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秦之称王称霸》第10章应急之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青云一听立即满脸是笑,又是作揖又是打恭:“啊呀,我说嘛,公子一向都是义薄云天,重情重义,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离开太子殿下,都是青云以小人之心度公子君子之腹了。公子快说说你要怎么帮离洛太子。但凡有风险,青云一定会挡在公子前面。”
  容若抬脚便走:“走,去吕记脂粉铺。”
  吕记脂粉铺里,吕屺唯正急得坐立不安,看到容若匆匆进来,迎着便问:“见到王后了吗?宫中情形如何?王后都说了些什么?”
  “王后的情况非常不好。”容若便又把惠玲宫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秘道的事,他却只字未提。
  “还是弄出事来了,弄出事来了啊。”吕屺唯听了呆坐在椅子上,木雕一般,只是口中喃喃:“这可如何是好?这可是塌天大祸了。”
  什么叫弄出事来了?难道吕屺韦和惠文后真有一腿?
  有也罢,没有也罢,现在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容若说:“祸是个大祸,可只要天还没有塌下来,就还有补救的方法。哀叹没有用,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想出一个消弥大祸的办法来。”容若主要是想让吕屺唯想办法,他自己不要说在王都栎阳,在整个大秦国,也就认识这几个人,没有人脉,根本就无计可施。
  “公子说得对!”吕家的人还是很有胆魄气度的,吕屺唯拍了拍额头说:“好,想办法,公子想,我也想。”
  容若非常认真地点了点头,做出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来,其实只是在苦等吕屺唯想出一个办法来。
  终于,吕屺唯站了起来:“容若公子,我有一个法子,不知道行不行?”
  容若心里一喜:“什么法子,说来听听?”
  吕屺韦说:“丞相颜兮臣是朝中重臣,颇得君上器重,在一班权臣也很有威望,而且跟离洛太子一向也比较亲近。君上若是废太子重立新太子,必定要听一听朝中大臣们的意见,颜兮臣如果肯坚定的站在离洛太子的一边,君上考虑到臣民人心,会慎重的。”
  以吕屺唯的勘察世情,精明世故,他深思熟虑之下想出来的办法,应该是目前最好的办法,容若便一拍桌子说:“真是不谋而合啊,我们就走颜兮臣这条路子。”
  “只是此一时彼一时,当初离洛母子在君上面前得宠,现在这种情形下……”吕屺唯轻轻摇了摇头:“就怕谁也不肯帮离洛太子说话。”
  容若脸色一沉:“你既然已经书颜兮臣这条路子,肯定有让颜兮臣肯出力的办法,现在不是卖关子的时候,你就赶紧说吧。”
  吕屺唯苦笑着说:“我哪有心思卖关子,办法我是有,但就怕这种情况下连颜兮臣的面都见不到,那有也等于是无了。”
  容若急切地说:“你只管把你的法子说出来,见不见到颜兮臣,那是我的事。”
  “好,有公子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吕屺唯受到了鼓舞:“容若公子你也知道,颜兮臣这个人有一好,就是喜欢天竺女子和天竺的肚皮舞。”
  “对,这个我知道,颜兮臣就好这一口。”容若连忙点头:“接着往下说。”
  吕屺唯接着往下说:“恰巧我这里就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天竺女子,天竺舞又跳得最好。”
  “好!事不宜迟,正好天色也已黑透,我这就去找颜兮臣。”容若对吕屺唯如此这般的交待一番便各自行动。
  颜兮臣的家和大秦国许多大臣的家一样,都在栎阳城左街上,容若和青云也不走大门,直接飞跃围墙,落在了院子里。
  “公子,你看,书房里亮着灯,颜兮臣一定是在书房里。这个时候颜兮臣的身边一个人也没有,正好说话。”青云指了指院子一侧一个灯火亮堂的房间说。容若心想,青云一定是曾经来过颜家。
  走到书房门前,容若习惯性的敲了敲房门,却换来了书房里的一声厉声怒斥:“不懂我的规矩啊,竟然敢来敲我书房的门?去,前面影壁下跪两个时辰,自己掌嘴一百个。”
  青云吐着舌头无声地一笑,容若却手一伸,将门推开。
  “啪!”一捆书简迎面砸了过来:“该死的奴才,我看你是猪油蒙了心外加聋了耳朵。”
  硕大的书案旁边站着一个面沉似水的高大威猛男子,鬓角已微微泛出斑白,正是大秦国丞相颜兮臣。厉声责骂的同时,颜兮臣的一只手伸向了书案左侧墙上的小木盒。
  眼明手快,容若的一只手就握住了颜兮臣伸出去的手:“丞相大人!”
  “容若?”颜兮臣也看清了来人是容若,面上就是一怔:“容若公子不是跟太子一起在平越国吗?”
  容若哈哈一笑:“丞相大人应该还有一问。”
  颜兮臣则是轻轻一笑:“人都已经站在我面前了,那一问就没有必要再问了吧?”
  “好!丞相明快。可是丞相应该还有第三问,也是最为重要的一问。”容若转为面沉似水。
  颜兮臣却依然是淡淡一笑:“颜某无能为力的事,问了也是白问,所以也就不白费口舌了。”
  这就是拒绝帮离洛的忙了,果然如吕屺唯预料的一样。容若压下心中的不快,换上一脸笑说:“聪明睿智如丞相也有料事走眼的时候,哈哈哈,我是给丞相送大礼来的。”
  颜兮臣终于找到一个可以拉下脸来的机会了,一张刚才还挂着微笑的脸,瞬间拉黑:“颜某身为大秦国命官自有朝廷俸禄足够日常开销,颜某向来不贪财。”颜兮臣本想说不义之才,想想离洛目前还在太子之位,世事不到最后定局,总是难料,便略去了不义二字。
  不贪钱财,贪婪女色,也不是什么好官。容若心里不屑颜兮臣,嘴上却说:“丞相清廉朝野尽知,容若怎敢坏了丞相一世的英名,容若只是偶然得了一个天竺美女,知道丞相对天竺舞造诣颇深,便想把此女子送来丞相府,烦请丞相费心调教调教。”
  颜兮臣哪有不知道容若话中的意思的,完全顾不上丞相的矜持,一张黑脸完全笑成一朵花:“知我者,容若也。只不知那天竺美女在丰都还是在栎阳,或者途中?”
  “就在丞相府大门口。”容若意味深长地一笑。
  “哦,好,好!”颜兮臣的手又伸墙上的小木盒,同时不忘向容若说一声:“拉个铃,通知下人。”
  容若点了点头,颜兮臣便伸手在小木盒里一拉,书房外立即便有震耳的铃声响了起来。很快,书房外面响起一个洪亮的声音:“丞相大人,有何事吩咐?”
  颜兮臣的声音比书房外那人的声音更加洪亮:“去,快去,把大门外的美女带来书房。”
  青云一听不禁乍舌:原来颜兮臣的书房一般人进不得,天竺美女却是可以进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