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秦之称王称霸》第9章秘道尽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秘道就在惠文后起居室的后边。
  容若不知道深宫之中,重重保护之下的惠文后要这样一个秘道派什么用场,防火防盗?还是和情人秘密幽会?容若不由又想起了英俊潇洒的吕屺韦。
  容若刚刚进入秘道,就听到上面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君上驾到!”紧跟着就是惠文后和一群宫女的跪迎之声。
  “你留下,其余的人都滚!”一个粗鲁的声音,是大秦王离沛商。
  “是。”惠文后惊恐的应答声中,夹杂着宫女和内侍们有些纷乱的脚步声。
  纷杂的脚步声还没有完全消失,大秦王离沛商就是一声咆哮:“贱人,你可知罪?”
  心里一慌,惠文后卟嗵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君上,臣妾何罪之有?”
  “自己做的事情自己不知道吗?你还有脸问!”抬起一脚,离沛商就把惠文后踢了个脸嗑地。
  惠文后抬起头来的时候,竟然已是一脸的鲜血。
  “臣妾自觉没有做对不起君上的事,没有做对不起王后身份的事!”惠文后满是鲜血的脸上,是悲戚凄惨。
  “没有吗?你敢说没有吗?你和吕屺韦的事难道能瞒得过天下人的眼睛吗?能瞒得过我吗?”离沛商又是一脚踢过去,惠文后再一次扑倒在地,散落的长发披盖了一头一脸。
  惠文后很快抬起头来,一捋长发:“君上这样说不觉得是玷污了自己,玷污了洛儿吗?”
  “贱人!贱人!”离沛商一连踢了惠文后两脚:“贱人,是你玷污了我,玷污了洛儿,你是我的耻辱,离洛一样也是我的耻辱!”
  “君上,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惠文后一把抱住离沛商的一只大腿,嘶声说道:“洛儿他可是你的血脉,你的儿子!”
  “谁又能确定他不是吕屺韦的儿子?”离沛商说着就用另一只脚去踢惠文后。
  “君上!”惠文后死死抱着离沛商的腿不放:“捉贼捉赃,捉奸捉双,臣妾把清白看得比命都重要,君上这样说臣妾,就是在要臣妾的命了!”
  离沛商一把抓住惠文后的头发,将她的整个人都拎了起来,“啪!”“啪!”就是一通狂搧耳光。
  惠文后的脸立即肿胀起来,加上涂满一脸的血,原本那张精美绝伦的脸一下子变得惨不忍睹。
  “君上。”惠文后凄冷无比地一笑:“如果有人想要王后这个位置尽管拿去好了,想要洛儿的太子之位也一样可以拿去,我只想和我的洛儿朝夕相守,求君上将洛儿召回栎阳,随便在哪里,我们母子只需要一个安静的角落就可以了。”
  “贱人,自己不守妇道还要诬赖别人。”离沛商忽然大怒,拔出随手佩剑,朝惠文后的脸上就是一剑。
  “啊!”惠文后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贱人!”高沛商还觉不够,赶上前去,一剑砍在惠文后的胳膊上,然后将剑一扔,大喊一声:“来人,先将这个贱人关入寒水宫。惠玲宫的所有宫女杀无赦。”
  怒急攻心,流血过多,惠文后早已昏厥过去,根本听不见惠玲宫宫女们临死之前惨叫连连,秘道里的容若却是闻到了血腥的味道。
  惠玲宫发生了这样大的变故,容若知道短时间之内自己没有办法从秘道出去,便索性在秘道里探索起来。这一探索容若发现秘道曲曲折折绵绵延延好象是没有尽头似的。
  容若的心里不由就奇怪起来,重重王宫深处,惠文后竟然能瞒过众人的耳目挖出这么一条长的秘道来?是她自己一个人挖出来的,还是和宫女们一起挖出来的?无论是她独自挖,还是和宫女们一起挖,这得多大的胆子啊?还有这挖出来的土她都弄到哪里去了?最关键的是,惠文后冒着天大的风险挖出这样一条地道会不会真是为了和吕屺韦幽会?如果真是这样,那那么吕屺韦和惠文后见面不是非常容易吗,他为什么没有和惠文后见一面就急急去了丰都?
  容若走大约二十来分钟,秘道到了尽头。身后没有人追来,秘道外面也寂静无声,容若知道这个秘道是安全的。
  秘道有一个出口,容若轻轻地推了一下,出口处纹丝不动。容若运力于双掌之间,这才慢慢移开了秘道的出口。
  秘道的出口在一个很大的院子里,院子里收拾得很干净,院子的一角,放了很多大水缸,出口就在其中一个水缸之下。这个设计可以说是相当的巧妙。容若估算了一下,这个院子离王宫不远。
  偌大的院子在一个更大的宅子里面,偌大的宅子空无一人。
  容若从后门出了院子,在约定的地点见到了青云。
  “公子,怎么样,见到王后了吗?”青云迫不急待地问。
  “见到了。”容若只简单地说了一句。
  “见到王后就好了,那我们赶紧的回丰都去,离洛太子估计都急疯了。”青云非常高兴地说。
  “见是见到了,但是话没来得及说。”容若便把惠玲宫里发生的事情给青云说了一遍。
  “啊,那我们更得赶紧的回去告诉太子殿下啊。公子,快走,快走。”青云恨不能立即就走。
  “眼前的局势这么危急,我们不能回去。”容若也是真的觉得事情相当的麻烦了。
  “啊,公子的意思是,是要弃太子殿下于不顾,自己逃离?以公子与太子的关系……”青云纠结了一阵之后,结结巴巴地说:“好吧,逃离就逃离,只要公子有了决断,青云绝无二话,青云的命是公子救的,自然是公子去哪里,青云就去哪里。只是,只是……”
  青云忽然就紧紧地闭上了嘴巴。
  “只是什么呢?”容若觉得青云话中有话。
  “不说了,不说了,公子,要走就赶紧走吧。”青云却只是催促快走。
  “扭扭怩怩的象个娘们一样,不说就别跟着我,我不喜欢娘娘腔的男人。”容若扭头就走。
  “等等我,等等我,公子。”青云一步不拉的跟了上来。
  容若飞起一脚:“滚!小娘皮!”
  青云没想到容若会真的下狠脚,挨了个正着,一边抱着脚呼痛,一边说:“啊哟哟,我是想说,当初公子的命是离洛太子救的,以青云的想法,公子不应该在离洛太子危难的时候背弃他。当然,这只是青云自己的想法,青云一切都听公子的。”
  这可是容若万万没有想到的,容若不由拿眼睛瞟了瞟自己的强健的四肢,呃,要不是离洛救了原主,车祸之后,自己是不是就只有死翘翘一个结果,根本就无法穿越了?这么说来,离洛还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了?
  容若的心里本来就没有弃离洛于不顾的想法,这一来,容若就更加不能不帮助离洛了。容若冲青云瞪了瞪眼睛说:“你哪只耳朵听我说有背弃离洛太子了?我说不回去的意思是,再回丰城去向太子殿下禀报这里发生的事情,太耽误时间了,我要自己拿个主意,替离洛太子把事情办顺溜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