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秦之称王称霸》第20章一场恶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城外有一座荒废了的小庙,小庙四周树林杂草丛生,容若心里不由一喜,莫非离洛真的藏在这里?
  庙门紧闭,小叫花子学了三声野猫叫,庙门里回应了三声恶狗叫之后,庙们打开了。门里,一边排列着四个小叫花子,人手一根打狗棍,虽然四个小叫花子个个都是蓬头垢面,甚至还流着鼻涕,可脸上的表情却是十分郑重严肃,活象是在执行着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似的。
  “大护法,你回来了?这就是帮主要找的人?”其中最大的一个小叫花子问。
  “这世上就没有本护法办不成的事。”丐帮大护法神气又得意地说:“快去禀报帮主。”
  “谨遵大护法之命。”最大的那个小叫花子一溜烟的向后殿跑去报告帮主去了,大护法则带着容若慢慢的往后殿走。
  后殿的场面可是够大的,二十多个小叫花子簇拥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叫花子,应该就是他们的帮主了,帮主坐在大殿的中央,屁股下面是十几块叠得高高的蒲团,应该是当年这个庙香火还盛的时候留下的拜垫。有了这十多块蒲团,帮主就很有些居高临下的意思了。帮主的衣服比其他所有小叫花子更破,更烂,脸上也更脏,但是那双眼睛却是比所有小叫花子都黑都亮都机灵,看到容若和青云进来,帮主的身体不由得摇晃了几晃,容若以为他要从帮主宝座上站起来,没想到最后他却是伸出手使劲摁了摁鼻涕。
  大护法走到帮主面前行参见帮主的下跪大礼:“帮主,你要的人属下给你带回来了。”
  “好,大功一件,稍后行赏,帮里的众兄弟一会儿也有大肉包子吃。现在我有话要问这两个人,大护法,你带着兄弟们都去前殿,谁也不许靠近后殿,否则帮规侍候。”高坐在蒲团上的小孩子说这话的时候,容若发现,他还真就带着说不出的威严。
  “是,帮主。”大护法带着二十几个小叫花子帮众刚走出后殿大门,立即又颠颠的跑回来了,从破衣服的一个完好的口袋里掏出容若刚走给的钱:“帮主,这是刚才这个人给的钱,按照帮规,一律上交,有福共享。”
  “不用了。”帮主显然是有些不耐烦了:“今天大家都会有一大笔赏钱,你赶紧去前殿吧。”
  “是,帮主。”大护法小心揣好钱,又屁颠颠地跑了。
  大护法的脚步声刚一消失,七八岁大的丐帮帮主就连爬带滚的从蒲团上滚爬下来了,两眶眼泪,哗哗的流着,小嘴一撇,一头扑进容若的怀里:“呜呜呜,容叔叔。”
  这剧情,跟前面完全不是同一个剧本啊?巨惊的同时,容若已发现这稚嫩的声音很熟悉,对,就是离洛的儿子的离赢庭,容若在离洛家里养伤的时候,这个小赢庭经常陪容若消遣解闷。青云则已经惊叫出声了:“赢庭小王孙?”青云这一喊,小赢庭则稀里哗啦哭得更厉害。
  小赢庭怎么会成了小叫花子王?离洛夫妻又去了哪里?心中着急,容若安慰了小赢庭之后便问:“小王孙,你怎么会和这群孩子在一起?你父王他们在哪里?”
  提起离洛,小赢庭立即擦了擦眼泪说:“叔叔,你们快带我去找父王。”
  “就是要找你父王啊,你父王在哪里呢?”容若说。
  “父王一定是去了大泽。”小赢庭非常肯定地说。
  “大泽在哪里?你父王为什么要去大泽?”容若根本不知道大泽是在平越国还是在大秦国。
  “大泽在丰都的东边啊,外婆家就在那里,我去过。现在家里的房子给人烧了,没地方住,还被人追杀,父王他们就只有去外婆家藏着了。”小赢庭说得理所当然:“叔叔快带我去大泽找父王吧。”
  “你怎么没有跟你父王在一起呢?”容若想知道小赢庭怎么就变成了一个人,不会关键时候离洛连儿子也不顾了,只管自己逃命吧?
