年多了,虽然我天天想着母国都城,可栎阳城的样子在我心里却是越来越模糊了。”太子轻轻一声叹息:“容若,你看,平越国都城丰都比我们大秦国都城栎阳城繁华多了,可是,总有一天,我要让我们大秦国的超过平越国,超过天下任何一个国家,成为天下第一国。”
  繁华?这也叫繁华?从21世纪穿越过来的容若觉得眼前所见,只能用非常的贫穷落后来形容。不过容若对这位太子的雄心壮志到是挺欣赏的。
  容若搜肠刮肚的想了又想,只记得历史上有越国和秦国,没有平越国和大秦国,不知道这位太子口中的平越国是不是越国,大秦国是不是秦国,如果大秦国就是秦国,容若觉得这个穿越还是有点意思的。
  容若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太子刚才说他离开自己国家的的都城已经一年多了,一个太子怎么可能在别的国家呆这么长时间?除非他是质子,是人质!
  一个太子怎么可能在别国做人质?看来这个兄弟一般的大秦国太子的事有点蹊跷。
  太子亲自将容若送到了家门口。
  “太子殿下!”大门口站有好几个彪形大汉,一看就知道是护卫打手,见到大秦太子,连忙施礼。
  “容若回来了,小心抬他进去吧。”大秦太子从马上跳了下来。
  “啊?公子回来了?”几个大汉连忙扑到担架上来看容若:“果然是公子回来了,太好了,就说我们家公子是大福之人,绝对不会遭遇不测的。”
  几个大汉连忙从荆拓朔和晏懋手中接过担架,抬了容若就往屋里走。
  这个家里的房子比起容若一路所见到的房子,应该是相当的高端大气上档次了,砖木结构,还有好几进的大院子。
  容若暗中给自己贴了两个标签:大秦国太子的心腹;当代富豪。
  太子一直跟进屋里,直到看着人将容若安置好了,这才离开。
  太子刚走,容若就听到了一声娇啼:“公子,你可担心死我了!”
  随着一阵香风,飘进一个香艳无比的女人。
  卧槽,这个时代的女人也流行低胸装吗?低胸也就罢了,关键是这个女人的胸也太丰满了,太白嫩了,拥雪成峰,形容的应该就是这样的胸。
  女人扑到床边,雪峰低垂。
  容若顿感窒息,只能闭上眼睛,发出一声类似呻吟一般的声音:“你,赶紧的给我出去。”
  “公子,你……”女人非常惊讶。
  “我倒数三个数,你如果不出去,我就把你卖到窑子里去。”容若觉得这是一句狠话。
  “公子……”果然,女人身体一颤,一双雪峰也随着一跳,一双妩媚的眼睛瞬间泪水盈盈:“公子,你是外面有人了?”
  “3……”女人现在的样子非常诱惑男人,容若只能紧闭双眼,开始数数。
  “公子不要,我走就是。”女人知道容若是当真的了,虽然心有不甘,却只能离开,临走时的那一眼,满是幽怨。
  “公子!”容若刚刚松了一口气,一个如黄鹂一般清脆婉转的娇声已在门外。
  推门而入的是一个清丽脱俗的小女人,娇嫩得象初春时节刚刚抽芽的嫩柳,一掐就能出水型。
  嫩虽嫩,却也是别人的女人,容若轻轻说了一句:“你也走吧。”
  “公子赶我走?”小女人一怔之后,小脸忽然一红:“公子不是说最喜欢阿柳如风中杨柳一般摇曳生姿吗?公子已经离开好久了,难道公子不想风摆柳……”
  卧槽,这是床上的私密语吗?看你清纯如水,怎么比刚才那个香艳的女人还敢挑逗人?
  容若两眼一闭,如法炮制:“我倒数三个数,如果你不出去,我立即让人把你卖到窑子里去。”
  “我就不。”小女人忽然就撒娇了,一把抱住容若。
  果然如杨柳一般,弹性十足。
  再好也是别人的女人。
  容若又开始数数:“3……”
  “公子是当真的?”小女人抬起头来。
  “当真!”
