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秦之称王称霸》第16章戳到痛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到“花自漂荡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弭,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时,丹青夫人已是哽咽无语。
  丹青夫人虽然贵为一国君上的宠妃,大秦王的阳光雨露却不是给她一个人的,更多的时候她品尝的是深宫的冷漠甚至冷酷,换了情感薄凉的女人也就罢了,偏偏丹青夫人是个文艺女青年,自然是多愁善感,今日一首李清照的《一剪梅》是太贴切她的心臆了。
  毕竟是高贵矜持的女人,一旦发现自己太过失态,丹青夫人立即收拾起灰冷的心情,换上一个淡得勉强可见的笑脸:“君上一直夸颜兮臣的文采当今世上无双,和你比起来,根本一文不值。真想不到离洛太子的身边会有你这样出色的人物。”
  “娘娘过奖了,出色谈不上,不过人以类聚,人以群分,义气相投的人聚在一起到是真的。”抓住机会,容若不但继续给自己贴金,也尽可能的给离洛贴金。
  丹青夫人自然又是要词要曲,容若一一抄好之后说:“小民素闻娘娘擅于词赋,今日有幸见到娘娘,还请娘娘多多赐教。”
  丹青夫人确实一向自恃才情,一般人都看不上眼,可今天听了容若的两首歌,在容若面前却是怎么也骄傲不起来了:“我那纯属闲来无事,消消闷的玩意儿,你若是看了,会笑掉大牙的。到是你,可还有佳作与我共赏?”
  “娘娘过奖了,小民信手掂来,信口而唱的小曲少是不少。”容若准备转上正题了:“不过离洛太子最近的一首思念故国,思念母后的新作,却最是感人,要是娘娘肯给谱上曲子,那可就是绝世佳作了。”
  惠文后刚刚被打入冷宫,这个时候提起离洛母子,绝对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可丹青夫人知道容若是离洛的心腹之人,面前的几个宫女又是自己的心腹,而且在宫里,丹青夫人和惠文后的关系一向不错,眼见惠文后落难,丹青夫人心里不免有些戚戚,听容若说离洛有诗词之作,虽然奇怪,但还是说:“一向不曾听说离洛会吟诗作赋啊,快拿来看看。”
  原来离洛不会作诗啊,那以后少不得要抄些后世的诗词让他背背了。容若当下便将辛弃疾的《汉宫春.立春日》抄给了丹青夫人。
  “……闲时又来镜里,转变朱颜。清愁不断,问何人会解连环?生怕见花开花落,朝来塞雁先还。”一曲《汉宫春.立春日》念完,丹青夫人唏嘘之余,不住声的赞赏:“上佳之作,真是上佳之作啊,真没想到太子殿下有如此才情,虽然我自觉才疏学浅,却也要竭力给太子殿下谱上一曲。”丹青夫人是诗词音律,棋琴书画样样俱通,最精湛的却是谱曲,时不时的谱些独特别致的小曲唱给离沛商听,听得离沛商王心大悦。
  丹青夫人答应给离洛谱曲,容若没有感谢丹青夫人,而是长叹一声:“只怕等娘娘曲子谱成之日,离洛太子已不在人世了。”
  容若暗示的是,离烨母子既然已经对惠文后动手,很快便会对离洛下手,丹青夫人身在宫中,对宫中的形势比谁都看得清楚,自然知道容若话中的内涵,丹青夫人纤纤素手端起案上的茶具,轻啜了一口香茶,随手将茶具放下的时候,却看似无意,实则有意的将茶具放得有些重。
  容若正以为丹青夫人这是下了逐客令,却见丹青夫人身边的几个宫女,弯腰鞠躬之后,小步退了出去。
  容若心里不由一喜,看来丹青夫人有深谈的意思,宫中的女人总是要选择站队的,丹青夫人在这个时候如果能够选择站在离洛一边,一定是个见识不凡的女人。
  可是沉默了片刻之后,丹青夫人却说了一句不淡不咸的话:“离洛是当今太子,又有你们这些既有才学,又肝胆相照的人倾力相助,何虑之有?”
