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秦之称王称霸》第8章面见王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桔黄的灯光弥漫开来。
  是女人反手之间点亮了桌上灯的。女人的身手可真是够快的,看来又是一个高手。
  柔情似水,女人水波般荡漾不已。
  朱唇轻启,女人眉眼含笑:“公子,这才几日不见,你的功夫精进得这么快。”
  卧槽,这算哪一出?容若有些懵逼了。
  容若不由想起了容府的那些女人,莫非这是原主的露水缘?可自己明明是化了妆的啊?
  容若觉得这个客栈透着古怪,可隔壁却传来青云轻微的打呼声。
  想起青云的忠心护主,容若瞬间淡定下来。
  轻轻一推怀里的女人,容若淡淡说道:“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吧。”
  女人却秀眉一蹙,半是撒娇半是吃醋地说:“是丰都城里的那些姐姐把公子的魂都钩走了,还是她们把公子喂得太饱?”
  容若的心里不由又是一惊:这女人对自己象是十分的知根知底啊?
  隔壁青云的打呼声却依然沉稳而均匀。
  容若又一次放松下来,不咸不淡的对女人说了一句:“我是真累了,需要休息,你走吧。”
  “看来公子是真不需要小女子了。”女人没有再坚持,轻轻叹息一声走了。
  这一夜容若睡得非常警醒,却是再也没有听到半点动静,容若都有些怀疑这个客栈除了自己和青云,是不是再就没有其他客人了。
  第二天早上容若特别留心观察了一下,发现整个荣生客栈除了自己和青云,真是没有看到一个客人,容若的心里便存了一份疑虑。更叫容若奇怪的是,早上离开的时候,青云一分钱都没有付,客栈的掌柜和伙计还一直把两人送出大门,若不是青云制止,一伙人可能一直送出镇外。
  第二天晚上,青云依然带着容若住进了另一家荣生客栈,青云出示了小小的令牌之后,容若受到了和前一天晚上一样的款待,包括一个更加年轻俏丽的女人轻轻叩开容若的房门,展示温存。
  离开第二家荣生客栈之后,容若开始旁敲侧击打听情况了:“青云,你觉得荣生客栈怎么样?”
  青云一提马缰,和容若走了个并肩:“从栎阳到丰城,这一路上所有的荣生客栈,公子都把它做成了当地最大的客栈,也是生意最好的客栈。公子这么问,莫非公子住了两个晚上,发现客栈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青云的这句话给了容若一个巨大的惊喜,原来荣生客栈都是自己的生意,荣是容的谐音。荣生客栈从栎阳一直开到丰都,这生意应该是相当大的了。荣生客栈的生意以这个时代的眼光来看,应该是做得相当高逼格了,容若却决定等帮离洛保定太子位置后,给荣生客栈注入一些新的经营管理理念,把生意做得更大更好。
  “客栈是有些不妥的地方,眼下以离洛太子的事为重,这些暂且放下,以后再说吧。”容若说:“从今天晚上开始,不要让任何一个女人来打扰我。”
  “啊?”容若的这句话显然叫青云很吃惊:“这可是公子的规矩啊,不管在哪里,每天晚上都必须有女人暖被。莫非公子所说的客栈的不妥之处是指这些女人?据我所知,这些女人清白得很,除了公子,再没有别的男人,公子不来的日子,她们一直都是独守空房的。”
  原主的生活可真够奢靡的。
  容若立即作出一个决定:“今晚住下之后,你就让客栈的掌柜通知各家客栈,让所有的女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公子,我发现你跟过去有些不一样了呢,过去你可是一刻也离不开女人的。”青云的眼睛瞪得老大:“而且,女人们都很迷恋公子,离开公子,她们会很伤心的。”
  让她们去寻找各自的幸福还会伤心?容若笑一笑说:“让掌柜的多给她们些银子,保证她们一生一世衣食无忧她们就不会伤心了。”
