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秦之称王称霸》第18章印度神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容若和丹青夫人是约好联络方法的,眼见形势危急,容若一个消息送到丹青夫的宫里,丹青夫人立即便派了一个亲信之人出宫,带来了一封密信。
  丹青夫人在密信里说,因为那件睡衣,离沛商最近这几天对她是亲近了不少,但始终不及从前,离沛商更大的兴趣还是在平阳夫人身上,因此她也就没有机会向离沛商进言。丹青夫人说,四十万大军的事她也是刚刚有所耳闻,今晚如果离沛商会去她宫中,她一定会千方百计的打听出实情。丹青夫人在字里行间非常隐晦地表示,平阳夫人似乎从某处得到了一种神奇的药,因而床上的功夫非常厉害,也就是因为这个才迷得离沛伤七魂颠倒,想要和平阳夫人争宠,她可能做不到。
  神奇的药,容若一听就知道就是所谓的春--药了。容若不禁想起自己的背包里原也是有两瓶这种药的,是某个深夜,在某个僻静的小街上,打跑某两个想欺凌某一个孤身美女的小混混之后,从小混混身上搜出来的印度神油。
  穿越的福利又来了,容若面前的空间又是一阵无声的扭动,银光闪烁中,容若的背包又一次梦幻般出现,慢慢飘近,静止不动,拉链自动打开,两瓶印度神油飘忽而出,静悬在容若面前,一动不动。
  依然和上次一样,当容若的注意力被印度神油吸引的时候,背包攸然不见了。
  容若一手抓住一只印度神油的同时,心里同时一阵暗笑,不怕,我已经找到背包出现的规律了,只要我心里一想背包里的某样东西,背包便会穿越时空而来。枪,我需要背包里的三把枪。容若睁着眼睛想,闭着眼睛想,默默地想,大声说出口来想,容若用了各种方法去想背包里的三把枪,背包却是再也没有出现。
  卧槽!难道自己摸索出来的规律不是规律?失望至极的容若暗暗发誓,下次背包若再出现,注意力一定要全部放在背包上,说什么也要留下背包,那里面的每一样东西放在眼下,都是威力无限。
  容若可以送一件性感的睡衣给丹青夫人,两瓶印度神油,容若却送不出手。
  “公子,发什么呆呢?”容若正拿着两瓶印度神油不知如何是好,青云来了:“咦,这是什么东西?”
  印度神油的瓶子到是朴实无华,可瓶子上贴的说明书,分别印了强壮的男人和妖娆的女人,很是惹眼,青云的眼球一下就被吸引到了。
  “这是……”青云的年纪也就在十七八岁,容若不知道如何向他解释印度神油。
  “哈哈,我知道了。”青云忽然神秘地一笑:“提升床第之欢的药。”
  “你小孩子家家的,怎么会知道?”容若没有想到青云如此聪明。
  “小孩子?公子,我早已不是你当初救下的小青云了,我是男人了。”青云非常男人气地一笑。
  容若不由也是哑然一笑,对了,今世青云这个年纪的男生完全是做父亲的人了。
  “怪不得这些日子你一直不碰女人,公子,原来你是不行了。这药从哪儿弄来的?药效怎么样?”青云不无同情地说。
  卧槽!这都是什么想象力!容若忍住想狂抽青云几个大嘴巴的强烈欲望说:“平阳夫人就是靠类似的药迷住了大王,丹青夫人却没有这种药,所以大王的一门心思基本上还都在平阳夫人的身上。”
  青云恍然大悟:“原来这药是给丹青夫人弄的啊,既然弄到了,就给赶紧的丹青夫人送过去啊,还等什么啊,现在事态这么紧急,早一时是一时的事啊。”
  容若翻了青云一个白眼:“给丹青夫人送这东西合适吗?”