  自己又不会收你们,难道让你们留下来守活寡?还是各自去寻快活好了。
  “2……”
  小女人抽身而起,泪眼凝视容若片刻之后,转身离开。
  “阿柳新芽初长之时,便被公子摘了,今天公子却弃阿柳如微尘,从此阿柳便是一截朽木,任它春风无边,再也不会摇曳了。”小女人走到门口时没有回头,却留下一句让容若都有些伤感心动的话。
  容若怕再有女人来纠缠,便溺水之人喊救命一样喊了一声:“来人啊,快来人。”
  闻声进来一个斯文的中年人,看样子应该是管家:“公子有什么吩咐?”
  “不要让任何女人再进这个房间。明天一早让家里所有的女人全部都走。”容若补充一句:“多给她们些钱,好让她们今生衣食无忧。”
  管家一脸懵逼:“公子的意思是不要她们再回来了?”
  “对。”
  “好吧。”虽然对容若的这个决定完全不理解,可管家的执行力还是很强的:“那给她们多少钱呢?”
  “你看着办吧。”容若也不知道这个时代,多少钱是多,多少钱是少:“现在就去通知她们,让她们连夜收拾收拾,明天一早好走人。”
  “是,公子。”管家一脸惶恐而来,一脸懵逼而去。
  管家刚走到门外,又被容若叫住了:“我要洗个澡。”
  “阿白已经将洗澡水准备好了,我先扶公子去洗澡吧。”虽然容若说自己可以,可管家还是一直将容若搀到了洗澡室门口,为容若推开了洗澡室的门。
  洗澡室里三口大缸一个巨大的木盆,都在向外冒着热气,整个洗澡室里热气媵腾。屋子的中间,还有一张光溜溜的木板床。
  卧槽,这是既可以泡澡,又可以蒸桑拿了。
  一个身影从水雾里飘了出来:“阿白为公子洗澡。”
  卧槽,阿白是个女的,而且是个妙龄女子,而且而且是个水一般妙柔的女子,阿白和一片水雾,简直就是一幅朦胧而诗意的画,让人生出一种一探究里的欲望。
  卧槽、槽、槽!这、这、这古时候的衣服也可以薄如蝉翼,薄到将阿白玲珑的曲线尽显无遗吗?
  没见阿白有什么动作,一袭薄衫已从阿白的香肩滑落。
  山是山,岭是岭,沟是沟……
  容若立即有一种鼻血要狂流的感觉:“阿白,赶紧的,你给我离开。”
  “怎么了公子?阿白一向不都是这样为公子洗澡的吗?”因为沾了水,衣服掉落的速度不是很快,却也滑落大半,阿白的声音则是湿湿的、糯糯的,一种可以润到心里去的感觉。
  “不要问为什么,立即出去,要不然明天我就把你卖到窑子里去。”容若有种强烈的捂住眼睛,堵住耳朵的冲动。
  “啊?!”阿白黑黑的眸子受惊的小鹿一般瞪得大大的。也许只是一个服侍主人洗澡的侍女,服从是她的本分,一怔之后,阿白穿好衣服,低垂着头走了出去:“是,公子。替换的衣服我已经放在更衣室里了,公子洗好之后,自己去换吧。”
  原本想舒舒服服洗个澡的容若,因为阿白的出现,只能草草的洗了个澡,便去更衣室里换衣服了。
  更衣室里不光有阿白预先准备好的衣服,还有一面巨大的铜镜。容若便在铜镜面前将自己好好打量了一下:剑眉朗目,玉树临风,标准一个美男子。
  一声ok之后,容若出了洗澡室。
  管家已经等在门外:“公子吩咐的事已经办妥了。”
  这个管家到是很称职,细心周到能干。
  本想从管家这里多了解一下情况,可实在是太疲乏了,容若扎到床上,便睡着了。
  睡到半夜,容若忽然惊醒了。
  窗外有细微的噼噼啪啪爆裂声,还有微微的暗红火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