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秦之称王称霸》第7章美女入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容若的目光撞上了离洛的目光,离洛的目光带有几分凶狠。
  容若吓了一跳,立即言归正传:“那就是说,你没有给殿下带来任何消息了?”
  吕屺韦却说:“不,我给殿下带来了一个最重要,也是最危急的消息,那就是他们已经动手了,殿下必须立即回栎阳,否则不但是殿下,就是王后也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这话不假,要把一个在位的太子拉下马,就必须给他罗列种种罪名,种种罪名之下,沦为阶下囚已是最好的结局,掉脑袋都是稀松平常的事。
  “我何尝不想马上就回栎阳,可是没有父王发话,我能私自回去吗?我要是私自回去,他们就正好给我按一个反叛的罪名。那样我可是连一点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离洛忧心如焚。
  “那现在可怎么办才好?总不能什么也不做,就等他们对我们动手吧?要不我回一趟栎阳,面见王后,请王后从君上那里拿到圣谕,然后殿下就可以奉旨回栎阳了。”晏懋急得抓耳挠腮。
  “你去还不如我去呢,就你这性子,只能坏事。”荆拓朔白了晏懋一眼。
  “行,这回我不跟你争,你去就你去,只要能办成事就行。”晏懋难得一回不跟荆拓朔争执。
  “这不是打打杀杀的事情,你们俩个谁都不行。这事必须马上想出一个万全的计策来。”虽然离洛恨不得马上飞回栎阳,但是总算还冷静。
  “我看还是我回一趟栎阳吧。”容若非常沉稳地说了一句。容若已经想清楚了,与其被离洛的对手纠缠追杀,不如帮离洛打败对手,况且这个离洛对自己还很不错。
  “你?”离洛眼睛里的光彩瞬间闪亮了一下又熄灭了:“你已经被他们列入了必杀名单,况且你身上还有伤,你怎么回去?”
  容若是相当的自信:“殿下不必担心,我的伤已无大碍,只要我有了戒心,他们杀不了我。”
  “殿下,事关重大,也只能是容若了。”吕屺韦显然认为容若是唯一人选:“这一路上我想过了,可以让王后以凤体有恙为由,召殿下回栎阳。至于这方法妥与不妥,请殿下定夺。”
  “借口是个好借口,只是我不放心容若回栎阳。”离洛显然还是下不了决心。
  “殿下你就请放一百个心,时间紧急,事不宜迟,我这就动身。”容若说着起身就走。
  离洛一把拉住:“等等,容若,到了栎阳你要见机行事,实在不行,大不了我不做这太子就是,只要母后平安,你们不要有闪失就好。另外,我让晏懋和荆拓朔跟你一起回栎阳。”
  “不用,我只带上青云就可以了。”容若不准备去栎阳和人干仗,自然不需要人多,但是青云必须带着,要不然自己连栎阳在哪里都不知道。
  “好吧。”离洛殷殷地从身上拿出一块玉佩:“这是母后给我的护身符,容若你带上吧,它会保你平安的。”
  “谢谢殿下!”容若接过带着离洛体温的玉佩,戴在了身上。
  容若和青云都是易了容之后离开离洛的大院子的,容若变成了卖菜的汉子,挑着空了担子晃晃悠悠地走出了大门,青云则是变成了一个卖梨子的小哥,挎着一个小竹篮。出了城门之后,两个人又闪进路边的树丛,换了一身劲装,骑了预先放在那里的马,直奔栎阳而去。
  夜幕降临的时候,正好路过一个比较大城镇,青云说:“公子,可以歇宿了。”
  “好吧。”这一路上,容若决定听从青云的安排。
  青云带着容若走进了最大的一家客栈荣生客栈。
  店小二热情地迎了上来:“二位客官,您二位是打尖还是住宿?我们这里有最肥的清蒸小肥羊,有最好的上房,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青云却掏出一个令牌一样的东西,向店小二轻轻地一扬。
  店小二一怔之后,立即说一句:“二位请跟我来。”带着容若和青云就奔了最里进的院子,进了最好的客房。
  店小二的表情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恭敬至极。
  晚饭的主菜果然是上好的小肥羊,肥而不腻,入口即化。
  吃饱喝足,就有干净利索的店小二将大桶的热水、大小不等的木盆和几块崭新的面巾送到房间,那种服务周到,跟后世的五星级宾馆都有得一拚。
  容若也懒得想青云出示的那块小令牌到底代表了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神奇,洗漱结束,便躺到了床上。
  容若正要进入梦乡,却听到了一阵轻微细碎的脚步声。
  心里一惊,容若正要有所行动,却听到了轻轻的叩门之声。
  既是公然敲门,就应该没有危险,容若便低沉着声音说了一句:“进来吧。”
  门被推开的同时,容若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幽香。
  迷魂香?不都说迷魂香是偷偷捅破窗户纸之后吹进来的吗,怎么搞成嗷唠一声再迷人?
  容若正在糊涂,一个轻灵的身影已经飘进门来。
  虽然屋内瞎灯瞎火,窗外的明月光却足以让容若看清楚这是一个女人,一个身材凹凸有致,妙曼无比的女人。
  饶是你化作狐狸精,我也要剥下你一层皮!
  容若挥手就是一掌斩去。
  女人却是不闪不避。
  “嘤咛!”女人的一声娇呼声中,容若的一掌落在了一团绵软之上。实实在在,由里到外的通体绵软,没有包藏半点祸心。
  耳热心跳的同时,容若也是一怔:这美人计使得也太实成了吧?
  “公子,你弄疼人家了!”不胜娇羞一般,女人柔若无骨的身子偎进了容若的怀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