  “着火的时候我不在家,管家正带着我在街买小泥人,往回走的时候看见家里的房子着火了,管家就带着我拚命往家里跑,后来,街上有人认出我和管家,便要打我们,管家护着我,让人给打死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小赢庭哭得喘不过气来。
  容若给小赢庭抚了半天的胸口,小赢庭这才接着说:“后来我也人被打了,我感觉我快要被打死的时候,大黑皮他们来了,就是大护法他们,他们救了我,然后他们就让我当了他们的帮主。我怕被人认出来,就故意弄成了他们这个样子,然后我们便在城里到处找我父王他们,一直没有找到,再后来,便看到叔叔你们了,在大街上我差点就喊你们了,我怕被人发现,还是忍住没有喊,让大黑皮去找你。”
  原来大黑皮他们几个要饭的孩子,经常出现在离洛家附近,后来慢慢的就跟小赢庭熟了,小赢庭便经常从家里拿了好吃的东西给他们吃,慢慢的,他们便变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小黑皮他们非常讲义气,在小赢庭危难之时,为了安慰他,便封他当了二十几个小叫花子的帮主,并满城的帮他找父王。
  容若很奇怪:“我这样子你也能认出我来?”
  “认识啊,不管叔叔弄成什么样子,我都能认出叔叔的眼神,叔叔眼神和别人可不一样呢。还有叔叔的背也挺得比别的任何一个人都要直。”小赢庭说。
  容若自恃,穿越而来的自己,也许眼神真的有点不一样呢,只是别人都没有觉得异样,到是给这个小孩子看出来了,至于站如松,那是特种兵训练的结果。
  容若来了,小赢庭自然不会再给大黑皮他们当帮主了,临走前小赢庭非要容若去给大黑皮他们买了一大堆包子来,给钱都不行,说是说过吃包子的就必须吃包子,不能言而无信,当然钱也是必须给的,说好的奖赏。大黑皮他们虽然很难吃上热乎乎的包子,却是每个人都拿出一个包子来,给小赢庭包好,又每个人从奖赏中拿出一部分钱来,也给小赢庭包好,非要让他带着,说是他们家现在不比从前了,然后所有的孩子都是哭得一塌糊涂。容若觉得这是他见过的最真情的告别。
  离开小破庙,容若和青云商量着去哪里找离洛,小赢庭却坚持说应该去大泽。没有大秦王离沛商的旨意,离洛不能私自回大秦国,整个平越国,大泽应该是离洛最安全的所在,容若便决定听小赢庭的,去大泽找容若。
  傍晚的时候,刚刚转过一个山口,容若他们就看到了一场惨烈的打斗,二十多个一律手操长剑的蒙面黑衣人,将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两个同样蒙面,分执长短剑的青衫人围在核心,虽然两个青衫人技艺要高出很多,黑衣人当中已有一半人受伤,地上也躺着几具黑衣死尸。但毕竟对方手身也都不弱,更胜在人多势众,青衫人难免就有中招的时候。
  “唰!”、“唰!”、“唰!”、“唰!”四把长剑同时攻向矮胖的青衫人,一把横扫下路,一把径攻中路,两把直刺面门,青衫人身形虽胖,动作却是出奇的轻灵,一个扫蹚腿,攻向下路和中路黑衣人手中的剑均已脱手,飞腿横扫的同时,青衫人出手如电,一剑击飞了眼见就要刺破咽喉的利剑,转剑上挑的时候,四把长剑中的唯一一把却从他的左半个脸上划过,蒙面巾掉落的同时,青衫人的脸上出现一条很长的血口子。
  “晏懋!”、“晏叔叔!”容若,青云和小赢庭几乎是同时脱口一声惊叫。
  (你的鼓励,我的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