  女人真是个永远处于矛盾之中的动物,明明有意深谈,事到临头却又退缩了。容若却不给丹青夫人缩回去的机会:“娘娘,宫中发生的事情娘娘您比我要清楚得多,惠文后都被打入冷宫,离洛太子又能好到哪里去?”
  凭空的,容若就见丹青夫人打了一个寒颤,也许是想到惠文后的惨状,丹青夫人心里便抖索了,连带着说话都有些抖音了:“容若。我只想和你谈诗说词,你若再说题外的话,你可以走了。”
  怎么能走了,走了就没有机会了。容若苦笑一声说:“娘娘,人人皆说我是离洛太子的心腹,太子若是被杀,估计我也活不了。到那个时候娘娘如果不嫌血腥晦气,可以找青云要我的诗作。我只想问娘娘一声,从大秦江山社稷的角度想,离洛太子和离烨王子,哪个更担当得起太子之位呢?”
  “这是君上考虑的事情。”丹青夫人的脸上微微起了怒意。
  容若不理丹青夫人的茬,只管说下去:“大秦国的百姓都在议论这事,娘娘就真没想过这事?难道娘娘不知道离洛太子仁义多才,离烨王子暴戾偏狭?大秦国周围强国林立,无一不是对我大秦国虎视眈眈,娘娘就没有想过如果离烨王子当上了太子,日后当上了国君,我们大秦国会亡国,我们大秦人,包括娘娘在内会沦为亡国之奴吗?”
  脸色变了几变之后,丹青夫人轻轻叹了一口气之后,却是欲言又止。
  容若将丹青夫人的变化看在眼里,继续说:“国人皆知君上对娘娘常宠不衰,谁知道日后会不会因此给娘娘带来不测之灾呢?容若不是危言耸听,惠文后就是最好的例子。惠文后是君上选定的王后,想当初君上也应该是爱到极致的,可眨眼之间,却落了个凄惨无比的下场。再者,娘娘就没有觉得自从君上有了平阳夫人之后,君上对娘娘冷落了许多吗?惠文后仁厚,可以和娘娘姐妹相安无事,平阳夫人姐妹俩可不一定有这样的胸怀啊?就算不为江山社稷,娘娘也该为自己想想啊?”
  容若的这番话触到了丹青夫人的痛点,丹青夫人的脸上不由滑下两行清泪:“一入深宫便身不由已,想又有什么用?”
  丹青夫人终于吐露了心声,容若大为高兴,决定给丹青夫人吃一颗定心的丸子:“娘娘,有用。只要娘娘和离洛太子殿下联手就有用。”
  丹青夫人不由脱口而问:“如何联手?”
  容若说:“娘娘想办法让君上下旨召离洛太子回栎阳,剩下来的事情交给太子殿下就行了。一旦事成,殿下决不会亏待娘娘。”
  宫中的形势,自己的处境,丹青夫人没有少想,她的心里清楚得很,平阳华阳二人一旦完全得势,自己就是下一个惠文后。丹青夫人一咬小白牙,显然是下定了决心:“好。离洛为人厚道,况且在宫中,我跟惠文后也是最要好的,我会尽力而为。”
  “好,那就请娘娘尽快想办法让君上宣太子殿下回栎阳。”出于习惯,容若想和丹青夫人来一个击掌为誓,却意识到此生非彼生,便用手挠了挠自己的头发。
  “怕就怕君上现在一门心思都在平阳夫人身上,我的话起不到什么作用。”丹青夫人却又不无担心地说。
  丹青夫人的担心也是容若的担心,但是在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之前,容若只能竭力给丹青夫人打气:“娘娘,你有自己独特的魅力啊,不然君上也不会常宠而不衰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