  “啊呀,我的公子啊,什么叫大礼不辞小让?关键时候你到拽起文来了。”青云非常不满地连翻白眼。
  被青云给嫌弃了,容若很不舒服:“不是我不敢送,是我怕丹青夫人她不接受,送了也白送。”
  “送不送是你的事,收不收是她的事。”青云很不以为然:“再说了,我们大秦国人做事向来都是非常务实,不讲究虚礼的,丹青夫人自然也不会例外。”
  呃,这大秦国物质层面的东西挺落后的,精神层面到是挺激进的嘛,既然如此,那就好办了。容若立即将神油的使用方法给丹青夫人一一写明,并再三嘱咐,性命攸关,江山社稷重如天,一定要按照说明好好使用印度神油,然后便让人把信和印度神油一起给丹青夫人送走了。
  这一天接下来的时间里,容若的情绪就象过山车一下,忽高忽低,一会儿觉得有了印度神油,丹青夫人一定能将离沛商拿下,一会儿又觉得丹青夫人会羞于使用印度神油,自己也就无法打探到真实的消息。
  王宫里,丹青夫人接到神油和容若的信,小脸儿一阵通红,小心脏一阵狂跳之后,便小心地将印度神油藏了起来,叫过最贴心的宫女尚薇,小声吩咐道:“避过平阳夫人和华阳夫人的耳目,悄悄去见老内侍姬友虚,让他想个法子让君上今晚到我宫中来。”丹青夫人递给尚薇一块碧玉:“把这个给老内侍。”尚薇答应一声离去。
  也不知道姬友虚用了什么办法,晚上的时候离沛商果然来到了丹青夫人的宫里。丹青夫人早早的就洗了一个鲜花浴,穿了那件祼色的睡衣,在等着离沛商。丹青夫人的身材真是太好了,穿了祼色睡衣,把一身的美妙,该露的都露了,该藏的都藏了,真正叫个欲露又羞,吊足了离沛商的胃口。
  离沛商扑过来,一把抱住丹青夫人:“美人儿,这件衣服真是太妙了,明天给平阳也弄一件,平阳若是穿了,哈哈哈……”
  最后时刻丹青夫人本来还在犹豫着要不要用印度神油,这个时候离沛商竟然提起平阳夫人,丹青夫人便痛下决心,使用印度神油了。
  神油上身,离沛商前所未有神勇和强硬,急需奋勇一战,丹青夫人却屡屡后退,拒绝应战。离沛商嘿嘿一笑:“美人,你可知道,你这是在玩老鼠戏猫的游戏,只会让猫更加情急,你危险了。”
  谁知丹青夫人却两瓣小红唇一撇,哭了:“君上,臣妾没有玩游戏,臣妾是心中自有说不出的酸楚。”
  离沛商一把抓住丹青夫人葱白的手指就是一阵吮吻:“美人,本王如此宠爱你,你还有什么好酸楚的?”
  丹青夫人哭得更厉害:“君上越是宠爱臣妾,臣妾心里是越发难过。”
  “哈哈哈,宫里的这些女人,没有我的宠幸,一个个象是旱久了的地一样,旷得很,得了我的雨露,便如逢甘霖一般,狂吸不止。平日里你不也是一样吗,怎么今天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是嫌我不够勇猛?告诉你,本王今日还真感觉和往日不一样呢,包教你丢盔卸甲,一泻千里。”离沛伤的笑很露骨。
  “君上,臣妾不是这个意思。”丹青夫人却仰起一张挂满了泪水的小脸说:“臣妾的痛在于,臣妾到现在都没能为君上生下王子或王女。君上不来的时候,臣妾真的寂寞得很。”
  “哈哈哈,哭成这样,为的就是这种小事。”印度神油的功效已达极致,离沛商眼里的丹青夫人已经变成了一只肥美的小白羊,而他自己显然就是一只大灰狼,急无可奈的离沛商将丹青夫人捉进怀里,上下其手的同时,不住口地说:“心肝,美人,本王的王子王女里面,你随便挑一个认作是你儿子或女儿即可。”
  “君上说话算数?”丹青夫人主动往离沛商的怀里贴了贴,对离沛商而言,就是一种妖娆的勾引:“本王金口玉言,当然算数。心肝美人,快来。”离沛商觉得自己快要炸膛了。
  “那好,君上既然封离洛为太子,那众王子当中,离洛一定是最仁厚能干的,我就认离洛吧。”努力了半天,丹青夫人终于等到了想要的结果,便说出了心中想说的话。
  “离洛?”就算已经是急不可待,丹青夫人的这句话还是让离沛商微微一怔:“当初是我看错他了,其实他是个犯上作乱的忤逆之子。”
  丹青夫人心里一惊,知道是平阳、华阳在大秦王面前下了手段。
  “我的美人儿。”见丹青夫人发呆,大秦王催促一句:“换一个吧,现在离洛差不多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丹青夫人一颗心沉到底了,她现在和离洛可是绑在一起的:“君上为何这么说?”
  “离烨快和平越国开战了。”说完这句,离沛商猛然就发动了狂暴的战争:“我们也来一决胜负吧。”
  神油是两瓶,分为男用和女用,丹青夫人本就在极力抗拒着药性,离沛商骤然发动,丹青夫人便再也无力抵抗,只有一力迎战了。
  一场旷夜大战,你来我往,时而拉锯,时而交织,战场一片狼藉。直到天色微明,离沛商才抱着丹青夫人酣然入梦,再也不提平阳夫人半个字。丹青夫人知道,自己算是将大秦王摆平了。
  第二天,容若接到了丹青夫人送来的密信,信中将一切说得清清楚楚。
  看完信容若脸色大变,带了青云,二人直奔平越国都城丰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