  “好吧。”青云表现出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的态度。
  果然再住进荣生客栈的时候,就没有女人敲门了。
  大秦国的王都栎阳比平越国的都城丰城要粗犷了许多,大块的石头铺成的街道,大块的石头垒成的房子,就连王宫的建筑也带着几分粗砺。
  吕屺韦是大秦国的大商人,在栎阳光是脂粉铺子就有好几家,其中最高档的一家,专营王室买卖。
  容若和青云来到了吕记脂粉铺。
  看到两个大男人来到脂粉铺,铺子里的伙子虽然有些吃惊,却依然热情的上前招呼:“两位客官要买胭脂水粉请去吕记其他的脂粉铺,这里不做零散买卖,主顾都是宫中的贵人。”
  容若从身上拿出吕屺韦的亲笔信:“把这个交给你们家掌柜的。”
  这家铺子的生意因为涉及王家,由吕屺韦的弟弟亲自打理。很快吕屺韦的弟弟吕屺唯从里间走了出来,将容若迎进了里间。
  “容公子,惠文后宫中已经多日没有来买过胭脂水粉了,这种情况一向没有出现过,惠文后可能已经陷入困窘之中,容公子这个时候去见惠文后,于公子自己,于王后,是不是都是担了太大的风险?”吕屺唯知道吕屺韦、容若和离洛的关系,说话便直接开门见山。
  “不管有多大的风险我都要去见王后。”容若神情坚定地说:“只有见到王后,再能解除风险,否则我们这些人恐怕都要身首两分离了。”
  容若并不是危言耸听,离洛要是真被拉下马,对于离洛的心腹,对手一定是要斩尽杀绝的。
  “好吧。”吕屺唯是个明白人,自然知道其中的厉害:“那我马上安排公子进宫面见惠王后。”
  吕记脂粉店每次有了新货都要在第一时间送进王宫,给宫里的女人们挑选的,容若便化妆成了送胭脂水粉的伙计。
  因为吕记的招牌,容若进宫很顺利。
  容若心里就不明白了,自己可以通过这种方法进宫面见惠文后,吕屺韦不一样也可以吗?他不什么不敢?莫非栎阳城的流言不是流言,而是事实,他心有鬼,所以不敢?
  惠文后清雅雍华,完全担当得母仪天下这个词。
  看到小宫女领进来吕记小伙计,惠文后却是脸色大变:“难道你们没有听到流言吗?这个时候怎么可以来见我?吕屺韦他在不在王城?他是不是糊涂了?”
  容若的眼里,惠文后虽然十分紧张,可一国之母的威仪还在。
  “王后莫急,我是容若,我是奉太子之命来见您的。”容若说着拿出了离洛给的玉佩。
  “你果然是容若?你这是易容了吗?”见到玉佩惠文后脸上便多了一分欢喜:“不是说你在去丰城的路上被人杀死了吗?”
  “传言不是真的。”容若安慰惠文后说:“事实会打败流言,所有的流言,包括栎阳里关于王后您的流言。娘娘,你要相信太子殿下。”
  “好,好。我相信洛儿,相信你,相信吕屺韦。快告诉我,洛儿都说了些什么?”显然离洛是惠文后的骄傲和强大的精神支柱。
  “太子殿下说,让王后您称病,借此让君上颁旨宣太子殿下回王都,只要太子殿下回来了,他就能镇得住局势。”容若简明扼要地说。
  没想到惠文后却摇了摇头说:“今非昔比,我的话君上可能不会听了。现如今君上最宠爱的是平阳夫人。”
  “娘娘,您还是王后啊,也许君上对平阳夫人只是一时的宠爱,最大的荣誉还是在您这里。”容若给惠文后打气。
  “娘娘,娘娘!”一个宫女两脚如飞的跑了进来,宫女都是训练有素,举止有度的,这一定是遇上非同寻常的事情。
  “什么事,如此慌张?”惠文后一声轻斥。
  “君上来了,君上的脸色很不好。”宫女两手按胸。
  “君上已经好久不来我宫中了,怎么忽然就来了?而且脸色不好?”惠文后的脸一下子变成惨白,尤如大祸临头一般:“快带容若去秘道避一避。”
  王后的宫中还有秘道?
  “快,快进秘道!”不由容若想太多,已被宫女推进了秘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