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秦之称王称霸》第5章半夜惊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情况!
  翻身跳起,容若落在了院子里。
  院子里,好几个地方有火苗窜起。
  “腾!”刚刚只是一些微弱的小火苗,下一刻却迅速燃烧起来。
  这燃烧的速度让容若瞬间明白,这不是一起偶然的失火事故,而是人为的纵火。
  火势迅速漫延,来不及多想是谁放了这几把火,容若大声呼喊:“着火了,着火了,赶紧的救火或者逃命。”
  立即,各个正房厢房,上房下房,许多人跑了出来,边跑边喊:“着火了,逃命啊,救火啊!”
  “男人救火,女人赶紧的逃到外面去。”惊惶的声音中响起一个冷静的声音,是管家。
  几个家丁迅速来到容若的身边:“公子,你也赶紧离开吧。”
  “好。”在家丁的护卫之下,容若很快来到了大门口。
  “救火啊,救火啊,容府着火了。”一群女人跑得最快的女人已经跑到了街心,她们一边逃命,一边还没有忘记喊左邻右舍来救火。
  忽然箭雨如蝗一般,迎着女人们射了过来。
  没有一个女人能够逃过这阵箭雨,全部扑倒在当街。
  一个女人扑倒在地后又挣扎着抬起身来,喊了一声:“阿牛,救……”
  喊声未了,却已气绝身亡。
  “阿香!”容若的身后,一个年轻的家丁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冲出大门。
  又一拔箭雨射了过来,家丁立即如刺猬一般倒在当街,离他的女人阿香近在咫尺却再也不能牵手。
  容若明白,放火的人就是对面放箭的人,他们不想容府今晚有人能活命。
  对手在暗处,容府这边的人在明处,出去就是活靶子,容若当机立断:“回去救火。”
  身后的火势却是越来越旺,“啪啪!”的炸响声中,檐断墙塌。
  容若知道这样的火势是一定是放火的人在各处沷了油的,油助火势,熊熊燃烧。
  “这火救不了啊!”一身烟火的管家也退到了大门口,完全没有刚才那么镇定了:“公子你怎么还没有走啊?”
  这么大的院子,应该不止一个门,容若说:“大门被人封住了,出不去,试试便门吧。”
  “有人封住了大门?”管家很快压下一肚子的疑惑:“好,走便门吧。”
  冒着随时可能被烧死或者砸死的危险,容若来到了最后一进院子,这里有一个平时拉柴禾的便门。
  “公子稍等,我去开门。”一个家丁刚刚打开便门,便一头倒栽了回来。
  家丁的胸口插着一支箭、一把尖刀。
  “啊,我不要被烧死,我不要被烧死啊!”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从大火中跑了出来,身上的衣服被烧得所剩下无几,若不是她那窈窕如柳的身姿,容若根本认不出来她就是那个清纯如水的小女人。
  小女人疯了似的朝便门冲了过去。
  “拉住她!”容若大喝一声。
  陷入疯狂中的女人却力大无穷,硬是挣脱几个家丁的拉扯,冲到了门外。
  小女人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就仆倒在地,鲜红的血从她的身下流出,如蠕动的红蛇一般。
  身后,热浪滚滚,高温加上灰烬,令人窒息。
  容若不想被困死在这里。
  一个平空拔起,容若腾空跃起。
  容若的双脚还没落上围墙,一阵破空之声中,十数道寒光突现,地面更是有几股劲力狂风一般卷到。
  以容若现在的身体状况,强行突出,只有死路一条。
  身形一拧,容若落回院内。
  胸口的伤口撕裂,容若胸前血渍斑斑。
  “公子,你受伤了,要是青云在就好了。”眼见内有大火,外有杀手,管家急得直跺脚。
  突然,冲天火光中,一个人如一只巨鸟一般飞落在地上:“公子,我回来了!”
  “青云回来了!”管家惊喜万分。
  “公子。”青云微笑,施礼,潇洒得不能再潇洒。
  便门外暗藏的杀手为数肯定不少,能在众多杀手的刀箭之下安然进入院子,青云有理由潇洒。
  “回来得正好。”容若轻轻地点了点头:“这门外有多少杀手?”
  “公子,门外只有十六具死尸,没有杀手,公子可以背着走,慢慢踱着走出门去。”青云笑得有点调皮。
  调皮起来的青云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一个完美无瑕的小鲜肉。
  独战十六个杀手,对方连哼声的机会都没有就死光光了,青云的功夫那是相当的了不起了。
  “那我们就出去呗,找个地方喝酒去。”容若也是个洒脱的人。
  “好啊,公子,醉仙阁走起。”青云刚刚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背后却是人声骤起,越来越近。
  青云剑眉微蹙,拔剑在手:“公子且先走一步,醉仙阁等我就是。”
  “好。”留下也帮不上忙,容若说:“管家,我们去醉仙阁。”
  容若不知道醉仙阁在哪里,得找个带路的。
  容若正要从便门出去,一个家丁兴奋地跑了过来:“公子,公子,没事了,没事了,离洛太子带人过来了。”
  离洛太子?
  火光中心急如焚,快步如飞而来的,正是那位大秦太子。
  秦王姓赢不姓离,那大秦就不是秦,平越也不是越了,容若忽然就不知道这是哪朝那代了。
  看到容若衣服上鲜红的血迹,离洛一跺足:“容若,你又受伤了?唉,都怪我,来晚了。”
  “这是旧伤,不碍事的,多亏殿下来得及时。”离洛及时赶来救火,容若心里很感激。
  “太子殿下。”荆拓朔和晏懋一人提了一个蒙面黑衣人过来了:“就这两个还有一口气,其余的全部死了。”
  容若知道,这是大门外暗藏的杀手。
  离洛只冷冷的吐出一个字:“审!”
  “好。”荆拓朔和晏懋同时将黑衣人扔在了地上,踩上一只脚:“供出幕后主使之人,太子殿下可以保你们活命,否则……”
  荆拓朔和晏懋脚下同时一用力,容若听到细微的骨头碎裂声。
  “咯!”两人的嘴里同时吐出鲜血,两眼几下翻白,头便一歪。
  “不是审问吗,你们怎么把他们弄死了?”管家大急。
  “怎么是我们呢?我们的力道是拿捏得恰到好处的,他们完全就是自尽身亡!”晏懋叫了起来。
  事实也确实如此,两个人全部全是咬舌而亡。
  “他们身上就查不出一点线索吗?”离洛问。
  “仔细查过了,什么也查不出来。”荆拓朔说。
  “哼,容若半路遇刺,刚在丰都露面,就遇上一把大火,外带屋外暗布杀手,这完全就是精心策划的连环杀。”离洛一声冷笑:“容若,可怜你堂堂容大公子忽然就变成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了,也好,你就住到我那里去吧,谅他们再大胆,暂时还不敢到我那里动手。青云,赶紧扶你家公子走吧。”
  容若知道离洛的判断是正确的,忽然间容若就觉得他这一世的生活跟一个太子有了关联,注定不会安宁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